第二百七十章 【天王】(二合一)_网游大相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旸真没想到,空虚公子这个漏财的家伙身上居然也会有这种好东西。

  这就叫“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么?

  哈哈哈哈,回头将这玩意鉴定了带上,本身可能附加的属性暂且不说,他的“火麟”宝物套装就达到3件套的水准了,也就激活了额外附加的5%的暴击率,再加上之前就有的2%,这就是7%了,算起来差不多每出手15次,就有机会触发一次暴击伤害。

  虽然几率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看脸,但貌似也是一个不小的提升呢,积少成多嘛……

  而也就是在左旸正为空虚公子的“良心”欣喜不已的时候。

  这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却忽然响了起来。

  “谁?”

  左旸诧异回头,在这个游戏里他认识的人还是相当有限的,能直接叫上他名字来的人就更少了。

  然后,他就立刻认出了来者。

  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其中一个正是赛项羽,左旸曾经杀过他,因此在战斗记录里面得知了他的名字,另外一个,则就是之前被左旸遗弃在荒岛的中年男子,也就是那个随便玩玩。

  左旸与他并没有什么交集,因此还并不知道他的游戏身份。

  “是你们?”

  也是这一眼,左旸已经皱起了眉头。

  看来这赛项羽与这中年男子还真是一伙的,所以之前他在海边踢翻这个家伙的船也并不算冤枉了他,只是听随便玩玩的口气,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难道是来报仇的么?

  “怎么?很意外是么?”

  随便玩玩颇为得意的看着左旸,鼓着眼睛说道,“意外就对了,我告诉你小学生,别以为你坑了我就完事了,这事咱们必须得弄个一是一二是二,哦对了,还有他的事……”

  说到这里,随便看看又指了指站在他身后赛项羽,继续说道,“你之前杀过他,这也算是旧恨了,今天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你总得给我们个说法,休想蒙混过关。”

  “呵呵,幼稚。”

  左旸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你说谁幼稚?”

  随便玩玩立刻像猫被踩了尾巴似的跳了起来,咬着牙叫道。

  “我说你幼稚。”

  左旸淡然一笑,说道,“这位大叔,你可能以前不怎么玩游戏,也不怎么上网,所以不太明白小学生到底什么意思,小学生指的可不是年龄,而是一种心态,其实和我比起来,大叔你才更像小学生,不信你问问赛项羽。”

  “你!”

  随便玩玩眼珠子又是一瞪,回头没好气的冲赛项羽问道,“他这话什么意思?我像小学生么?我幼稚么?你说!”

  “呃……”

  赛项羽抽动着嘴角尴尬一笑,却并没有正面回答。

  其实这种感觉赛项羽早就有了,每次和别人组个队指手画脚擅作主张,还动不动就要吵架,吵不过分分钟就威胁退队,不然就直接打起来了,这确实是有那么点……赛项羽要不是躲不开,真心也不想陪着他到处搞事情。

  但随便玩玩可是他在苍龙特训营的总教官啊,他能说什么呢?

  “你给我说话啊!”

  随便玩玩见赛项羽如此表现,当下气的腮帮子都在颤动,他是真没想到自己手底下的兵都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难不成自己真有点小学生倾向?

  “教官……”

  赛项羽性子耿直,不想对自己的教官说假话,但是除了假话,他是真心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于是,这个家伙好好组织了一下语言,最终相当实诚的说道,“……那啥,其实你也没那么他说的那么严重,最起码一般的小学生肯定打不过你。”

  一听这话。

  “卧槽……”

  随便玩玩脸都黑了。

  什么叫没那么严重!?

  什么又叫小学生打不过我!?

  这尼玛难道不是说我比小学生还小学生!?

  虽然随便玩玩也知道赛项羽的意思其实是说他武力值比较一般的小学生强,但这话说出来完全就不是这个味儿了啊!!!

  我……我……我这张老脸他喵的现在该往哪放!?

  “我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

  旁边同时响起了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

  左旸等人回头望去,却见正是空虚公子听到这话之后立刻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笑了几声就已经趴到一地上,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小拳拳锤着地面。

  不过这还真不怪他……

  要怪就只能怪赛项羽实在是太耿直了,就算是左旸这种比较淡定的人听了都忍不住“哧哧”笑了两声,默默的为赛项羽点了个赞。

  “教官,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到随便玩玩那张黑的都有些发青的脸,赛项羽总算意思到自己刚才的话似乎有点问题,连忙想要解释。

  “收声!”

  随便玩玩却是猛然一声暴喝,不但让赛项羽乖乖闭上了嘴,也让空虚公子那夸张的笑声为之一滞,回过头来再看向左旸时,这个家伙的脸色依然铁青的有些不自然,咬着牙说道,“我懒得跟你说这些废话,不管怎么样,我找都已经找来了,你总得给我一个说法。”

  “你想要什么说法?”

  左旸的脸色也是瞬间冷了下来,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我的事就算了,我这么大的人了,自然不会因为那点东西跟你这种小屁孩过不去,丢不起那个人,所以你把我仍在荒岛上的事也就此揭过吧。”

  随便玩玩显然是刚刚略微反思了一下之前的事情,显得十分大方的摆了摆手,随即又指着旁边的赛项羽说道,“但是他的事你怎么说,他是我的人,之前被你杀过一次,这事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理……”

  “教官……”

  话刚说到这里,赛项羽却连忙一脸尴尬的打断了他。

  “你就不能等我说完?”

  随便玩玩本来就有些恼羞,自然没给赛项羽什么好脸色。

  “不是……教官,我是想说……你的事都揭过了,不然我的事也揭过了吧……”

  赛项羽语气不畅的道。

  “凭什么便宜这小子?”

  随便玩玩不满的问道。

  “那啥……其实之前那事也不能全怪他……是我先骂人的……”

  赛项羽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

  “呃……”

  荒岛上的事自己亲口说揭过了,现在赛项羽的事又是这么个情况,一瞬间所有找事的理由都没有了,随便玩玩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硬是憋了大半天才终于一脸蛋疼的问道,“你为什么骂他?我记得在营里的时候,你是最沉得住气的人之一,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这倒没有……总之……总之教官,你就别问了,我的事也揭过吧……”

  见教官如此问,赛项羽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这个铁塔一般的七尺壮汉居然弱弱的低下了头,像个小姑娘一样搓弄起自己的衣角来。

  “抬起头来,说!”

  随便玩玩的语气忽然变得严厉起来。

  “是,教官!”

  赛项羽条件反射的来了个立正,字正腔圆的大神说道:“报告教官!你是知道的,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姑娘,当初服役的时候你也看过我带在身上的照片。”

  “嗯,我看过,顶漂亮的一个小妮子,继续说。”

  随便玩玩点了点头道。

  “谢谢教官!”

  赛项羽继续说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个铁口直断和我的青梅竹马之前有些过节,我当时为了替她出头,所以才故意辱骂挑衅,结果最终被他反杀,所以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在我,是我技不如人,报告完毕!”

  “这就完了?”

  随便玩玩无语的皱起了眉头。

  “报告教官,完了!”

  “……”

  ……

  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好不热闹。

  “大神,这两个逗逼是你请来说相声的么?”

  空虚公子都有些迷了,凑到左旸旁边笑嘻嘻的小声问道。

  “不要贬低他们,他们或许在游戏里的表现有点怪异,但在现实当中,可是守护我们和平生活、让我们得以无忧无虑玩着游戏的人。”

  左旸却语气深沉的说道。

  听着赛项羽对随便玩玩的称呼,又看到两个人那些习惯性的行为,左旸基本上已经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毕竟,在第一次见到随便玩玩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这个中年人是官场中的人,又背负了许多人命,这些信息结合在一起,已经足够让左旸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中年人命理上的问题可不小……

  “守护我们和平生活的人?”

  空虚公子若有所思的嘀咕了起来。

  与此同时。

  随便玩玩与赛项羽的交流也暂时告一段落,随便玩玩走上前来,看着左旸一板一眼的说道:“小屁孩,就算所有的事都揭过,你还是不能就这么走了,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就是来找你比试的,听小项说你功夫还不错,我想亲自领教一下。”

  这倒是真的,找了这么多理由,他就是想和左旸打一架。

  昨天他与赛项羽见面的时候就已经说过,年轻的时候他杀过一个人,那个人在打斗的时候总给他一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感觉,而且那个人在临死之前,还曾经断言过他的杀戮太多终无善中,除非能够遇到一个和那个人一样的人。

  而据赛项羽所说,左旸似乎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作为一个长在红旗下的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随便玩玩并不相信这些,但是现在这个人出现了,随便玩玩还是忍不住想要接触一下,从而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还是算了吧,在现实中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但在游戏里你也肯定打不过我,免得白白浪费经验和修为值。”

  左旸摇了摇头,笑道。

  “未必吧?”

  随便玩玩不信。

  “我说真的呢,在这个游戏里面,我是功力排行榜的状元,出手基本上就是要死人的,而且之前在荒岛上的时候我看过你的属性和招式,你想打赢我基本没有可能。”

  左旸认真的说道。

  “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就算打不赢死了也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随便玩玩却是极为固执的说道。

  “你只管接招吧!”

  一声暴喝。

  随便玩玩双拳猛然一握,整个人已经像左旸猛窜了上来。

  见状。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左旸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只得被迫还击。

  “咻——!”

  先是右手兰花指一翘,一道粉色指劲直朝随便玩玩射去,这招【披星戴月(无缺)】若是命中了他,四连爆足以取他性命。

  与此同时。

  还有【左右互搏】呢!

  左旸的左手也没闲着,左手手腕也是猛然一抖,两粒骰子激射而出,这正是他刚刚获得的【玲珑骰】,早就想试一试威力,只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而在【玲珑骰】射出的那一刹那,左旸已经得到了这次掷出的招式和点数:【天王】(2点)!

  运气非常好。

  第一次使用就是威力最大的【天王】,这招可是6连击,就算是以外功伤害来结算,伤害也绝对爆表,一定比【披星戴月(无缺)】更加暴力,而且无法招架;

  运气也非常不好。

  因为居然只掷出了2点,这个点数与【天王】的溅射范围成正比。

  也就是说,这一招【天王】的溅射范围将特别的小,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现在左旸的对手就只有一个随便玩玩。

  “来得好!”

  随便玩玩亦是早有准备,见到左旸出招,便立刻一个闪身向左侧面横移了两步,轻松将【披星戴月(无缺)】躲了过去。

  但他尚且没有站稳脚跟,却见另外两枚奇怪的骰子已经射到了身前。

  此时此刻,两者距离已经太近,别说是躲避,就算架招都来不及使用了,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硬抗。

  “两招几乎一起出手,这是怎么做到的!?”

  随便玩玩心中一片骇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这么出招。

  好在,只是两枚暗器!

  作为皮糙肉厚的少林,硬抗问题应该也不算太大……

  随便玩玩正如此对自己说着。

  “砰!砰!砰!砰!砰!砰!”

  两枚骰子竟一分为六,全部砸在了他身上。

  —574!—574!—574!—574!—574!—574!

  “啊!”

  一声惨叫响起。

  随便玩玩,卒!

  他想从左旸身上找到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只感觉到了这游戏根本没法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