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铜人!_网游大相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向楼下望望,知道蟒蛇木雕没有跟上来,左旸自然是放心了不少,于是便安心的开始观察三楼的环境。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这座悬空楼宇总共只有三层。

  也就是说,如果此处没有什么密道的话,这一层应该就是“墨家禁地”的尽头了,而如果“墨家禁地”之中如果真的藏有墨家机关术的核心的话,也非这层莫属了。

  眼下挡在他面前的,又是一扇朱红色的镶有铜质铆钉的木质大门,这真的很天朝。

  而这一层绝大部分的空间,便都在这扇朱漆大门的后面,左旸想要继续向前走,就必须打开这扇大门。

  已经到了这一步,左旸自然早就没了其他的想法。

  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便径直来到朱漆大门面前,而后微微用力将其推动。

  “吱嘎——!”

  好在这扇门并没有上锁,随着左旸的推动,门便非常轻易的向内打开。

  左旸又像之前一样下意识的躲到了一边,等了片刻,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之后才十分谨慎的将脑袋伸了出来向内窥探。

  黑!

  一看之下,左旸却只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虽然这座悬空楼宇的前两层都是亮堂堂的,视线非常好,甚至包括这扇朱漆大门的外面也是一片光明,但是朱漆大门之内却呈现出那种堪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就算左旸望气入微,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根本搞不清楚门里面存在着什么。

  现在唯一能够让左旸略微安心一些的,就是里面暂时还有传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进么?”

  “废话,当然进!”

  左旸的心中纠结了一下,两个互相矛盾的思想产生了一些分歧,但后者瞬间就占据了上分,左旸可从来就不是那种犹豫不决的人,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一定会走进去一探究竟,哪怕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也绝不后悔,更何况这还只是个游戏。

  于是,又略微观察了片刻,左旸无奈之下,只得先将自己右手食指上的【垂芳护指】取了下来,然后轻轻的抛入门内。

  这枚【垂芳护指】是宫主曦池当做任务奖励送给他的,直到现在,他还对宫主当时那“丧心病狂”的表情记忆犹新,这个女人不但把自己骗上了床,还骗进了被窝,就为了告诉他这枚护指是他娘的夜光的……现在,这枚护指的这个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属性总该发挥一点作用了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那件事之后,每次不小心注意到这玩意儿上面那幽幽的荧光,左旸的情绪就会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总有一种积郁难消的胸闷感。

  “叮铃……叮!”

  【垂芳护指】很快就接触到了左旸无法看见的地面,并且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动,向前弹跳着滚出了三五米的样子,然后便不再动了。

  只可惜,这个房间里似乎用了某种吸光的材料,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是游戏设计师故意设计成了这样,因此即使【垂芳护指】能够散发出幽幽的荧光,落入门内之后也仅仅依然是一个绿色的小光点,根本就没有照亮任何地方,甚至连它所在的那处地面到底是什么材质都看不出来,左旸看过去,就像在看一颗悬挂在漆黑夜空中的星星一样。

  不过结果虽然不像左旸所想的那样,可以让他直接看到门内的环境,但却也并非一无所获,至少现在,他知道门里面也是有地面的,而并非金属桥下面的万丈深渊。

  除此之外,通过【垂芳护指】回馈回来的声音,也让他对地面的材质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应该是坚硬的岩石,只有金属与岩石碰撞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并且,地面应该是一个平面,至少【垂芳护指】在滚动的过程中一直都保持在一个平面上,并未忽然下降,或者是因为碰到了异物才停顿下来。

  得到了这些结论,左旸心中也算是有了一个底。

  于是终于将【隐歌剑】握在手中,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将一只脚深入了门内。

  “嗒!”

  虽然已经知道里面是有地面的,但左旸的这只脚在触却碰到地面的时候,还是故意用脚后跟磕了一下,从而验证了一下自己的判断。

  证实过之后,左旸才逐渐的将身体的重心向伸入门内的那只脚上转移。

  这个过程中左旸依然随时防备,但是却并未感觉到脚下的地面有任何下沉或是其他方式的移动,这应该可以说明,至少他这只脚所踩的地方应该没有陷阱。

  终于。

  左旸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这只脚上,在确定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之后,左旸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将后面的那只脚也抬了起来,整个人便算是彻底进入了这扇门内。

  然后,他又如法炮制慢慢的向前挪动自己的脚,就像一个盲人一般一步一步的向前探着路,一点一点的向这令人莫名有些紧张的黑暗深处慢慢摸索。

  如此大概向里面走出了三五米的距离,都始终没有出现任何的突发情况。

  “呼——!”

  左旸的精神也逐渐放松了一些,弯下腰将【垂芳护指】捡了起来重新待在右手食指上,然后回过头去看了看身后的那扇门,竟忽然有了一种正身处一口井中的感觉。

  那扇门就像井口,而他就像一只蹲在井底的蛤蟆,只能看到那么一片方方正正的亮光。

  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啊……

  借着这个机会略微缓了缓神,左旸知道接下来的路每一步都不能掉以轻心,于是便重新集中起精神,慢慢向前探出了脚。

  “唉!?”

  这一次,左旸的脚向前探出大概30公分之后,却忽然腾了空,猛地向下沉了一下。

  也是这一下,顿时让左旸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像是触电了一般将这只脚缩了回来,并且下意识的将【隐歌剑】挡在胸前进行防备。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直接转身向门外逃跑,不过最终还是强行忍了下来。

  “……”

  如此僵直在原地小心防备着,待了整整一分钟的样子,却并没有任何左旸所担心的事情发生,左旸这才再一次逐渐定下神来,“不会是我自己吓唬自己吧,或许那只是个向下的台阶,又或者只是一个暗格什么的……”

  心中安抚着自己,左旸知道一直这么站着也不是办法。

  于是便只能硬着头皮再一次将一只脚伸了出来,很快他的脚就探到了那处腾空的边缘。

  先是用脚底在边缘处踩了踩,边缘是一个类似于台阶一般的直脚,并且一样的坚硬,左旸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陷阱,如此之下整个人又向前略为移动了一些,然后慢慢的蹲下来,小心翼翼的将那只脚向腾空处的深处探了下去。

  如此,这只脚向下大概伸出了20公分左旸的样子,左旸终于又触碰到了实物!

  “!?”

  强忍着想要立刻将脚缩回来的本能,左旸先是屏住呼吸保持静止不动的状态待了一小会。

  这种未知的感觉真的非常压抑,左旸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毫无规律的疾跳,但理智却告诉他,他必须要控制住自己,只有这样才能不留遗憾,因为这地方每一个玩家都只有一次进来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便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还好。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阵子,依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

  左旸的心跳也逐渐平稳了下来,咽了一口口水之后,他像最开始进门的时候一样,逐渐将身体的重心向这只脚上转移。

  就在这个时候。

  “咣当!”

  这只脚下的地面忽然发出一声闷响,竟猛然向下沉了一下。

  “卧槽!?”

  左旸因为这突然的下沉重心不稳,吃了一惊的同时险些向前摔出去,不过好在地面下沉的幅度并不算大,大概也就那么下降了2—3厘米的样子,便又停了下来。

  就算是这样,左旸也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也是这个时候。

  “嗡——!”

  一个无法言喻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忽然亮了起来,亮的婉如白昼!

  “我去!?”

  左旸觉得自己的眼睛差点被晃瞎,这也就是在游戏里面了,用的是自己的意识而并非真正的眼睛,若是现实当中,黑暗中忽然来这样的亮光,威力可能要比闪光弹还大,真能直接把人给晃瞎了,就算不瞎的一时半会也肯定缓不过劲儿来。

  而借助这忽然出现的亮光,利用好不容易缓过来的视力,左旸也终于看清楚了这个房间里面的一切。

  这也是一个类似于大厅一样的房间。

  他进门的地方地势要略微高一些,后面的地方则要略微低一些,也就低了大概20公分的样子,而他现在所站立的位置,正是两者的分界线,因此此处确实是一个台阶,左旸就这样一只脚踩在台阶下,另外一只脚则留在台阶上。

  不过在这之后,便是一片平坦的地面,再也没有什么台阶了。

  与台阶上面的地面不同,台阶之下的地面,是由一块块长宽各有差不多1米的正方形石板拼接而成,而在这些石板上面……

  “是铜人!?”

  左旸自然又吃了一大惊,那是一尊尊身高达到了2米的金属雕像,而金属的材质很明显就是黄铜!

  这些铜人一对一对手持巨大的弯刀相对而立,整齐的排成了两排,一排9个,总共一十八尊,此时此刻,它们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左旸的存在,正一齐十分机械的转动着脖子,缓缓的将脸转了过来,狰狞的黄铜脸庞之上,一双空洞的眼睛看向了他。

  “……”

  左旸自然记得地宫守卫苏沐青此前对他说过的话:“若是你不小心找到了一间藏有铜人的屋子,一个字——逃,绝对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否则必死无疑!”

  但透过这两排铜人的“夹道欢迎阵”,左旸却又在这间屋子另一端的一个木头小桌上面发现了一卷外表被涂成了红色的竹简,是那么的鲜明。

  在这之前,左旸已经得到了两卷竹简,但那两卷竹简就只是看起来非常普通的竹简而已,根本不像这卷竹简这么特别。

  所以说……那难道就是“科学怪人”所说的【非攻】么?

  “这……”

  看到那卷十分特别的竹简,左旸自然更不可能轻易离开了,更何况他本来就只是将苏沐青的警示当做了耳旁风。

  当然,他的心中也并非毫无担心,毕竟之前遇到的“机关鸟”与“科学怪人”就已经让他非常狼狈了,那么苏沐青特意提到的铜人岂不是更加变态,更加难以对付?

  更何况还一次就来了一十八尊铜人……

  于是。

  为了保险起见,左旸还是先默默的将自己那只已经下了台阶的脚收了回来,不过这并不代表左旸已经放弃了,他只是被这些铜人那空洞的目光和唬人的阵仗搞的有些心虚,打算先搞清楚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不管怎么样,对面那卷红色的竹简他是一定要得到的!

  与此同时。

  “唰!”“唰!”“唰!”……

  又是一阵轻响,两侧墙壁略高一些的位置忽然射出许多近乎透明的丝线。

  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些丝线便在那些铜人的头顶上方相互交错结成了一大片类似于蜘蛛网一般的屏障。

  这片屏障虽不至于说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过去,但像左旸这样的大活人却是怎么都不可能穿过去的,这无异于告诉了左旸一个事实——小老弟,不要试图使用轻功偷鸡,你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紧接着。

  “哗啦啦……咯嘞嘞……”

  那些铜人脚下的石板开始发出机簧与锁链运作的声音。

  随后这些铜人居然动了起来,确切的说,是它们脚下的正方形石板动了起来。

  运动的方式就像“华容道”那样的益智游戏一样,一些没有站立铜人的石板陷入地下,这些站有铜人的石板则横向或是纵向移动过去取而代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