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斫龙阵”_网游大相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次说起这个问题,刘家一家四口心中不自觉的又好奇了起来。

  之前左旸为龙小葵摸骨之后,只将其定论为“鹿骨”,虽然也提到了还存在一些“复杂”的问题,但是却没有明说……原本刘家一家四口其实倒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而眼下再听到左旸如此着重的提醒,顿时便觉得这个“复杂”的问题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了。

  “小兄弟,到底是什么问题呀,很严重对不对?”

  刘洪生作为一家之主,率先将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倒也没那么严重,只是现在我还没有办法确定下来,待我确定下来再告诉你们,不过眼下多留一个心眼总归是不会错的,否则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很有可能就会演变成一件不好的事情,所以非但不要再给任何人摸骨,就连看相之类的事也绝对不要接触。”

  左旸神色极为严肃的说道。

  之前摸骨的时候,他其实是决定不再提起这个问题,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担心,因此之前只是叫他们不必将其放在心上,但昨晚睡觉之前,他又仔细考虑过了这个问题,思前想后又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他们对这个问题略微有一个认知,从而提前生出一些防范之心,免得日后迷迷糊糊的就被人算计了……毕竟自己不可能随时随地守在龙小葵身边,真要出了什么状况他再出手就未必来得及了,要知道,那些能够看出龙小葵“天赦入命”命理的人,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是好对付的。

  不过具体的命理情况,他依旧是不会说的。

  并非只是因为眼下正在现实当中,他道破天机可能会因此遭受天道报应,若是如此,他昨晚在游戏里就已经可以私聊龙小葵等人说明了,而是出于对龙小葵的保护,他希望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当然,龙小葵最终是一定会知道的,他会在有必要的时候与她进行说明,作为当事人,这是她的权力。

  但也仅限于她一个人,哪怕是龙小葵的亲生父母与哥哥都最好不要知道,这点在向龙小葵说明命理的时候,他依然会着重提醒,倒不是怀疑这家人之间的亲情,这一家人相亲相爱其乐融融,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而且每个人的面相都不错,他们都是不错的人。

  但命运这种事,却又很不好说。

  知道的人多了,保不齐遇到某些突发状况,便有人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将其暴露出来。

  比如:如果他没有特意提醒,刘家人不久之后又遇到某位除他之外的“大师”,出于对龙小葵的关心以及命理的好奇,有人就忍不住请这位“大师”帮忙查看,这无疑非常有可能直接将龙小葵推入万劫不复之境。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拥有将你心底的秘密全部挖出来的能力的人……就像左旸,一些潜藏于人类心底最深处的心魔,他便有能力解读出来,而且在还是“地阶相师”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

  “明白了,这件事要格外注意,大家都知道了吧。”

  见左旸神色如此严肃,刘洪生自然不敢怀疑,紧接着便以一家之主的身份与自己的妻子和一双儿女说道。

  “老公(爸),知道了,我们会注意的。”

  三人也是连忙认真的点了一下头,不得不说,刘洪生在这个家还是很有威严的。

  “嗯。”

  刘洪生沉吟了一声,回头又看向了左旸,问道,“小兄弟,除了这件事,你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么?”

  “龙小葵和龙大白在同一所学校上学么?”

  左旸不答反问道。

  “昂,我们两个都在帝都医科大学上学,这是我爸给我们选的专业,我今年上大三,小葵刚要去上大一。”

  龙大白接过话茬来说道,“我爸为了让我看好小葵,还特意在学校附近给我们租了一套房子一起住,我们两个上学期间就一起住在里面。”

  “哼!”

  听到这话,龙小葵不满的哼唧了一声。

  “呃……”

  左旸也是颇为同情的看了龙小葵一眼,有这么一个既传统又控制欲强的老爹,想想龙小葵的生活也是挺无趣的吧。

  难怪这姑娘一提起自己的“妹控”老哥来就满满都是不满。

  不过这却正中了左旸的意思,鉴于龙小葵的情况,他也是希望龙小葵的身边最好时常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如果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他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消息……

  毕竟,“天赦入命”的命格实在是太稀少、太珍贵了,同时也太危险了,只要不慎被什么人察觉,立刻引来一大堆无孔不入、甚至是不择手段的“苍蝇”,而且是寻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那种“苍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所以,看了龙小葵一眼之后,左旸又是笑了起来,说道:“这样最好,龙大白作为哥哥,确实应该随时负起看护妹妹的责任,正好我们都在帝都,再加上龙小葵的命格略微有些特殊,如果你们今后遇到了什么不太寻常的状况,记得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我会尽全力帮你们解决。”

  “怎么连你也这样啊?”

  龙小葵当即嘟囔起一张小嘴,很是不满的说道。

  真没想到,左旸居然这么快就与他爸以及他哥穿上了同一条裤子,而且还冠冕堂皇的要求龙大白继续“监视”她,我的命好苦啊,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呀……

  “那是肯定的,从小到大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游戏里,我妹的一举一动从来就没逃出过我的掌握。”

  龙大白则是拍着胸膛一脸“骄傲”的道,仿佛在炫耀自己的战绩。

  “总觉得还没有一个狼窝出来,就立刻又进了虎口,这都是什么事啊……”

  龙小葵已经快要哭了,未来的人生越来越黑暗了啊。

  不过与被父亲和哥哥“监视”的感觉略有不同,对于左旸的“监视”,龙小葵心中竟还有些小窃喜,因为她早在最开始加入移花宫的时候就对左旸产生了一丝朦胧的好感。

  虽然后来处于女生的矜持,两者之间联系的不过,这丝朦胧的好感并未升温,但是通过这次在现实中的近距离接触,尤其是那种从未经历过的“摸骨”体验,龙小葵对左旸的好感已经越来越强烈了,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见过了父母,自己的父母以及哥哥对左旸的感官也都不错,甚至老古董老爹还正面表示自己不反对!

  这也让这个从未谈过恋爱的丫头产生了跃跃欲试的想法,因此左旸的“监视”,反倒被她当成了一种“占有欲”的隐晦表达方式……说不定他也是喜欢我的呢,只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罢了。

  嗯,八成是这样,人家也是美女来的,在游戏圈还有排名呢!

  ……

  当天下午,乘坐飞机回到帝都之后,龙大白与龙小葵先去了学校。

  因为龙小葵是大一新生,军训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龙大白需要提前带着她先去学校办理一下报到手续,至于来锦绣工作室兼职的事情,也只能等军训完了再说……封闭式的军训可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于是左旸便独自一人带着黑猫魑先回了小别墅。

  陈怡以及工作室的成员们对左旸经常“出差”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是左旸的私事,从来没人追问过他到底去干了什么。

  左旸进入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好之后,终于拿出了此行的另外一个重要收获——那枚由“镇魂钉”打造而成的黄铜手镯!

  他答应过孕妇一家人会尽快将这件事处理掉,自然不会食言。

  不过为了防止无法再对孕妇产生不好的影响,他并未急于将先前贴在黄铜手镯上面的“镇魂符”取下来,而是先静坐在床上,分出一缕神识进入了黄铜手镯之内,想要看看这“镇魂钉”中到底蕴含了什么样的玄机。

  “唰!”

  神识才刚刚进入其中,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这股吸力十分强大,饶是他努力控制这缕神识,也无法与这股巨大的吸力抗衡,只能顺着吸力牵引的发现顺势而入。

  “问题貌似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啊……”

  左旸心中一禀,这世间能够直接对神识产生作用的玄机可不多,更何况他现在还是“天阶”相师,神识本身的力量就已经强大到了某种程度。

  片刻之后。

  “这是……”

  左旸的这缕神识已经感觉到自己坐在了一个九角形的阵法之中。

  而在他的身边,则十分凌乱的散落着一些奇形怪状、材质不同的玉器,以及几样短小精干的金属器具,数量正好也是9个……

  仅仅只是略微感受了一下这些玉器与金属器具上面的散发出来的气息,左旸就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东西并非普通的道具,而通通都是用来镇压鬼魂的煞器!

  再结合分别位于这个九角形阵法的九个角上摆放着的九个朱红色的木头台子……

  “这是传说中茅山派的‘斫龙阵’!”

  左旸瞬间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所谓“斫龙阵”,乃是一种捍卫墓葬的阵法,其中融合了茅山派道术的精髓,是一种十分厉害的阵法。

  这种阵法起源于唐代,为茅山派中的一位能者所创,激活此阵能够借助“山河之灵”的力量来守护墓葬主人的魂魄。

  所谓山河之灵,便是自然界阳气或阴气的总称,茅山术认为山河与生物一样,也有阳气与阴气之分,山为阳则水为阴,正所谓“临山则阳盛,衰不惑焉”,说的便是其中的道理。

  “斫龙阵”并非一个固定阵法,真正的“斫龙阵”有“九台”,分别是“鉴临台”、“定落台”、“星吮台”、“坤殂台”、“真仙台”、“合仗台”、“空榻台”、“空虡台”和“燧门台”,这九座台仅是九座法台,并无关键作用,关键的作用点在于九种器物,名曰“镇台”,但这“镇台”究竟为何物概无定论,大体上以各类玉石、煞器为主,施术者可以按照一定的顺序安铸“九台”的位置,从而将其变成一个由九种“镇台”随机排序形成的“九位数密码锁”。

  而若是无法破解“斫龙阵”,自然也就无法消除蕴含其中的“山河之灵”的力量,任何对墓主人坟墓不敬的人都有可能承受遭受“山河之灵”的诅咒,轻则祸及自身,重则可能影响子孙后代。

  这恐怕才是影响孕妇一家的真正原因,而并非左旸所猜测的因为墓主人的命格太硬所致……所以说,这枚“镇魂钉”也未必就是从乾隆皇帝的棺木上拔下来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墓主人必定是个大人物。

  因为想要布下此阵,尤其是在一枚“镇魂钉”中布下这样的如同幻境一般的洞天阵法,就必须得是道行极深的精通茅山道法的人,并且还要寻得一处堪比龙脉的风水宝地,将此物放置于将宝地之中至少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能够将风水宝地之中的“山河之灵”吸入其中,从而生成这样一件常人拿到就会影响子孙后代的“不祥之物”……

  而能够葬在堪比龙脉的风水宝地的墓主人,当然得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只不过这枚“镇魂钉”却并非是为了保护墓主人不受侵扰而设,而是那位修道之人为了窃取“山河之灵”所设。

  这就好比一个捕鱼人在鱼塘中下了一张网,因为等待鱼儿入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捕鱼人不能一直在这里守着,便只好先将这张网伪装了一下留在鱼塘之中,日后再来收网,同时为了防止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被人截胡,便又在网上打了好多个只有自己才能解开的死结。

  这么一来,网中收获的鱼儿就只能是自己的了。

  而在这件事中,“斫龙阵”就是网,“山河之灵”就是鱼,“镇魂钉”就是伪装,“镇台”就是网上的死结。

  为了得道“山河之灵”,这位前辈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