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真狠_网游大相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非要说玩家能够从围观这场巅峰对决中得到什么,其实也就是那点观展过程中奖励的修为值了……什么招式运用的技巧,什么武学方面的领悟,这些都是不存在的,这毕竟是个游戏,玩家只能通过秘籍来学习武学,通过修为值来提升武学层数……不过换句话说,修为值奖励不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武学领悟么?

  所以对于大部分玩家而言,这场巅峰对决其实就是一场极为绚丽的战斗CG,凑凑热闹就完事了。

  但对于左旸却是不同,他还有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

  当然,也并不能够排除其他一些玩家也有任务,毕竟他们都来自于各自的门派,那些门派来到崂山又有着各自的目的,邪派如此,正派亦是如此。

  比如独步杀戮。

  他现在就有一项秘密任务,任务要求他协助新来的无根门外事总管寻找合适的时机击杀左旸,为死在左旸手中的李维雍报仇雪恨,只不过这个任务并非硬性任务,若是完成了自然是有奖励的,而且应该挺丰厚,但是完不成,也不会受到无根门的惩罚……毕竟他只是个协助者,说白了和向导差不多,到时候真正动手的人是现在的无根门外事总管“寇海”。

  那么独步杀戮想完成这个任务么?

  自然是想的,只可惜最近一段时间左旸都没有在崂山露面,一直到了“正邪大战”即将开启的时候才终于出现。

  不过独步杀戮是有左旸好友的,他知道左旸什么时候在线什么时候不在线,甚至前几天他还想过要不要私聊一下左旸,把他骗出来让“寇海”杀上一次,这样任务就算完成了……他觉得左旸应该不是“寇海”的对手,因为李维雍解除“缩骨术”的伪装之后才是“无与伦比”境界的高手,而“寇海”直接就是比“无与伦比”高出一阶的“所向披靡”,距离“一代宗师”只有一步之遥罢了。

  不过最终独步杀戮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一直以来他都将左旸当做自己要努力超越的对手,而一旦做了这件事情,他觉得就等同于自己主动放弃了成为左旸对手的资格,这样的他,再也无法坦然面对左旸,卑微的像一只蟑螂。

  当然,如果左旸不小心落了单,又巧合被他和寇海抓到,那就只能怪左旸倒霉了……可惜,左旸根本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除此之外,独步杀戮还有一项秘密任务,而且是整个无根门真正的核心任务。

  这项任务不是关于乔北溟的,也不是关于左旸的,他们两个根本不在无根门此行的计划之内,他们的目标是邪派阵营的第二把手“独臂擎天”管神龙,只不过因为之前出现了左旸那次意外,李维雍身死,这个任务暂时搁置了一下而已。

  管神龙被称作“独臂擎天”,原本传言是因为他年少时在一场比武中失去了左臂,只剩下一条右臂,故此得名。

  但是无根门却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有人看到管神龙脱下衣物之后,他的左臂其实是健在的,只不过平时都藏于宽大的衣物当中,几乎不在旁人面前显露罢了……于是无根门便怀疑管神龙可能得到了什么能够令人断肢再续、无中生有的东西,因此便借助这次崂山聚义的机会,伺机调查管神龙,必要的时候甚至会将其绑走。

  “乔北溟逐渐势弱,若他死了,这崂山便乱了,我们也不再需要有所忌惮,是时候伺机而动了。”

  见乔北溟已经渐渐不敌张丹枫,无根门执事寇海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轻声对身后的独步杀戮说道。

  不得不说,独步杀戮在无根门中虽然没有什么职位,但其实还是挺受上层待见的,否则也不可能无论是之前的李维雍,还是现在的寇海都随时将其带在身边,有什么话也直接与他说。

  “执事,我们行动的目标是谁?”

  独步杀戮故意问道。

  “自然是管神龙,至于乔北溟身边的那个人,一旦乔北溟死了,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他恐怕连崂山都下不去,又何须我们亲自费心?”

  寇海撇了下嘴,看向左旸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嘲弄与不屑之色。

  “是!”

  独步杀戮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说什么。

  ……

  以上还只是无根门一派的反应罢了,心怀鬼胎的各门各派也都打着各自的算盘。

  就算此前乔北溟与张丹枫已经提前立下了规矩,但这规矩其实对他们的约束力也就那么回事。

  一旦张丹枫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他有能力可以约束正派人马不与邪派人马为难,放邪派人马安然下山,可是如果出现了其他的情况,比如:各门各派都对乔北溟的尸体感兴趣,又或者有人要对左旸不利……这些情况可就不再之前两者定下的那个规矩的范畴之内了。

  尤其是对与邪派阵营的人马而言。

  因为立场不同,他们与张丹枫本来就没有任何的利益瓜葛,以后也不会并且不可能仰仗张丹枫,因此他们要做什么,张丹枫根本无权干涉。

  而正派阵营的人马自然不会坐视这场战争的成果被邪派人马占为己有,肯定是要做些什么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张丹枫又能怎么样呢?

  其实他也很难作出决断,如果制止正派阵营的人马抢夺战争成果,那么以后他在正派阵营中的威信必然要下降,再有什么事情想要一呼百应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正派与邪派不同,可不是你武功厉害、你手段毒辣大家伙便要慑于你的淫威被迫站队的……你可是相国公子,你可是正派阵营的旗帜人物,难道老子不听你的话,你还敢公然灭老子满门不成?

  同样的,他也不能够对邪派阵营的人马出手,因为他已经公开与乔北溟定下了规矩,如果不分青红皂白针对邪派阵营人马的话,此事传出去依然会极度不光彩……天朝历来讲究一个死者为大,连与死者的约定都无法遵守,难道你堂堂相国公子,说话还不如放屁么?

  如此比较一下,是不是觉得正派阵营处理起事情来比邪派要复杂多了?

  试想,如果是乔北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他又会怎么样呢?

  特简单。

  你不听我话,我杀你全家!

  你不守规矩,我杀你全家!

  你骂我说话像放屁,我杀你全家!

  因为他就是天下第一大魔头啊,不管做什么也改变不了人们对他的看法,甚至如果有人忤逆他的意思,不“杀你全家”都不符合他的基本人设啊!

  貌似面对这种看起来非常复杂的情况,也只有成为“大魔头”才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而且有一个“大魔头”坐镇,双方反倒都会非常守规矩,至少表面上是要守规矩的,因为不管是正派还是邪派,人人都是怕被“杀你全家”的,这样反而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冲突。

  但是很遗憾,随着“大魔头”乔北溟的动作与反应越来越慢,甚至在最近几次对招之中出现了极为明显的破绽。

  就算是在场的那些NPC,也已经看到了这场巅峰之战的结果。

  “呵呵……”

  处于对战当中的张丹枫的感觉要比任何人都清晰,乔北溟非但只是动作和反应慢了,也非但只是气喘吁吁如同风中残烛,就连他使用内劲结出来的蓝色冰晶强度也差了许多。

  之前一剑劈过去,这些冰晶是会出现一些裂痕,但至少还能够承受至少2-3剑才彻底碎裂。

  而现在,他只需一剑便可将这些冰晶屏障击碎,直接威胁到乔北溟的本体,也是因此,他已经在乔北溟的手上,肩膀上,以及胸口留下了几处伤口,虽然伤口都不算大,甚至场外的那些人都未必看得到,但这已经足以证明乔北溟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

  只能说……乔北溟演的实在是太好了,就连张丹枫也未能看出他其实是在演戏。

  “乔老前辈,拳怕少壮,晚辈知道你年事已高,晚辈年轻力壮,便是最终胜了恐怕也有些胜之不武,但是自古正邪不两立,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中原武林,晚辈便是胜之不武,也必须竭尽全力!”

  自认为已经稳操胜券的张丹枫一边大力挥剑,一边还能够分出立起来朗声说话。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明显也是用上了内劲,使得崂山上下之人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而这番话在左旸听来,却是充满了心机,等同于占了便宜还在卖乖,一方面进一步巩固了他那伟光正的“相国公子”形象,另一方面还顺便堵住了悠悠众生之口……我自己已经将你们事后可能要说的负面言论放到明面上说出来了,你们还能说些什么?

  当然,左旸也知道,并不能因此便否认张丹枫的人品,这人其实还是不错的,起码这番话也同时给了即将落败的乔北溟一个台阶,这也算在维护乔北溟的一世威名吧……

  “哈哈哈,痛快!”

  乔北溟亦是大笑了一声,而现在的他,并没有使用内劲,仅凭自己的肉嗓大声说道,“老夫纵横江湖数十年难逢对手,今日与你一战,真是痛快淋漓,痛快!不过你口口声声说什么‘胜之不武’,怕是便有些厚颜了吧,老夫内力充沛,仍有许多绝学尚未施展,岂容你……咳咳,噗!”

  说到这里,乔北溟竟面色猛然一红,随后剧烈的咳嗽了两声,不受控制的喷出一口鲜血来,仿佛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

  唉,老夫果然已经跟那小子学坏了,演戏竟能演到这种程度,甚至连细节都把控的这么好。

  乔北溟一边吐着血,心中一边如此想到。

  “哗——!”

  看到这一幕,诸多围观的江湖豪杰以及通过观战NPC观摩此战的玩家立刻一片哗然,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乔北溟确实已经灯枯油尽了,再也无法强撑了。

  “乔老前辈!”

  张丹枫也是连忙叫了一声,颇为关切的说道,“乔老前辈,你若身体不适,只需即刻将邪派人马遣散,并随我一同返回玄机门,我们亦可择日再战!”

  “少在老夫面前假惺惺的放屁!”

  乔北溟则是丝毫不给张丹枫面子,用袖子擦了一把嘴角的血丝,破口大骂道,“老夫一生行事随心所欲,从不向任何人低头,难道在你眼中,老夫便是那贪生怕死之辈不成!?还是那句话,今日之战即决胜负也决生死,老夫说出来的话绝没有收回的道理,倒是你,你莫不是怕死了吧,只可惜老夫却不会似你那般放屁!受死!”

  说着话,乔北溟竟又提起了一口气,化作一道黑色残影猛然向张丹枫杀去。

  “既然前辈不领情,晚辈只好全力以赴,成全前辈大义!”

  张丹枫无奈的摇了摇头,立刻挺剑迎了上去,再次与乔北溟杀作一团。

  但这一次也仅仅只是交锋了两次之后。

  “唰!”

  张丹枫【白云剑】长驱直入,乔北溟被迫再次祭起【修罗阴煞功】应对,然而这一次,他意欲使用内劲所化的蓝色冰晶竟没有立即出现?

  “噗!”

  【白云剑】毫无阻挡,轻而易举的没入乔北溟胸口。

  “唔!”

  乔北溟眼睛一凸身体一僵,随之发出一声闷哼,但脸色却在一瞬之间便惨白的像一张纸一般,这一剑如此看来,定是伤到了要害!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

  “咔嚓嚓……”

  伴随着轻微的响动,蓝色冰晶才终于出现在了乔北溟双掌之间……

  但乔北溟却并没有就此放弃,这种情况下张丹枫距离他显然要比之前近了不少,乔北溟竟咬紧牙关,用自己的身体顶着张丹枫手中的【白云剑】猛然向前走了一大步,试图直接将寒气灌入张丹枫体内,与之来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唰!”

  如此之下,【白云剑】立刻洞穿了乔北溟的身体,染成了红色的剑尖自其背后贯穿出来,一股鲜血也正顺着剑身侧面的血槽汩汩而出。

  “我了个去,演个戏而已,没必要对自己这么狠吧?”

  不远处的左旸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的被吓了一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