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总裁的近身高手 第1085章 没法看着她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姚曼一听急了,她是太爱郎军了,一听郎军要下车,她赶紧说道:“不行,你不能下去!”

    呃……

    郎军刚要拉车门下去,会会那些鬼怪去,可是听到姚曼说得这么坚决,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就没有下车。

    “我下去看看,这世上应该没鬼的,我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动静。”

    郎军对姚曼道。

    姚曼回过头来,担忧的看着郎军,说道:“老公,我知道你艺高人胆大,但外面要真有鬼,你怎么斗得过它们?”

    郎军心里一股莫名的感动,这时微微一笑说道:“鬼也是欺软怕硬的,我想它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不行,我不让你去,我们再开车找找小月,实在找不到的话,我们就回北海市去。”

    姚曼很是坚决的道。

    郎军也只好不坚持下车了,再者现在就是下车也没什么用,只不过是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姚曼怕郎军改变主意,这时开车就向前驶去,在夜幕和雾气中,艰难的寻找着苏小月。

    正是晚上,又有这种多的雾气,就算苏小月正在附近,也很难发现的。

    郎军和姚曼的心情都挺沉重,要是今晚找不到苏小月,恐怕以后都很难再看到她了,落在了井上义男的手里,那算没个好。

    “郎哥,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沈放很是焦虑的对郎军说道。

    郎军心里比谁都急,小月是他心爱的女人,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郎军将会很伤心,到那时就算把井上义男给千刀万剐了,恐怕也难消心头之恨了。

    “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这样找。”

    郎军沉声道。

    沈放摇了摇头,他觉得这样找到苏小月的概率,实在太低了。

    “小曼,你只沿着一个方向开,别拐弯,那样容易原地围圈。”

    郎军对姚曼说道。

    “好的,我先沿直线开,要是再找不到那辆黑色轿车,我们再兜回来。”

    姚曼说道。

    郎军没作声,不时的透过车窗往四周望去,他在寻找着井上义男开的那辆黑色轿车。

    几分钟过后,前面终于没有了雾气,能见度也提高了不少。

    借着车灯的照射,姚曼突然看到前面竟然出现了几间木板房,搭建的还挺高大的,和标准的农村住房基本一般大小。

    “老公,前面有人家!”

    姚曼振奋的说道。

    郎军一直都往左右看的,听到姚曼的话后,他赶紧往前面看了一眼。

    果然,前面出现了几间木板结构的房屋,也不知道什么人搭建的,竟然生活在这乌不拉屎的地方。

    “开过去看看。”

    郎军道。

    “好。”

    姚曼答应了一声,加快了车速,向前面的几间木板房驶去。

    到了近前,郎军看到,这木板房还有窗户呢,透过两扇小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有烛光,看样子这里面还真有人居住。

    郎军和姚曼他们都下了车,三人正要往木板屋的门口走,突然,郎军发现了在黑暗之处,居然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妈蛋的,原来在这!

    郎军心头猛的一震,真是又激动又愤怒,这辆黑色轿车,无疑就是劫走苏小月的人开的那辆,也极有可能就是井上义男开的。

    “小心点。”

    郎军低声对姚曼说道。

    姚曼这时也看到了黑色轿车,她点了点头,把手枪握在手里,随时准备战斗。

    这几间木板屋里面静悄悄的,里面有烛光透过窗户映到外面来,但里面却是安静极了,就像根本没有人一样。

    郎军知道劫走小月的人有枪,所以他也没有大意,悄悄的靠近了门口,然后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其实郎军也清楚,他们的车开到了这木屋前,刚才还一直开着大灯的,恐怕木屋里的人早就知道他们来了。

    回头对姚曼和沈放使了个眼色,郎军一脚就把门踢开了,紧接着他率先闯进了木屋。

    姚曼和沈放都跟在郎军的身后,也快速的闪进了屋内。

    这一进去,郎军却是吃了一惊,只见这是一间空旷的大屋子,从外面看是几间木板房,里面却是没有间隔的,只有一个大房间。

    房间足有一百多平米,几盏昏暗的蜡烛灯,勉强能照亮屋里的黑暗角落。

    再看屋内,一把木椅之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头子,这老头白发披肩,身材挺瘦削,但是个子却是挺高,站起来的话,足有一米九以上。

    在这老头子的身边,还站着两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这二人的服饰很古怪,有点类似道家的长袍,但又与道袍格格不入,看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

    往这老头子和两个中年男子身后看去,郎军顿时握紧了拳头。

    只见一个和郎军一模一样的人,正站在那里,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顶在一个女孩的头上。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郎军苦苦追寻的苏小月!

    苏小月的嘴巴被一块破布堵上了,被假冒郎军的那个家伙抓着,想逃也逃不掉。

    假冒郎军的人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壮实魁梧的男子,这男子长的挺黑,看起来四十来岁的年纪,一双凶狠的眼睛紧盯郎军和姚曼。

    “郎军,你还真能找啊,居然能找到这里。”

    就在这时,假冒郎军的人冷冷的一笑,开口说话了。

    郎军听出来了,这个家伙华夏语说的不怎么样,很是生硬,只能勉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你就是井上义男?”

    郎军冷声问道。

    “呵呵,算你猜对了。郎军,我母亲何赛花死在你的手里,用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说,这叫血海深仇!今天晚上,咱们是时候算算这笔帐了。”

    井上义男冷酷的笑道,声音之中都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郎军跟这个败类没什么好说的,他只关心苏小月现在怎么样了,忍不住往苏小月的身上扫了几眼,只见苏小月除了左腿裤子上有血迹以外,再没有什么伤了。

    郎军这才放心了不少,看来小月只是左腿挨了一枪,别的地方都没事。

    “你先把她放了,难为一个女孩子,你算什么男人?”

    郎军对井上义男喝道。

    “呵呵,是不是男人无所谓的,你也不用激将我。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让你身边的姚所长放下手枪,你再双手背到身后去,让我的手下把你给捆上,否则的话,我立马杀了苏小月。”

    井上义男很无耻的一笑,威胁着郎军。

    郎军听了就是一咬牙,井上义男这个败类,打了一手的好算盘啊。

    可见,这败类还是很忌惮姚曼手中的那把枪,也忌惮郎军的实力,所以他想把姚曼的枪给缴了,再让郎军乖乖束手就擒,到时候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郎军当然不会让井上义男如愿,如果照着他说的做了,下场将会很惨。

    但不答应井上义男的要求,这个混蛋说不定一怒之下真就开枪打死苏小月了,苏小月此刻正被井上义男用枪指着头,只要井上义男手指一动,苏小月的命就没了。

    这让郎军犯了难,他没有出声,脑子里飞快的思考着,怎样才能安全的把苏小月给救下来。

    目前他和井上义男的距离,有五六米远,就算他身法极快,也不能保证一击必中,万一有个闪失,苏小月就必死无疑。

    郎军不愿冒这个风险,所以他选择等待时机,并没有出手。

    “怎么,不听我的?”

    井上义男用枪顶了顶苏小月的头,对郎军冷酷的说道。

    苏小月吓得花容失色,就算一个普通男人,被人用枪指着头,也会吓得腿软的,更何况她这样温柔可人的小女孩。

    “你别乱来。”

    郎军警告着井上义男。

    “哈哈哈,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现在这种局面,你有资本说这句话么?”

    井上义男哈哈一阵狂笑,眸子里已经现出了杀意……

    郎军知道井上义男这是要下手了,不禁心头万分焦急,眼下又没有什么办法营救苏小月,把郎军急得脑门上也见了汗。

    “老公,千万别听他,按他那么做,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姚曼怕郎军动摇,这时低声说道。

    “我知道。”

    郎军轻声说道,他当然不会按井上义男说的去做,就算救不下来苏小月,也不能把姚曼和沈放的命都搭上。

    “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郎军,你让不让她放下枪?”

    井上义男脸变得扭曲起来,虽然他的脸皮上贴着硅胶呢,但依然能看出那副凶残变态的样子。

    “好,我按你说的做!”

    郎军本能的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后,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明明知道不能听井上义男的,但眼看着苏小月要死于枪下,郎军还是忍不住说出来这句话。

    “快点!”

    井上义男很嚣张的咆哮道。

    郎军看了看姚曼,他也有些无奈,紧要关头,他不能看着苏小月去死,只有先来个缓兵之计了,找机会再夺下井上义男手里的枪。

    “小曼,把枪放下。”

    郎军对姚曼道。

    姚曼犹豫了一下,不过她还是听了郎军的话,把枪扔在了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