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玩亲亲 第九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咦?爸,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

    晚上,在客厅喝酒的阎劭曜,听到电铃声,一打开门见到是父亲,有些讶异。他爸爸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

    “你下次来找我之前,要先打个电话给我,免得我不在家,你不就白跑一趟了吗?”

    “我正好到附近来办事,顺道上来找你,管理员说你在家,所以我才上来的。”阎明一走进客厅,迎面传来一阵浓烈的酒气,他看了下桌上的酒瓶和酒杯,“你一个人在家喝酒?没出去?”

    “今天有点累不想出去,所以在家喝一点小酒。”阎劭曜将有些凌乱的桌子收拾了下,“爸,你找我有什么事?”

    “还有什么事?不就是要跟你确认宴客名单,”阎明拿出了他所列出的宾客名单,“上头的这些人,邀请函我已经都派人送出去了,但你还是得确认一下,看是不是有遗漏了,还有你的朋友……”

    “爸,不用看了,也不用确认什么,就邀请你所列出的单子上面的人就行了。”阎劭曜将父递给他的单子放到桌上,心情不佳的拿起刚刚喝了一半的酒,一饮而尽。

    阎明睿眼看了儿子一眼,“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又一个说他心情不好,难道他就表现得那么明显吗?阎劭有些力不从心地回道:“没有!”

    “虽然三天后要订婚了,但如果你不想和殷家丫头订婚的话,还是可以取消的。”阎明会这样建议,是因为他不曾见过儿子如此没精打采的模样,而且居然还一个人喝起闷酒。

    “爸,你这是在开玩笑吧?就剩三天了,别说饭店那边你花了不少钱,再说我们和殷氏建设二家合作开发的大型购物百货,最近要签约动工了,我可不会白白放弃几十亿不赚的?”

    “我说了别把赚钱的事扯进你的婚姻里,你的未来幸福比较重要!算了,看到你这样痛苦,一个人喝著闷酒,我看还是取消好了。”其实这都是他的错,虽然儿子一开始并不反对这门婚姻,但是……欸,他是不该要他和殷家的丫头订婚的。

    他痛苦?他爸老眼昏花了,居然用比韩靖更严重的字眼来说他。“爸,谁跟你说我痛苦了,我只不过喝点小酒。我平常不也常喝酒的吗?你会不会太大惊小怪了?”

    “你现在喝酒的神情和平常跑去喝酒玩乐的神情完全不一样,你的表情看起来就像失恋了一样。”他们父子的感情很好,儿子是什么个性他比谁都了解,再说儿子这样的举止他也曾经有过。

    “什么!?失恋?”阎劭曜惊讶的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因为他爸这一句话,从来不曾在他字典里出现过,从来不曾!

    “爸,你今天怎么了,一连说了这么多令人感到讶异的话,四月一日愚人节早过了很久了。”

    儿子跟他年轻的时候,不论是个性或脾气几乎是一样。

    “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年轻的时候就跟你一样,有些玩世不恭,特别是对女人,直到遇见了你母亲。”

    想起过世的爱妻,阎明对她仍有著深浓的情感。

    “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跩跩的,很有个性,一开始她其实并不怎么理我,但我还是追到她了。”

    阎明叹了一口气,“虽然有了你母亲,但我还是不想定下心来,因此我又有了新的女友,你母亲二话不说,马上就跟我分手了,起初我也不以为然,故意忽略了没有她在身旁的烦躁,就算我心情烦闷的喝著酒,我还是不想承认,我是真的爱上你母亲,直到有一天,我看见她身旁有了其他的男人。”

    阎劭曜认真的听著他父说话,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父亲提起他和母亲恋爱的故事,因为印象中他们一直都很恩爱,他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一段插曲。

    “我可以抽根烟吗?”回想起当年的事,尽管事隔多年了,但阎明还是感到有些紧张与不知所措。

    “不行!”阎劭曜摇著头。

    “你这一点很像你母亲,我要求她跟我复合,她就是很倔强的说不要。”阎明不禁笑了。“你都不知道当年你母亲,怎么样都不肯再和我在一起,我真的气得很想把她抓起来痛打一顿,当然,我是舍不得那样做的。”

    “既然妈妈不肯跟你复合,那最后你们又怎么会在一起,然后结婚的呢?”而且还那么相爱,阎劭曜真的很好奇。

    “这是秘密!”阎明笑得很诡异,“总之,我只能说我最后还是输给了你母亲,但也很高兴自己没有错过了你母亲,我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很满足,她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

    “现在,我可以知道让我儿子一个人闷在家里喝酒的女人是谁吗?”阎明回归正题的问著儿子。

    “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个女人存在!”爸爸和妈妈的故事是很精采,但他和容乔岚的情形,和他父母根本就不一样,不过他也不想他父亲为他担心。“只不过我前一阵子买下了一个小女人,她的个性跟只小野猫没两样,看到我手指上这个浅印吗?就是让她给咬出来的,不过,我现在和她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

    咬人?阎明感到有些惊讶。“你们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分手?爸,你刚刚没有听清楚吗?怎么可能会有分手,对方只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人,最近我们之间的交易结束了,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可是我觉得……”

    “爸,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星期六的订婚宴会照常举行,就这样,你早一点回去休息吧。”

    看到儿子这么坚持,阎明很清楚他再怎么劝说也没有用。

    唉!希望他儿子不会后悔才好。

    早上十点半,在一家五星级的饭店内,容乔岚换上了饭店服务生的制服,依规定化了个淡妆之后,走出更衣室,与祝力恒推著一台餐车。

    “学妹,真是对不起,临时要你帮这个忙,因为原本答应我要来的那个女同学,突然又说不来了。真的谢谢你赶来帮忙。”

    “学长,你别一直跟我说谢谢了,这没什么的,反正我今天也有空,再说平日受了你那么多的照顾,而且我来工作是有钱可以拿的。”早上接到祝学长的电话,问她有没有空来帮忙,因为缺了好几个工读生。

    老实说,接到学长的电话,她真的很想拒绝,因为她今天实在不想来这里看人家订婚,只是听学长的语气像是很急著找人似的,她又觉得不帮忙不好意思。

    算了,反正她和阎劭曜早就结束了,而且人那么多,自己也未必会遇上他。

    “我们把餐车上的食物送到大厅去吧!”

    一走进大厅,祝力恒便和容乔岚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走去,他跑去另一端整理盘子,而容乔岚则将餐车推至大厅一侧的桌子旁。

    “你在这里做什么?”

    从前方传来她再熟悉不过的男人低沉嗓音,让容乔岚手上的盘子差点掉了下去,因为她刚刚还在想,大厅这么大、人这么多,或许他不会看见她。

    她抬起头看向前方,就见阎劭曜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双炯亮的黑眸直凝著她。

    一身深色笔挺的新郎礼服,衬出他高大完美的体格,经过特别吹整的头发,让他英俊有型的轮廓,看起来更力口出色,今天的他比以往每一天都还要更帅、更迷人。

    “怎么?看帅哥看到人都傻了?”性感的唇边逸出一抹戏谑的浅笑,阎劭曜一开口,便让容乔岚收回刚刚对他的看法。

    “无聊!”容乔岚白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将餐车上的食物放到桌上。

    他帅是帅,但说话却像白痴,自大的猪头。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阎劭曜又往前走了二步。

    五分钟前,他来到了饭店,距离订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一一向来参加宴会的友人寒暄时,眼睛却瞄到了那自侧门走进来的容乔岚,让他感到非常的惊讶。

    她是在这里打工?阎劭曜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本来他的情绪已经很不好了,见到她,他的情绪更恶劣了。

    “你不会看吗?我是这里的工读生。”漠视那双黑眸的盯视,容乔岚将餐车上的东西全放好之后,准备离开。

    “等一下!”阎劭曜抓住了餐车的手把。

    “你做什么?”容乔岚紧张地望了下四周,他不怕会让人给看到吗?

    “我要你马上就离开这里,我不想看见你。”俊眉蹙紧著。

    “你!”他不想看见她?冷漠无情的话,大大且重重的刺著她的心,一阵痛楚随即涌上。

    “你不想看见我,那你现在就可以当作没有见到我,请放手。”容乔岚想离开,不料阎劭曜却还是紧紧地抓住了小餐车,不放她离开。

    “我要你马上离开。”

    “笑话,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再说,这是我的工作,我要对我的工作负责,现在请你放开,我还有工作,没空陪你在这里耗。”

    正当容乔岚和阎劭曜僵持不下,已经将食物放好的祝力恒望向他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飞快的跑了过来。

    “学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祝力恒发现在学妹身旁的一个英俊男人将手自餐车上拿开。

    “没什么,我正要离开。”容乔岚淡笑的掩饰,自阎劭曜身旁掠过离去。

    “学妹,让我来推吧!”祝力恒看了眼那个有点面熟的英俊男人,接过了餐车,“刚刚那个男人,你认识他吗?”

    “不,我不认识!”

    僵怒的俊颜因她这一句话而绷得死紧。

    当容乔岚再次推著小餐车进到大厅,正庆幸宾客愈来愈多的时候,发现阎劭曜和几个同性友人站在她即将要将食物送过去的地方。

    可恶!容乔岚就算有千百个不愿再去见到那个男人,但是她总不能将餐车给推回去,她不能造成学长的困扰。

    过去就过去,反正那个自大男人说了不想见到她的,那么她也可以对他视而不见,抬起脸,容乔岚不畏缩的走过去。

    “曜,真的恭喜你,你未来的老婆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呢!”说话者是阎劭曜的好友徐文龙。

    “殷美娴真的长得很漂亮,”站在阎劭曜右边的是柯志朗,看著刚走进来穿著一身粉色礼服、艳光四射的殷美娴,他语带羡慕的说著。“怪不得这一阵子你都不出来跟我们鬼混了。”

    “要换成是我,每天都有这么美的女人陪伴在身旁,哪还有多余的时间跟你们这些损友去喝酒泡美眉呢!”徐文龙自我调侃著。

    “怎么样,再过十分钟就有一个大美人未婚妻,心情很兴奋吧!”

    面对几个经常一起玩乐的好友,他们羡慕的话听在他耳里,一点感觉也没有,而且别说兴奋了,此刻他的内心还因为刚刚见到了容乔岚而不悦。

    那个小女人,嫌他今天心情还不够烦乱吗?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这几天他一直想著他父亲跟他说过的话,他甚至还曾经开车到她住的地方,但还没有下车找她,就又立刻开走,因为他忽然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

    难道是那天听了他父母的故事而受到影响吗?

    这几天,越接近订婚的日子,他的心情就越郁闷、烦躁,然后愈不想订婚。

    他想为自己愈来愈不想订婚找理由,但他却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除了知道好友韩靖喜欢殷美娴让他不想订婚,就没有了!

    至於那夜夜出现在他脑海,让他挥之不去、紧揪住他心思的小女人,他一点也不愿承认自己的不想订婚和她有任何关系,因为他怎么可能会真的去喜欢上,容乔岚那只脾气坏的小野猫呢?

    他的心情已经够恶劣了,没想到那个小女人哪里不去打工,偏偏出现在这里,搞得他内心那一股烦乱更剧。

    而刚刚她那一句不认识他的话,让他恶劣的心情更加上一层怒焰。

    “对不起,请让让,我要放食物。”容乔岚开口喊著前面几个男士,他们个个转头看著她。

    迎向那双深幽黑眸的瞪视,容乔岚不客气的也回瞪了一眼。

    又不是她故意来打扰他们说话的,是他们自己别的地方不去说话,偏偏站在这里说话的。

    “唷,这个女服务生长得好漂亮。”没发现身旁好友僵硬的神情,徐文龙一看到身旁来了个俏丽的女服务生,视线整个投射在眼前这个也堪称是顶级美女的身上。

    “的确长得很漂亮。”何志朗也附和,眼前的这个小美女和前方端坐的女主角殷美娴,是不同类型的美女,不过,她多了份迷人的俏丽。

    瞧他们看她的表情,他们是好色鬼投胎的吗?真是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都是一样的猪哥、好色。

    “你们得小心一点,她可凶得很。”依她的个性,她是不会这么随随便便让男人亏她的,因为她那张嘴刁得很。

    徐文龙和柯志朗有些困惑,阎劭曜为何会说出这种话来,是不是他认识这个漂亮的女服务生?

    听到阎劭曜那自以为了解她的话,让容乔岚原本要开口骂人的话,瞬间吞了回去,换上了令徐文龙等人迷醉,但却让阎劭曜铁青了脸的甜美笑靥。

    “谢谢你们的赞美,呵,我没有长得很漂亮啦。”说完,乌黑浓密的眼睫毛不忘娇媚地眨呀眨,小脸笑得更开心了。

    “你笑起来更美。”

    “对,你把所有的偶像女明星全给比了下去了。”有美女对他们挑情,徐文龙等人也乐得笑开了脸。

    “呵呵呵,谢谢你们。”瞄到那张僵怒的俊颜,容乔岚笑得好开心。

    抿著唇,阎劭曜不是没有看见那双大眼里的挑釁与反抗,很好,她在考验他的耐性吗?她想玩火,难道她没听过飞蛾扑火吗?她笑,那么他就让那张俏丽小脸笑不出来。

    “她不只脸蛋把所有女明星给比下去,连陪宿费也高得吓人,一晚要五十万呢。”低哑的嗓音,有著准备让二人玉石俱焚的意味。她不给他好过,那么她也别想开心。

    原本粲笑的俏颜当场震住,她没想到他居然卑鄙到如此下流、恶劣的地步。

    “一晚要五十万?小美女,我朋友说的是真的吗?你是出来捞的啊!”

    “五十万的确是贵了一点,如果你肯便宜一点的话,我想改天我们可以约个时间见面。”徐文龙看著小美女,她正是他喜欢的类型,俏丽、青春、美丽。

    一瞬间,她成为他们几个自大好色猪头们眼中的低贱女子。

    她终於知道他有多么的不想要见到她,比起他那美丽的未婚妻,她在他眼底一直是很低贱的,不是吗?

    就因为他曾经对无助的她伸出援手,适时地给了她一股温暖与安全,还有他对她妹妹的关心,因此她将他对她的好,解读为他或许会有那么一点喜欢她,否则他不需要这么温柔对她的。

    但,她却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

    她究竟要被这个男人贱踏多少次自尊,她才会彻底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永远也不会喜欢她的,因为她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是微乎其微,不,是不值得一提,甚至还是个出卖身的下贱女人?

    “怎么样,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吗?”徐文龙要著她的电话。

    他以为她不会做吗?她会的,会替自己找一个男人给他看的。

    容乔岚伸手抱住了徐文龙的手,“何必改天呢?我也挺喜欢你的,要不我们现在就走。”

    “呼!”一旁的柯志朗吹了声口哨,看不出这个靓女这么热情啊!

    看著身旁偎近的小美女,徐文龙真觉得她很可爱:“现在不行,我好友要订婚了,但说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

    趁著小美女靠近他的时候,徐文龙一个低头,忍不住地便要往那张看起来很粉嫩的脸颊亲去──

    不过,他还未亲到,他的右脸颊就先吃了一记拳头。

    “啊!”徐文龙猛地让人给挥了一拳,重心不稳地往一旁倒下。

    他眼睛瞪大,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给他一拳的人,竟是他身旁的好朋友,也是今天的新郎阎劭曜。

    在引来更多的注目与骚动之前,阎劭曜已经将那搞得他心情大坏,甚至还动手揍人的元凶给带出大厅。

    够了!

    看到她在他眼前卖弄风骚,甚至对其他男人笑得那么开心,不管她是不是认真的,那都叫他抓狂。

    他终於找到令他心情恶劣的原因,因为她的出现让他明白了他不想订婚的真正原因,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他一订婚,那么他和容乔岚真的就玩完了,但是在他内心里,他一点也不想跟这个小女人玩完。

    因为……他爱上她了!

    对,就是这个原因,所以他根本就不想要结束们二个人之间的关系,甚至想要永远跟她在一起。

    刚刚,他不是故意要将他们之间的事告诉别人,他只想要给她一点颜色瞧瞧,教训她一下而已,但……他无法看著那张俏颜对其他男人,露出那么甜美的笑容,教他嫉妒的彷佛全身著了火,让他再也无法压抑内心因而的激动情绪。

    他决定了,他不订婚了!

    他现在完全体会到父亲的那一句话──

    我最后还是输给了你母亲。

    不想引人侧目,因此容乔岚直到二人走进了安全门,她才发怒。

    “你放开我!”她气得挥舞著双手,“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继续侮辱我吗?好呀,还想说什么你大声说好了。”

    “你闭嘴。”

    “你……你真的很差劲……呜──”真的是气坏了,容乔岚不禁哭了出来,因为他刚刚那样的举动实在太伤人了。

    看见一向个性高傲的小野猫哭了,他也觉得自己真的很差劲,因为直到刚刚,他才肯承认了自己对她的感觉,那种绝不让别的男人碰她的强烈占有欲。

    没错,他也跟她一样,爱上原本是一场交易游戏的对方。

    或许打从在餐厅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看上她了!之后二个人在一起,对她的喜欢更是有增无减。

    “你别哭了……”他伸手想替她擦拭泪水,不过却被她给躲开了。

    “你别碰我!”容乔岚往后退了几步,噙著泪水的瞳眸气怒的瞪著他,“阎劭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不想看见我,你大可当作没看见我,为什么你要这样……”

    “对不起。”

    “你……”水眸瞠大,他刚刚跟她说什么?她是不是听错了。

    “对不起,别哭了。”阎劭曜走向前,大手温柔地拭著那粉颊上的泪水,“我真的很差劲,你不要哭了。”

    容乔岚被他突来的温柔举动,给吓得愣在一旁,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因为她知道,下一秒,他一定又会出口侮辱她。她用力推开了他的手。

    “阎劭曜,你现在又想玩什么?我不想再跟你玩下去了。”也没有那个精力玩了。

    “我没有玩什么,我爱你!”

    “什么!?”容乔岚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看著他,他爱她?但他刚刚却……“还说你不是在玩?你刚刚在大厅明明说不想要见到我,你甚至还叫我……”他还口气恶劣的要她离开不是吗?

    “我说我不想见到你,叫你离开,是因为我看到你就很想吻你,我怕我会控制不了的当场吻你。”他一直忍耐,但是内心的欲望一再攀升,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然后揍人的事就发生了。

    “你在说什么!?”容乔岚这次眼睛瞪得更大了。

    “别我一直说爱你,你就一直拚命的装傻,过来。”看见她听到他说爱她,表情不是兴奋,而是惊讶和困惑,这叫好不容易承认自己爱她的阎劭,感到一丝的不悦,他一把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现在,闭上你那双大眼,我要狠狠把你吻个够。”

    正当他低头才刚碰触到那柔软的甜唇,有人不识相的推开了安全门,进到楼梯间来,让阎劭曜不悦地蹙紧俊眉。

    “劭,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是韩靖。

    韩靖刚刚来到宴会会场,便一直注视著殷美娴。

    她穿得很漂亮,看起来很美,但脸上的表情却是……黯然的教人心疼,因此他转而看向阎劭曜。

    他和几个朋友站在后面,然后像是跟一个女服务生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阎劭曜带著那个女服务生离开,他怕会发生什么事,因此也跟了过来,结果,看到阎劭曜吻著那个女服务生。

    “劭,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惊讶地看著抱著一位漂亮女服务生的阎劭曜。

    “你不是要我找回我的小野猫吗?我现在找回来了,很抱歉,我不能跟殷美娴订婚了。”找回了他的小野猫,让他的心情大好。

    “什么!?”不只韩靖震在一旁,连他怀中的容乔岚也同样感到震惊。

    他真的不跟殷美娴订婚了?

    “你说的没错,没有小野猫在我的身边,我情绪暴躁,什么事也做不好,所以,我决定要养她一辈子了,不会再让她离开我身边了。”他说得够清楚了吧,他这话不只是要说给韩靖听,也是要说给他怀中的小野猫听。

    实在不能怪她眼睛眨也不眨的一直瞠大著,因为阎劭曜从刚刚就一直不停的制造出令她震惊的事,现在更是说出了他要养她一辈子的话,那是不是代表著他……不,她还是要问清楚一点。

    “阎劭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微仰起脸,她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让阎劭曜给吻去了她后面的话。

    “我的意思就是这样。”接著阎劭曜看著韩靖,“好了,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现在,我要和我家的小野猫去快活了。”

    他那不正经的话,让容乔岚不禁红了脸,但一颗心却雀跃的快速跳著。

    搂著容乔岚,阎劭曜转身便要离开。

    “劭曜,你等一下!”韩靖气急地喊著,“再过几分钟就要举行订婚仪武了,你现在走了,那小娴怎么办?你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去面对大家。”

    阎劭曜微偏著头看向好友,“很早之前我就说过了我不喜欢她的,我只能说我对她感到很抱歉,但此刻我不能丢下我最爱的女人。”

    日后他再打电话跟殷美娴道歉,她应该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感觉得出来,她也不喜欢这桩联姻。

    “劭曜,你不可以就这么走了,这样小娴她太可怜了。”

    “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你这么爱她,那么不会把她带走吗?现在,我要跟我的小野猫双宿双飞去了。”

    原订十一点举行的订婚仪武,已经过了十分钟了,男主角的突然不见人影,引得许多宾客窃窃私语著。

    大家都对男主角的突然失踪,感到很好奇。

    有人说是因为一名女服务生弄脏了他的衣服,因此他回去换礼服;也有人说男主角是因为不满意被逼婚而离开,总之,现在的情形是,男主角已经落跑了。

    “对不起,我去化妆室一下。”殷美娴离开了座位,走进了化妆室。

    一走进去无人的化妆室后,晶亮的泪珠瞬间自那化了美美彩妆的脸颊滚落。

    她不是因为大家对她投以好奇的眼光,也不是因为阎劭曜突然不见,她反而很羡慕阎劭曜可以这样不顾一切的走掉,她哭,是因为她感到非常的孤寂,她也想走,离开这里,甚至离开台湾。

    她想去新加坡。

    当殷美娴走出化妆室的时候,意外见到韩靖。

    “小娴。”

    一见到韩靖,她又想哭了,红著眼,她将头垂低了点。

    “韩大哥,抱歉,让你看笑话了,新郎已经走了,我……”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落人一个她一直很想要依靠的温暖怀抱。

    “别回去了。”看到殷美娴受委屈的模样,韩靖将她紧紧的抱住。

    他的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因此她刚刚离开了座位,他马上就跟著过来了。

    “小娴,我爱你,一直都爱你,跟我走,跟我一起去新加坡吧!”

    他不要再看她痛苦了,他也无法放她单独回去面对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他决定了,他要带她走。

    “虽然我不能给你很富裕的生活,但是请你相信我,这一辈子我都会好好爱你的。”

    殷美娴又惊又喜的看著韩靖。

    “小娴,跟我走吧,以后我们再回来台湾跟你的家人道歉。”此刻他要好好的保护她,不再让她哭泣。

    殷美娴泣不成声了,但露出幸福笑容地直点头。

    韩靖带著殷美娴从安全门离开,先送她回家换了衣服,拿了护照之后,二个人直奔机场,一起到新加坡!

    “喂,你要载我去哪里?”

    容乔岚坐在阎劭曜的车子,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

    “不是说了,要双宿双飞的吗.?

    “你、你真的不跟殷美娴订婚了吗?”

    “你还在耍白痴啊,我怎么这么倒楣,竟然会为了一个笨蛋逃婚!”她会这么问,肯定还不相信他对她的爱,这教他不悦。

    “我耍白痴,我是笨蛋?”人家她只不过是想再次证实一下下,因为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教她分不清现在是现实还是梦境,而他竟然骂她白痴、笨蛋?她也生气了!

    “我怎么知道你这次是不是认真的,是不是真的不要赚那数十亿的台币,是不是……你干嘛将车子开到这里停下来?”看见阎劭突然将车子转进一个巷道,然后停了下来。

    “因为有一个笨蛋惹得我很不高兴,为了她,我不但打了我的好朋友,最后还落得逃婚,甚至连数十亿也丢了,但那个笨蛋却还一直问我是不是认真的,假的需要做到这么逼真的程度吗?”熄了火,阎劭曜侧著身子,不悦地训了身旁还不相信他爱她的小野猫一顿。

    见到他生气,容乔岚嗫嚅道:“我、我怎么知道你这一次……”

    “还说!真的被你气死了。”阎劭曜身体一个趋前,重重的吻著那张老是很刁的小嘴。

    她要是喜欢他吻她,也不需要每一次这么样激怒他,难道她不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吗?

    容乔岚没有躲开,其实在他打了他好友的时候,她就在猜这个自大的男人是不是爱上她了。

    回应著他热情的吻,对於他爱她,她其实没有不相信,但就是想再听他说一次,算是小小的任性嘛。

    察觉到他的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知道了他的企图后,她急地双手压住了那只在她裙下的大手。

    “喂,你在做什么?我们是在车子里耶。”而且这巷子里随时都会有路人经过。

    “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吗?”阎劭曜亲吻著她细嫩的粉颈。

    “你等一下,我不会跟你这只野兽到处发情的……”

    故意在她耳畔边吹著热气,阎劭曜感性地说道:“我爱你,小野猫,不管你相不相信,你是第一个让我说出这三个字的女人,也是最后一个。”这是他的肺腑之言,因为他肯定自己再也找不到让他这么喜爱的小野猫了。

    “你……”面对他突然的深情告白,一瞬间容乔岚整张小脸都翻红了,“你干嘛突然说这些……”

    “你从刚刚不就是想再听我说一次的吗?”浓眉一扬,唇边霹出了迷人的浅笑,然后深深地凝视著她。

    他知道!原来他早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这让容乔岚的脸红得不能再红了,一颗心因他这样的举动而咚咚咚的狂跳著。

    “我、我才没有,谁想要你再说……”

    “嘴硬!”俊颜笑开了,阎劭曜再次覆上那嘟起的红润嫣唇。

    呵,幸好她除了嘴硬外,其他的地方都很柔软……

    【全书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