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周悦景才看了一眼脸色就沉肃下去了,“羊水破了,要立刻准备接生。”

    “你还有其她亲人在家吗?”林晓微也看得出面前的孕妇脸上已经现出痛苦的神色,不无焦灼的问了一句。

    “没有,我老公在外面打工没回来,我婆婆出门干农活去了,现在没人在家。”那孕妇咬着牙应道,原先在边上玩耍的小女孩则是一脸焦急的围在孕妇身边。

    周悦景目测了下这边地处半山腰,前后都没有其余的邻居,万一不能顺产待会就越难把孕妇送到山下,他稍一沉思又问林晓微,“你有存村长的号码吗?”

    “有的。”林晓微视线之内见着那孕妇的小腿上都已经有血迹蜿蜒滴下来了,她应了一声就哆嗦着手去翻自己的通讯录,她刚把村长号码调出来,周悦景就拿过去她的手机打电话给村长了,三言两语说清了现在的情况,让村长赶紧找个能接生的人赶过来,顺便喊几个劳力以及带着担架一起上来。

    挂完电话后,周悦景就和林晓微一起扶着那孕妇往屋里走去,把她扶着在里面的长竹椅上平躺了下来。

    “有没有之前的B超之类的检查报告?”把产妇扶着平躺好后,周悦景又开口问道。

    “有的。二宝,去把妈妈带回来的包拿过来。”产妇此时神智还是挺清楚的,说时吩咐大女儿去把她的包拿过来。

    小女孩闻声立马朝楼上跑了过去,一小会就一阵风似的拎了个破旧的手提包下来递给周悦景。

    周悦景拉开拉链,果然在里面找到几张揉的皱巴巴的检查报告。

    “前置胎盘,这种情况接近预产期了应该早点去医院的。”周悦景快速翻阅了下脸色已经明显凝重起来。

    “我、我本来想明天就回我老公那边的——”那孕妇说时已经断断续续的喊痛起来了。

    好在村长叫的几个帮忙的人没多久就赶过来了,顺便叫了个五十开外的接生婆过来给产妇接生,一大帮男人就都避让的站到外面去了。

    那接生婆没多久就出来了,和村长焦灼的汇报了下情况,大致和周悦景的判断没有多大出入。

    “立刻送去最近的镇上的卫生所。”周悦景当机立断的提议起来。

    “今年国家拨款给镇上的卫生所买了新设备,也有新的医生过来,不过这些医生都是完成任务似的,一般呆上半年一年的都会离开的,像这种大手术平时都要送到县里的大医院去。”老实巴交的村长一脸愁容的应道。

    “去镇上半个小时就够了,到县里要两个多小时,来不及了。我是妇科医生,只要有手术用的工具和设备就行了。”周悦景刚才看到那个B超报告就知道产妇的情况已经颇为危急了,一脸肃杀的说完后就吩咐那几个劳力把担架抬进去,然后把产妇放到担架上抬了上去。

    这会又来了好多个村民,周悦景让人把产妇的小女儿照管好,之后就指挥那几个劳力赶紧把产妇送到下面的公路口上,村长打了个电话叫了辆车子过来,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产妇抬上车,随同的又跟了村长还有两个产妇家的亲戚。

    过去卫生所的路上,产妇就已经开始大出血起来了,虽然产妇的下半身被一张旧毯盖住,林晓微还是避不可避的看到黏黏腻腻的血水越流越多,随着产妇越来越痛苦的呻。吟声,不可言说的恐惧感逐渐涌上了她的心头。

    到镇上的卫生所后,几个人立马把产妇往手术室里送去,周悦景刚到那边就找卫生所里的医生讨论了起来,快速确认方案后就去换手术服了。

    林晓微则是和几个村民一直在外面干等着。

    产妇的大女儿也跟了过来,无比紧张的望向手术室的方向。

    “我妈妈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出来?”小女孩等了大半天后终于绷不住了,边说开始啜泣起来。

    “没事,给你妈做手术的是我认识的最厉害的医生,你妈妈肯定会没事的。”林晓微说时伸手过去给小女孩脸上抹了把泪水。

    “我就说这里条件不够好医生也不够厉害,早知道就应该送去县里的大医院的。”旁边跟过来的其中一个妇人也开始沉不住气了,开始埋怨起了村长。

    “情况紧急才在这里做手术的——”林晓微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就是,你自己不也看到了,刚才在车上云芬大出血的都已经快要昏迷了,县里那么远,估摸着是熬不到县里了——”妇人对面的大概是她的丈夫,没好气的朝这妇人回了一句,之后就吧嗒吧嗒的抽起了旱烟。

    “按我说,赶紧打个电话给钟方,万一他媳妇真有个什么好歹到时候还怪到我们头上——”那妇人忽然又一脸紧张的提醒起来。

    “瞎说什么,这不都已经在医院了,能出什么乱子。”那人没好气的瞪了一记妇人,说完后就走远了一点,不过终归还是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林晓微面上看着颇为镇定,实则也是紧张的很,毕竟周悦景是好心帮忙才帮做手术的,万一产妇真的有点意外不测什么的,产妇家人如果不讲理的只怕又要扯不清了。

    她自己想着想着也坐不住了,不知不觉中站起来在手术室门口前面继续焦灼的等待着。

    没一会外面又进来好几个人,其中还有个看着满头银发的老人家,林晓微虽然听不懂她们的方言,不过大概也猜出来老人家是产妇的婆婆,脚上还穿着满是泥巴的解放鞋,在原本干净的走廊上留下不少泥块,大概是干农活刚回家被村民告知就叫人把她送过来了。

    时间过去的越久,林晓微的心头就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看到手术室的门开了,还穿着手术服的周悦景已经疾步出来,对着外面的人说道,“母子平安,是个儿子,可以进去看了。”

    “奶奶,我有弟弟了——”那小女孩欢呼了一声,早已跑了进去。

    林晓微这才下意识的舒了口气,心头的重压骤然松了回去。她在这边的采访任务本来就差不多结束了,没想到收尾临时碰到的这一出差点让她惊吓的可以。

    这天正好临近出差安排的最后一天,回去后林晓微和周悦景收拾了下行李,第二天一早就起来准备回去了。

    两人刚从住的地方走出来,就见着昨天见过的那个老人家手上提着一小篮的红鸡蛋过来。

    “她说昨天没来得及感谢你们,昨晚知道你们今天要回去,一早就起来煮鸡蛋了。”旁边还有村长陪着转述起来。

    老人家大概也知道村长在转述着她的感激之意,干瘪的唇角动了几下,大概是在说拿去吃的方言,而且说时就要把那篮红鸡蛋往周悦景和林晓微手上塞。

    “婆婆,太多了,我们各拿一个就好了。”林晓微见着推诿不掉,说时从篮子里拿了两个出来。

    “家里还有,都拿去——”老人家见着周悦景没拿,说时从篮子里拿起两个硬要往周悦景手上塞,因为说话的缘故,干瘪的唇角愈发凹陷了进去。

    “她说谢谢你,昨天幸亏有你在——”村长继续翻译起老人讲的方言,果然他说着,旁边的老人家还朝周悦景鞠躬起来,大概这是她觉得最能够表达谢意的方式。

    “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客气。”周悦景说时早已双手去扶老人家了,最后好说歹说的多拿了两个,这才好不容易劝老人家回去了。

    村长因为要帮忙去叫车子,也先走一步了。

    重新留下林晓微和周悦景两个人。

    “还热乎着,先吃一个吧。”两人正好没吃早餐,林晓微说完就拿了个红鸡蛋剥了起来,蛋壳有点裂开着,剥进去后里面有隐隐的红色纹路在。

    她没一会就利索的剥了个红鸡蛋递给周悦景,之后盯着自己染得红通通的手心哑然失笑起来,一抬头,见着周悦景的眉梢里居然也漾开了浅浅的笑意,那种由内而外焕发的自在轻松感,她已经许久没在周悦景身上看到过了。

    她以为他是看到自己手心里被红蛋壳染了色的缘故,愈发淘气的把红泱泱的手心举到他眼皮底下,“当了一回赤脚医生,还可以赚红鸡蛋吃,真好——”

    她话音刚落,前一刻还在浅笑的周悦景忽然出神沉思了起来。

    林晓微自然知道他想的事情,她本来就不赞同周悦景辞职的决定,也清楚着他这次率性辞职的最根本原因,眼下干脆趁热打铁的劝说起来,“其实你也知道上次我受伤是个巧合的意外而已,你总不能因噎废食,放弃你这么多年的努力。我所理解的医者仁心,就是被需要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尽力而为无愧于心就好了。”

    “被需要的时候——”他原本还只是在泛泛的出神而已,闻言浑身都为之一震,脑海里避不可避的浮现出了很多画面,有美好的也有不甚愉悦乃至堵心的回忆,但是无论何时无一例外,都如她说的,他都是一个被病患需要着的医生,那才是他当年从医时庄严宣誓后到现在唯一不变的坚守。

    恍如一语惊醒梦中人,从医以来逐渐被磨灭的热情一瞬间就像是被重新召唤了回来。

    他以为曾有的理想和坚守早已经被现实泯灭的所剩无几,原来不过是被现实的尘埃蒙蔽了而已,他所热爱的他所坚守的,其实从来就没有远离过他。

    “既然你这么喜欢吃红鸡蛋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继续当我的赤脚医生吧。”好一会过后,他忽然低头下来,怔怔的应了一句。

    “真的!说话算话!还有你答应我不准改科室!还有以后忙归忙不准没节制的抽烟!”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说动了,继续赶着一口气提了好多个要求。

    “我都答应,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情。”他简直不假思索的应承了下来。

    “你说——”她说得正在兴上,自然也是无比爽快的应了下来。

    “嫁给我。”他的话音刚落,随即就单膝下跪,变魔术似的掏出一枚戒指戴在了她的中指上。

    还有,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谢谢你,让我的人生更完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