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惊婚:冥夫赖上门 第两百六十九章 水麒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夜半惊婚:冥夫赖上门最新章节!

    尸怪苦笑了几声,“我寻找了那么多年,才找到一点线索,就算无从考证,我也要尝试一番。不过,事实证明,祖先留下来的方法,还是有用的。”

    我哼了一声,“为了这个最强尸怪,你们可是害死了不少人,就一点都不内疚吗?”

    “内疚?”被徐泽操控的尸怪冷笑道,“我为何要内疚,这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为王,他们斗不过我,被我弄死,是他们没本事。”

    这个徐泽,三观都扭曲成弧形了,我懒得浪费唇舌跟他辩论,认真研究起这尊雕塑来。

    就在这时,一缕阳光透过海水,照射在我的血玉手链上,红色的宝石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

    “吼!”

    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在我们两个的头顶响起,兽吼之声竟然形成了一道音波,将我和尸怪都狠狠地抛飞出去。尸怪百米长的身子在半空中还打了几个结,落在地上蜷缩在一块儿,喜感十足。

    巨大的阴影覆盖在我们的上空,抬头一看,正好和一双绿油油的兽瞳四目相对。这双兽瞳简直有几米的直径,晶莹剔透仿佛倒映着我的身影。

    “唉呀妈呀!”我吓得连滚带爬,还好这怪物也没有追来,只是站在原地,优哉游哉地甩着兽尾,两只巨大的眼睛俯视着我和尸怪两个人。

    我趔趄着跑了很远,才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是一个通体碧绿的巨大神兽,四肢着地,优雅地站在广场中。它的脚下隐隐有祥云环绕,绿色的鳞片折射着透过海水的阳光,发出五光十色的光芒。

    “这是,水麒麟?”我惊讶地看着这只碧绿色的神兽,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我竟然连水麒麟都能碰上。

    水麒麟喷着鼻息三两步走到我的面前,低下巨大的头颅俯视着好不容易将橡皮泥一样解开的尸怪。他斗大的眼睛在我们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了片刻,不满地开口说道,“地宫如今已经是什么人都能闯的了吗,一个无主的幽魂,一个看不出来是什么的恶心东西。”

    说着,它的鼻子里狠狠地喷出了两道鼻息,冷哼了声说道,“若不是看你有机杼大师的信物,我根本懒得理睬你们两人!”

    原来师父的名字叫做机杼啊,而且这颗红宝石还是他给的信物,我珍重地摸了摸自己的血玉手链,仰头对水麒麟说道,“前辈您好,我们是来地宫中求药的,还请前辈成全。”

    水麒麟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徐泽控制的尸怪身旁,冷冷地说道,“既然你们已经拿到了机杼大师的信物,我也不好为难你们。这样吧,只要你们其中一人打败我,我不仅告诉你们地宫的入口在哪里,还能当你们在地宫中的向导。”

    听了他的话,我心头一喜,连忙看向尸怪,用眼神示意他赶快上。尸怪是由一个个被拉长到百米的尸体组成的,面条一样的触手总是在空中飞舞,对付水麒麟说不定还真有奇效呢!

    徐泽却冷冷地哼声道,“我现在不过是借着这尸怪的躯壳入海,真要打起来,我的实力发挥不了五成。”

    我凑到一具尸体的耳边,想把自己的推测说给他听,徐泽别过脸似乎根本不想理睬我。我伸手随意地掰过尸怪的一张脸,对他循循善诱道,“你想想,你现在这幅尊容,缠上水麒麟,恶心都能恶心死他。”

    徐泽没有搭理我,倒是水麒麟见我们一直磨磨唧唧,等得不耐烦了,用爪子挠了挠地面,嘴里喷出两道鼻息,“你们到底决定好了没有?”

    “那就让本尸王和前辈一较高下吧!”徐泽见状,控制着尸怪,摆出了攻击的姿势,嘴里恶狠狠地说道。

    尸怪的百张脸上同时发出了尖锐的叫声,长长的身子往水麒麟的身上蜿蜒爬行,长长的触手漫天挥舞,看起来极为恶心。

    水麒麟怒吼一声,直起身子,用庞大的兽爪去扑抓地上的尸怪触手,转眼间,许多断臂残肢便在整个广场四处散落,尸怪的身上转眼之间便只剩下几十只触手还在抵死挣扎。

    “徐泽,加油啊!”我一看他落于下风,心中焦急却只能干瞪着眼,谁让我现在只是一个没用的幽魂呢?要是徐泽控制的尸怪打不过水麒麟,那么我的地宫之行岂不是要泡汤了?

    尸怪准备孤注一掷地用自己的触手去缠水麒麟的身躯,水麒麟碧绿色的身躯之上流转起了水一样的波纹,巨大的兽口喷出巨大的水柱,径直朝着尸怪而去。

    徐泽冷哼一声,蛇一般的身躯灵活地在水柱之中躲闪,但还是被水压冲击得浑身狼狈,他转过一张僵硬苍白的尸脸对着我,“林小南,你别只顾着看戏,快施障眼法帮我拦住它。”

    我和徐泽这时候勉强算是统一战线,能帮我自然会帮。可是如今我魂飞九天,又没有符篆再手,周身感觉不到一丝法力的流动,怎么可能施展出复杂的法术呢?

    “就凭这无主游魂的道行,你以为她的障眼法能够迷惑到我?”水麒麟碧绿色的身躯直了起来,一双斗大的兽目之中露出不屑的神情。

    说罢,它的头一仰,再次喷出巨大的水柱,水柱绕成汹涌的漩涡,朝着尸怪奔腾而去。

    尸怪密密麻麻的脸上满是凝重,剩下的几十只触手为了防止被水柱冲走,而紧紧地吸附在地上,他再次转头看向我,语气焦急,“还愣着干嘛?快点!”

    见他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我只能硬着头皮尝试,双手结印,嘴里念动障眼法的口诀。然而,我将口诀翻来覆去地念了很多遍,周身依旧没有丝毫法力的波动。睁开眼一看,尸怪已经被水柱冲击得面目全非,我焦急地对徐泽说道,“我现在法力尽失,什么法术都使不出来啊!”

    水麒麟仰天长笑,得意地说道,“就凭你们两个无知的东西,也敢妄想地宫里的宝物?还是乖乖受死吧……等等!”

    它朝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话音蓦地停顿,盯着我手上的结印,水麒麟的语气里面透出一股难以置信,“这是姜家的法术!你这个没有躯壳的游魂,是在哪里学到姜家的法术传承的?”

    说罢,它绿油油的眼睛里面迸射出精光,抛下尸怪,迈步地走到我的面前,玩味地盯着我道,“就让本尊来试试你有几分本事!”

    我的天,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那水麒麟俯低前身,摆出了攻击的姿态,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兽吼之声。我哪里还敢接招,手忙脚乱地转身就跑,脚下不稳差点还摔了一跤。

    身后传来破空之声,我堪堪回头却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那水麒麟此时已经大张着兽口,无数尖锐的水刃从它的嘴里幻化成形,朝着我的方向破空而来。

    我身形飘忽,哪里跑得过那速度快如电的水刃,眨眼之间这些尖锐的水刃便近在咫尺,刃上的刀芒刺得我脊背拔凉拔凉的。

    “救命啊!”危急关头,我只能闭着眼睛在心里大叫着救命。

    “老婆,别急,气沉丹田!”顾祁寒清冷的声音骤然从脑海中响起,他的声音仿佛有着魔力,伴随着那温润清凉的声音,身后水刃破空而来的速度似乎缓缓慢了下来,这一瞬间,仿佛连时间都静止了。

    我可怜巴巴地说道,“老公,看来我真的是个废柴,连地宫的门都没进去,便要命丧此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