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凤颠鸾 第三十九章 受到刺激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LM小说网:s.lmz8.cn】 第二卷白痴.王爷.神童第三十九章受到刺激了

  “呃!”眼见仆人和布达拉尔那副怪模样,龙啸云立刻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貌似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个小王爷,是帝国中的贵族,自己咋把这档子事给忘了尼?

  要知道,做为一名贵族,从小接受各种礼仪的严格训练,一举一行都是有着一定的标准,否则那就是有失贵族的气度。

  可龙啸云现在这副吃相,那根本与贵族两个字扯不上边,甚至完全就是一副街头饿了十天半个月的乞丐相。这如何不让仆人和布达拉尔掉下巴?他们几乎都在用看怪物的眼神看龙啸云了。

  意识到这点,龙啸云有些哭笑不得:棺材地,见鬼的贵族礼仪!这不是束缚人性的自由吗?

  曾经在特种部队呆了多年,身边都是些血性的大老爷们,谁会在意吃饭还讲究个细嚼慢咽,龙啸云还真没这个觉悟!

  不过,纵是心里千般不愿万般不甘,但如今自己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异世界,身份也转换成了一位小王爷,龙啸云却也不得不耐着性子了。只是让龙啸云郁闷的是:弗尔泰德的记忆中,好死不活的偏偏就在贵族礼仪这方面是残缺的。龙啸云还真有些西里糊涂了。

  龙啸云自嘲地耸耸肩,手一伸就想去擦鼻子。但手伸到鼻子边,龙啸云顿时又僵住了。

  龙啸云在特种部队的时候,一次执行缉毒的任务,被一名毒枭打断了鼻梁骨。后来虽然经整容鼻子是恢复了,可落下了个鼻子痒的后遗症。因此,龙啸云就有了这个擦鼻子的不雅动作。

  虽然如今重生在了弗尔泰德身上,鼻子痒的毛病是不存在了,但那个前世习惯性的动作,却总是下意识地会来上一回。

  猛然意识到自己又犯了老毛病,龙啸云自然不能知错犯错。幸好龙啸云也是脑袋瓜子反应特别灵光的那种,于是手就这么往下一移,把擦鼻子的动作弄成了摸下巴,倒是把一个粗鲁的动作,硬是装成了三分深沉。

  眼见龙啸云这副粗鲁样,没一丝贵族的气度和礼仪,布达拉尔的脸色不由一阵黯然:看来老五虽然从白痴的状态恢复了过来,但好象改了性。我的天,我梦中的女神,我可怜的老五啊!

  心中为弗尔泰德的不幸而伤感,布达拉尔轻轻地拍拍龙啸云的肩:“老五,这次我们在霹雳殿中看到你获得了三个没用的次阶。父王非常的震怒。你回家后可得小心。”

  “哦!”龙啸云眉毛微微一挑,心里却是苦笑:龙啸云从弗尔泰德的记忆中,也是知道雷阶传承的事。自己这个假货没有传承他们尊爱得亚斯的战阶,老爷子震怒是可想而知地。

  只是,在弗尔泰德的记忆中,有一件事非常让龙啸云疑惑:西纳汗特有三子二女五个子女。老大就是普西隆,老二老三是两位姑娘,一位很小的时候夭折了,另一位据说小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失踪了。而老四就是布达拉尔,自己这个弗尔泰德自然就是老么。

  只是,弗尔泰德的母亲蓝斯是西纳汗特的小妾。而布达拉尔和普西隆是西纳汗特正室所生。

  在弗尔泰德残留的记忆里,父亲西纳汗特对老大普西龙和老四布达拉尔,可以说是宠爱有加,可就偏偏对老五弗尔泰德,这个从小被称为天才神童的儿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弗尔泰德和母亲蓝斯,不但住在镇西王府后院一幢偏僻的小楼里,而且每个月的零用钱,也只有十个金币。生活非常的清苦。

  要知道,普西隆和布达拉尔每月的月奉,可都是有一百金币的,弗尔泰德只有他们的十分之一。

  虽然龙啸云有一点非常的疑惑:记忆中的蓝斯是个绝色的美人,她的容貌几乎与自己前世那个因车祸丧命的英国皇室戴妃差不多,绝对是个倾倒众生的美人胚子。

  可就是这样一位美人,却一直受西纳汗特的冷落,以致于弗尔泰德出生后,便与蓝斯一起,被赶到了后院那个偏僻的小院里,名义上是蓝斯喜欢清静,实际上却是被西纳汗特打入了冷宫。甚至仆人也只有一个老头。

  龙啸云实在弄不明白:西纳汗特为什么要这样冷落蓝斯和弗尔泰德呢?这中间到底有什么蹊跷呢?貌似一个是绝色美人的妻子,一个是号称天才神童的儿子,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应该是被重点照顾地!

  “我的天,我梦中的女神!”见龙啸云发起呆来,布达拉尔再次拍了拍龙啸云的肩:“老五啊!先不说这些了,你先吃饭吧!嗯,还有纳兰莎丝小姐,你也别光愣着,千万别客气,你是俺家老五的女友,那自然也就是我布达拉尔的朋友了。朋友之间可不用有什么拘束哦!”

  然而,布达拉尔今天注定是碰壁一定会碰出鼻血地。他的这一翻热情,仍是被纳兰莎丝报以冷漠。纳兰莎丝对布达拉尔的招呼丝毫未曾理会,只是冷冷地坐在一边,别说动筷,甚至连桌上的饭菜也没瞄上一眼。

  “呃!丝丝!你怎么了,怎么不吃饭?”见白捡老婆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龙啸云心里实在不好受,连忙问了起来。

  “没什么,我有点不舒服。你吃吧!”纳兰莎丝望望满脸关切的龙啸云,樱唇微微抽搐了一下,这才轻轻摇头:“我想休息一下。”

  “哦!纳兰莎丝小姐身体不适啊!”布达拉尔不愧是属厚脸皮的,纳兰莎丝越冷漠,他倒是越热情:“那好,我马上叫人收拾一个干净的帐蓬,让纳兰莎丝小姐休息。”

  说着,布达拉尔便吩咐起了站在一边的仆人。

  听白捡老婆说身体不好要去休息,龙啸云那里放心。也不管布达拉尔和仆人异样的目光,跟在白捡老婆的屁股后面就走。两人跟着仆人来到旁边的一个帐蓬里,布达拉尔这个花丛老手倒是识趣地没跟来。等仆人一出去,龙啸云那里还忍得住:“丝丝,你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说着,就伸手去拥纳兰莎丝,想给白捡老婆查一下身体。然而,龙啸云的手刚触到纳兰莎丝,纳兰莎丝却象是受了惊的兔子,一下子闪了开去。纳兰莎丝一步步退向帐蓬的角落,浑身颤抖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望着满脸悲切,眼眶里擎满泪水的白捡老婆,龙啸云心中一痛。看白捡老婆的情形,象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她这是怎么了?

  “丝丝!我是弗尔泰德啊!”龙啸云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啊,我的丝丝!”

  OO:狐狸对兄弟们说声抱歉,昨天电脑突然黑屏,然后系统就瘫痪了,今天才找人弄好.可怜俺所有的文档全部格式化了,原本的十多万存稿都没了.哭……,所以影响了更新的速度,请各位兄弟姐妹原谅,狐狸会努力更新的,唉,天啊,我梦中的女神,为什么要这样惩罚俺啊!

   【LM小说网:s.lmz8.cn】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