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168章 冷战?(九千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猫扑中文 )    容太太往后靠着沙发的椅背,这样坐着更舒服一点,她笑道:“不错,这个就是文初晓的初恋情人,她之前那样作死,想让华宸与她离婚,就是还忘不了这个男人。”

    “诗彤,这可是妈打听到的,沈烨现在重新开了一间装修公司,这个周末就会开业,妈故意把文初晓生病的消息发给他,他收到后果然心急地去找文初晓了,你再下翻看那些相片。”

    容太太很满意自己拍到的照片。

    现在沈烨开公司,他的公司招牌上还留着他的联系电话,故而容太太轻而易举地把信息发到沈烨的手机上。

    容诗彤愣了一下,“文初晓生病了?”

    她怎么没有听说过?

    “不是她,我是骗沈烨的,是小宇发烧。”容太太解释,“我上午恰好去医院看望我一位朋友,她生病住院了,无意中看到了文初晓和华宸带着小宇在医院,他们并没有发现我。”

    “小宇发烧了?”

    容诗彤一脸的关心,“他现在退烧了吗?”

    容太太立即不满地点了下女儿的额,说她:“你这么关心干嘛,又不是你亲生的,那两个小兔崽子,枉你那么疼爱他们,结果呢?现在人家只知道他们的妈妈,哪里还记得你这个姨姨,真是白眼狼。”

    听到小宇发烧,容诗彤还是心疼的,不过被母亲这样一说,她的关心慢慢地就冷却。母亲说得对,两个孩子又不是她亲生的,她对他们再好,她都无法取代文初晓,文初晓始终是他们的母亲。

    容诗彤继续翻看着相片。

    容太太在发了信息给沈烨后,就一直跟踪着沈烨,沈烨的一举一动都被她拍下来。

    放下手里的杯子,容太太倾过身子来,拿过手机亲自翻阅着那些相片,对女儿说:“诗彤,我们就把文初晓与沈烨见面的镜头洗晒出来,再以匿名的形式寄到华家大宅去。华宸当时在场,寄给他是没有用的,寄到大宅里去,你林阿姨看到了肯定会生气。”

    “其实你林阿姨并不是说喜欢文初晓这个儿媳妇,她是特别心疼儿子的母亲,只要华宸过得好,她就会接纳文初晓的。只要让她知道文初晓还和沈烨藕断丝连,她和文初晓的婆媳关系就好不了。”

    容诗彤蹙了蹙眉,“妈,这样不好吧,华宸能查出来的,他要是查出来了,绝对不会饶过我们。”

    容太太瞪了女儿一眼,“都说了用匿名,他怎么查?你以为他是神仙呀,神仙也有算不到的事呢。就按妈说的去做,妈现在就把这些相片发到你手机上,你抽空去晒,或者让妈去晒,由妈去寄,诗彤,反正这口气,妈是咽不下去的。”

    “你说你为了华宸浪费了几年的青春,付出那么多,到头来一场空,你就不生气吗?不恨初晓吗?妈连你林阿姨都怨,当年说好了要做儿女亲家的,结果她和文家结了亲,背叛了我们的约定。”容太太现在提及林芝凤都是一脸的愤恨。

    听着母亲的教唆,容诗彤静静地看着母亲。

    她怎么不恨文初晓?

    可是,恨文初晓就要做这些卑鄙的事情吗?墨越劝过她,常长欢也劝过她,连华劲都明里暗里地提醒她,华宸并不属于她。

    哪怕没有文初晓的出现,华宸都不属于她。

    因为,是她先认识华宸的,华宸要是喜欢她,早就喜欢了。

    所以,说到底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妈,你把所有相片都转发到我的手机里,然后你把你手机里的相片删除,免得被林阿姨发现,影响了你们的友情。”容诗彤敛回了视线,一边对母亲说道,一边把母亲拍到的相片适数转到自己的手机上。

    容太太不疑有他,想着母女同心,等她转发完了,放任她把自己手机里的相片全删了。

    “诗彤,沈烨既然回来找文初晓了,你一定要好好地利用沈烨,华宸就算对文初晓再好,再包容,都无法忍受自己的太太婚后还和前男友藕断丝连的。”

    容太太教唆着女儿要好好地利用沈烨。

    “妈,我知道了,我也恨文初晓,不想让她好过的,我在华宸身上付出那么多,她却轻轻松松地就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容诗彤说得咬牙切齿的。

    容太太很满意女儿对文初晓的恨意。

    她觉得女儿就该恨着文初晓,如果不是文初晓的出现,女儿一定能嫁给华宸的。

    母女俩骂了一会儿文初晓,容诗彤借口说自己还有很多公事要处理,容太太便说道:“诗彤,那你先忙,妈回去了,记得妈说过的话。”

    容太太提醒着女儿要把相片晒出来,然后寄到华家大宅去,就算不能让林芝凤暴怒,被华家大房的人知道了,周雪绝对会拿着这件事做文章的。

    她等着华家大宅内乱,到时候林芝凤就会后悔背叛了她们之间的承诺。

    其实,林芝凤当年并没有向容太太承诺过什么,容太太发现女儿对华宸一见钟情,她自己也特别的欣赏华宸,初见到长大成人的华宸时,容太太都恨不得自己年轻个十几岁,这样自己都会去倒追华宸。

    为了女儿,也看中华家的财富及地位,所以她向林芝凤提出做儿女亲家,林芝凤没有拒绝,但没有承诺说一定能让华宸娶容诗彤,两个年轻人更没有订婚之类的,一切不过是两位当妈妈的口头话。

    但是容太太偏执地认为是林芝凤背叛了两个人之间的承诺,偏执地认为是华家和文初晓对不起她母女俩,就算华宸和文初晓结婚生子了,容太太都偏执地要女儿去抢回华宸。

    “妈,我知道的。”

    容诗彤送母亲出去,一直送到电梯口,等到母亲进了电梯,她在电梯前站了片刻,才转身回到办公室里。

    她的手机还放在茶几上,她径直走过去,拿起手机就想打电话给文初晓,问问华宇的情况,发现文初晓换了号码,她又想打华家的家庭电话,在电话响了一下时,她却挂断了。

    还是下班时,亲自去看看吧。

    不管母亲说什么,不管两个孩子现在对她是什么样的反应,容诗彤曾经真的很喜欢那两个孩子,再说了孩子还太小,谁带她就与谁亲,文初晓改变之后对孩子更好,人家是母子,容诗彤觉得没有必要去嫉妒这些。

    至于母亲拍到的那些相片。

    容诗彤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内,反复地翻看着这些相片,面带犹豫,她是按照母亲所说的去做,还是把相片都删除?

    诗彤,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只要你放下华宸,以你的条件一定能找到更好更适合你的男人,这么多年来,你还没有看清华宸爱的人是谁吗?

    墨越和常长欢劝她的话,大同小异,常常在她的耳边回荡着,让她纠结万分。

    说她不恨文初晓,那是假的。

    但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及尊严,这么多年来,她抛弃了自尊及骄傲,一心一意地跟在华宸身边,得到了什么?她过生日,华宸最多就是请她吃顿饭,连根头发都舍不得送给她。

    文初晓过生日,华宸恨不得把天下至宝都买下来送给文初晓。

    爱与不爱,大方与吝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可以在其他事情上针对文初晓,例如参加宴会时,可以在宴会上为难文初晓,没必要做这种卑鄙的事。

    想清楚了之后,容诗彤便把从母亲手机上转发过来的所有相片,适数删除。

    容太太费尽心思拍来的相片,就这样被她女儿轻易毁掉。

    至于沈烨,容诗彤也不打算利用,只要沈烨还爱着文初晓,沈烨总会去找文初晓的,何须她去教唆?沈烨找文初晓的次数多了,总有一天会被华家大宅里的人知道。

    都说走多了夜路总会碰鬼。

    容诗彤就不相信文初晓永远那么好运。

    删除了那些对文初晓不利的相片后,容诗彤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从华天大酒店里出来,商无极满足地把车钥匙递增给凌熙,凌熙挑着眉,没好气地问:“干嘛?还想我送你回家呀?”

    商无极眸子深深地看着她,说道:“我刚才喝了酒,你是看到的,难不成你让我自己开车回去,就不怕我路上出车祸?”

    “我巴不得你出车祸。”

    商无极盯着她,半响才挤出两个字来:“阴毒!”

    凌熙冷哼了一声,一顿饭还真的坑了他几万元,她心情也好了很多,“我走了,你要么打的回去,要么就酒驾,交警会在路上等着接你的。”

    “你扎破我车胎,要赔偿我,你是现在给我钱,还是等我回家也扎你的车胎?”凌熙还记着自己的车被商无极破坏了。

    商无极慢腾腾地摸出了钱包,把钱包递给凌熙,懒洋洋地说:“诺,我全部身家都给你。”

    凌熙接过他的钱包,把里面的现金都掏了个精光,然后把钱包丢还给商无极,“谁要你的臭包。”

    商无极接住钱包,笑道:“真是个傻瓜,现金能有多少?里面那么多的银行卡,随便一张里的钱都给你花上一辈子了,居然也不知道要卡。”

    凌熙才懒得理他的笑,转身便走。

    “凌熙,我喝了两杯酒的,虽然不会醉,但头脑也有点发热,你真不送我一程?”商无极叫住她。

    凌熙头也不回,脚下更未停,嘴里回应着:“那是你的事,真出了车祸丢了命,我会给你上几支香的。”

    “真是毒呀!”

    被诅咒的商无极也不生气。

    凌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

    其实她的心软得很。

    “对了。”

    凌熙忽然停下来,扭头对商无极说道:“忘了恭喜你又要当哥哥啦。”

    商无极的笑意一下子就僵住。

    “等你弟弟或者妹妹满月时,记得请我去喝满月酒哈。”

    “凌熙!”

    商无极黑着脸咬牙切齿地叫她。

    凌熙却嘻嘻地笑着走了。

    容诗彤一直忙到傍晚下班了,她才去买了点水果,以及一些新玩具,然后带着这些东西驾车去了华家。

    文初晓搬“家”搬了一个下午,累死了。

    要不是搬一次,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房里那么多的东西,而且,百分之九十都是婚后华宸送给她的。

    也是这一次她把东西搬进华宸的房里,才知道华宸到底送了多少礼物给她,过去她不放在心上,现在着实被感动一番。

    明明以前她对华宸极其不好,但是华宸还是默默地讨好着她。

    累得摊坐在华宸房里的沙发上,文初晓揉着两条腿,看向窝在同一张沙发上玩的儿女,两个孩子也玩得不亦乐乎,在初晓搬东西的时候,他们也会跟着帮忙,当然了是帮倒忙,总是把东西弄得乱七八糟的,让大人们一顿收拾。

    要是换成以往的初晓,儿女们这样帮倒忙,她绝对会发飙,会把两个孩子丢出去。

    如今的她,倒是极度包容,不管儿女把她的东西丢在哪里,她都不会生气。

    “妈妈。”

    小咏不想玩了,滑下沙发走过来,然后爬上了文初晓的大腿,与妈妈面对面的,她用自己的小手摸摸她的小肚子,对文初晓说道:“妈妈,饿。”

    搂抱住女儿的小腰,文初晓忍不住亲亲女儿稚嫩的小脸,虽说两个孩子都像华宸多一点,不过女儿显得更加的好看。

    她还记得上辈子长到了六岁的女儿,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女孩,深得老师,同学们的喜爱,还有影视公司找来想让小咏拍电视和广告,当然是不可能的。

    华宸不会让女儿涉足娱乐圈,水太深。

    “饿了呀,那咱们打个电话给爸爸,问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好不好?”

    小咏猛点头。

    文初晓便拿来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华宸,玉姨在房门口敲门,等初晓望向她的时候,她恭敬地说道:“太太,容小姐来了,在外面等着,她听说少爷生病,想看看少爷。”

    容诗彤来了?

    “太太,先生说过容小姐要是过来,要征求太太的意见,太太要不要见容小姐?”

    “她是关心小宇,让她进来吧。”

    反正华宸还没有回来。

    文初晓已经不像刚重生那会害怕容诗彤抢走华宸了。

    华宸向她表白,他一直爱着她。

    想起华宸当初的表白,文初晓是真的很意外,上辈子,她恨极了华宸,这辈子却被华宸宠上天,原来华宸一直深爱着她。

    容诗彤进来时,文初晓已经带着两个孩子下了楼,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坐着,她看着容诗彤走过来,并未起身迎接,只是笑着打招呼。

    “姨姨。”

    “姨姨。”

    两个孩子见到容诗彤还是很开心的。

    容诗彤见华宸还没有回来,她有点失望也有点庆幸,如果华宸在家,两个孩子未必会亲近她。她都看出来了,是华宸不愿意孩子亲近她的,文初晓反而大方地让她和孩子保持着友好的关系。

    “坐吧。”文初晓脸上挂着微笑,请着容诗彤坐下。

    容诗彤客气地向她道谢,便在对面的那张沙发上坐下,两个孩子亲热地钻进她的怀里,容诗彤先是关心地摸了摸小宇的额,问着文初晓:“小宇现在没事了吧?”

    “嗯,退了烧,谢谢你的关心。”文初晓保持着大方得体的态度。

    玉姨奉上了香茗。

    容诗彤看了玉姨两眼,倒是没有说什么。

    文初晓和容诗彤是情敌,见了面就算没有剑拔弩张,也没有太多的话题可以说,容诗彤主要也是关心华宇,她和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

    “小宇,小咏,跟姨姨说再见。”

    两个孩子很听话地挥挥手。

    文初晓则是亲自送容诗彤出屋,容诗彤送来的东西,除了玩具,水果她还给容诗彤一半,嘴里说着客气的话:“容小姐,谢谢你来看小宇,下次来不用客气的,别买这么多东西过来。”

    说着,她把用袋子装着的大半袋水果递给了容诗彤。

    容诗彤停下来,定定地看着她。

    文初晓也是定定地回望她。

    片刻,容诗彤接过了那袋水果,笑道:“文初晓,你是真的像换了一个人,或者说,你恢复了你原来的性子。”作死的那个文初晓绝不是她的本性。

    文初晓笑笑,没有说话。

    “你不用送了,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容诗彤走了,不过在她走了十几步后,她又顿住,扭头对文初晓说道:“沈烨回来了,如果你是一心一意要跟华宸过日子的,该知道小心沈烨,别让有心人利用了。”

    文初晓有点意外容诗彤会提醒她。

    “谢谢,我会的。”

    容诗彤从文初晓的表情里看到了意外,她微微一笑,文初晓以为她容诗彤是那种喜欢背后算计人的小人吗?

    “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自己的敌人被别人打垮了,文初晓,我这样跟你说,并不是说我不会怨恨你。”

    “我知道,但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要说容诗彤不怨恨自己,文初晓是不相信的。

    容诗彤冷哼两声,转身走了。

    文初晓在屋门口站了片刻才回屋里去。

    看看时间,华宸怎么还没有回来?

    孩子饿了,她只得先照顾着两个孩子先吃。

    天色暗了下来,而且越来越暗。

    华宸还是没有回来?

    初晓自己都等得饿了,忍不住打电话给华宸,华宸很长时间才接听电话,他接听得较慢,又让文初晓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他去上班前打翻了醋坛子,也不知道现在消气了没有。

    记得上次他在她的房里看到她和沈烨过去的合影,他一言不发地去上班,她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也是很久才接听。

    “老公。”初晓先甜甜地叫着,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去软化冷硬的华宸。这也是她重生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华宸太爱她,只要她温柔小意的,华宸就算处于暴怒的边缘,也不会冲她发火。

    “嗯。”

    华宸低沉地嗯了一声,声音不冷不热的。

    果真还在吃醋。

    文初晓一听到他的回应,就猜到他心里还不爽,她颇为无奈,明明就在他眼皮底下做的事,他尽收眼底,竟然还要吃醋。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回来吃饭。”

    华宸答道:“不用等我,你先吃,我不回去吃饭。”

    “你要应酬?”

    他现在不带着孩子上班了,会恢复应酬也正常,文初晓表示理解。

    “我忙。”

    华宸只回答了两个字。

    文初晓哦了一声,“那我去吃饭了。下次不回来吃饭,提前告诉我。”免得她在家里一直等着他。

    华宸道歉:“我忙得昏头转向的,忽略了,对不起。”

    “没事,那你先忙,我去吃饭。”

    文初晓主动挂了电话,只是结束通话后,她的心往下坠,通话几分钟,华宸从头到尾都没有叫她的名字,也没有叫她老婆。

    这顿晚饭,文初晓独自己一个人吃,食不知味,菜里还有姜葱蒜,也没有人帮她挑掉,而且每道菜都放有姜葱蒜,她现在知道是华宸吩咐厨房里添加上去的,他喜欢帮她挑掉,说那是体贴她的一种表现。

    可是他不在身边的时候,她怎么办?

    那么多的姜葱蒜,她根本没有耐心去挑掉。

    最后,文初晓只吃了半碗的白饭,喝了一碗汤,菜,她全都不动。

    饭后,文初晓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散步,顺便去了一下婆婆家里,知道孙子感冒,林芝凤心疼不已,叮嘱初晓要好好地照顾孩子,暂时不要考虑上班的事。

    从婆家出来,初晓担心华宸回来看不到她,会四处寻找,便带着儿女回家。

    但是进家门后,并未看到华宸的专车,他还没有回来?

    文初晓的心揪得更紧了。

    到了晚上九点,华宸依旧未回,文初晓只得接替华宸以往的工作,帮两个孩子洗澡,然后冲奶粉给孩子们喝,穿上纸尿裤,哄着两个孩子入睡。

    可能是晚了点儿,以往她无法哄两个孩子入睡,今晚却被她哄住了。

    她没有把孩子抱到bb床去,因为她哄孩子入睡的时候,她自己也跟着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时,她感觉到有人凝视着她,那凝视太过熟悉,不用睁眼看也知道是华宸。

    华宸亲了亲她的脸,之后便走开了。

    初晓没有完全清醒,迷糊间知道华宸回来了,她便放心。

    一睡到天明,醒来时,初晓首先扭头看向身侧的人,只看到两颗小脑袋,并不见华宸。

    她看看时间,才七点。

    以为华宸去晨运了,初晓便轻手轻脚地起来,换过衣服,洗刷之后,她下楼去。

    “太太,早安。”

    “太太,早安。”

    初晓回以点头,随口问了玉姨一句:“先生晨运还没有回来?”

    玉姨答道:“太太,先生已经去上班了?”

    “去上班了?”

    文初晓赶紧看时间,她用来换衣服及洗刷的时间并不是特别的多,现在不过是七点多,华宸怎么就去上班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先生还未到七点就去上班了。”玉姨也觉得不正常,她担忧地看着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的太太。“太太,你没事吧?”

    是不是先生和太太吵架了?

    但看样子又不像。

    昨晚,先生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这也是极少见的事,因为先生特别的顾家,每天都是准时上下班,下班就回家的人。

    “我没事,我去吃点东西。”

    初晓稳住了心神。

    让初晓不安的是,华宸不仅仅是今天早出晚归,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是早出晚归。初晓醒来时,他已经出门,初晓睡着时,他才回来。

    他能看到初晓,初晓却看不到他。

    文初晓心里慌慌的,他那是什么意思呀?文初晓见不到早出晚归的华宸,心里发慌又委屈,只能打电话给凌熙,向凌熙诉屈。

    凌熙了解到前因后果后,不相信华宸会因为文初晓见沈烨这件事而冷落初晓,怎么说文初晓学着平静面对沈烨,那是一件好事,华宸当时吃吃飞醋可以,又不是傻瓜,他哪有不知道初晓这样做才是最好的。

    她只能安抚好友,华宸向来都忙,让文初晓不要胡思乱想。

    有凌熙的安抚,文初晓还是觉得心里慌,她觉得华宸就是因为那件事和她冷战的。

    晃眼间又到周末了。

    破天荒的,这个周六,华宸居然还去上班。

    她记得华氏集团每周都是双休的,周六日根本不用上班,华宸怎么还要回公司上班?难不成就他一个人?他可是华氏的当家总裁,在员工都双休的情况下,他独自回公司上什么班?加班?

    而且华宸在周六这天还是早早就出了门。

    文初晓为了见他一面,已经调好了闹钟的,打算在清晨六点起来,结果闹钟一直不响,等她自然醒来,华宸早就去上班,而闹钟被华宸关掉了。

    怪不得她总是听不到闹钟响。

    初晓决定亲自去公司找华宸,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因为她学着平静面对沈烨,他就这样跟她冷战?

    用过了早餐,又喂过孩子后,初晓把两个孩子送到婆家。

    林芝凤刚遛完狗回来,听说儿媳妇带着孙子女过来了,她把宠物狗交给佣人照料,她洗过手后才进的屋。

    “奶奶。”

    “奶奶。”

    两个孩子欢喜地跑出来。

    林芝凤当即笑眯眯的,把两个孩子都抱起来,文初晓担心婆婆会累,连忙上前把儿子从婆婆手里抱过来,轻声说:“妈,别同时抱着他们俩,会累的。”

    “没事,妈还没有老得抱不动他们。怎么就你带着孩子过来?华宸呢?今天不是周六吗?你们一家四口也该出去玩玩,可以去我们家山庄,也可以带孩子去儿童公园,海洋世界或者野生动物园呀。”

    林芝凤一边和文初晓说着话,一边抱着小咏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文初晓抱着儿子跟着婆婆走,在婆婆坐下后,她把小宇放下,犹豫了一下,最终把过来的目的告诉了婆婆:“妈,华宸去上班了,我想去公司看看他,不想带小宇和小咏去,所以,想麻烦妈帮忙照看一下孩子。”

    家里有保姆,有那么多佣人,文初晓还是把孩子送过来给婆婆照看,是在讨好婆婆。她知道婆婆视两个孩子为眼珠子,也很想照料两个孩子,不过华宸说过孩子由他亲自带着,亲自管教,谁都不能插手。

    她主动把两个孩子送过来给婆婆照料,哪怕是半天时间,婆婆也会满心欢喜的,婆婆开心了便能缓解她们的婆媳关系。

    闻言,林芝凤错愕地望向初晓,满脸的不解,“今天不是周六吗?难道我记错了日子,华宸还要上班?华劲仅是子公司的经理,他今天都在家里,华宸这个大总裁居然上班?”

    文初晓笑得有点苦涩,“但是华宸就是去上班了呀。”

    她和两个孩子已经有一周的时间没有见到华宸的面了。

    文初晓就是想去公司里找华宸谈谈,不喜欢他这种冷战方式,怕会引起争吵,故而她不想带着孩子去,免得吓到了两个孩子。

    在这一周里,华宸更是没有碰她一下,这不是冷战是什么?

    摊上一个醋劲大,又不喜欢多说话的老公,文初晓心里苦呀。

    林芝凤细细地端详着初晓的表情,问:“你们夫妻俩吵架了?”按理说那是不可能的,她儿子可把文初晓宠上了天,怎么舍得和初晓吵架?

    “妈,我没有吵架,可能是公司里太忙,华宸才会加班的吧。”文初晓扯出一抹笑,只是那笑太虚了,林芝凤一眼就能看出她心事重重。

    她这个借口在林芝凤这里也站不住脚。

    虽说打理公司的人是华宸,林芝凤对于华氏的运作又不是一无所知。不过林芝凤没有往深里问,那是儿子媳妇的私人问题,她当母亲当婆婆的,没必要事事追问,留给孩子们自己处理吧。

    “行,小宇和小咏留在这里我照顾着,你去公司看看吧,跟华宸说,别太累,身体要紧。”

    婆婆的识趣及明理让文初晓感激,她差点就要委屈的扎入婆婆的怀里哭一场,是她极力忍住了。

    华宸无声无息地与她进行冷战,可她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华宸的做法也颠覆了初晓对他的看法。

    “嗯。”

    文初晓应了一声,她摸摸儿子的头,弯下腰去叮嘱着儿子:“小宇,妈妈有点事要外出一趟,你和妹妹在这里跟着奶奶,你是做哥哥的,要看好妹妹,陪着妹妹玩,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林芝凤把孙子拉过来,抱起置放在自己的身侧,对初晓说道:“初晓,你别担心他们,你爸还在家里,有我和你爸一起照顾,又有那么多的佣人,没事的,你去找华宸吧,好好地劝劝他别太累。”

    她最后一句话是别有深意的。

    意思是让文初晓与华宸好好地谈一谈。

    不管夫妻间发生了什么事,彼此间有什么心结,开诚布公地说,还有什么矛盾是解决不了的?

    “嗯。”

    文初晓又嗯了一声,深深地看了儿女一眼,便转身离开。

    “妈妈。”

    两个小家伙见妈妈要走,都冲着文初晓的背影叫妈妈。

    文初晓扭头挤出笑容:“妈妈很快会回来的。”

    “妈妈,爸爸爸爸。”

    小咏断断续续地叫着,意思是她很想爸爸。

    文初晓误以为华宸来了,飞快地转过头去看,眼前什么人都没有,她又快步地走出屋外,到处张望,寻找着华宸的身影,别说是华宸了,连华宸的车子都没有看到。

    他极少会步行过来,没有看到他的车子,就代表他没有出现。

    文初晓满满的失落,这种被冷战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文初晓着急的举动落在林芝凤的眼里,她揽紧了两个孩子,叹着气,自言自语着:“这才过了一个月的安稳日子,又要起波澜了吗?”

    这一次,貌似是他儿子的问题呢。

    唉!

    这对小夫妻往日看着恩恩爱爱的,怎么闹起矛盾来,那样的让人担忧,华宸在周六都跑回公司上班,那是怎样的矛盾才让他借着工作来避开文初晓?

    文初晓站在大宅的院子里,环望了四周,确定华宸真的没有过来,她才失望地步行走出大宅。

    过来的时候,她故意带着两个孩子步行,就是想着拖长时间,盼着华宸知道她带孩子回大宅,会紧急地去大宅接他们。

    结果,她失望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文初晓的心情特别的低落。

    “叭叭——”

    后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

    很快便有一辆车子缓缓地驶到了初晓的身边,对方放慢车速,按下了车窗,文初晓看到了对方,那是华劲。

    文初晓和华劲的叔嫂关系也是极差的,看到对方,她连打声招呼的心情都没有。不过华劲却和她打招呼,他一身的黑色西装,还系着领带,看样子是要出去见什么人,否则不会这般正儿八经的。

    “去哪?怎么不开车?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华劲好脾气地问着。

    文初晓停下来,看向他。

    华劲在她停下时也把车子停下,车窗完全按了下来,探出头来,再次问:“你要去哪里?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他说话的时候微眯着眼睛看着文初晓,初晓特别的不喜欢他这样的眼神,就算他脸上充满了阳光,她也觉得他很阴险。

    ------题外话------

    (ps,大家说华宸早出晚归真的是和初晓冷战吗?不是冷战又是为了什么?猜中的有奖!)

    猫扑中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