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194章 吓昏(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猫扑中文 )    听了墨越的话,雨桐脸色白了白,墨越一见她脸色变白,心疼至极,伸手就想摸摸她的脸,雨桐自然是赶紧避让,这一避让,慌乱之下,雨桐连人带车都翻倒在地上。

    “丫头。”

    墨越心疼地要扶起雨桐,没想到雨桐又像清晨那般,在他伸手来要扶她时,她吓得拼命地挥舞着双手,拍开他伸来的大手,人更是顾不得跌痛了,白着一张脸就往后退。

    车子翻在地上还没有被扶起来,雨桐这样坐在地上往后退,自是碰到了车子。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慌乱地爬起来转身就要跑,脚下被电瓶车绊到,整个人又往前扑倒,狠狠地扑摔在地上。

    墨越更痛。

    她的害怕,她的躲避,她的慌与乱,就像巴掌似的,一巴掌一巴掌地往他的脸上打来。

    不管她表现得多么淡冷,只要他伸出手了,她的淡冷就会崩溃,取而代之的是害怕。

    过去,他到底带给她多少的伤害,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雨桐这一次摔倒在地上,摔得特别痛,四肢都擦伤了。特别是手掌心,擦损了皮还在往外渗着血丝,膝盖上传来的痛,让她几乎爬不起来。

    不过也不用她爬起来,墨越动作比她快,过来把她扶抱起来。

    “越哥哥,我没事,你放开我,我不跟你回去,我不会回去的。”墨越的扶抱让雨桐更加的害怕,哪怕此刻的墨越表现得温柔又满脸心疼,可她的脑海里闪过的都是过去他对她不好的画面。

    记得第一次,他暴怒地要把她锁在他的房里,她吓坏了,拼命挣扎,咬了他一口后,总算跑出来,她没命地往楼下跑去,往屋外跑去。

    他自是追赶。

    她跑不过他,又在院子里摔倒,当时摔得也是很痛,像如今一样。

    他追过来,一把将她捞抱起来,也不察看她是否受伤,抱着她就往屋里回。

    爷爷当时不在家,老管家想帮她,被他粗暴地格推开,差点推倒老管家。

    他粗暴,又蛮不讲理地把她杠抱回房,扔在他的大床上,他像头暴怒的狮子站在床前,俯瞪着她的眼神,她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害怕。

    那是要把她撕了的眼神。

    虽说,那一次,他没有扒光她的衣服,但却蹂躏她的唇,把她的唇瓣都咬破了。

    雨桐特别的害怕,他明明说不会娶她,不爱她,可是每次发怒,都喜欢强吻她,有时候还在她身上乱捏,捏得她很痛,也觉得屈辱。

    在他眼里,她到底是什么?

    逃离他身边五年,前两三年的时候,她夜晚总会做恶梦,惊常自恶梦中哭醒,有段时间程灵灵陪着她睡,免得她半夜哭醒没有人安慰。

    墨越是带给过她快乐,两个人的确是算得上青梅竹马,但墨越带给她更多的却是伤害。

    “丫头!”

    雨桐过激的反应让墨越心如刀绞,他用力地把她勒入他的怀里,双臂如铁,紧紧地搂住她颤抖害怕的身体。

    雨桐是幼儿园老师,她离园的时间是孩子们都被家长接走之后,故而此刻幼儿园门口很安静,不像两个小时前那般热闹。

    也是人少了,没有太多人看到墨越和雨桐的举动,更没有人围观,偶尔有人路过,也只是好奇地多看几眼。幼儿园的保安见雨桐连人带车翻倒了,本想过来帮她扶起车子的,却见墨越把雨桐搂入了怀里,保安识趣地往回走,不再往前凑。

    心里却在猜测着,与海老师纠缠着的男人是海老师的男朋友吗?海老师在这所幼儿园里工作几年了,都没有听说过她有男朋友。

    被墨越勒紧在怀里,雨桐自是挣扎,只是挣不脱墨越那有力的双臂。

    她便用手在墨越的腰肢拧他,使劲地拧。

    痛得墨越直呲牙,可他还是不放手,怕自己一放手,她又跑了。

    主要是他受不了她对他的畏惧,活像他是猛虎,会把她生吃了似的。

    雨桐使劲地拧他的腰,手能摸到的地方,她都使劲拧,恨不得从墨越身上拧下一块块肉来。可是墨越默默地承受着这种痛,反倒是雨桐拧得次数多了,又是使劲儿,她累了,双手无力地垂落在他的身侧。

    如果翻开墨越的衣服,便能看到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察觉到雨桐无力再挣扎,墨越略略地松了力道,低首,柔声哄道:“丫头,别怕,我不会再伤害你的。”

    雨桐想说这句话他说过无数次了。

    话到嘴边,她却只字说不出来,眼里充满了惶恐。

    墨越心里痛,他弯腰抱起雨桐,雨桐当即又挣扎起来,颤着声音:“墨越,求求你放了我吧。”

    他既不爱她,何苦这样折磨她?

    怎么说都是一起长大的,没有爱情,也有亲情呀,他这样折磨她,就一点都不心疼的吗?以前,他也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带她出门玩耍时,谁敢欺负她,他都会帮她出气。

    别人都说,她又不是墨越的亲妹妹,墨越待她比亲妹妹还真。

    当别人知道她是墨越的童养媳时,便取笑她,说什么怪不得墨越对她这么好,原来她是墨越的小媳妇儿。

    墨越脸色也变了,变得和雨桐的一样苍白。

    但他没有放手,不顾雨桐的挣扎,硬是把她抱到他的车前,拉开了车门把她塞上车,雨桐想下车,被他死死地按住,雨桐咬他的手腕,他吃痛,却不松劲。

    雨桐把他的手腕都咬出了血。

    尝到血腥的味道,雨桐松开了嘴,才仰眸,他的身子却压进来,把她压在车椅背上,随即他的吻铺天盖地而来。

    雨桐的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些让她害怕的画面,特别是逃离他身边之前发生的一幕,更是让她胆颤心惊,她头一歪,竟然吓昏了过去。

    墨越也是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感情,控制不住那潮水一般涌来的思念,忍不住就吻了她。

    天知道,他有多么的想念她,想念她甜美的味道。

    过去,他那是自相矛盾,既说不爱她,又对她的甜美上了瘾。既要把她推给其他男人,看到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哪怕是说几句话,他又会火冒三丈,把她拖回家里,对她各种指责辱骂。

    当她哭时,他又会变脸,各种哄。

    那几年,墨越觉得自己已经人格分裂了。

    “丫头,丫头。”

    雨桐被吓得昏过去,可把墨越吓坏了,他怎么都想不到雨桐怕他会怕成这般。他慌乱地轻拍着雨桐的脸,又掐雨桐的人中。

    “丫头,丫头。”

    雨桐是急怒攻心再加上对墨越的害怕,才会昏了过去。被墨越猛掐人中,她很快便悠悠醒转,睁开眼看到墨越近在咫尺的俊颜,那脸上满是悔与恨,她怔怔地落了泪。

    她的泪灼痛了墨越的心。

    他慢慢地松开了手,人也往车外退出,转身便走。

    很快,他推着雨桐那车电瓶车过来了,他把电瓶车停在一旁,然后再探身入车内把雨桐扶抱出车外,待雨桐站稳了,他松开手,后退两步与雨桐保持着距离,免得再把她吓昏过去。

    心心念念的人儿找到了,但她畏他如虎,他的近身,居然能把她吓昏,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墨越心痛的?

    “丫头。”

    墨越声音变得嘶哑,他看着雨桐,嘶哑地说道:“丫头,刚才,对不起,是我一时没有控制住,是我的错,你别怕。你的车,我帮你推过来了,骑着你的车,你走吧,越哥哥不勉强你跟我回家的。”

    雨桐用着充满防备的眼神看着他。

    墨越见她一副害怕又不相信他的样子,他涩涩地笑,“丫头,越哥哥说到做到,不会再勉强你。”

    说着,他绕过了车身,走回到驾驶座旁,这样他与雨桐之间便隔着了一辆车子。

    雨桐见状,赶紧上前扶住自己的电瓶车,跨上电瓶车后,扭动了钥匙赶紧往前跑。

    她骑电瓶车一向不会太快,最多就是开到30时速,这一次,她却一下子开到了最快。

    墨越看着她逃命似的逃跑,一颗心痛得无法形容。

    他站在车子旁边,怔怔地看着她远去。

    其实,他真的不想放她这样走了,但她畏他如虎,他只能放她走,免得把她吓坏。

    腰上被她狠命地拧过的地方,还在隐隐生痛,手腕上被她咬伤的地方,还在往外渗着血珠,这些痛远远不及心里的痛。从见到雨桐开始,墨越的心就被凌迟着,刽子手不急着要他的命,而是一刀一刀地剜割着他的肉,让他痛彻心扉。

    他不怪雨桐这个刽子手,只怪自己过去太傻。

    他爱她。

    却伤她如斯。

    他爱她。

    却说不会娶她,不承认她是自己的未婚妻,还说不爱她。

    现实给他狠狠几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

    雨桐回到自己的租房里,赶紧躲进房里,关上了房门,之后靠着房门缓缓地坐在地上,怔忡片刻后,她抱着双膝呜呜地哭泣。

    过了五年清静的日子,随着与他的重逢再遇,被打碎了。

    今后,她怕是再也无法过清静的日子了。

    她与他之间,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结束?

    猫扑中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