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341章 不同的结果(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做,面对的人也不一样时,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商无极送一车鞋给凌熙,他说的一句话便让他的举动变成了温馨的,深情的。

    但墨越在傍晚的时候,准备了一车的鞋子在雨桐的租房楼下等到雨桐下班回来时,结果却不理想。

    雨桐在见到墨越的车子停在老地方等着她,她已经习以为常了,也没有了最初的惧意,墨越是不会放过她的,既然无法摆脱他,那她只有坦然面对了。

    只是,那辆小货车停在那里是做什么的?

    “丫头。”

    墨越走过来。

    雨桐把车停在车库门口,背对着墨越,开着车库的门,墨越抢过来帮她推车,讨好地说:“丫头,我帮你。”

    “谢谢。”

    墨越要帮,雨桐没有阻止他,由着他帮着她把她的电瓶车推进去停放好。现在还早,车库里挺空的。墨越把车子停好后,雨桐走过去,嘴里说道:“我的车没有电了,需要充电,否则明天都无法使用。”

    她从楼上拉了一条长线下来,插头的一端在她的房间,另一端便在车库里,需要充上多少小时才会满电,她心里有数,只要时间到了,她就会在房里把插头拔掉,避免充电器起火。

    听说过有人的电瓶车充电时间过长起火的。

    墨越看着她把充电器插好,头有点晕晕的,他在发烧,但他没有去看医生,想着忍一忍,先讨好丫头的欢心再说。

    “丫头,我送辆车给你好不好?”

    “不用,我的车技不太好,你是知道的,多年不开车,现在让我开车,也不熟练了。”雨桐淡冷地拒绝,转身的时候,发现他的脸色泛红,红得有点不正常,她蹙眉,问他:“既然热,就不要穿着西装了。”

    墨越抹一把脸,没有流汗呀。

    如果流汗的话,他也不会发烧了。

    两个从车库里出来,墨越就迫不及待地指着那辆小货车对雨桐说道:“丫头,这是我送给你的,你看看喜不喜欢,合不合穿?”

    “什么东西?墨越,我不需要,你别浪费钱。”

    不知不觉间,雨桐已经改变了对墨越的称呼,不再叫墨越做“越哥哥”,在她心里,她也没有把他当哥哥来看待的,两个人是未婚夫妻

    “我已经付了钱的,你要是不收下,那才是真的浪费钱呢。”墨越硬是把雨桐拉到小货车前,让小货车司机打开了车门,他拿下一只盒子,帮雨桐打开。

    雨桐见到满车都是一盒一盒的东西,正好奇是什么呢,待到墨越打开盒子时,她看到居然是鞋,她的脸色微变,看着墨越,指着一小货车的鞋子,问墨越:“这就是人你准备要送给我的?”

    墨越点头,期盼地问她:“丫头,你喜欢吗?我都是按照你的码数买的,跑了十几间鞋店,才买到这么多。”

    雨桐看着他不说话。

    他想让她走,与她分手,可以直说,没必要送一车鞋来暗示她。

    “丫丫。”

    程灵灵下班回来,见到两个人在楼下,她快步过来,见墨越两手捧着鞋盒子,期待地望着雨桐,而雨桐看墨越的眼神却是复杂的。

    程灵灵再看看那辆小货车,车门开着,她能看到车上的都是鞋盒子,她还以为这辆小货车是走街串巷的鞋贩呢,问了司机一句:“你这些鞋多少钱一双?”

    司机指指墨越,答道:“我不是卖鞋的,我是帮他送货的。”

    程灵灵恍然,好笑地从墨越地手里拿过那双鞋子看了看,然后拎起鞋带,抖了抖,说墨越:“墨先生,你送这么多鞋给丫丫是什么意思?平时对丫丫是死缠烂打,丫丫要与你分手,你死都不肯答应,怎么现在送一车鞋子给丫丫,暗示她你要与她分手?”

    墨越错愕,“送鞋是分手的意思?”

    商无极不是说他送了一车鞋子给凌熙,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吗?他可是按照商无极所说的来做的,没理由商无极做了,就能博得凌熙欢心,他做了,却让丫头以为他是想与她分手。

    程灵灵讽刺他:“看来智商高的人,情商不一定高,墨先生便是最好的例子。”情商简直就是负数。

    “丫丫,咱们走。”

    程灵灵拉着不说话的雨桐就要上楼去。

    “丫头。”

    墨越急了,赶紧挡在两个人的面前,着急地解释:“丫头,我不知道送鞋就是分手的意思,我绝对不是想和你撇清关系,不是让你离开我,我做梦都想你回到我的身边,怎么可能会让你离开我呀,我是真的不知道送鞋的含义。”

    该死的商无极居然坑他!

    他不会放过商无极的!

    送鞋的含义其实很多种的,就看送鞋的人会不会说话了。

    商无极会说话,凌熙自是被感动,展颜而笑。

    墨越不会说话,雨桐便是误会。

    “灵灵,帮我的忙,把那些鞋子都拿上楼去。”雨桐轻轻地甩开了灵灵的手,也不看墨越,转身便走,打算收下墨越送给她的一车鞋。

    与他撇清关系,正是她所想,既然他做了这样的举动,她接受便是。

    “丫头,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些鞋,你别收了,我,我”墨越着急,他昨晚宿醉得厉害,今天虽然请了一天假没有去上班,可是头还是很痛,到了下午更是发烧。

    他一心想着讨好雨桐,发烧了也没有看医生,头重脚轻的,忍着不适,结果讨好反成了误会。

    他心急地阻止雨桐去搬鞋,却觉得头晕得厉害,丫头居然会分身,分成了好几个呢,他还觉得天地都在转动着,他分不清天在上还是地在上了。

    眼前一黑,墨越高大的身子往前栽去。

    咚一声响。

    他栽倒在地上。

    抱了几个鞋盒子的雨桐听到响动,扭头一看,怀里的几个鞋盒子瞬间滑落在地上,她慌张地上前,蹲下身去扶起墨越,连连地叫着:“墨越,墨越,你怎么啦?”

    程灵灵也傻了眼,反应过来后,连忙上前帮着雨桐把墨越扶站起来,两个人都触碰到墨越的肌肤,发现他浑身滚烫,雨桐摸一下他的额,“好烫!他在发高烧。”

    “那赶紧送医院呀,烧到晕厥,会烧成傻子的。”程灵灵让雨桐把墨越的车钥匙摸出来,她跑过去把车门打开,再折回来帮着雨桐把昏迷的墨越扶上车。

    墨越高大,身子沉,两个女人扶得挺吃力的,好在货车司机搭了把手,帮了一把,才把墨越弄上车去。

    程灵灵开车,雨桐扶着墨越坐在车后座。

    一路上,雨桐不停地催着灵灵:“再快点,灵灵再快点呀。”

    程灵灵说道:“已经很快了,我都连闯了几次红灯,车子是他的,到时候他的驾驶照都会被吊销。”

    雨桐现在不管墨越的驾驶照会不会被吊销,只想快点把墨越送到医院去。担心的同时,心里又恼极他,苦肉计,他这是在使用苦肉计吧。上次他跪榴莲皮,她是心疼,但她忍住了,没有帮她求情,留他跪了一个晚上的榴莲皮。

    现在,他居然发高烧也不去医院,存心在她面前晕倒,好让她心软吗?

    墨越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病床上,一边手输着点滴。

    他的头扭头着,想在病房里找到雨桐,却只看到程灵灵坐在不远处玩着手机。

    “丫头呢?”

    墨越问着程灵灵。

    程灵灵是用手机看,看得入迷时,冷不丁听到墨越的问话,她才知道墨越醒了。

    她起身走过来,站在床前,本来想摸摸墨越的额,看看他是否退了烧,墨越阴阴地瞪着她,一副她要是敢碰他一下,他就剁了她的手似的。

    程灵灵只得作罢,嘴里说道:“丫丫去帮你拿药了。”

    说着,她转身走开,很快又回来,手里多了一根体温计,她把体温计递给墨越,“你自己探探热,看看退烧了没有。”

    墨越接过体温计,自床上坐起来,自己把体温计夹到腋下,再问:“丫头去了多久,你去看看她。”

    “她拜托我在这里看着你,她估计还会出去帮你买点吃的吧。”程灵灵对墨越的态度不好,在墨越夹好了体温计后,她回到刚才的那张椅子前坐下,继续用手机看她的。

    “程灵灵。”

    程灵灵头都不抬,“墨先生有话就说。”

    墨越正想说话,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雨桐一边手拿着他的药袋子,一边手拎着一只大袋子,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两份快餐,还有一份不知道是汤还是粥。

    “丫丫,你回来啦,我都饿死了。”程灵灵收起了手机,起身迎向雨桐,从她手里接过了袋子,雨桐见墨越己醒,先走过来,用手摸着墨越的额,还是烫手,不过比起昏迷前要好一点,说明他开始退烧了。

    雨桐把药袋子给了墨越,“按照说明吃。我帮你打包了一碗瘦肉粥,你先吃粥,吃了粥再吃药,医生说要吃药打针一起来,退烧才快。”

    墨越温顺地应着:“好。”

    等程灵灵拿走她那份快餐后,雨桐再去把墨越的瘦肉粥端过来,见墨越一边手吊着点滴,她便把粥放在床头柜上,“你自己慢慢吃,还很烫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