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460章 整治(7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从来没有试过关机的酒吧,我都一间一间去找过,问过,都说没有看到他,初晓,你说他去了哪里?”

    凌熙松开了初晓,“那么多人都在找他,竟然都找不到,他到底去哪里了?”

    “凌熙,你冷静地想一想,还有什么地方,是他会去,你又没有找过的?”初晓握着好友的手,“他心情不好时会去哪里?”

    “他心情不好是总是铠斯酒店的顶楼喝酒,但我去找过了,他不在。他他会不会去了那里?”凌熙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是他们都没有找过的。

    初晓连忙问:“什么地方?”

    “墓园。他与亡母的母子之情深,他母亲的亡故是他心底的最痛,怨恨父亲也是因为他的母亲,他极有可能去墓园看他的母亲了。”

    凌熙说完,转身就跑,飞快地跑回到自己的车子前,拉开车门迅速地上车,很快就把车子开动,往墓园而去。

    “凌熙这么晚了,那地方”初晓的话都没有说完,凌熙已经远去。

    墓园在郊外,也较为位偏僻,白天,去墓园都会觉得阴阴的,让人心里发毛,更不要说晚上了。

    初晓不放心凌熙独自去墓园,她要跟着去,华宸自然是陪着她,同时华宸又让人问到了商晴的联系电话,从商晴的嘴里知道了商太太的墓大概在什么位置,这样他们去了墓园,找起来就容易些。

    商晴告诉父兄,大哥有可能去了墓园,于是,商家父子三人也匆匆地赶去墓园。

    等一行人前前后后赶到墓园的时候,已经是零时了。

    好在今晚月光明洁,又知道了商太太的墓地位置,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商太太的墓,然后就看到了商无极靠着亡母的墓碑睡着了,在他面前的地面上放着几瓶酒,酒瓶里空空如也,酒水都被他喝光了。

    他估计是下午过来的,喝醉后就睡着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因为他坐靠着墓碑而睡,守墓的人并没有发现他。

    看到商无极后,凌熙上前就抽了他一巴掌。

    醉睡了一个下午兼半个晚上,商无极被凌熙这样一抽,脸上吃痛,猛地醒来,睁开眼借着月光看到凌熙在自己眼前,他眨了眨眼,又揉揉眼,他怎么没有梦到母亲,却梦到了凌熙?

    不对,还有很多人呢。

    “商无极,你个混蛋,叫你关机,叫你关机,把我吓死了,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长时间吗?”凌熙把他抽醒了,又抡起粉拳捶打着他。

    她被他吓得不轻,以为他出事了。

    结果他跑到亡母墓前喝醉,醉了就在这里睡,却害得担心他的人为了找他,撇下所有事情,到处找他,差点把a市都挖地三尺了。

    商无极反应过来,一把搂住了凌熙,什么话也不说,就是发狠地搂着她。

    凌熙在他怀里挣扎几下,他搂得紧,她挣不脱,两边手便在他身上狠狠地拧了几下,很快,她就回搂住他。

    商百庭的视线落在亡妻的墓碑上,看着亡妻的遗照,不知道是他心虚还是其他原因,他似乎觉得亡妻正在对着他笑呢,吓得他赶紧敛回视线,过会儿再看的时候,亡妻还在笑。

    对了,亡妻的遗照本来就是带着浅浅的笑容的。

    商百庭在心里骂自己太胆小,真没用。

    自从妻子的葬礼过后,商百庭已经有近十年没有来过墓园,每年的清明都是商无极兄妹三人过来拜祭亡母。

    此刻,深更半夜的,四周围躺着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亡灵,商百庭对妻子又有愧,不敢再待下去,扯着商无风,低声说道:“无风,找到你哥了,我们回去。”

    商无风本来不怕的,冷不丁被父亲扯了一下,吓了他一大跳,然后看看四周围的墓,他一个大男人也觉得心里发毛,便扯了扯妹妹,说道:“商晴,大哥没事,我们先回去。”

    有凌熙在呢,不需要他们照顾大哥。

    不过,凌熙也太那啥了,找到大哥后,居然直接一巴掌抽到大哥的脸上,大哥居然还忍了,也不生气,还搂住她。

    看来大哥真的很爱凌熙。

    商百庭扯着小儿子壮胆离开墓园,华宸也带着初晓跟在他们后面走。

    初晓倒是不怕,她都是死过一回的人,没必要怕躺在这里的人。

    看着前面匆匆地走着的商百庭,活像真有鬼在后面追赶的样子,初晓小声地对华宸说道:“商百庭太可恶,真希望商太太的亡魂出来吓他一吓。”

    华宸拉紧她的手,听了她的话,他忍不住低笑,“商太太真的出来,估计商百庭会被吓得尿裤子,因为他心里有愧,心里有鬼的人才会怕鬼。”

    “吓他一下。”

    华宸宠溺地笑,“行,我去吓他一下,不过,老婆,我松了手,你会不会怕?”这里可是墓园,一排排,一列列,都是墓碑,墓碑上一张张遗照,似是都在看着他们,附和着阴森的气氛,很容易心生害怕的。

    “我不怕。你怎么吓他?”初晓期待着,“悄悄地跟上他,然后猛一下他,绝对能把他吓得飞跑。”

    华宸轻刮一下她的鼻子,“调皮。”

    他走路能够做到无声,既然爱妻想整一下商百庭,华宸自然不会让爱妻失望,他悄悄地跟上商百庭,冷不丁就把手搭到商百庭的肩膀上。

    “啊,有鬼呀!”商百庭心里早就发毛的了,总觉得有人跟着他,他又不敢回头,只想快点走出墓园,来的时候,倒是忘记了害怕,现在他却怕得很。

    冷不丁的有只手搭放到他的肩膀上,他连头都没有回,就大叫一声,然后没命地跑。

    他一跑,商无风和商晴也被吓得够呛的,也是不敢回头,撒腿就跟在商百庭后面,没命地跑着。

    商晴是个女孩子,本来就胆子小,深更半夜的在墓园里走着,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被父亲这样的一声大叫,她吓得一边跑一边“啊啊”地尖叫。

    深夜,墓园传来女人的尖叫,那画面,绝对惊悚。

    商无极和凌熙听到了尖叫声,赶紧松开彼此,站起来寻声望去,只看到有三道人影没命地跑,活像有鬼在追着他们似的。

    而初晓已经笑得肚子都痛了,正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着。

    商无极拉着凌熙走,很快就走到了初晓的身边,凌熙关心地问着:“初晓,怎么回事?我听到商晴的尖叫声了,还有开始那声大叫是谁在叫?好像在叫有鬼?鬼在哪?”

    她活这么大还没有见过鬼呢,正好见见,开开眼界。

    初晓笑得无法把话说完整,她指指往回走的华宸。

    华宸第一次这样整人,觉得特别的过瘾,看着商百庭没命地跑的背影,真是好笑,而商晴的尖叫,无形中就加重了惊悚的气氛,让商百庭更加的害怕。

    “没事,就是有些人心里有鬼,在这种地方心里发毛,我不过是想跟他说几句话,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就吓得没命地跑了,我还莫名其妙呢,我可是人,不是鬼。”华宸神色自若地解释着。

    商无极是个聪明人,立即就明白过来,这对夫妻俩是故意整治他父亲的,他弟妹不过是连带的。想来是文初晓的主意吧,否则以华宸的性子,不可能去吓人。

    “谢谢。”

    商无极向华宸道谢。

    华宸定定地看了他片刻,说道:“回去再说吧,这里,此时此刻的确不适合谈天说地。”

    商无极扭头望向亡母之墓的方向,片刻,他转过头来,拉着凌熙的手,与华宸夫妻俩一起走出了墓园。

    等这两对有情人走出墓园的时候,发现商家父子三人还没有离开,原因是车子无法发动引挚。

    “无风,肯定是有鬼,是鬼弄得咱们的车子无法发动引挚,你赶紧看看车后座,有没有一张脸?”商百庭发动不了引挚,心里的害怕飙到最高点。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商无风小心地扭头,还真看到一张脸,他结结巴巴地说:“爸,有一张脸”

    他话还没有说完,商百庭已经推开车门,跳下车,没命地往前跑。

    商无风看看妹妹那张脸,把未说完的话说了出来:“不过是我妹妹的脸。”

    商晴缩在车后座,很紧张,“二哥,这车怎么开不动了?该不会真的有鬼吧?”她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是看到父亲吓得大叫一声然后就跑,她才跟着跑的。

    她跑的时候还摔了两跤呢,父亲却没有回头拉她,是二哥折回来拉起她,带着她跑的。

    如果父子女三人遇着危险,她别指望父亲会救她。

    商晴对父亲真的很失望。

    商无风看看车子,然后发现了一个问题,父亲刚才慌乱之下根本就没有插入车钥匙,车钥匙掉落在下面,连车门都没有关上的,否则父亲不可能迅速地推开车门就跳下车了。

    “无风,小晴。”

    商无极走过来,解释一句:“刚才是华宸拍了爸的肩膀一下,把爸吓到了,你们看也不看一下,也跟着跑,自己吓自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