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495章 少彦的忧伤(本章五千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许如茵心里清楚初晓不过是在安慰她,现在的医学是很发达了,不过也有无法医治的病人,像玉少彦这种情况,A市中心医院都没有办法医治他,他要是出了什么事,例如晕倒,都是由保镖送回玉家的别墅,有专门的医生抢救。

    顾医生说过,能开出那样的药方给玉少彦调理身体的医生,称得上神医,应医生是最好的医生了,能让玉少彦拖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当然,要是应医生还能让玉少彦活到老,那更好了。

    应医生把玉少彦的一味重要药给换成了一味可有可无的药,顾医生现在正在帮助玉少彦暗中寻药,把那被换掉的药换回来,因为玉少彦不想让姐姐知道,故而进行得很隐秘,许如茵都没有发现。

    药不好找。

    现在玉少彦还是继续服着原来的药,只有等到药找到了,才能换。

    虽说他看到了一线生机,但还得看老天爷给不给他活下去,如果老天爷不向着他,他秘密安排去寻药的人几年都无法找到真药,那么他便活不下去了,要是老天爷帮着他,说不定很快就会寻到那味真药,再调养几年,用顾医生的话说,一次一次地做手术,他只要熬过了那一次一次的手术,就能换来健康的身体。

    老应医生当年也是这样跟他说的,说他的身体调养好了,能经得起几次手术的折腾了,就没事。现在他身体还不好,经不起几次手术的折腾,这种状况也没有人敢帮他做手术。

    顾医生因为帮着玉少彦,最近都很少露面了,太忙嘛。

    “这个周末你和华宸怎么不带孩子去山庄玩了?你婆婆天天念叨着两个孩子呢,少彦也是,孩子们去看他,他就会特别的开心,而且你们去了热闹,他喜欢。”玉少彦其实需要静养,不过这样安静的日子过了三十几年,他也厌了,偶尔热闹一下,他会很开心。再者华宸很会安排,再热闹,也是玉少彦能承受的范围内。

    许如茵陪着玉少彦在山庄里静养,并不知道山下的事,初晓答道:“华宸都出差十天了。这个周末我再带孩子去山庄玩,我公婆身体还好吧?”初晓是知道公婆在山庄相处得不错,婆婆渐渐地放下了贵妇人的身段,现在喜欢跟着公公一起去打理花草树木,她每隔两三天就会打电话给婆婆,婆媳俩聊聊天。

    “挺好的。你不是常打电话给她吗,每次你们通完电话,她都会很开心,你们婆媳俩的感情像母女了。”许如茵由衷地感叹,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是靠彼此的真心付出。

    初晓真心待婆婆好,她的婆婆就待她如女。

    婆媳问题在初晓刚重生回来时,她是很担心的,以为自己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缓解她和婆婆的关系,待她变了态度,才发现婆婆是个很好很开明的婆婆,只要她和华宸过得好了,婆婆就绝对不会为难她,还会护着她。

    “我有个好婆婆。”

    “你有个好老公,华宸护着你,他妈妈是个只要儿女幸福就好的老太太,只要华宸爱你,对你好,她就绝不会为难你,当然也要你对华宸好,以前的你……过去的事情,咱们不说了。初晓,我下山有点急,估计少彦会胡思乱想,我先走了。”许如茵匆匆下山,又匆匆地要赶回华家的山庄。

    初晓没有挽留她,在起身送她的时候,随口问她:“不回家里看看?哦,对了,我的公司快要开张了,开张那天要是天气不错,你带少彦过来热闹热闹。”玉少彦受不住暑气,初晓嘴里的天气不错,便是指阴天,没有艳阳高照,热浪会稍减。

    许如茵嗯着:“他要是不能来,我会来的。”这件事,玉少彦私底下都和她商量过了,也提前让花店帮他们订好了花篮,除花篮之外,还有厚礼。用玉少彦的话说,他们俩是华宇兄妹俩的干妈,孩子的亲妈开公司,他们一定要捧场。

    “你昨晚没有休息好,开车慢点。”初晓叮嘱着。

    许如茵已经上了车,“没事的,我喝了一大杯的咖啡才来的。”

    初晓站在公司门口,目送着许如茵离去。

    另一端,华家的山庄里。

    玉少彦静静地坐在自己客房的阳台上,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阳光折射在他绝美动人却苍白的脸上,他也不惧阳光刺眼,眼睛都没有眯一下,更没有回避阳光的折晒。

    “少爷。”

    贴身保镖进来,见到玉少彦还是坐在那里,眉头紧锁,走过来轻轻地劝着:“少爷,你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一个上午,太阳已经很大,少爷受不了的,回屋里去吧。”

    “如茵,还没有回来吗?”玉少彦轻轻地问着。

    保镖眼神黯了黯,却还是安慰着玉少彦:“许小姐会回来的,她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真相吧,但许小姐是担心,在乎少爷的,否则昨晚也不会一夜都不敢睡。”

    大小姐盼望发生的事,在昨晚发生了。

    少爷本来就很爱许小姐,而许小姐热情如火,也爱着少爷,只是许小姐对少爷的爱,不同于少爷对许小姐的爱,当许小姐看清楚少爷是个男人的时候,许小姐是错愕的。

    只是那事发生之后,少爷昨晚便比许小姐先睡着,由于有许小姐在,保镖们都不敢每隔一个小时进房查看,是今早少爷醒来了,他们才知道少爷先睡,许小姐却是一夜未眠,从许小姐出门时满脸的倦意及黑眼圈可以看出来。

    许小姐没有和少爷多说什么,便下山了。

    从许小姐下山开始,少爷就一直坐在这里,半步都不曾移动过,几名保镖心知是怎么回事,却没有办法帮到少爷。

    “如茵喜欢的是女人,她知道我是个男人,怕是……不会再回来了吧,她肯定很生气,很生气的,我骗了她,还骗了那么长时间。”玉少彦虽然得到了许如茵的人,由于醒来后不久,许如茵就匆匆地走了,他以为许如茵生他的气,一点也没有得到了心爱女人的喜悦,反倒是心事重重,觉得自己要失去许如茵了。

    他是个男人,哪怕他天生的男生女相,哪怕他扮成女人,扮得比女人还像女人,都抹不掉他是个男人的事实。

    “少爷。”保镖心疼地安慰他:“不会的,许小姐肯定会回来的,虽说少爷是骗了她,但最后许小姐不是还和少爷……说明许小姐是喜欢少爷的,否则以许小姐的性子,少爷也不可能强迫到她。”

    清晨,进来收拾的是玉少彦的贴身保镖,床单的凌乱以及那抹红验证了昨晚的事,这几名保镖长期跟着玉少彦身边照顾着,这种事瞒不过他们,更不要说昨晚许小姐一直在少爷的房里。

    玉少彦偏头看向保镖,眼底燃起了点点希望,问着保镖:“如茵是喜欢我的吗?知道我是男人也喜欢我?她,不是一直喜欢女人的吗?”昨晚的事的确是许如茵主动的,他是被动的,就算在最后许如茵验证了他的性别,依旧是如茵在主动。

    保镖这样一说,玉少彦悬着的心略略放下来。

    如茵是爱他的吧,否则也不会在验证了他的性别后,她还继续。

    而且自从华宇兄妹俩的生日宴结束后,许如茵就开始怀疑他的性别,总是想验证他是男还是女。如果她不喜欢他,早在怀疑他是个男人,可能就会拉开与他的距离吧。

    纠结了半天的玉少彦,心情好了很多。

    “许小姐对少爷的不仅仅是喜欢,那是爱,许小姐是真的爱少爷,少爷别担心,许小姐会匆匆地下山,想来是有急事要回市区里处理,才会匆匆地走的,我相信许小姐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撇下少爷不管的。”保镖看得比玉少彦清楚,应该说是玉少彦隐藏了真实的性别,心虚,便患得患失的。

    “少爷要是不放心的话,让我给许小姐打个电话问问,好不好?”许如茵离开华家山庄后,玉少彦以为许如茵在生他的气,想着让许如茵先冷静几天,哪怕他心里担心至极,害怕就此失去许如茵,他还是叮嘱着自己的人,不允许他们未经他的同意就打电话给许如茵。

    许如茵如何定他的罪,他都等着,那是他对不起她。

    玉少彦想了想后,还是摇摇头,“让如茵静一静吧。”

    保镖低叹一口气,少爷太爱许小姐了,总是为许小姐着想。“少爷,那,回屋里去,别在这里坐着了,太阳大,也热,少爷要是被晒坏了,万一许小姐回来知道了呢?那不是让许小姐担心,让许小姐心疼吗?”

    玉少彦最舍不得的就是让如茵为他担心。

    他这样的身体本就是害了她。

    “好。”

    坐了将近一个上午的玉少彦,总算被劝得站了起来,回到房里,不用被阳光折射到。

    “阿向,你回市区一趟,给如茵送点药吧。”玉少彦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立即吩咐着这名叫做阿向的保镖,让保镖马上给许如茵送药,希望还有效吧。

    阿向瞬间就明白了玉少彦的打算,他劝着:“少爷,大小姐希望你能为玉家留下个血脉,许小姐如果不主动服用那种药,少爷就由着许小姐吧。”

    少爷想让他给许小姐送事后的避孕药。

    但大小姐却希望少爷能为玉家留下个血脉,如今许小姐和少爷已经在一起了,虽说少爷身子骨弱,应医生却说过的,少爷还是有生育能力的。打心里,阿向他们也希望许小姐能为少爷生个孩子。

    玉少彦看向阿向,向来温和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阿向,我什么样的身子?就我这样的身子,真让如茵怀着我的孩子,只会害了她。更何况我长期服药,凡药三分毒,万一对孩子也有影响呢?”

    “少爷,应医生说过你可以的,那就是没影响的吧。”阿向面对变得凌厉起来的少爷,还是偏向着大小姐的意思,“就因为少爷的身子不好,孩子的事很艰难,有一点点的机会,少爷都不要放弃。少爷那么喜欢孩子,难道少爷就不想拥有一个属于你的孩子吗?少爷,顺其自然吧。”

    “阿向,我的话也你不听了?”玉少彦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阿向:“……好吧,我去买药送给许小姐,不过许小姐要是不愿意服用,少爷也别怪属下。”

    玉少彦的脸色才缓和些,“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要让如茵服药。”

    “让我服什么药?我没病没痛的,不用吃药。”房门被许如茵推开了,她手里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补汤,守在门口的保镖拦谁都不会拦许如茵,她在门口恰好听到玉少彦说让她服药的话,一边进来一边问着。

    “如茵。”

    玉少彦看到许如茵回来,他霍地站起来,痴痴地看着许如茵把补汤摆放在他房里的一张茶几上,轻轻地说:“你回来了,你没有抛下我不管,你不生我的气了。”

    阿向在许如茵进来后,很识趣地退了出去,还细心地帮两个人关上了房门。

    许如茵走到玉少彦的跟前,细细地端祥过玉少彦的神色,见玉少彦还好,她松一口气,真怕自己的霸王硬上弓伤了玉少彦的身子。“傻瓜,我怎么会抛下你不管?我干嘛要生你的气,你不要生我的气就好。”

    毕竟昨晚是她点的火。

    她把玉少彦拉到沙发前坐下,说道:“我回来的时候,阿中恰好帮你熬好了补汤,我便顺手帮他把汤端上楼来给你喝,来,我喂你,免得你只喝几口就不喝了。”

    阿中是玉少彦的另一名保镖,最会熬汤了。

    “如茵。”

    玉少彦忽地搂住了许如茵,“如茵,谢谢你回来,我那样骗了你,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如茵,对不起,是我不好,我骗了你。”

    许如茵笑,轻轻地推开他,“我早就怀疑你是个男人的了,不过是差个验证罢。我没有生气,也不会撇下你不管的。你会这样子骗我,也是因为我……初晓问过我,如果你是男人,我还爱不爱你,当时我想都不想就告诉她,我爱,因为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与你的性别无关。”

    玉少彦直勾勾地看着她。

    许如茵轻抚着他的脸,玉少彦昨晚暴露了真身后,今天起来并没有再戴假发,穿女人的内衣,女人的衣裙他也不穿了,而是恢复了男装,不过就算他恢复了男装,他看上去还是像个女人。

    玉少彦的皮肤比其他男人的要光滑,也是因为他的皮肤光滑,许如茵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他的性别,一直把他当成心爱的女人来呵护着。还没有认识玉少彦之前,许如茵就像是花丛中的那只穿花蝴蝶,这朵花上停留一下,那朵花上留一会,并没有固定的爱人,认识了玉少彦后,她就对玉少彦上了心,估计是玉少彦过于柔弱吧,更能激发她的保护欲,与玉少彦在一起,她觉得她像个真正的男人,能帮玉少彦遮风挡雨。

    “少彦。”许如茵面对着这个柔弱的美男,她不由自主就柔情似水。“我爱你。”

    玉少彦深情地回应着她:“我更爱你。”

    许如茵微笑,她知道他很爱她。

    “是初晓跟你说,怀疑我是个男人的?”玉少彦倒是没想到最先怀疑他的性别有问题的是初晓。怪不得自孩子的生日宴后,如茵总是想扒光他,验证他的性别。

    “嗯。”

    许如茵脸有点红,“那晚我喝醉了酒,不是亲了你吗,我看到你前面平平的,说了你是太平公主,你当时脸色变得苍白,把我吓坏了,以为是自己说话太伤人,又以为是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你觉得丢人,不知道该怎么好,就跑去找初晓诉诉苦了,在你之前,我的性取向是有问题的,不过知道我性取向有问题的人并不多,华宸却是其中之一,他和初晓感情好,不会瞒着初晓的,那家伙还防色狼似的防着我呢,我承认,初晓是不错,我偶尔也想吃吃她的豆腐……”

    许如茵看着玉少彦,怕玉少彦吃醋,玉少彦宠溺地点点她的俏鼻子,“我都知道的,以后你想吃豆腐就吃我的,吃别人的,我会吃醋的。”

    许如茵俏皮地吐吐舌头,玉少彦一脸宠溺,认识她这么久,她都是表现得像个男儿,很少很少会露出女儿娇态,此刻她却对着他露出了女儿娇态,玉少彦心里很开心,不过想到孩子的事后,他的开心变成了忧伤,他轻轻地说:“如茵,我跟你说件事,你得答应我,听我的。”

    “好,你说,什么事我都会答应你的。”

    “昨晚我们……你去买事后避孕药服下,避免怀孕。”

    许如茵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了起来,她盯着玉少彦,低声问:“为什么?你不想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吗?”

    “如茵,我这样的身子,会害了你和孩子的。万一将来我走了,剩下你们孤儿寡母的,教我如何安心,我死都不瞑目的。”

    许如茵说道:“那你就不要抛下我们。少彦,你已经害了我,就害到彻底吧,我不介意的。谁叫你要接近我,如果你不接近,不让我爱上你,我就不会被你害,既然都害了,还跟我计较害我有多深吗?”

    ------题外话------

    (PS:得跟亲们道个歉,昨天的二更没有补上,因为孩子一直高烧不退,上午从镇卫生院回来,下午又和孩子爸一起带着孩子去了悬城人民医院,县城医院太远,来回车程都得几个小时,大医院人也多,一直到昨晚深夜十一点我们才回家的,没有办法再赶二更更新。这两天的更新不会太多,我也累,脑袋犯晕也写不好,先少更点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