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513章 家事(本章八千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着华宸眼睛里满是血丝,文正涛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华宸,初晓只是睡着了,她没病没痛的,你别太担心,说不定一会儿她就醒了呢。你也守了她两天两夜,看看你自己,憔悴得像什么样子。现在我们在这里,你先回去休息吧,初晓要是醒了,我马上就通知你。”

    华宸为了他这个妹妹也是吃尽了苦头的。

    “我不累,她不醒来,我是不会走开的。”华宸的视线始终胶在初晓的身上,他心底的害怕别人是不知道的。初晓要是一直这样子睡下去,真的会变成活死人的。

    本来在初晓的公司开张后,华宸就要继续出差的,结果初晓又是一睡不醒,华宸哪里还有心情出差,便让亲弟弟去处理了。

    华良都还在考虑着要不要向顾医生表白,被自家哥哥推着去出差,也是满心的不愿,不过想到自家嫂子这种情况,打死大哥都不会离开嫂子半步的,他只能为大哥分忧解仇了,谁叫他是大哥的亲兄弟呢。

    刚知道初晓一睡不醒的时候,华良甚至怀疑初晓是不是服用了安眠药,否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会一睡不醒呢?他问大哥,被大哥狠瞪了几眼,骂了一顿,他摸摸鼻子转而去问顾医生。

    顾医生也把他骂了一顿,华良才知道嫂子是真的莫名其妙就一睡不醒的,并没有服食安眠药,他抱怨顾医生,直接告诉他不就行了,干嘛还要把他骂个狗血淋头的。

    顾医生都懒得搭理他。

    她现在也很忙,忙着跟应医生交流医术,她一心想医治好玉少彦,应医生巴不得有个人能接手,他可以从这个漩涡里解救出来,顾医生又是个聪明的,在医学上一点便通,应医生怀着教出徒弟他好保命的心理,很乐意地把自己的医术传授给顾医生。

    顾医生既要帮玉少彦分辩着药的真假,又要跟着应医生学习,更要开诊所,忙得团团转,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如果不是她和初晓交好,山庄送来新鲜的水果,初晓总是会匀她一份,对于吃货的顾医生来说,便记住了初晓的好,她才会连诊所的门都关了过来帮初晓看病。

    但初晓是没有病的,顾医生束手无策的同时又很想知道初晓在没病没痛又没有服药的情况下,为什么会这样睡着不醒?

    “你这样子熬下去也不是办法的,初晓要是醒来看到你这样子,她会很自责,很心疼。华宸,听我一句劝,先带两个孩子回家好好地休息,我们一家子都在这里守着初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文正涛力劝着妹夫回家休息。

    华宸沉默。

    “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是凌熙来了。

    她手里拎着一个水果篮站在门前,商无极跟在她后面,她却理都不理他,面对商无极时,她板着一张俏脸,一句话都不说,甚至连个正眼都不想给商无极。

    这几天,商无极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凌熙摆明了不会轻易原谅他。

    他在医院里躺了两天,凌熙自从那天离开医院后,就再也没有来看过他,管姨还告诉他,凌熙已经回他的小家,收拾了她的东西,搬回她家里去住了。

    她,这是要跟他分手的节奏吗?

    商无极心里彷徨,偏偏凌熙什么都不跟他说,他宁愿她打他骂他,也不要这样不声不响的不理他。

    他快急疯了。

    知道文初晓住了院,凌熙是肯定会来看望的,商无极在外面守着,总算是等到凌熙到来,可是凌熙对他的态度,就像晴天霹雳,把他劈得里外皆焦。

    在凌熙来之前,商无极也来看望过文初晓,只是华宸也恼着他,不让他进病房,华宸仅是用手指了指电梯的方向,无声地叫他滚蛋。

    文正涛过去开门,华宸低冷地说一句:“让凌熙进来就好。”商无极,他还没有原谅呢。

    初晓会这样子,都是因为商无极,华劲等人在背后坑害他,留给初晓很不好的记忆,导致她重新来过都还会时常陷入回忆当中,被那些痛苦刺得浑身是伤。

    华宸这不是迁怒商无极,而是事实如此。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华宸与初晓的悲剧都是被这些人背后策划,算计,坑害的。

    文正涛敏感地发现华宸和商无极之间又回到了过去,不,是华宸越发的恼恨商无极,商无极倒是有心讨好,就是华宸不给商无极讨好的机会。

    宸晓婚庆公司开张那天,商无极由于有伤,没有到场,不过为了表示他对此的重视,他安排了弟弟妹妹一起过来道贺的,只是他让弟妹送过来的礼,初晓原封不动退还给他,连他提前送来的花篮,初晓都不收。

    之后凌熙搬回凌家住。

    与凌家是老邻居的文家,自是很快就知道凌熙和商无极之间闹了矛盾,也有可能是因为商无极与华宸闹了事,凌熙站在华宸这边。

    病房门开了又关,进来的人仅是凌熙,商无极阻在外面,他满脸歉意,又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外面团团转,却无可奈何。

    “初晓还是没有醒来?”凌熙关心地问着华宸。

    华宸摇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医生都查不出原因吗?”凌熙皱着秀眉,她的家人都帮着找她的四叔,可是凌熙觉得不能完全把希望寄托在四叔身上,应该让医生帮初晓查查到底是什么原因。

    毕竟她的四叔只是个神棍,并不能真的治病救人。

    华宸摇头。

    凌熙见他不怎么想和自己说话,以为他是因为商无极的缘故,心里也不好受。

    “铃铃铃……”

    华宸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脸色有点阴沉,他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外面去接听,是他父亲华立群打来的。

    “爸,怎么了?”华宸低哑地问着父亲。

    “华宸,初晓醒了吗?我和你妈本想去医院看看的,你大伯他们一家子却把我和你妈堵在了家里,又闹着要分家了。”华立群话里透着疲惫。

    他大哥都消停了两个月不再闹分家,也不准他大嫂闹,没想到现在又开始闹分家了。

    由于老父亲立下的遗嘱有规定,想要公布遗嘱,不仅要两房人都同意,更要经过现任当家人的点头,遗嘱才会公布。还有老父亲说过的,要他们两房人和睦相处,不要闹着分家。

    虽说不知道老父亲的遗嘱内容到底是什么,华立群却明白老父亲临死前都反复地叮嘱着他们兄弟俩不要反目,不要闹分家,说什么家和才能万事兴。

    兄弟俩人一直都能坚守着当年应允过老父亲的承诺,就是他的大嫂这么多年来老是挑唆着他的大哥跟他们二房闹,现在他大哥还真的受了大嫂的挑唆,要求瓜分祖宗的基业。

    华宸是这一代的当家人,未经他点头,老爷子的遗嘱也是不能面世的。

    听了父亲的话,华宸的脸色更加的阴沉冰冷,大房的人总是趁他这边出点事时就开始蹦哒。

    他们想公布遗嘱是吧,他记得爷爷还活着的时候,有一次说漏了嘴,说如果谁要是闹着分家,瓜分祖宗的基业,他老人家就让谁变得一无所有。

    华宸猜测着爷爷的遗嘱一直不公布,未必会偏袒着哪一房人,爷爷的心里只有整个华氏,他老人家是一心为了华氏考虑的,那是他们做老祖宗辛苦创下的基业。

    都说创业容易守业难,爷爷估计是怕后世子孙守不住他们创下的基业吧,所以坚持着“家和万事兴”,不允许自己的子孙分家。

    “爸,我现在就回去,你通知律师带上爷爷的遗嘱来我们家里,他们大房既然要求公布爷爷的遗嘱,那就公布吧。免得他们三天两头吵着闹着。”华宸低沉地跟父亲说道,他在跟自己赌一场,赌遗嘱公布于大房不利。

    他已经暗戳戳地和商无极联手要打击报复华劲的了,大房会这样上窜下跳,华劲绝对是那个主角,遗嘱对大房不利就是对华劲不利,正合他心意。

    华立群一听儿子说允了大房的要求,他有点着急地说:“华宸,你爷爷还在的时候,是怎么教你的?你都忘记了吗?他老人家千叮万嘱说不要分家的。”

    “爸。”华宸低冷地说,“他们已经与我们离了心,我们再坚持着,又有什么意思?家未分,心已分,还闹得兄弟叔侄不睦,何必呢?爷爷是教过我,我也答应过爷爷,可是大伯他们这样子闹下去也不是办法。把遗嘱公布了,也好教他们死了那条心吧。”

    华立群沉默了半响,叹一口气,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顺了他们的意吧,只希望他们不要后悔才好。初晓那里有人看着吗?”正如儿子所说,家是未分,但人心已分,这样强扭着下去只会闹得家宅不宁,既然大哥他们坚持着要分家,要公布老父亲的遗嘱,只能公开了。

    华宸在心里冷笑着,大房绝对会后悔的,不过,他们想反悔,没门,他会把大房反悔的路都堵死的。

    “正涛他们都在,有人看着的。爸,你和我妈不要和大伯他们争吵了,只管打电话给律师,让他带着我爷爷的遗嘱过来,我现在就回去。”华宸都同意了,律师就不会再坚持替老爷子守下去的。

    知道文家人在守着初晓,华立群放心些,再叮嘱华宸几句后,他便挂了电话,联系父亲生前最信任的律师。

    华宸把手机放回裤兜里,自阳台里回到病房里,请求着岳父母等人:“爸妈,正涛,我家里有急事,要我回去处理一下,初晓这里就拜托大家先帮我照看着,等我处理完了家事,我就会过来的。”

    文妈妈说道:“你们家又在闹什么?你先回去看看吧,处理完了不要急着过来,先在家里休息一下。”

    华家大房老是闹着分家,文家人也是知晓的。

    只是华家大房挑这个时候又闹,大家心里都不爽。他们就是故意折腾华宸的,想让华宸不好过。

    以文妈妈的想法,他们华家大房想分家,那就分了算了,免得自己的女婿养着他们一大群人还不知道感恩。也不用他们总是趁着初晓出事时,就使劲地折腾华宸。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文正涛关心地问着。

    华宸摇头,视线落在了一双稚儿身上,对文正涛说道:“小宇和小咏留在这里,正涛,你先帮我照看着。”回家里少不得闹一场,他不想让两个孩子看到那争吵的一幕。

    “我要跟爸爸。”

    小咏一听到爸爸把他们托给了大舅,立即小跑过来抱住了华宸的一边小腿,要求着:“爸爸,我要跟爸爸。”

    文正涛连忙把外甥女抱起来,哄着小咏:“小咏,爸爸有点急事要去处理,大舅带你去玩好不好?小咏不想在这里等着妈妈醒来吗?”

    小咏犹豫地看着华宸。

    华宸摸了摸女儿的小脸,柔声说:“小咏,爸爸很快就回来的,你在这里帮着爸爸守住妈妈好不好?”

    小咏再不愿意,爸爸都这样说了,她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爸爸,你要快点回来的哦,我和哥哥帮爸爸守着妈妈,不会让人欺负我妈妈的。”

    “好,爸爸谢谢小咏了。”

    华宸亲了亲女儿,又摸摸走过来的儿子的头,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在病房外面守着的商无极,见华宸出来了,连忙迎过来,华宸冷冷地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商无极,我现在没空理你,你最好别挡我的路,嘴巴也给我闭上,什么都别说,免得我觉得吵把你的嘴巴封住。”

    商无极:……

    见华宸脸色阴冷,从出来后就脚下未停,急匆匆地要离去,商无极只得悻悻地停下来,一句话都没有说,眼睁睁地看着华宸离去。

    让华宸意外的是,医院门口守着很多记者。

    他们都是听说初晓一睡不醒的消息后,怀疑文初晓服用了安眠药才会这样的,自从文初晓和华宸的夫妻关系和洽后,A市的娱乐新闻就没有多少八卦新闻吸引读者的眼球的了。

    以前文初晓隔段时间就闹一次,记者们很喜欢报道她和华宸的夫妻关系,哪怕每次华宸都会用其他新闻来转移大众的视线,夫妻俩的事还是让人当成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一见到华宸从医院里面出来,那些在这里守候了多时的记者便一涌而上,很快就把华宸围堵住了。

    华宸把人都留在医院里照看着他的爱妻,他是独自一个人出来的,此刻被记者们团团围住,根本就没有人能帮他解困,不过他也不需要别人帮忙。

    “华总,听说你太太住院了,是睡着不醒来,请问你太太是不是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所以才会睡了两天两夜还没有醒来?”

    “华总,请问你和你太太的感情还好吗?”

    “华总……”

    记者们一连串的问题铺天盖地朝华宸砸过来。

    他停下了脚步,环视着围堵着他的所有记者们,大都是熟面孔呀。

    华宸并不怪记者们会如此的敏感,在初晓沉睡两天两夜都还没有醒来时怀疑她是服食了大量的安眠药,因为以前的初晓,就曾经服食过大量的安眠药,被发现后送到医院里洗了胃的。

    当年那件事,媒体们全都知道,也大肆报道过。

    华宸请大家安静,他沉声回答着大家的问题:“谢谢大家对我太太的关心,我们的夫妻感情很好,这大半年来,我们夫妻过得如何,想来大家都是耳闻目睹过的。我太太根本就没有服用安眠药,她为什么会睡了两天两夜都不醒来,我也不知道,诸位要是知道的,我倒想请教一下如何让我太太醒来。”

    初晓重生的事,华宸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

    “华总,既然你说你太太没有服用安眠药,怎么可能睡了两天两夜都不醒?”

    华宸扫向那名记者,依旧低沉地说道:“我说她没有服用安眠药就没有,诸位要是觉得我在撒谎的,你们尽管进去找医生问问,我太太要是属用了安眠药,医生还不知道吗?”

    众人一塞。

    他们在这里守候多少,私底下也是打探过的。

    文初晓这一次沉睡不醒,的确没有服用安眠药。

    “华总,听说你太太上次也试过这样,是不是真的?她为什么会这样?”又有记者问了起来。

    初晓第一次被梦困住醒不来时,并没有记者来围堵的,但他们还是打听到了。

    “我刚才说了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更想知道原因。”华宸答道,答完后,他忽然问着那位记者:“你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记者们细细地打量着他,一脸的憔悴,满眼的血丝,知道他是担心太太所致,女性记者顿时生出了心疼,都不好再问华宸任何问题了。

    大家沉默了片刻后,有名女记者关心地说道:“华总,你太太做过了头部检查吗?会不会是她的脑里长了什么东西导致她昏睡不醒的?”

    华宸摇头,“做过全面检查的了,都没毛病。”他又长叹一口气,“谢谢大家对我太太的关心。我想她睡够了肯定会醒来的,她舍不得我,舍不得两个孩子的,现在的她不是以前的那个她的,她不会再那般狠心无情的。”

    想起以前的文初晓,众人又是一阵阵地同情兼心疼华宸。

    “诸位,我现在要回家里处理家事,大家能不能先让让?”

    华宸音落,记者们立即让路,他朝众人点头致谢,众人忽然觉得华总变了很多,想来是华太太让他改变的。

    这样的华总,不再像以前那般难以亲近。

    华宸从记者们的眼前走过后,忽又扭头对众人说道:“本来家丑是不外扬的,不过今天我要回去处理的那件家事,我倒是想请诸位帮我做个证,不知道诸位肯不肯帮我这个忙。”

    既然要堵死华家大房后悔的路,他就要利用媒体把事情公布于众,让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是大房的人自食其果,与他们二房无关。

    众人面面相视,对于华宸的请求都很意外,却没有一个人拒绝。

    华家两房相争,大家都有耳闻的,不过还不曾亲眼看到过他们闹成什么样子,华宸今天居然愿意把家丑扬在外,他们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想来也是唯一一个机会能报道华家大宅的内部矛盾了。

    于是,华宸带着一班记者浩浩荡荡地回华家大宅。

    回到华家大宅后,他请记者们在外面等候,需要用到他们的时候,他会让人打开大宅之门,请记者们进去做个见证。

    华宸进去后,看到自家车库门口和大门前各被一辆车子横着停放,堵住了。

    不用问也知道是他大伯一家子做的。

    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分家,铁了心要把爷爷的遗嘱公布于众的。

    华宸下车时,律师刚到,他认得对方,对方也认得他,华宸便在那里等着律师下车。

    “大少爷。”律师客气地跟华宸打着招呼。

    华宸也客气地向对方问好。

    “大少爷可还记得你爷爷生前的嘱咐,怎么不多劝劝你大伯一家子。唉,这样闹着,你爷爷泉下有知,怕是都难以安宁的。”律师重重地叹着气。

    豪门的财产之争,向来是一部宫斗大戏。

    “我是小辈,我怎么劝得住我大伯?我爸都劝不住他。算了吧,既然他们要分,就分吧。”华宸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律师又是叹气,“他们这样闹分家,绝对会后悔的。”

    别人不知道老爷子的遗嘱内容,守护遗嘱多年的律师却是知道的,只不过他紧守着老爷子的叮嘱,老人家也是相信他才会把遗嘱交给他帮着守护。

    老爷子的遗嘱对于闹分家的人来说是绝对不利的。

    华宸听了律师的话,黑眸闪了闪,看来他是赌中了的。

    华宸让律师先进去,他不急着进去,主要是不想和律师同时进去,免得大房那些人在讨不到好处时,诬陷他和律师串通好来坑他们一房人的。

    律师也是个聪明人,华宸让他先进去,便明白了华宸的顾虑。

    于是,律师先自己进屋。

    华宸隔了几分钟才进去的。

    只是堵在自家屋门口的那辆车让华宸的脸色很难看,真想学着初晓那样用刀子把这辆车的四个轮胎都扎破。

    车子是华立英的。

    而堵住车库出口的车辆则是周雪的。

    也不知道周雪是怎样又哄得华立英再次闹分家的,而且这一次华立英的态度很坚决,非要与弟弟侄儿们分家,瓜分华氏集团的股份。

    屋里坐满了人,除了华良,初晓母子三人之外,其他华家人都来了,甚至连旁系的亲戚都被华立英夫妻俩请来了,周雪的娘家也来了人。

    林芝凤的娘家反倒没有人来。

    她没有通知娘家人。

    分家的事有丈夫和儿子,她不需要借助娘家人来助势。

    在场的那么多人看到律师真的来了,华宸也回来了,都知道这一次两房人是真的会分家的了。

    华劲的嘴角微微上翘,那是得瑟之色。

    华宸扫了他一眼,他都还是保持着那样的神色,并不打算收敛。

    “二少爷不在吗?”律师见华良不在,问了一句。

    华宸答道:“他出差了,没那么快回来,我爷爷的遗嘱公布后,我会把内容告诉他的,爷爷怎么安排的,想来他是不会有意见的。”

    律师略有点犹豫,“华老先生当初把这件事托付给我,跟我说过的,如果你们大家都不在,这遗嘱是不能公布的。”

    闻言,大房的人急了,周雪说:“他自己的亲大哥都这样说了,他在不在,该他的又不会吞了他的,无防的。律师,你还是赶紧把我公公的遗嘱拿出来吧。”

    难得华宸父子俩答应了分家,可不能因为华良不在就功亏一篑。

    律师又看向华宸父子俩。

    华立群见大家一家子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特别的难受,他抿了抿唇后,说道:“公布吧。”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华宸忽然扬声开口,他守了初晓两天两夜,声音都嘶哑的了,此刻扬声说话只觉得他的声音更加的哑,除了他的父母,其他人都似是没有留意到他的憔悴不堪。

    初晓此刻还在医院里躺着,这些人也没有问过一句。

    华宸对于自己这些所谓的家人也是寒了心的,特别是华劲借助着玉狐狸之势在背后那样坑害他。

    “大少爷请说。”律师等着华宸说话,怎么说华宸都是华家这一代的当家人。

    华宸唤来一名佣人,低冷的吩咐着佣人出去请几名媒体记者进来,虽说他带了一大班的记者回来,考虑到屋里已经很多证人了,便只挑几名大报社的记者进来当见证人。

    听说外面都有记者,华劲的眼神也是闪了闪,不过想到老爷子也是他的爷爷,爷爷再怎么偏爱着华宸,也不可能把华家所有这产都留给华宸吧?

    等到华宸点出来的那几名记者被佣人请进来后,华宸站起来,环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扬声说道:“今天是我大伯一家子闹着吵着分家的,他们为了让我们同意分家,把我父母堵在屋里,门口横着停放的车子,大家也看到的。既然他们要分家那就分吧,不过我希望大家都给我们做一个见证,待到我爷爷的遗嘱公布后,就按照我爷爷的安排去实施,到时候如若他们反悔,可别指责是我们坑害的。”

    听他这样说,华立英想起老父亲临死前的千叮万嘱,心里涌起了不安,老父亲立下的遗嘱对他们大房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

    周雪和华劲都留意着华立英的神色。

    如果说大房会后悔的话,也就是华立英会后悔了,其他人都是巴不得早点分家产的。

    此刻看到华立英有点犹豫了,坐在他旁边的周雪不着痕迹地捏了捏华立英的手,华立英被她捏得有点痛,看向她,周雪朝他使用着眼色,无声地要求他答应华宸的要求。

    华立英甩开她的手,又看向了律师,律师也正在看着他,见他看过来便问他:“华大爷,你怎么看?同意大少爷的要求吗?”

    “这个,华宸的要求也是合理的,不管我爸是怎么安排的,既然是我们要求公布遗嘱的,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接受,也不会指责是我弟弟一家子坑我们,毕竟我爸立下来的遗嘱是真的。”华立英答得还是有点犹豫,不知为何,他的内心涌起了更多的不安,末了他还补上一句,“想来我爸也不会什么都不给我吧。”

    这句话颇带着点自我安慰。

    “既然我大伯都没有意见,在场的诸们也都听见了吧。那就开始吧,我们都听着。”华宸使用了眼色给那几位记者,记者们心领神会,今天的事,他们回去后会如实报道的。

    律师不好再说什么,把老爷子生前立下的遗嘱拿出来。

    他都还没有读遗嘱呢,华立英由于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忍不住叫一声:“再等一下。”

    众人的视线立即都投向了他。

    “爸。”

    华劲兄妹三人同时低叫着。

    周雪也不悦地扯着华立英的衣袖,低声说着他:“你怎么回事呀?”

    华立英再一次甩开了妻子的手,犹犹豫豫地说:“再让我好好地想想,先不要读遗嘱。”

    说着,他猛地站起来,大步地走到一边去,很快,他就摸出了烟,点燃了烟后在那里一支接着一支抽着。

    大房里的人都急起来,连华宸心里都颇有点着急,生怕大伯临时改变主意不想让律师公布遗嘱了。

    华劲起身走向父亲,他压低声音,说着父亲:“爸,你怎么回事?好不容易他们都同意了,你却犹犹豫豫的,爷爷是你的亲爸,也是我们的爷爷,并不只是大哥他们的爷爷,就算爷爷生前很偏爱着大哥,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分给我们的,还是赶紧过去让律师宣读爷爷的遗嘱吧。”

    华立英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紧锁着眉头对大儿子说道:“华劲,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