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540章许小姐,你怀孕了(本章一万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顾医生。”许如茵捉住顾医生的手,哭道:“少彦现在还活着的对不对?他还能听见我说的话,对不对?应医生只是说让我做心理准备,还没有放弃他的对不对?”

    顾医生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我出来的时候,玉先生已经没有了脉搏也没有了心跳,不过应医生他们还在尽力,只是……许小姐,希望不大,玉先生的身子你也清楚的。”

    顾医生叹息。

    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玉少彦好好地调养,几年之后说不定就可以做手术了,现在却……

    “少彦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许如茵像疯了一样,她爬站起来,不知道是跪的时间长了点还是其他原因,她刚爬站起来,便觉得眼前发黑,身子晃了晃,差点晕倒,还是母亲扶着她,她才没有跌倒。

    “如茵!”

    许太太吓坏了。

    顾医生帮许如茵把脉,脸色微变。

    “许小姐,你怀孕了。”

    “什么?”

    许太太先叫了起来,“顾医生,你是不是把错脉了,我家如茵怎么可能会怀孕?”

    许如茵却扑到门身上,隔着门哭叫着:“少彦,你听见了吗?我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你就忍心抛下我和孩子不管吗?少彦,你忍心吗?少彦……求求你,一定要活过来,你不能丢下我们母子俩不管的。”

    许太太听到这里,是又气又恨又心疼。

    她没想到女儿和玉少彦已经暗渡陈仓,更没想到玉少彦身体那么差,竟然还能让她的女儿怀孕。

    初晓捂着嘴靠在华宸怀里哭,两个孩子被大人感染,也在哇哇大哭。

    “如茵。”

    初晓离开华宸的怀抱,走过去,扶住还爬在门身上拍门而哭的许如茵,想劝许如茵几句,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许如茵扭身就靠在初晓的肩膀上号啕大哭,边哭边说着:“初晓,少彦怎么能这样对我,他怎么能呀,他说他爱我,他却把我抛下了,还有我们的孩子,他要抛下我,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我恨死他了……”

    “如茵。”

    初晓轻拍着她的后背。

    顾医生趁许如茵没有再爬在门身上,扭身重新进去了。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天色已经完全亮了,久违的太阳从东边跳出来,在冬日里带给人们温暖,温暖人心。

    被当成急救室的房间,还紧闭着房门。

    玉少彦最后有没有救回来,门外守着的人都不知道。

    他们除了替玉少彦祈祷之外,还是祈祷。

    玉少彦的那几名保镖也自地上爬了起来,他们想去帮玉少彦准备身后事。见他们转身要走,许如茵忽然叫住他们,问着阿向:“你们要去哪里?”

    阿向这个大男人,平时冷若冰霜,此刻眼圈红红,脸上有泪,他们跟在玉少彦身边的时间很长,朝夕相处之间,他们早就把玉少彦当成了他们生命里的一部份,如今玉少彦离去,他们就像失去了亲人一般。

    “许小姐,我们想去帮少爷准备寿衣……”

    “不准去!谁说少彦死了?他还没死,你们不准去准备什么寿衣,他不会死的,他……”许如茵过于激动,又过于伤心,冲着阿向吼的时候,身子都摇摇欲坠,吓得许太太和初晓连忙伸手扶她,她却挥拍开她们的手。

    “许小姐,你别激动,你怀着少爷的孩子,好,我们不去准备了,我们不去了。”几名保镖看到许如茵这般样子,也紧张至极,连连说不会再去帮玉少彦准备寿衣。

    许小姐肚里的孩子是少爷的血脉,以后也是他们的小主子,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守护着少爷的孩子出生,成长。

    “吱——”一声响。

    门开了。

    这次最先出来的人,不是顾医生,而是应医生。

    抢救玉少彦一个晚上,应医生累极,他两眼通红,那是熬夜熬出来的,不过落在许如茵的眼里,应医生那是在哭,应医生都在哭,那么少彦……

    许如茵两眼发黑,身子发软,四肢发冷,不曾停止过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那般滚滚而落,倾刻间她已泪流满面,那心就像被人挖了一个大洞,空空落落的,她不相信那个温柔俊秀的男人就这样离开了她。

    “他活过来了。”

    应医生疲倦地摘下了口罩。

    下一刻,许如茵昏倒了。

    “如茵。”

    “如茵。”

    初晓和许太太离许如茵最近,连忙扶住昏倒的许如茵。

    许如茵是太激动,才会一下子晕过去。

    “应医生,少彦脱离了危险,不会再……”华宸是男人,还有点冷静,他问着应医生。

    应医生却摇头,“他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却不是康复,这种情况还会再发生,他身体弱,心脏更弱,最忌大喜大悲,这一次,当真是奇迹,比上次凶险,他的心跳停止过,脉搏消失过,最终,他还是挺过来了,我差点都要放弃了。”

    华宸感激地握住应医生的手,感激地道:“应医生,谢谢你没有放弃他。”

    应医生苦涩地笑了笑,“小顾当初骂了我一顿,说我没有医德,玉狐狸是可恨,不过玉少爷还是无辜的,我要是一直尽心尽力地医治他,他也不会无数次去鬼门关打转。还好,我还有弥补的机会。”

    “他还虚弱,也昏迷着,你们别吵他,让他好好休息,我留下小顾在这里照看着,有情况就通知我,我会马上过来的,现在我先去休息片刻。”

    太累了。

    华宸望向阿忠他们,阿忠等人是听出了应医生话里的意思,原来应医生是有能力帮少爷调养好身体的,却因为暗暗大小姐,才没有尽全力医治少爷。

    不管应医生如何,最终还是他把玉少彦从鬼门关救回来的,阿忠近前恭敬地对应医生说道:“应医生,我带你去客房休息。少爷目前还危险着,应医生回去的话,真有什么情况,赶过来也需要时间。”

    应医生点头:“也行。”

    阿忠便带着应医生去休息,等到其他几位医生出来了,阿忠等人依旧是安排他们在客房休息。

    只有顾医生留在里面随时留意着玉少彦的情况。

    华宸抱起了两个孩子,大人们不哭了,小宇兄妹俩也不再哭叫,不过兄妹俩都耸拉着脑袋,被爸爸抱起来后,兄妹俩一左一右地把头靠在爸爸的肩膀上,因为玉少彦被抢救了一夜,大家都没有休息,两个孩子是睡到半夜被惊醒的,跟着大人们熬了半宿,此刻困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

    “爸爸。”

    小咏软软地叫了一声爸爸,眼睛是闭着的。

    “爸爸,干爸怎么啦?”小宇的眼睛也是闭着,他还记挂着玉少彦,轻轻地问着爸爸。

    “干爸没事了,你们俩靠着爸爸睡一会。”

    初晓和许太太已经扶着昏倒的许如茵进房。

    两个孩子都没有回应,华宸看一眼,他们都睡着了。

    他扭头对父母说道:“爸妈,你们也去休息一会吧。”

    林芝凤过来,伸手从华宸怀里抱过了睡着的小宇,对华宸说道:“让我带两个孩子去休息吧。”

    华宸嗯了声,便把两个孩子交给了父母。

    安排好大家休息后,华宸走进了如同急救室的房里,顾医生见他进来,微点一下头,没有说话。华宸进来后才知道这里面的医疗设备真的很齐全,里面还间隔出无菌病房,可见玉姐姐为了弟弟花费了多少心血。

    玉少彦已经被移到了无菌病房里,华宸和顾医生都在病房外面。隔着透明的门窗,华宸看到病床上的玉少彦脸色苍白,貌似从认识这个男子开始,他的脸色都是苍白的,整个人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心电监测仪在一旁,显示正常,华宸都怀疑玉少彦死了。

    “顾医生,少彦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在监测,我觉得应该会醒来的。”没有了心跳和脉搏,最后都恢复了,顾医生认为如此顽强地想活下来的玉少彦能挺过来的。

    华宸微点一下头,“谢谢你们。”

    玉狐狸伏法,有玉少彦的功劳,虽说他没有大义灭亲,但他出现在现场,求着姐姐放开初晓,又吐血晕倒,乱了玉狐狸的心神,警方才有机会制服那些人。

    只是,沈烨死了。

    当时,看到初晓咬了玉狐狸的手背一下,华宸的心紧张到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他的本能反应就是扑过去救初晓,不过他旁边的刑侦大队长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住了他。而距离初晓最初的,没有人留意到的沈烨就在那千钧一发之时扑过去替初晓挡了枪。

    沈烨临死前说的那句话,华宸和初晓都很清楚是什么意思。

    沈烨觉得上辈子是因为他才会让初晓心灰意冷跳天桥自杀身亡,这辈子,他替初晓挡枪,用生命来偿还他欠初晓的,只求初晓能够原谅他。

    其实初晓已经不恨他了。

    人死了,再多的恩怨都一笔勾销。

    顾医生淡冷地应着:“这是我们的职责,华总不必客气。”

    华宸看着里面的玉少彦,面对着总是冷冷淡淡的顾医生,他没什么话和顾医生说的,哪怕这个女人极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弟媳,两个人性子都冷,说不上话来。

    “那我先出去。”

    确定玉少彦是还活着,华宸的心略略地放下来。

    如果玉少彦真的这样死去,许如茵也会倒下,许如茵肚里还有玉少彦的孩子呢。

    许如茵和玉少彦也就是那么几次吧,因为玉少彦的身体弱,许如茵也不敢让他放肆,没想到她会怀孕,也是玉少彦命该有后。

    顾医生点点头。

    在华宸转身要出去的时候,顾医生忽然请求着:“华总,你能让华良去我的诊所帮我拿套衣服过来吗?我想换洗一下。”

    华宸声音温和了几分:“好。”

    顾医生愿意让华良去诊所帮她拿衣服,说明两个人并非完全没戏,不过两个人曾经是高中同学,或许顾医生并没有其他意思,是觉得他们这些人当中,她只能让华良去,初晓太累了,顾医生不敢让初晓去。

    华宸出来后,便去看许如茵,恰好初晓从许如茵的房间出来,夫妻俩在门口迎面相遇,初晓先开口问他:“华宸,你去看过少彦了吗?”

    “嗯,里面有个无菌病房,现在少彦在那个病房里,顾医生在盯着,暂时不会有事的。如茵还没有醒?”

    初晓摇摇头。

    她走出来,见华宸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便把房门轻轻地关上,华宸看到许太太坐在床前不停地抹着泪,房门关上后,华宸拉起初晓的手,拉着她走到二楼的大厅,在沙发前坐下来。

    初晓默默地偎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则揽住她,彼此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沉默了多长时间,初晓轻轻地离开了华宸的肩膀,望着他,轻轻地说道:“华宸,沈烨的后事……”

    华宸的手落在她的脸上,轻柔地抚摸着,柔声说:“沈烨的后事我安排了玉姨他们过去帮忙了,等你休息片刻,我再陪你过去。”

    初晓点点头,“我也欠沈叔叔他们一个道歉。”沈烨是为了救她而亡,她必须去向沈家人道歉。

    “我陪你去。”

    初晓又靠到他的肩膀上,感激不已,“老公,谢谢你。”

    “傻瓜,我们是夫妻,别跟我那么客气。沈烨救了你,我也感激他,也该向他的家属致谢致歉。”哪怕沈烨以前是对不起初晓,但他对初晓的那份情却是真的。

    他亲手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送给了情敌,心里的痛,可想而知。

    这么多年来,他活在仇恨及悔恨之中,承受的煎熬可想而知了。

    “华劲怎样了?”初晓闭着眼睛,轻轻地问着华劲的下场。

    “被抓了,他,属于贩毒罪名,数量惊人,死刑吧。”提及堂弟,华宸心情特别的沉重。

    初晓搂紧他的腰肢,柔声安慰他:“老公,那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责。”

    “我只是觉得我爷爷的安排,不好。一个大家庭,人人都会有私心的,分成几个小家,各自为政,反而好一点。”都是因为利益冲突,才会让华劲走上了绝路。

    初晓叹口气,只能道一句,人心都是不足的,人都是有私心的。

    ……

    商家。

    “商无极,你别拦着我,我要去看初晓,我现在就要去看初晓,这么大的一件事,你居然瞒着我,要不是我看了早间新闻,我都不知道初晓出了这么大的事,商无极,等我回来再跟你算帐。”

    挺着个大肚子的凌熙,不停地推着挡他路的商无极,心急地要去看望好友。

    看了早间新闻,知道了昨天傍晚到晚上发生的事情后,凌熙惊出了一阵冷汗,初晓遭到玉狐狸的劫持,玉狐狸是道上的人?还是玉少彦的姐姐?

    凌熙听得胆战心惊,特别是听说警方和玉狐狸那些人火拼过了,有不少人受了伤,暂时是没有听到初晓受伤的消息,不过沈烨死了的事,凌熙知道了。

    她越发担心初晓。

    “老婆,你先别急,别生气,冷静点,冷静点。”商无极比凌熙更着急,凌熙都怀孕六个月了,她身体好,也能吃,肚子挺大的,商无极平时看到爱妻插着个肚子,他都是心惊惊的,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老婆大人,此刻看到凌熙那般激动,还动作粗暴地推着他,他被推倒是无所谓,最怕的是伤着他老婆。

    “商无极,不是你的好朋友,你倒是不急,我怎么能冷静?你早知道有这样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你骗我,你个混蛋,就知道骗我。”凌熙推不开商无极,闹得也有点累了,没办法,肚里塞了个球,动一动就容易累。

    “大少奶奶,你先坐下,坐下,别动怒,小心动了胎气,大少爷这不是怕你担心嘛,你要是早知道这件事,你挺着个大肚子过去,那简直就是要了大少爷的命呀。”管姨也帮着商无极劝哄着凌熙。

    被惊动的商百庭,商晴等人纷纷从楼上走下来。

    商百庭都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先冲着大儿子发火:“商无极,大清早的你又惹小熙生气干嘛?小熙现在怀着我的宝贝孙子呢,你就不能顺着她,她要干嘛就让她干嘛,别气坏了小熙。”

    他面对凌熙的时候,则是换上了一副笑脸,讨好地笑着对凌熙说:“小熙,你别跟无极置气,无极这家伙就是个混帐东西,你想干嘛就干嘛去,无极要是敢跟你作对,爸饶不了他。”

    商百庭是不喜欢凌熙这个儿媳妇,不过他喜欢凌熙肚子里的孩子呀,那是他第一个孙辈,不管是男是女,他要做爷爷了,他都开心。所以,他忍着自己对凌熙的不喜,完全站在凌熙的这一边护着她,只要儿子“欺负”儿媳妇,他就端着父亲的架子狠训商无极一顿。

    往往到最后,他才知道不是商无极的错,不过他不会主动向儿子道歉的,知道错怪了儿子后,顶多就是呵呵笑两声,就赶紧溜了。

    “爸,你知道什么?要是真让小熙想干嘛就干嘛去,那才危险呢。”商无极对于以孙为重的父亲无奈至极,现在父亲倒是很少去鬼混了,整天在家里盯着他的老婆,生怕他的孙子出什么事似的。

    凌熙也不止一次在私底下向他抱怨,父亲盯她盯得太紧。

    有时候凌熙回娘家,父亲都紧张兮兮,安排了所有保镖,保姆,浩浩荡荡的送着凌熙回娘家,凌熙就算成了商家的大少奶奶,也不喜欢摆谱,可是公公这样严阵以待,让她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管姨说,商百庭年轻的时候,要当爸爸了都没有这般紧张过呢,估计是年纪大了,老人家大都希望老了能够含饴弄孙吧,所以商百庭特别看重凌熙这一胎。

    “老爷。”

    管姨赶紧把事情告诉了商百庭,商百庭一听可紧张了,连忙围到凌熙面前,帮着儿子劝着儿媳妇,“小熙,无极说得也对,你挺着个大肚子可不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那些人都是狠角色,他们手里的家伙可是不长眼的。”

    “爸,初晓已经被救回来了,她现在没事了,我就是想去看看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遇到危险,无极瞒着我,不想让我担心,我能理解无极的做法,可是现在初晓都被救出来了,无极还不让我去看看她,无极太过份了。”初晓遇险时,商无极瞒着不让她知道,凌熙不怪商无极的,毕竟她挺着个大肚子,而且就算她知道了,赶去也帮不到忙,反倒会越帮越忙。

    她现在就是想去华家看看初晓,并不是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商无极也不允许,就是商无极的不是。

    “大嫂,我大哥也不是不让你去吧,他是让你别急,我大哥会陪着你去的。”商晴替大哥说话。

    商无风也点头附和着。

    商无极表态,“老婆,你现在要去看文初晓,我并没有说不让你去,只是你心急如焚就往外跑,我担心你,才会先拦着你的。”

    凌熙看着他。

    商无极挨着她而坐,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轻轻地放在她隆起来的肚子上,柔声说道:“老婆,我陪你去看望文初晓,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能慌乱地往外跑,好吗?你担心文初晓,我却在你的身后担心你呀。”

    凌熙的确心急如焚,也恼商无极瞒着她,看到新闻后,她就匆匆地想去看初晓,商无极被她的动作吓得魂都要飞了,这才会先拦着她的。

    深吸了几口气,凌熙尽量让自己平复心情,然后对商无极说道:“无极,现在我不慌不乱了,你可以陪我去华家了吧?”

    “华宸和初晓应该还没有回来吧,玉少彦在现场吐血而晕,被送去抢救了,他们应该还在医院,哦,不是医院,是玉家别墅,听说那里等于是一栋私人医院。老婆,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华宸,确定他们在哪里,我再陪你过去好吗?”

    知道拦不住爱妻的,商无极只能先了解清楚再陪妻子过去。

    “那你快打电话呀。”凌熙现在很少带着手机,商无极说手机有辐射,不允许她玩手机了,谁要找凌熙,现在都是打电话给商无极,或者打商家的座机电话。

    商无极柔声道:“好好好,我现在就打电话,你别着急哈。”

    他用眼神示意妹妹过来陪着凌熙,他拿着手机走到一旁去,打电话给华宸,也不知道华宸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商无极道:“那我们晚点儿再过去,你和初晓要注意身体,你两个孩子有人照顾吗?要不要送过来我帮你照顾一段时间?”

    华宸已经陪着初晓去了沈家老宅,沈家当年破了产,房子什么的都变卖了还债,就只有一栋老宅没有变卖。

    沈烨的家人赶来后,沈烨的遗体被他们从医院的太平间接回了他们沈家的老宅,沈家人正在搭建灵堂,帮沈烨办后事,沈母数度哭昏过去,在华宸陪着初晓出现的时候,沈母扑过来就要掐初晓的脖子,她觉得就是初晓害死了她的儿子。

    好在华宸把初晓拉开,沈母又被沈父以及沈烨的弟妹拉住了。

    凌熙现在是个孕妇,初晓又在沈家,商无极自然不肯陪着凌熙去沈家,免得冲撞了。

    挂完电话后,商无极走过来,凌熙连忙问:“怎么样了?我们不能过去吗?是不是初晓也受了伤?小宇和小咏他们呢?他们没事吧?”

    “孩子们没事,在事发之前,华宸已经安排好的了,沈烨死了,华宸陪初晓去了沈家,不管怎么说沈烨都是为了救初晓死的。”商无极答道,又说:“小熙,我们明天再去看初晓,好吗?初晓现在也很累,她又在沈家,你又怀着身孕。”

    凌熙再心急也只能点头了。

    沈家老宅里,沈母还在哭闹着,骂初晓害了她的儿子。

    失去了一个儿子,沈父也是痛苦万分,整个人似乎苍老了十岁,听到老妻还在骂,他头痛地喝斥了老妻一句:“这都是咱们的错,如果当初不是我们逼着小烨那样做,小烨会出这样的事吗?”

    他不怪文初晓,只怪他们当年利用着亲人的身份,对沈烨施压,逼着沈烨送出了文初晓以保他们沈家的事业,那是沈烨心底的最痛,就算他们一家人都远走他乡了,但这么多来沈烨过得并不好。

    沈烨一直觉得对不起初晓。

    沈母呆呆地望着丈夫,忆起当初,她泪如雨下,瘫坐在沈烨的灵堂前,哭道:“烨儿,是妈害了你呀,是妈害了你呀。”

    沈父对初晓说道:“初晓,谢谢你还肯来看看小烨,他这辈子是对不起你,当年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前因后果,也与华总无关,是我们太傻,被人利用了。小烨是对不起你,不过如今他都用命来向你赔罪了,你能原谅他吗?”

    沈家与文家当年都以为两家会结亲,彼此间来往得如同亲家的了,哪曾想到……

    沈父也觉得对不起初晓。

    他们一家人对初晓都很满意的。

    说到底,还是他们自私,是他们拆散了沈烨和初晓。好在,初晓和华宸如今过得幸福了,他们内心的愧疚多少能减轻一点。

    “沈叔叔,我,我早就不恨沈烨了。”初晓眼里有泪,上辈子沈烨也是为了她而自杀,这辈子,沈烨是为了救她而亡,两辈子,他都用他的生命在向她赎罪。

    “沈叔叔,我会跟沈烨说,我不恨他了,也不怨他了,我原谅他。”初晓哽咽着。

    沈父点点头,他抹了一把眼睛,手上便粘满了他的泪。

    有什么比白头发送黑头发更让人痛心的?

    沈父心里的悲伤是难以形容的。

    他去拿来了香支,递给了初晓,低低地说道:“初晓,你去给小烨上支香吧,跟他说,你不恨他了,不怪他了,也原谅他了,免得他下辈子投胎都还带着对你的愧疚。”

    初晓接过了香支,上前去,就着烛火点燃了香支,凝视着沈烨的遗照,脑海里自动回放着她和沈烨之间的点点滴滴。

    她是他的初恋,他也是她的初恋,两个人从青涩的少年恋情,一点一点地发展到谈婚论嫁,差点就要从校服变成婚衫时,遭人算计暗害,生生地拆散了这对有情人。

    上辈子,她知道真相时,心灰意冷,绝望地跳天桥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

    沈烨想帮她收尸,但她到死都还是华宸的妻子,沈烨未能如愿。

    魂回上辈子的时候,初晓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沈烨真的在后悔。

    她的遗体被华宸带走后,沈烨最终也走上了她结束生命的那道人行天桥,他像她当时那般,毫不犹豫地就跳了下去。

    曾经,初晓恨极了沈烨。

    特别是刚重生那会,见到沈烨,她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抽了他的筋。

    慢慢地,她不恨了。

    因为她觉得如果没有沈烨的背叛,她也不知道谁才值得她去相伴一生,重生后,她选择了和华宸好好过日子,获得了幸福。

    所以,她便不再恨沈烨。

    但,也不爱了。

    初晓对着沈烨的遗像拜了拜,把香插到香炉里,再轻摸着沈烨的遗照,轻轻地说道:“沈烨,以前,我就跟你说过,我不恨你了。我原谅你,我原谅你了。”

    沈烨的遗照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听见了初晓对他说,她原谅他了。

    他,心愿已了。

    花两辈子终获得她亲口跟他说,她原谅他了。

    沈烨,一路走好,愿来生,咱们再也不相遇。

    “你是?”

    沈父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一身大红衣服走进来,脸色变了变,但还是客气地问着对方是谁。

    那个年轻的女子是华真。

    华真是恨极了沈烨的。

    沈烨毁了她。

    知道沈烨为了救文初晓死了,华真更恨,沈烨睡了她,她还为沈烨流过产,可是沈烨到死心里都是爱着文初晓的,而她,不过是沈烨报复她大哥的棋子。

    她的手经过治疗,是能拿点轻的东西了,但她被灌了药,导致变成了哑巴,这个结果对于高傲的华真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沈家人不认识华真,不过华真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进来,这让沈家人极度不满。

    沈母没有沈父那样能冷静地面对,她自地上爬起来,就去抄扫把,抄到了扫把冲过去,高举着扫把骂着:“哪来的贱人,给我滚。”

    “啊啊啊……”

    华真想跟沈母对骂,苦于她无法说话,只能左闪右躲的避开了沈母打向她的扫把,她更怒,避开扫把后,她发疯一般冲过去,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去拦住她,她已经冲到了灵堂前,把沈烨的遗照,以及香炉,摆在遗照面前的东西,花圈等,全都扫倒在地上。

    没错,华真过来就是要砸了沈烨的灵堂,替自己出口恶气。

    “小真。”

    华宸最先反应过来,几步跨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华真,才没有让华真把沈烨的遗照踩了。

    “小真。”

    华宸也知道堂妹心里是恨极沈烨的,沈烨当初说过,他伤害了华真的事,他会去自首。

    不过现在沈烨死了,也无法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华真挣扎着还要去踩踏沈烨的遗照。

    她的这番行为惹怒了沈家人,沈母和沈烨的妹妹发疯似的扑来就想撕了华真,被华宸护着华真避开了,沈父和沈烨的弟弟也是气极。

    沈烨已死,他们正处于悲痛之时,灵堂竟然被砸,能不气吗?

    “沈先生,沈太太,你们先听我说。”华宸把华真护在自己身后,不让沈母撕扯到华真,他大声说道:“沈烨对不起小真在先,小真如今说不出话就是沈烨害的。”

    华真前来泄愤,情有可原。

    华真哭着伸出自己的十指,哭着啊啊叫着,手指又指着沈烨的遗照,恨极。

    沈烨回来后做了什么事,沈家人不太清楚,只知道他重新开了间沈氏装修公司,大家心里头高兴着,觉得沈氏能够东山再起的。如今看来,他们的儿子回来后为了报复华劲是做了很多事的呀。

    弄清楚了华真和沈烨之间的仇怨后,沈父让华真走。

    华真还愤愤不平,华宸把她拉了出去。

    出了沈家门后,华真用力地挣脱了华宸的手,在华宸转身面对她的时候,她却一头扎入华宸的怀里,号啕大哭,“大……哥……”

    华真霍地抬头,捂着自己的嘴,泪眼里有着惊喜,她,刚才叫出声了。

    她又能说话了吗?

    华宸也听到了她的哭叫声,“小真,你试试再说句话。”

    华真用手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泪,很紧张地张嘴,很困难地叫着:“大……哥……,大,大哥,我能说了……我又能说话了。”经过最先的困难期后,到了后面,华真说话利索了很多。

    确定自己又能说话了,华真是又哭又笑。

    当了几个月的哑巴,她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呀。

    沈烨让人灌进华真嘴里的药,是能让华真变哑,不过只是暂时性的,那药效随着时间的加长就会变得越来越弱,到最后,药效完全消失,华真便能重新开口说话。

    他对华真多少还手下留了一点一点的情,并没有让华真一辈子当哑巴。

    “大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们都知道错了,是我们错了,对不起。”能说话了,华真再次扑进华宸的怀里哭泣,经过了那么多事,闹腾了那么久,兄弟叔侄间反目成仇,兄妹情断,到最后,他们得到了些什么呀?

    什么都没有得到,反倒失去了很多。

    华真这一哭,是真的悔悟了,真诚向堂兄表达了愧疚之意。

    华宸长叹了一声,终是抬手搂住了堂妹。

    ……

    如茵睁开眼睛后立即自床上坐起来,翻身就要下床。

    “如茵。”

    许太太连忙按住她,“如茵,你身体也虚弱,你别下床,顾医生说要你好好地休息的。”

    “妈,我没事,我要去看看少彦,我要亲自确定他还活着,他没有抛下我和孩子不管不顾,他还活着的。”许如茵哪里还肯在床上躺着,从昨晚到现在,过去了十几个小时,她就没有看到玉少彦的面,她要去看看他。

    “他已经活过来了,他还活着,你别担心,好好地休息,你肚里还有孩子呢。”许太太的心揪痛揪痛的,虽说玉少彦是救活了,可是玉少彦的身体状况还是很差的,女儿一意孤行,非要绑死在玉少彦这棵树上,劝也劝不住,骂也骂不醒,如今更是珠胎暗结,许太太心痛呀。

    许如茵坚持着要去看玉少彦。

    许太太劝不住她,只好扶她下床,许如茵下床的时候身子都还晃了晃,许太太又是阵阵的担心,力劝着:“如茵,你看看你下床都还会不适,未休息好,又不曾吃东西,要不,妈先帮你弄点吃的,你吃了再去看玉少彦吧。”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许如茵也昏睡了好几个小时。

    “妈,我不饿。”

    许如茵三两下就穿好了鞋子,连外套都顾不得穿上,就要出去,许太太拿着外套追上来,把外套往她身上披去,心疼地说道:“我的祖宗呀,你好歹穿了外套再去呀,这么冷的天,要是冷着了怎么办?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你肚里的孩子想想。”

    “妈,我不冷。”

    许如茵还是停了下来,先把外套穿上。

    穿好了外套,她快步地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恰好看到几名保镖小心翼翼地推着玉少彦出来,玉少彦已经醒来了,幸好他此刻睁着眼,否则许如茵都得误会保镖们是推着玉少彦的遗体出来呢。

    “少彦。”

    许如茵轻轻地叫着。

    保镖们停了下来,等着许如茵过来。

    “少彦。”

    许如茵的泪再次夺眶而出,亲眼看到他还活着,她哭得更厉害了。

    不过是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对于两个人来说宛如隔世,他们差点便阴阳两隔了。

    “如茵。”

    玉少彦虚弱地抬手,许如茵的脸凑近前,让他能摸到她的脸,他的手指很轻,也没有多少温度,太冷了,他温柔地,轻轻地帮许如茵拭着脸上的泪,愧疚地说:“如茵,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许如茵捉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摇头,只要他能活过来就好。

    ------题外话------

    推荐黄花晚晚《重生豪门之魔女归来》

    她是气质清冷的豪门千金、万人追捧的偶像女神、无所不能的神医商女……

    但这些都只是表面,心狠手辣、偏执疯狂、伪善隐忍——才是最真实的她。

    因为,从地狱归来的,不可能是救世的菩萨,只能是吃人的恶魔。

    豪门所有的罪恶,她都要狠狠踩在脚下。

    但,偏偏遇到豪门第一少——

    陆二少,九亿少女的梦,却画风奇特。

    夜夜K歌麻将飞,不喝红酒和咖啡,爱吃麻辣烫还喝汤水……

    但自从家里住进小魔女,霸道总裁的夜生活就变成了教他姑娘写作业。

    冲刺高考,先从作文抓起。

    陆二少:喂,朕这里有本祖传写作秘籍要传给你。

    ——“论一个段子手的自我修养”!

    小魔女气摔,要去复仇虐渣,霸道总裁递上小皮鞭——快抽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