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562章 华良篇(20)(本章四千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初晓拉过比女儿更懂事,小小年纪已有华宸几分风范的儿子,摸摸小宇的头,柔声说道:“小宇,等妹妹跟爸爸说完了话,妈妈再把手机给你。”

    “爸爸中午会来接我们去吃饭,小宇可以等的。”小宇就是比小咏懂事,爸爸是打电话给妈妈的,他不好抢听,反正爸爸什么时候都是他的爸爸,他也随时都可以见到爸爸。

    初晓低下头去,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亲。

    “妈妈。”

    跟爸爸还没有说上几句话的小咏把手机递给了初晓,小丫头还满脸的不高兴,显然是华宸在电话里跟女儿说,让她把手机给妈妈惹她不高兴了。

    初晓心知肚明,在接过手机的同时,也在女儿稚嫩的小脸蛋上亲一下,允诺:“待会儿,妈妈带你和哥哥去找爸爸,不用爸爸来接我们了。”

    有点吃醋的小丫头这才脸色好看些。

    “老公。”

    初晓哄住了儿女,才跟华宸通电话。

    “老婆,你有空吗?”华宸问着,“有空的话,带孩子去玉家找如茵,再跟她好好地聊一聊,刚才许太太来公司找过我,求证如茵是不是同性恋,我也劝过了许太太,许太太现在已经松动,答应成全她和玉少彦了。对了,如茵现在怀孕有多少个月了?”

    初晓答道:“应该是两个多月吧。许太太找过你了?我有点空,现在就带孩子去玉家,最近忙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过去了。”

    华宸嗯着,“你让如茵去做个产检,然后拿着产检结果,带玉少彦再回家去。许太太他们既是担心玉少彦的身体,也担心如茵肚里的孩子不健康,只要孩子是健康的,现在这种情况,许家人最终会同意他们俩的婚事。”

    “好。”

    “老婆。”

    “嗯。”

    “我爱你。”

    华宸忽然说爱语,初晓浅笑,柔声回应着他:“老公,我也爱你。”

    “爸爸,我爱你。”小咏有样学样地叫着。

    初晓笑着对华宸说:“女儿又要吃醋了,她上辈子绝对是你的小情人,这辈子那么粘你,还老是跟我争风吃醋。”

    华宸也笑,“女儿是娇气了点,你去过玉家后,先不要回家,带着儿女直接来公司找我,我们再一起去吃饭。”

    “知道。”

    夫妻俩说了几句甜蜜的话后,便结束了通话。

    初晓收拾一下办公桌,然后带着一双儿女,在保镖及保姆的跟随护送下前往玉家别墅。

    今天的气温不算冷,不过没有太阳,天色阴沉沉的。

    玉少彦坚持着在院子里慢跑着,他现在是有时间就在院子里跑上一会儿,偶尔会到外面去,最初跑上两分钟,他就觉得气喘得厉害,坚持了几天后,他现在能跑上五六分钟了,虽然还是气喘,好歹坚持的时间长了点儿。

    许如茵拿着一条毛巾从屋里出来。

    “许小姐,少爷还在跑着,你赶紧劝劝他吧,他都跑了好几分钟,该休息休息了。”阿忠和阿向一见许如茵出来,立即请求她劝住玉少彦。

    他们都知道少爷坚持着锻炼身体是为了谁,但少爷也不能着急的,他的身体不好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想锻炼好身体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许如茵望向那个还在围着院子慢跑的男人,眼底有着温柔也有着心疼,玉少彦过去走路的时间长了都会脸色变白,现在却能跑上几分钟了,坚持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表示他的身体还是向好的方向发展的。

    应医生现在是一心一意地医治他,再无二心了。

    也是在玉姐姐死后,许如茵私底下问应医生,玉少彦到底有没有机会治好,应医生向她坦诚了,玉少彦的身体是有机会好转的,这么多年来一直好不了,是他在药方上做了手脚,让玉少彦吃了药死不了,但也好不了。

    玉少彦早就知道了药被换的事,但玉少彦不怨他,还请求顾医生帮忙保守秘密,为的是保住应医生等人的性命,顾医生曾经质问过应医生,身为医者为何没有医德,都说医者父母心,应医生怎能害玉少彦?

    应医生当时心里就有点纠结了,他也不想这样害一个病人,可是他又太怨太恨玉姐姐,才会那样对待玉少彦的。后来他知道玉少彦为了保护华宸的父母及一双儿女,与棺材同堵住别墅的大门,不让玉姐姐带人进别墅劫持孩子为人质。

    再到后来警方与玉姐姐对峙的时候,玉少彦现身乞求着姐姐回头是岸,他的出现乱了玉姐姐的心神,文初晓才得以被救回来,玉姐姐也落得了应得的下场。

    玉少彦做不到大义灭亲,但他也尽力了。

    应医生便看开了,反正玉姐姐已死,玉姐姐的那些手下,一些落入了法网,一些在逃,一些已经自立门户,现在还跟着玉少彦的都是没有犯过法的。他又感动于玉少彦的许如茵的生死相恋,所以摒弃一切,倾尽所能来医治玉少彦。

    玉少彦坚持着锻炼身体,应医生和顾医生他们都很赞成。

    既然医生都赞成了,许如茵再心疼也不会阻止玉少彦。

    “少彦。”

    许如茵在玉少彦停下来的时候,她拿着毛巾走过去,体贴地帮玉少彦擦着脸上的汗,柔声又心疼地说他:“你清晨的时候已经跑过了,现在就别跑那么长时间了,现在还是大冷的天呢,你都满脸汗了。”

    “今天天气很热,并不冷。”

    “渴不?我进去倒杯水给你。”许如茵帮玉少彦擦了脸上的汗,玉少彦就自己拿过毛巾,他摇摇头,“我不渴。”他的视线落到许如茵的肚子上,关心地问她:“如茵,今天没有吐吧?”

    许如茵摇头,“没有,就是那天回我家里吐了一回,至今都没有再再吐过了。这个孩子很乖的,不会折腾我这个当妈的。”

    “叮铃……”

    门铃响了。

    两个人望向别墅门口,看到为首的车辆是初晓的,许如茵便笑开了,“少彦,是初晓来了,肯定还带着咱们的干儿女。”

    现在她也怀孕了,她更喜欢孩子了。

    以前,许如茵最喜欢的是华咏,对华宇不太感冒,现在,她反而更喜欢华宇的,那是因为她想生个儿子,玉少彦身体不好,她年纪也不是很年轻,这一胎来得不容易,如果是个儿子,玉少彦便后继有人,虽说女儿也是后人,许如茵还是希望一胎生子,谁知道她还有没有机会怀上二胎?

    玉少彦笑着和许如茵一起走向门口。

    早有保镖打开了别墅大门,迎着初晓母子女三人进来。

    “干爸,干妈。”

    两个孩子一下车,就笑着奔向了许如茵两个人。

    初晓在后面跟着走,笑对许如茵:“如茵,小宇和小咏见到我的时候,都没有这般高兴,可见他们是很喜欢干爸干妈的。”

    许如茵抢上前一步蹲下身去把华宇拉过来,笑着摸摸华宇的小脸,回应着初晓:“这可是我的干儿子干女儿,自是喜欢我这个干妈的。”

    玉少彦抱起了华咏,“一段时间不见,小咏又重了点。”

    小咏立即说道:“干爸,我长大了,我是小美女,我二叔最喜欢我了,他整天说他喜欢美女的。”

    众人都笑了起来,不忍心告诉小丫头,华良嘴里的美女是顾医生,可不是小丫头。

    进屋里喝了杯茶,吃了点点心,初晓使用了个眼色给许如茵,两个人便去院子里说话,留玉少彦陪着孩子们。

    “初晓,你今天带孩子过来不是专程来看望我们的吧?”许如茵直白地问着。

    “是兼程来看你们的。”初晓拉着许如茵在一株桃花树下坐下来,仰看着满树的桃花,“这桃花开得挺美的,我家院子里倒是没有桃花,这桃花开了,还能结桃子,以后有桃子吃,种桃树还挺划算的。”

    许如茵也看着满树的桃花,“a市的冬天不算冷,这几天的气温最高达到二十五度,最低也有十四五度,这天气暖了,花便开了,其他地方的桃花怕是连花骨朵都还没有呢。”

    “你妈妈去了华氏集团找华宸。”桃花话题结束,初晓回到了正题上。在许如茵意外地看着她时,她说道:“她是向华宸求证你是否同性恋的。你和华宸是多年的朋友,她觉得华宸应该知道你的私事。”

    许如茵不说话。

    初晓继续说道:“华宸劝了你妈妈,她已经松动了。如茵,你也别怪他们了,他们做父母的,心疼你,怕你会守寡,怕你的孩子会有问题,才会这样阻拦你们在一起。我现在也是做妈妈的人,换成是我,我的女儿要嫁一个随时都会死去的男人,我也是很反对的。做父母的,自己舍不得吃好穿好,但对儿女却很舍得,什么好的都想给了儿女。”

    许如茵垂着眼眸,轻轻地说道:“初晓,我明白的,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我好,但他们给我的这种好,却不曾问过我,我到底需不需要这种好。我是跟他们闹僵,但我没有怨怪他们,他们是我的亲人,骨肉血亲,我怎么会恨他们呀。”

    初晓叹口气,“这是咱们做父母的通病吧,往往把自己认为是最好的给了儿女,却不曾问过儿女们是否需要。总觉得自己是为了儿女们好,却不知道有时候我们觉得是好的是在伤害着儿女。”

    “我妈是很心疼我的,她容易松动也正常,就是我爸那里,初晓,如果那天不是华宸恰好来了,我爸就真的带着英俊他们打进来了,那样……我夹在中间太难做人。少彦他们要是因此受到伤害,我难过,我爸他们因此受到伤害,我一样难过。”

    初晓拉起她的手,用力地握了握,“许伯伯也是心疼你的,如果他不是心疼你,华宸也劝不住他。自那天之后,他可曾再带着人来要绑你回去?没有是吧。少彦三番四次去你家里提亲,虽说许伯伯他们还没有答应,但从第一次把礼品扔出来到后来收下了礼品,可见他们的态度也是越来越软的了。”

    年初二那天,许如茵带着玉少彦离开了许家后,许先生气得把玉少彦送去的礼品全都扔了出来。

    许如茵都是事后才知道的。

    初晓与她交好,也时刻留意着她和玉少彦的婚事进展,知道的甚至比许如茵更多。毕竟玉少彦后来的三番四次去许家提亲,有时候是瞒着许如茵的。

    “你怎么知道的?”

    初晓笑,“我关心你们,让人盯着,自然就知道了。少彦怕你心里难受,有些事并没有告诉你。他拿出真诚去提亲,次次失败次次把去,他的坚持,他的真诚,也是让你家人态度软化的原因。”

    许如茵不说话了。

    初晓继续说:“我过来的时候,华宸跟我说,让我提醒你去做个产检,然后带着产检结果再回你家,把产检结果给你父母看,也好让他们放心。孩子只要是健康的,你和少彦又这般的坚持,生死相随,他们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许如茵的手摸着自己的小腹,她怀孕才两个多月,之前也照过一次b超,主要是检查一下是否宫外孕,b超的结果是胚胎暂时发育正常。现在又过了半个月,她便想等到满三个月,等胚胎成为了胎儿,她再去做个产检。

    平时顾医生或者应医生帮她把脉时,都说脉像正常。

    “我本想等满三个月了再去做产检的。”

    “快满三个月了吧?”

    “正月过了才满三个月,今天才年初十呢,还得等上二十天。”

    初晓想了想说道:“就算现在还不满三个月,你也可以去做一个产检的,只要发育正常,对你和少彦或者你父母,都能放下心来。”玉少彦那样的身体,想必他和许如茵都担心这个孩子不健康的。

    许如茵的饮食都很小心,自从知道怀孕后,就不敢乱吃东西,生怕乱吃东西会影响到孩子的发育。

    “好,我元宵节前去医院做个产检,然后带上产检结果,带上少彦一起回家陪我父母过元宵节。”母亲通过华宸给她传递消息,许如茵便抓住机会,希望能真正获得家人的祝福,然后她和玉少彦幸福地走进结婚礼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