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578章 文初晨番外10(本章五千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傅家。

    文初晨指着傅志英等人对傅志帆说道:“咱们还没有离婚,这还是我的家,我的家不欢迎他们住在这里,你最好现在就叫他们搬出去,否则一会儿我直接扔东西,赶人。”

    “还有。”她玉手一指大腹便便,气得脸色铁青,正怒视着她的沈珂,“傅志帆,只要我们一天没有离婚,这个贱人就叫她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我见她出现在这里一次,我就轰一次,她快生了吧,确定真是儿子吧,要是我动作粗暴伤了她肚里的孩子,呵呵,可别怪我哈。”

    傅志帆太狠,她也不必客气。

    本来,她还想着只要他多分一点家产给她,她就签字离婚的,离了婚后,她再收拾傅氏也不迟,没想到傅志帆想让她净身出户,这么狠的男人,她真不必跟他客气了。

    他的心狠也让文初晨最后一点的不舍都荡然无存,花了十年的时间,她才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算她瞎了十年吧,但从今之后,她不会再瞎下去。

    “文初晨,你别太过份!”傅志帆可以让沈珂先住到他买给她的公寓里,但他的家人,文初晨凭什么赶走?

    傅志英等人也气死了,她对傅志帆说道:“二哥,要走也是她走,你都不要她了,她还厚颜无耻地赖在这里,真够不要脸的,还想端着女主人的架子赶我们走,凭什么呀?”

    傅志帆的大姐傅志芳也在说:“就是,凭什么呀,这是我们傅家,是姓傅的,你姓文的,有多远就滚多远。”

    文初晨环视着这些人,以前,他们对她多好呀,如今……

    白眼狼呀,这就是白眼狼窝,怪不得他们能养出傅志帆这样的白眼狼。

    今天,他们这样骂她,来日,她绝对会加倍还给他们,让他们后悔得罪了她文初晨。

    “砰砰……开门!”

    外面忽然响起了猛烈的拍门声,声音太响了,他们在二楼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傅志英立即对傅志帆说道:“二哥,是她叫来的帮手,不要让他们进来。”

    傅志帆知道文初晨有几个要好的朋友,他听到的又是女人的怒吼声,便以为来的不过是几个平时与文初晨交好的女人,他冷冷地瞪了文初晨一眼,是怪文初晨叫了外人来插手他们夫妻俩的事。

    文初晨却不理他,自沙发上站了起来,就要下楼。

    几个人立即拦住她的去路,不让她下楼去开门,文初晨冷笑着:“如果不想被扔得太难看的,我劝你们现在就回房里收拾你们的东西,否则被砸了,心疼的是你们。”

    她倒是不跟傅志英等人推搡,来的是秋妍夫妻俩,就算她不下楼去开门,以龙哥的能耐还是能进来的。

    她扭头好整以闲地对走到窗前往下看的傅志帆说道:“如果你不想大门被拆了的话,最好就让我下去开门,否则我真不敢保证那扇大门能安然无恙。”

    沈珂快步走过去,凑到傅志帆身边往下看,看到门口居然停了十几辆车,还有几十个人,为首的是一男一女,太阳是下山了,不过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她能看清楚那些人的嘴脸。

    她对傅志帆说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这里是别墅区,外面保安守着大门的,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初晨,开门,我们来了。”

    秋妍猛拍了几下门就被她家男人阻止了,她用力地甩开丈夫的手,还要去拍门,她家男人心疼地说:“让他们把门拆了,你别再拍,拍得你手痛,心疼的可是我。”

    然后,他扭头对自己的人说道:“把门给我拆了,害我老婆拍得手都痛,就该拆了!”

    楼上的文初晨听着龙哥暴怒的吩咐,瞟着傅志帆,眼里一片讽刺。

    不把她的话放在耳里,就等着门被拆吧,反正,这个家,她也不会再要,就闹个家宅不宁。

    傅志帆扭身就走,走了几步直接改用跑的。

    傅家人全都挤到窗前看了个究竟,生怕傅志帆吃亏,也跟着下楼。

    最后,二楼便只有文初晨和沈珂了。

    文初晨一个步一步地朝沈珂走过去,沈珂现在还在窗前,见文初晨过来,她满脸防备地看着文初晨,防备地质问着:“文初晨,你想干嘛,别过来。”

    文初晨走到了她的面前,视线落到她隆起的肚子上。

    沈珂立即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先声夺人:“文初晨,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志帆不会放过你的。”

    文初晨指指窗外,“傅志帆心急地去保着他家大门,哪里还顾及你肚里的孩子,沈珂,你其实连他家大门都不值,真以为傅志帆很爱你了。”

    沈珂见她并没有动手,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移去,嘴硬地说:“志帆当然爱我,为了我,他都要跟你离婚。”

    文初晨呵呵地笑,沈珂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都被老公逼着离婚,文初晨居然还笑得出来,会不会被气成了傻子?

    “就算没有你沈珂,他也会跟我离婚的。”文初晨笑过后,轻轻地说了一句,她已经醒悟过来,傅志帆早就存了要跟她离婚的念头头,就如同席少铭当初骂她的一样,傅志帆娶她这个富家女是为了少奋斗三十年。

    瞧,傅志帆不就是因为娶了她而少奋斗很多年就有了今天的财势及地位吗?

    “还不滚,想让我把你从窗口扔出去吗?”文初晨倏地变了口气,冷喝一声,吓得沈珂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知道文初晨恨极了她,怕文初晨真的把她从窗口扔出去,赶紧闪人。

    才走到楼梯口,遇到杀上楼来的秋妍,秋妍早就想帮文初晨教训沈珂这个小三的了,此刻两个人打了个照面,秋妍出手特别快,别看她娇小玲珑的,力气可不小,啪啪两巴掌落在沈珂的脸,打得沈珂眼冒金星,嘴角都流血了,还差一点站立不稳栽下楼去。

    “洪秋妍!”傅志帆挡不住杀气腾腾的秋妍等人,看到秋妍动手打了沈珂,他怒喝一声。

    下一刻,他的脸上也挨了两巴掌,紧接着,腹部又吃上一脚,他被那一脚踢得后退了好几步,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的嘴角也流血了,流得比沈珂还多。

    龙哥甩甩腿,又拂了拂他的鞋底,一副踢了傅志帆会弄脏他的脚似的。

    “我老婆的名字,你不能叫,叫一声,我抽你两巴掌,那是我的专利!”

    “你们什么人,强闯民宅,还出手打人,立即滚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傅志帆的哥哥喝斥着,父母则赶紧去扶傅志帆。

    龙哥就像没有听到傅家人的喝斥似的,仰头对楼梯口的爱妻说道:“老婆,你尽管抽,把她抽成个猪头都没事,反正我们不心疼。”

    傅志帆心疼呀。

    有老公撑脸的秋妍,还真的又抽了沈珂两巴掌,沈珂怕伤着自己肚里的孩子,不敢跟秋妍硬碰硬,躲闪又不及,挨了四巴掌的她,两边脸都红红肿肿的。

    秋妍还不解气,问着走过来的文初晨:“要不要扒光她的衣服,拍她的丑照再把她拉出去游街?”

    沈珂的脸都白了。

    文初晨看都不看沈珂,走过来拉起秋妍的手,看了看,说:“手掌都打红了,待会儿你家龙哥得心疼死。犯法的事,咱们就不做了,我让你来,是帮我把那些赖在我家里不走的人轰出去的。”

    沈珂顾不得那么多,赶紧逃下楼去。

    文初晨结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呀,像黑社会一样。

    “这栋别墅呢,是我和傅志帆结婚后才买的,属于我与他的婚后财产,便是我们的家,虽然我和他现在要离婚,但婚还没有离嘛,这里就还是我的家,他的父母要住在这里,倒是合理,儿子养父母那是天经地义嘛,不过我们没有道理也没有义务连他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养吧?过去呢,是我眼瞎心盲,看在傅志帆的份上,容忍他们赖在这里,吃我的住我的还帮着外人来算计对付我,简直就是白眼狼,如今,我就没有必要再养着他们了。”

    文初晨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睨视着傅家人,一副可惜的样子,“都说了让你们赶紧收拾你们的东西,你们不听我的劝,现在呀,就要对不起你们了。”

    她扭头指着她的房门以及女儿的房间,对秋妍说道:“除了那两间房不要动,其他房间里的东西,你们都帮我扔出去,然后这些人都轰出去!”

    秋妍冲自家男人叫道:“老公,听到了吧,赶紧的,咱们帮初晨轰白眼狼,我这个人生平最恨的就是忘恩负义的人了。”

    “文初晨!”

    傅志帆被文初晨的举动气得心肝肺都痛了。

    现在的文初晨,都不是文初晨了,她从来没有这么狠过的,居然要把他的家人全都赶出去。

    “这个家我也有份的,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你凭什么把他们赶出去!”傅志帆用看仇人的眼神看着文初晨。

    文初晨笑,“我不同意他们住在这里,他们就得滚,你仅是有份而已,还没有到你一个人可以作主的份。”

    “你!”

    傅志帆被气得想吐血,偏偏他的血液都不配合他,吐不出来,嘴角那点血早就被擦干净了。

    龙哥是个暴脾气,也是急性子,知道他们来的目的不是打人,而是赶人,他就不客气了,挥手就对自己的人说:“太太让你们干嘛就干嘛去。”

    然后,那些人全都往楼上涌去,要把傅家人的东西扔出去。

    这下子大乱,傅志英他们不肯就这样被赶出去,自然是冲上楼去要阻止,只是龙哥带来的这些人,可是会拳脚功夫的,他们根本就阻止不了。

    傅志帆气得要报警。

    傅母气得破口大骂。

    “哎呀,我是不是来晚了?还是来得正是时候,真热闹呀,我还在外面就听到了叫骂声呢。”

    席少铭在他家所有保镖的簇拥下如同王者一般走进来。

    沈珂不认识席少铭,傅志帆却是认得席少铭的,不仅认得,他还想方设法想和席少铭见一面,没想到席少铭今晚居然会主动出现在他家里。

    “志帆,他也是来帮文初晨的,半年前在名宇酒店就是他帮了文初晨。”

    沈珂小声地对傅志帆说。

    傅志帆正想迎向席少铭的脚步一下子就被钉住了,宛如脚下有千斤重,让他怎么都抬不起脚来。

    龙哥会过来帮着文初晨,那是因为洪秋妍和文初晨是朋友,但席少铭怎么也会帮着文初晨?过去他让文初晨想办法与席氏集团谈生意,文初晨不是说找不着门路吗?席少铭都肯过来替她撑腰了,她还说找不着门路,她是存心不想让傅氏和席氏合作的吧?

    “席少,你这是?”

    傅志帆脑里是闪过了多种猜测,不过席少铭的身份是他趋之若鹜兼惹不起的人,在席少铭还没有说明来意前,他都得小心翼翼地招待着席少铭。

    龙哥,傅志帆其实不怎么惧怕,不过是个浑人,席少铭却是不能得罪的,一个不小心,席少铭翻翻手掌,就能颠覆傅氏,让傅氏破产的。

    傅志帆也不愿意相信席少铭是来帮文初晨的。

    在G市谁不知道席少铭是很难见得到的,他怎么可能会带着人过来帮文初晨撑腰呀,这,怎么说都是他和文初晨的私事。

    席少铭进来后,先仰眸看向还站在楼梯上的文初晨,见文初晨毫发无损,反倒有一股决绝之气,他笑了笑,这个女人总算醒悟了,他就说嘛,她有本事让傅志帆发家,就有本事治傅志帆,哪怕她借助了龙哥的力量。

    好歹,她有这个本事借,不是吗?

    傅志帆就借不来龙哥的力量。

    文初晨看到席少铭的时候,也很意外。

    半年前,她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席少铭,一天之内,遇到三次,被他看尽她的狼狈,他也笑她没用,被小三爬到头顶上作威作福了,她居然还能忍着。

    傅志帆心都不在她身上了,她还想着去挽回。

    但自半年前那一见之后,她与他就有半年没有见过面了。

    此刻,他怎么会来?

    “席少怎么过来了?”秋妍狐疑地嘀咕着,“这种热闹,他居然也来凑。”

    傅志帆见席少铭一进来就先看文初晨,还冲文初晨笑了笑,一颗心直往下坠,沈珂说得不错,席少铭就是来帮文初晨的。

    文初晨与席少铭私交肯定极好,否则席少不会出现在这里。

    “志帆。”

    傅母扯着儿子的手臂,傅志帆回过神来,强压下心里那股复杂情绪,勉强地挤出笑容来,“席少,真对不起,我家里现在正乱着,让你见笑了,不知道席少……”

    席少铭打断傅志帆的话,大摇大摆地走到沙发前坐下,说道:“我是受朋友之托过来罩着你太太的,对了,我那个朋友便是A市华氏集团的当家总裁华宸。”

    傅志帆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他以为文家和华家不能拿他怎么样的,顶多就是文家人过来打骂他一顿,但文家人没有过来,也无须他们亲自出手,只要华宸一通电话,就能请动G市的商界帝皇席少铭出面罩着文初晨。

    龙哥招呼着爱妻,“老婆,你下来,让我看看你的手有没有打红了,我帮你吹吹。”

    时刻秀恩爱,撒狗粮的非龙哥和秋妍莫属。

    秋妍拉着文初晨下楼,也好腾出通道给龙哥的人把傅志英他们的东西扔出去。

    “志帆。”

    傅母见龙哥的人还真的把她其他孩子的东西往外搬扔,着急地扯着儿子的手臂。

    傅志帆咬咬牙,硬着头皮上前对席少铭说道:“席少,这是我和初晨的私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席少铭像是没有听到傅志帆的话似的,似笑非笑地瞅着文初晨看,“文总,我应该算是你家的稀客吧,现在我就坐在这里了,你怎么着也要给我沏壶茶吧。”

    文初晨知道席少铭是受妹夫所托过来帮她的,没有什么好吃惊的了,她歉意地笑了笑,“席少稍等片刻,我去沏茶。”

    说着,她就要去沏茶。

    “初晨。”

    傅母一把拉住了文初晨,并把她拉到一边去,换上了哀求的语气:“初晨,是志帆对不起你,你的朋友也替你教训过志帆了,你就不要再闹了吧,让他们都住手好吗?咱们家闹得这么厉害,左邻右舍还不知道怎么笑话我们呢。我一把老骨头,倒是不怕别人笑话,可你还要上班,还要谈生意的,这样闹着不太好吧。”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儿媳妇呀,厉害着呢,就算她儿子现在有钱有势了,但一山还比一山高,在这个大都市里,儿子还有很多人是不能得罪也不敢得罪的。

    后面来的那个什么席少,明显就是儿子不敢得罪的。

    傅母便想着求文初晨高抬贵手。

    “初晨,我跟你保证,以后都不会再让沈珂踏进这里半步的,也不会再让她去气你,你消消气哈,看在妈的老脸上,就别闹了,我让志帆过来跟你道歉,那臭小子就是对不起你,我骂过他的了,他都不听,初晨,你也知道的,自从你进了我傅家,我待你如亲生女儿,志英都说我疼你这个儿媳妇多过她那个女儿,看在妈的份上,别闹了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