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598章 文初晨番外30(十三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的枕头风非但没有用,反倒让傅志帆反感,傅志帆始终介怀沈珂早早就给儿子断了奶,整天就想粘着他,也不管儿子。

    让她进了傅氏上班,工作上的能力又不怎么样,他有时候都在怀疑自己,怎么就爱上了沈珂这样的一个女人?

    沈珂与傅家人的相处也不太愉快,她娘家人又总是给她出谋策划,想让她从傅志帆这里捞到更多的好处,这样,她的娘家人和傅家人便有了冲突,她和傅志帆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也影响了她和傅志帆的感情。

    看着越活越年轻,越来越有女人韵味的前妻,傅志帆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傅总要是没事请你让路。”

    文初晨神色如常,对傅志帆早已死心的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傅志帆。

    “初晨,我们能谈谈吗?”

    傅志帆艰难地开口,“是生意上的事。”

    文初晨讽刺地笑:“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当初,她挽留这段感情的时候,他冷漠地说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傅志帆紧盯着她的脸看,“你真要赶尽杀绝吗?”

    文初晨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笑得很甜,那甜美灿烂的笑容深深地刺痛了傅志帆的眼,离婚不过短短的三四个月,他似乎就尝到了后悔的味道。

    以前在他眼里千般好万般好的沈珂,变得缺点一大堆,既不能在生意上帮到他,又不能处理好与他家人的关系,让他无后顾之忧,反而天天给他添堵,他有时候都怕见到沈珂,可是沈珂现在傅氏上班,整个傅氏都把她当成了他的新太太,他根本就摆脱不了她。

    “傅总言重了,咱们可是公平之争,是你们的合作到期了,他们不愿意与傅总再合作,转而与我公司合作,我没有理由把客户往外推吧?傅总留不住他们,那是傅总的失败,可不是我赶尽杀绝。”

    文初晨现在非常有成应就感,看着眉头紧锁,脸色有点憔悴的傅志帆,她大快人心。

    席少铭说过一句话,她活得比傅志帆好,比傅志帆精彩,便是实力打傅志帆的脸。

    果真如此。

    离了傅志帆,她活得更好。

    “初晨……”傅志帆被文初晨反驳得无话可说。

    停顿片刻,他再度开口,“初晨,你公司对面便有间咖啡馆,我请你喝咖啡,赏脸吗?”

    “不赏脸。”文初晨直接拒绝。

    傅志帆:“……女儿最近还好吗?”

    “非常好,好得很,有劳你记挂了。”

    “我去看过文雯的,她总是提到席叔叔,初晨,你和席少……真如传言那般?他,估计不是真心的,你不要被他骗了。”傅志帆说话有点儿吞吐。

    今天来找文初晨,傅志帆内心是非常复杂的。

    一来,他的生意因为悦斯而受到极大的影响,文初晨在经商方面本来就比他强,他以为自己已经脱胎换骨,离了文初晨才知道,过去,文初晨真的帮了他很多。

    二来,他想知道文初晨对席少铭抱着怎样的态度,很想让文初晨远离席少铭,但他还有什么资格说她?

    文初晨冷笑,“我被骗过一次,不会再被骗第二次,傅总有心了。”

    傅志帆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文初晨是暗指他骗了她。

    “傅志帆,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你什么意思嘛,把我置于何地?”冷不丁的,沈珂的叫骂声传来。

    她的车子都还没有停稳,叫骂声就先刺入两个人的耳里。

    沈珂跳下车,先跑到文初晨的车前,因为文初晨按下了车窗的,她伸手入内就想揪住文初晨抽耳光,却被文初晨避开了,文初晨狠狠地攫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警告她:“你敢动我一下,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文初晨,你不要脸,你勾引我老公,你就是个贱人,勾了席少不算,还勾人老公。”沈珂破口大骂。

    文初晨讽刺地反问她:“沈小姐,请问你和傅志帆领了结婚证吗?还没有领证他就不是你老公,话说,贱人不正是你吗,勾人老公的可都是你呢,傅志帆以前是谁的老公,沈小姐忘了?”

    沈珂气恨地挣扎,想抽回自己的手。

    文初晨的话像一把把刀,往她身上扎着,把她扎得千疮百孔的。

    她现在还不是傅志帆的太太!

    她才是那个勾人老公的贱人!

    “沈珂,你做什么?”

    傅志帆上前来,把沈珂用力地往后拉扯着,文初晨适时地松开了手,让他得以把沈珂拉开。

    沈珂被傅志帆拉开后,反身就给了傅志帆一巴掌,啪的一声,非常响亮。

    文初晨冷眼看着。

    悦斯的保安也是冷眼看着,甚至觉得大快人心。

    这个傅志帆先背叛他们的文总,现在文总有新的追求者了,傅志帆好意思来问吗?他有什么资格再问?以为他有沈珂,他们的文总就不能再找第二春?

    对不起,他们文总的第二春可是第一春好太多了。

    “傅志帆,你对得起我吗,你背着我来找她,你对得起我吗,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名没份的,还帮你生了个儿子,你居然背着我来找她。”沈珂气死了,扯着傅志帆又抓又打的。

    傅志帆也被她的举动激怒了,不客气地还手。

    文初晨看着这出好戏,既觉得大快人心,又替沈珂感到悲哀,不过,当小三的就该受到这些惩罚,这是沈珂的报应。

    真以为把她文初晨挤走了,沈珂就胜利了,谁不知道等待沈珂的却是苦涩。

    以前,文初晨好歹还是傅志帆的正室,沈珂现在算什么东西?

    文初晨懒得再看两个人争吵,自顾自地开车进公司。

    悦斯的人知道傅志帆和沈珂在公司门口闹矛盾,个个都在说沈珂那是活该。

    小伊见到文初晨笑容满面,活像捡了一座金山似的,逗得文初晨好笑地说她:“我怎么觉得你们都是幸灾乐祸,有那么好笑吗?”

    “文总,我就是幸灾乐祸,那个贱人活该呀!文总难道不觉得大快人心?”

    对于沈珂来说,她费尽心思抢来的男人,反而越来越后悔和她在一起,是最大的打脸,也足够让沈珂悔不当初了。

    文初晨笑道:“做事。”

    小伊俏皮地吐吐舌头。

    不久后,席少铭抱着大束的玫瑰花杀到了悦斯。

    悦斯的人很看好席少铭,傅志帆来的时候会被挡在公司外面,席少铭来的时候,不用征求文初晨的意思,便能长驱直入。

    席少铭进来的时候,傅志帆还没有走,自是看着席少铭进了悦斯的,他一下子就心酸,居然吃起席少铭的醋来。

    他想阻拦席少铭进悦斯,被沈珂缠住,连和席少铭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席少铭抱着花束,敲开了文初晨的办公室大门。

    文初晨见他,颇为无奈,她都很努力地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不让自己去想她和席少铭的事,可是席少铭不死心呀,天天都要给她送花,这鲜花攻势都不知道羡煞多少人。

    “初晨。”

    席少铭大步走过来,把花束递到文初晨的面前,他半截身子探过了办公桌,俊脸离文初晨很近,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深情地说道:“初晨,我爱你。”

    只要被他逮到她,他总是不吝啬他的表白。

    文初晨的脸莫名地红了。

    席少铭见她脸红,顿时大喜,说明他追了两个多月,有点进展了,她会脸红,也说明她对他其实是动心的,估计是碍于他母亲的态度,加上她是离婚女人的身份,她自己也难以迈过心理那一关,才会总是逃避他。

    “少铭,我们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再给我送花,行吗?”

    “怎么不可能?你跟我说,我哪里不适合你,我可以改正的,改到咱们适合为止。这花,你要是不收,我可就要亲你了。”席少铭先是反驳着文初晨的话,后面那句却痞痞的,惹得文初晨的脸更红。

    然后,他不等她接过花,还真的用另一只手扣住她的下巴,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温热的唇瓣就贴到她的唇上了。

    文初晨双眸骤然圆瞪,他,他还真的亲她!

    很快,文初晨反应过来,抬手挥开席少铭扣住她下巴的手,她更是慌乱地往后退,然后撞到椅子,整个人往后跌去,椅子还被她绊倒了。

    “初晨!”

    席少铭把花束往桌面上一放,他单手撑着桌面,就跳过去,心疼地扶起文初晨。

    他的亲吻有那么可怕吗?

    文初晨被他扶起来,还用力地推开他,想绕出去,拉开与他的距离。

    席少铭有点恼了,他是真的喜欢她,天天风雨无阻地送花给她,也经常亲自过来,追求得那样认真,她还是不愿意接受,还老是想避开他,拉开与他的距离。

    见她心慌地要走,他用力地捉住她的手臂,把她扯了回来,文初晨撞入他的怀里,腰肢随即被他勒住,她整个人被迫贴在他的怀里,他低头捕捉住她的唇。

    不同于刚才的浅尝,刚才席少铭刚贴上她的唇,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尝,就被她推开了。

    这一次,他霸道地加深了这个吻,文初晨根本就挣不开他的钳制,被迫承受他霸道的深吻,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闭上,死死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

    唇上的温热时刻都在提醒她,他在亲她。

    ------题外话------

    (PS:应该还有几章,我会写到很晚,大家可以留着明天再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