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恋:宠妻百分百 第604章 文初晨番外36(大结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文初晨不像以前那样犹犹豫豫的,很果断地伸出双手接过了花束,她先嗅了嗅花香,便抬眸对上他深情的黑眸,点头应允:“少铭,我愿意!”

    席少铭狂喜,一把抱起了她,文初晨连忙高举花束,免得被他压坏了花束,他抱着她在原地转圈圈,而那红色的玫瑰花瓣雨未停,依旧随着清风徐徐飘落。

    雷鸣般的掌声瞬间响起,久久不息,直冲云霄!

    “少铭,别转了,我头晕了。”

    文初晨笑着叫道,席少铭连忙停止了转圈圈,把她放下来,扶着她,心疼又歉意地看着她。

    见他一脸歉意,文初晨笑,忽地腾出一只手勾搂住他的脖子,略略地踮起了脚,主动地吻上他。

    席少铭简直是受宠若惊,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立即化被动为主动。

    ……

    总经理办公室里,总算敞开心扉接受席少铭的文初晨,靠在他的怀里,两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不需要过多的甜言蜜语,两颗心已经靠拢。

    席少铭总有一种在做梦的错觉。

    同样的,文初晨也觉得像在做梦。

    她抬头看席少铭,席少铭也低头看她,两个人同时想开口,然后又相视而笑,席少铭轻摸着她的脸,宠溺地说:“初晨,你先说。”

    “我总觉得有点像做梦。”

    席少铭笑意更深,忍不住低首在她的红唇上轻吻,然后移唇到她的耳边,低哑地说:“不是梦,初晨,我爱你。”

    “少铭。”

    初晨没有说出爱他的话,不过她用行动回应了他。

    从这一天开始,两个人正式开始恋爱。

    或许是有新的爱情滋润吧,文初晨的心态也变了很多,对傅氏不再抱着打击报复的心态,当然,她也抢了傅氏很多的客户,只不过是不想再赶尽杀绝。

    她觉得她已经开始了新生,如果再咬着傅氏不放,显得她对过去还不放下,还恨着傅志帆似的。

    离婚半年多,她早就不恨傅志帆,更无爱了。

    不过,文初晨不想对傅氏赶尽杀绝,傅氏还是在走下滑坡,只要与傅氏合作到期的客户都转而与文初晨合作,还是主动来找文初晨合作的。

    文初晨也知道他们很多都是冲着她和席少铭的关系而来。

    席少铭这么多来年没有谈过女朋友,哪怕他暗恋过寒子初,真正恋爱却是与文初晨,背后嫉妒文初晨的人一大把,当面却没有人敢说文初晨半句是非,席少铭宠她宠得厉害,谁不怕死的就说文初晨的不是,自然的,那些找不着门路和席氏合作的,便转而来悦斯找文初晨合作。

    这位离过婚的女人,以前在生意场上就颇有名气的,将来,她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成为席少铭的太太。

    这样的大腿不抱,抱谁的?

    傅氏会走下滑坡,除了客户大都不与他合作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便是内乱。

    内乱之祸便是沈珂。

    沈珂进了财务部,自是想抓住傅氏的财政,但她还没有嫁给傅志帆,财务部又是傅志帆兄姐的地盘,哪肯让她插手,于是三个人便经常斗。

    傅志帆的兄姐私底下都跟傅志帆抱怨沈珂管得宽,又霸道,还没有成为他们傅家的人呢,就这样对他们了,等沈珂真的成了傅志帆合法的太太,他们这些人还有好果子吃的?

    说什么还是文初晨好。

    这些白眼狼就是墙头草,在傅志帆出轨的时候,他们向着傅志帆和沈珂,冲着沈珂肚里的那个儿子,就能抹掉文初晨所有的好。等到文初晨离开了,他们忽然发现以前在他们眼里比文初晨还好的沈珂远远不及文初晨。

    傅志帆本就有了悔意,见沈珂和自己的兄姐争权夺利,还在公司内部拉帮结派,影响了公司的发展不说,还成为导致公司下滑的原因之一,他对沈珂也是越来越生厌,一直找着借口不和沈珂去领证。

    沈珂跟了他三四年,儿子都帮他生了一个,哪怕就这样算了,她千方百计地想从傅志帆这里算计钱,傅志帆最初还大方地送她很多贵重的首饰,名牌包包,衣服等,后来发现她居然把他送的东西转卖出去,然后换上假到乱真的糊弄他。

    傅志帆对她更加的失望,总算相信了文初晨当初说的那句话,沈珂跟他就是冲着他的钱。

    如果他变得一无所有,沈珂保证是第一个离开他的人。

    这些,文初晨并不想刻意去打听,不过秋妍总是过来跟她说。

    就像此刻,秋妍说得唇干舌燥了,见对面的文初晨只顾着处理她的文件,秋妍忍不住拍拍桌面,初晨抬头看她,她不满地说:“初晨,我说了这么多八卦消息给你听,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亏我还说得唇干舌燥的。”

    文初晨放下了签字笔,起身绕出办公桌,去帮秋妍打来一杯水,“渴了,就喝杯水。”

    秋妍不客气地接过那杯水,很快就喝了个精光。

    “初晨,现在傅氏乱得像一锅粥,傅志帆估计悔得肠子都青了,老天爷真是开眼呀,像他这种负心汉,白眼狼,就该这样治他。不用你再出手,天都收他!”

    秋妍觉得大快人心。

    文初晨笑道:“那是他的事,与我无关,我不喜欢做落井下石的事,他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哭也要哭着走完。”

    秋妍定定地看了她片刻,夸着:“初晨,你的胸襟变得真宽,这样都可以原谅他。换成是我,不趁他病取他命,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文初晨坐回办公桌内,还是微笑着:“不是你说的吗,不用我再报复他,天都收他。既然天都开始收他,我又何必再出手?更何况我也出过手了。”

    “我开始了新生,就跟过去做个彻底的告别,不想再咬着傅氏不放。”

    现在傅氏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傅志帆焦头烂额,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秋妍想想,“也是,你现在和席少铭好好的,没必要再去理睬那些人,就等着他们都后悔吧,你和席少铭什么时候举行婚礼?你们可别拖太长时间,毕竟你们两个的年纪都不轻了,你未来的婆婆还等着抱孙呢。”

    提到席少铭,文初晨脸如桃花,泛着羞色,染着甜蜜,让整天被老公宠在心尖上的秋妍都忍不住嫉妒她,初晨甜甜地笑道:“快了。”

    “初晨,你还会生孩子吗?”

    文初晨依旧笑着:“少铭是独子,慕远是很懂事也很孝顺,毕竟不是他亲生的,婚后,我会打算帮他生个孩子,不管是男是女,总要让他有个属于他自己的孩子。”

    因为爱他,所以她愿意为他生儿育女。

    “也是,那你们得抓紧时间了,你现在都三十二高龄啦,今年怀,明年生,也三十三岁了。”

    文初晨嗯着,“是这样计划的。”

    秋妍又一脸暧昧地问她:“你们俩有没有那啥。”

    文初晨的脸烧红。

    “咱们都是成年人,那么害羞干嘛?”秋妍打趣着。

    文初晨还没有回答,敲门声响起。

    “进来。”

    小伊推门而入,俏丽的脸上却有着愤怒,秋妍问她:“小伊,谁惹你生气了?”

    “那个狐狸精,贱人来了,居然说一定要见文总,她怎么好意思还来见文总。”小伊气愤地说道。

    是沈珂来求见文初晨。

    秋妍看向文初晨,文初晨脸色平静,问小伊:“她在哪里?”

    “在外面,我不让她进来。”

    说话间,沈珂已经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

    小伊一见她自己过来,气得骂她:“都说了让你在外面等着,未经文总同意,你不能进来。”

    “小伊。”

    文初晨叫了小伊一声,“你出去做事吧。”

    小伊瞪了沈珂一眼,应了文初晨一声,这才转身出去,经过沈珂身边时,她呸了几下,低低地骂着:“贱人!”

    沈珂忍着,没有跟小伊对骂。

    文初晨又看向秋妍,秋妍很想看戏的,不过文初晨的意思是让她也出去。

    秋妍只得站起来,“初晨,我先出去,她要是再敢欺负你,我抽死她,去年那个晚上,我抽她抽得真是过瘾。”

    沈珂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很快,办公室里便只文初晨了,沈珂这才进来。

    她也没有关门,坐下后,她自嘲地说:“不关门好一点,免得别人会以为我过来是欺负你。”

    文初晨起身去帮她打来了一杯水。

    “谢谢。”

    沈珂道了谢。

    她看着文初晨优雅地坐回原位,当初傅志帆选择她的时候,她觉得她是胜利者,文初晨则是失败者,现在,她才知道她是真正的失败者,跟了傅志帆这么多年,连名份都没有得到。

    生有儿子又如何?

    还不是私生子!

    而且因为她早早就断了奶,非要跟着傅志帆去上班,并没有亲自带儿子,导致现在儿子与她一点都不亲,她抱儿子,他就哭,要跟爷爷奶奶。

    她做女人做得很失败,做母亲也做得很失败。

    现在的文初晨看上去也比她年轻了,明明她比文初晨还小好几岁。

    文初晨有新的恋情滋润,事业上又顺风顺水的,春风得意,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她,嫉妒她,整个人自是容光焕发的,沈珂曾经也嫉妒着文初晨,嫉妒得几乎要发疯。

    为什么,她抢走了傅志帆,文初晨却找到一个更好的。

    席少铭呀,是傅志帆拍马都追不上,也无法比拟的。

    好运气都给了文初晨,她沈珂是那个倒霉的。

    文初晨任何沈珂打量着自己,也不开口。

    良久,沈珂才苦笑地说道:“文初晨,我彻底地输了。”

    文初晨还是不说话。

    沈珂涩涩地说:“他到现在都还不肯和我结婚,以前应酬总带着我,现在他也不带我了,以前对我千依百顺,恨不得掏颗心给我,我想要什么,他就送我什么,现在却……他连零用钱,生活费都不给我了,我想要什么,他说我自己有一份工资,可以自己买……”

    沈珂在回忆着以前傅志帆对她的好,回忆着回忆着,又被现在的生活打了脸。

    “有些男人对情人大方,对妻子小气,傅志帆恰好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你们虽然未领证,你却扮演着妻子的角色了。”

    文初晨总算说话了,她的话,也让沈珂的心刺痛刺痛的。

    “其实,你也是冲着他的钱去。”

    文初晨不客气地指出沈珂对傅志帆的感情并不是百分百的纯净。

    从秋妍那里听了太多傅志帆与沈珂的事,文初晨可以说对这两个人都摸得很清楚了。

    沈珂张嘴想反驳的,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无法否认自己是因为傅志帆有钱才勾引他的呀。

    “刚来了一个贱人,又来一个负心汉。”

    外面忽然响起秋妍和小伊讽刺的话语。

    很快,傅志帆便匆匆进来。

    他得知沈珂来找文初晨,生怕沈珂还会伤害文初晨,立即匆匆赶过来。

    “沈珂,你跟我回去,你来找初晨干嘛?我警告你,你再找初晨的麻烦,我就……”傅志帆气冲冲地冲进来扯起沈珂就要走,还警告着她。

    沈珂用力地挣脱了他的手,“你就怎样?傅志帆,你就怎样?”

    “回去!”

    在前妻面前,傅志帆不想和沈珂闹,那样只会让前妻看他的笑话。

    事实上,文初晨已经看了他很多的笑话。

    “傅总,沈小姐并没有对我做什么。”文初晨淡冷地说了一句。

    傅志帆望向她,有短暂间的怔忡,想到她现在是席少铭的女友,傅志帆的心又酸又涩,又悔又恨呀。

    放着这么好的一个妻子不爱,却要爱一个冲着钱来的沈珂。

    失去了文初晨,他才知道他失去的是什么。

    后悔呀。

    但后悔有用吗?

    没用!

    她已经有了新的恋情,席少铭很爱她,对她非常好,她和席少铭非常般配,连他的亲生女儿都认可席少铭。

    傅志帆真的悔得肠子变青,恨自己被鬼蒙眼捂心,不识谁对他是真好,谁是假好。

    他这副样子,又刺激到沈珂,沈珂忍不住讽刺他:“文总现在可是席少的未婚妻,你呀,就死了这条心吧。”

    傅志帆倏地回神,恨恨地瞪着沈珂。

    沈珂讽刺的话语不断。

    傅志帆被她讽刺得脸色变青,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沈珂对他也有了恨意,两个人居然在文初晨的办公室撕打起来。

    秋妍和小伊听到动静,赶紧进来看,发现是一对贱人在狗咬狗,她俩便在一旁鼓掌呐喊加油助威。

    文初晨哭笑不得,“你们俩还站在那里干嘛,拉架呀,这是我的办公室!”

    他们要打要闹回他们的家里去闹,别在她的办公室里闹。

    秋妍和小伊才不情不愿地拉开了沈珂,沈珂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傅志帆也好不到哪里去。

    吃了大亏的沈珂,哭着跑了。

    傅志帆却看着文初晨。

    文初晨走到他的面前,曾经的一对夫妻,四目相对时,文初晨一脸的平静,连讽刺都没有,傅志帆的眼神复杂,悔意明显。

    “初晨……”

    傅志帆轻轻地叫着,有很多话想跟文初晨说,又无从说起,也没有脸再跟她说。

    文初晨淡冷地道:“男人要有风度,动手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她简直就是个疯子!”

    “当初,你说过,就算你一无所有,你都选择她,现在却嫌弃她,你不是自己打脸吗?傅志帆,我现在并不想嘲笑你,也不想讽刺你,你走吧,以后,别再来我这里闹。”

    “初晨……”

    傅志帆看着蜕变成为凤凰的文初晨,想起过去的种种,他忽然冲动地抓住了文初晨的双手,乞求着:“初晨,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是我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咱们还有个女儿呀。”

    秋妍和小伊都瞪大了眼,傅志帆还真不要脸。

    他有什么资格与初晨重新开始?

    一句知道错了就行了吗?

    当初,初晨挽留他的时候,他是怎么对初晨的?

    初晨一点一点地扳开了傅志帆的手,平静地说:“傅志帆,我们是不可能重新开始的,我现在对你不爱,也不恨,我爱的人是席少铭,我们已经打算结婚了,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请你从门口那里出去,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初晨……”

    傅志帆痛苦地叫着,“初晨,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悔呀,放着这么好的你我不要,我就是天底下最笨的笨蛋,我错了,初晨,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他的眼圈甚至泛红。

    他是真的悔了。

    他的道歉,他的后悔,文初晨都无动于衷,她对这个男人是真的无爱亦无恨了。

    她还要谢谢他,谢谢他不要她了,她才能找到席少铭这么好的男人。

    “现在知道错,晚了,后悔,也晚了,活该,还不快点滚!”

    秋妍看得大快人心。

    傅志帆深深地看了文初晨几分钟,最终,他一步三回头地走出文初晨的办公室,却在办公室门口看到了席少铭,席少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他对文初晨说的话。

    两个男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是傅志帆打破沉默的,他说:“席少,初晨是个好女人,你好好地待她。”

    “我女人,我自会疼着爱着,不用你操这个心。”

    傅志帆苦涩地笑,他的女人!

    曾经,文初晨是他傅志帆的女人,却是他亲手放开了她的手……

    傅志帆没有再说一句话,一边涩涩地笑着一边从席少铭身边走过。

    席少铭等他走了,才进去。

    秋妍和小伊自是不会再当电灯泡。

    两个人还很识趣地带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文初晨一头扎入席少铭的怀里,席少铭连忙搂扶住她,她两手缠着他的腰,在他怀里说道:“少铭,我们去办手续吧。”

    席少铭宠溺地应着:“好。”

    这一天,席少铭和文初晨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正式成为合法夫妻。

    数天后,他们听说了沈珂离开了傅志帆,还卷走了一笔钱,傅志帆以前送给她的东西被她变卖了换钱不说,连傅志帆父母的贵重东西,也被沈珂偷偷地用假换真,变卖了,然后带着那些钱远走高飞。

    傅志帆的母亲被气得气压飙高,晕倒,住进了医院。

    傅父报了警,沈珂就算远走高飞,警方也会追捕她。

    再过了几天,还是傅家的新闻,傅志帆的兄姐眼见公司江河日下,居然也学着沈珂那样,卷走了一大笔的钱,带着他们的家人,悄悄地远走高飞。

    傅氏的财务部向来是傅志帆兄姐的地盘,他们要卷走公司的钱还是有机会的。

    这一次,傅父傅母却不让报警,手心手背都是肉,那也是他们的儿女,傅志帆被气得大病了一场,傅氏摇摇欲坠了。

    他们如何,文初晨都懒得管,懒得理,因为都与她无关,她只需要等着好日子的到来,与席少铭举行他们的婚礼。

    在傅母住院其间,她只带着女儿去看望过傅母,那毕竟是她女儿的奶奶。

    傅母见到文初晨,自然又是一阵哭诉,一阵后悔。

    只是,有些人,你放手,错过了,便再也没有机会回头。

    两个月后,席少铭和文初晨举办了盛大的婚礼,A市和G市有头有脸的人都收到了请柬,客人们既给席少铭面子,也给华宸面子,这可是华宸的大姨子呢,文初晨与初晓姐妹情深,给了文初晨面子,就是给了华宸夫妻俩面子,是有利而无害的。

    宾客如云。

    盛大的婚礼羡煞众人。

    知道新娘子是二婚的,更加羡慕。

    花童则由傅文雯和慕远担任。

    他们成了一家四口,一家四口走进结婚礼堂。

    热闹的人群背后,是失魂落魄的傅志帆。

    他胡子满脸,憔悴不堪,早就不复以往那个意气风发的傅志帆。

    离婚不过是短短的一年时间,他是如今这样的落魄下场,而文初晨则成了席少铭最美丽的新娘。

    ……

    新婚夜,文初晨挺紧张的,她连孩子都生了一个,居然还紧张。

    席少铭喝了很多酒,好在还没有醉,多得华宸和高冬等人帮他挡了很多酒,才让他不至于醉得连洞房都洞不了。

    等他从浴室里出来,却看不到他的新婚妻子,以为初晨跑了,吓得他的酒都醒了几分,连连叫着:“初晨,初晨,老婆,老婆。”

    红色的大床上,一颗脑袋犹犹豫豫地从被子底下冒出来。

    正是文初晨。

    “少铭,我,我在这里。”

    席少铭放下心来,原来,她还在。

    “你怎么钻到被子底下了?”

    文初晨脸泛红晕,“少铭,我,我有点紧张。”

    席少铭先是一愣,后是笑。

    文初晨又羞又气的,娇嗔着:“懒得理你,我很困了,先睡。”

    下一刻,席少铭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扑了过来,一边拉开她盖着的被子,一边说:“今晚可是咱俩的洞房花烛夜,老婆,你不能撇下我独自见周公……你什么都没有穿?正好,我省事,老婆,我太爱你了……”

    话,消失在两唇相贴时。

    夜,还长,慢慢享受他们的新婚之夜吧。

    ……

    结了婚的席少铭,化身为一块牛皮糖,总喜欢沾着老婆偷香,连他们的儿女都看不过眼了。

    他还是死性不改,文初晨都拿他没办法。

    他这样沾着老婆的结果便是蜜月刚结束,文初晨就怀孕了。

    得知文初晨怀了身孕,席太太笑得合不拢嘴,想到一件事,立即警告着儿子:“少铭,初晨刚怀上孩子,你可不能再折腾她,这几个月你给我老实点。”

    喜当爸的席少铭,都还没有从狂喜中回过神来,听到母亲的警告,顿时苦下了脸。

    他要当爸了是好事,可是随之而来的,他也要学着当一个和尚呀。

    “你要是做不到,以后初晨跟我睡。”

    席太太一切以孙子为重。

    席少铭立即说道:“妈,我都不能吃肉了,你可不能连我搂抱的机会都剥夺吧?我保证,不能乱来的时候,我绝对不乱来,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也很紧张很重视的。”

    文初晨羞红了脸,偷偷地捏了他的大腿一把。

    这家伙,在婆婆面前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嘻嘻。”

    傅文雯和慕远在一旁偷笑,然后三个大人才记起还有两个孩子在场,他们说了些儿童不宜听的话。

    席少铭当即板起脸,命令着:“你们俩,上楼去写作业,不准偷听大人说的话。”

    慕远抿着嘴笑,拉着傅文雯便上楼。

    害怕连搂着老婆睡的资格都失去,席少铭跟母亲再三保证,在满三个月前,他绝对不乱来,席太太才没有坚持让儿媳妇跟她睡。

    本来,席少铭以为熬过三个月便可以稍微地喝点肉汤了,谁知道第一次产检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们,文初晨怀的是双胞胎,她年龄有点偏大,怀的又是双胎,要吃的苦更多,也需要更小心。

    席少铭在欣喜自己真能一次抱俩时,又无奈地继续当和尚,决定等两个小子生出来后,他再好好地跟他们算帐。

    席太太知道儿媳妇怀的是双胞胎,比席少铭还要开心,毕竟文初晨现在都快三十四岁了,等孩子出生时,她便是三十四周岁,以后再生的机会不大,她能一胎生俩再好不过了。

    私心里,席太太希望文初晨能生一对孪生子。

    毕竟席少铭是独子,席太太又答应过亡夫,一定要代替他抱到孙子的,她最想的便是打破席家三代单传的局面。

    还好,席太太得偿所愿。

    ------题外话------

    (PS:结局章总算赶出来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然后,这个月中或者下个月初会开新书,喜欢我文的亲们,到时候新书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