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伤_无限之血统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就要瓦解的须佐之男铠甲,浅悠凉心中大骇,原本以为能抵挡德库拉一会儿的盔甲居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哎呀呀,一不小心将你的盔甲弄坏了。”德库拉一脸微笑地说道。

  “可恶!”看到德库拉一副你继续的样子,浅悠凉心中就无比的愤怒,但他却知道自己就算是再怎么愤怒,如果不突破到基因锁第五阶段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对付德库拉,就算浅悠凉还差一步就可以进入基因锁第五阶段,但基因锁第四阶段巅峰与基因锁第五阶段初期的距离不是一步两步可以决定的,这一步的距离就像天语地的距离,永远都不肯能接触到。

  “散!”心中一个念头闪过,浅悠凉立刻就大喝一声,身上由光明元素形成的须佐之男盔甲立刻就炸开,由光明元素凝聚而成的须佐之男盔甲立刻瓦解,同时快速的凝聚成细小的利刃向着周围射出去,德库拉右手一挥,一层红色的屏障就出现在他前面,虽然这些光芒利刃的威力不打,但属性上的相克却让他非常不喜欢这些东西攻击到自己。

  “化风!”浅悠凉说完他的身体就慢慢地变成风,这是他从恶灵骑士吞噬那个风魔后从他那里获得的能力,很久都没有使用,现在使用出来就用来逃生。

  “你以为逃得了吗?你身体中的恶魔血脉是我的!”德库拉看到浅悠凉想逃跑就不屑的说道,右手对着化成红黑色旋风的浅悠凉挥去,一只巨大的血红色魔爪就向着化成风的浅悠凉抓去。

  “嘶!”血爪在浅悠凉化成的风上一挥,一阵撕裂声就响起,化成风的浅悠凉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痛心的痛,身体就像被生生扯断一样,德库拉在扯掉一些风之后,血爪也不继续攻击逃跑的浅悠凉。而是紧紧地握着,在血爪的中心有一股红黑色的风在乱窜,不过无论怎么流动都逃不出血爪的手掌心。

  德库拉再次对着血爪一挥手,血爪就回到了德库拉身边,并慢慢的缩小,最后变成一个小小的只有拳头大小的红色玻璃球,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有一些红黑色的风在流动。

  被德库拉抓伤的浅悠凉在飞到城堡对面山头的时候就变回了正常的形态,不过他的身上有无数的伤口。两条腿更是直接没了,看样子刚刚德库拉扯掉的部分就是浅悠凉的双腿,浅悠凉无力的躺在地面上,伤口上冒出无数红黑色的血丝在修补这伤口,很快整个人都变回了原本的样子,不过等伤口恢复完好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变得非常苍白。

  浅悠凉现在只感到自己非常的虚弱,精神力还有体内的能量少了三分之一,因为化成风。所以体内的能量和精神力都分散开来,一下子被德库拉扯去一大半,让他现在非常的虚弱,精神上感觉到剧烈的刺痛感。

  看了一眼德库拉城堡的方向后,发现德库拉没有追出来,他立刻就向着海边的方向走去,他可不想被德库拉追击,虽然知道如果德库拉想追自己的话绝对会一下子追到,但能逃谁不想逃呢,按照剧情范海辛还有安娜应该会去海边。所以就向着海边的方向走去。背后一对恶魔翅膀展开,加快前往海边的速度。

  德库拉的城堡上面,德库拉抓着那颗里面充斥着红黑色风的玻璃球蹲在城堡的边缘看着城镇的方向,在他旁边是他的两个吸血鬼新娘还有安娜哥哥所变成的狼人。

  “主人,你就这样让他们跑了?”黑发吸血鬼新娘就说道。

  “没事,他是逃不了多远的,等我们将我们的孩子都出生后。我就会将他得到手,现在我要研究研究一下恶魔的血脉。”德库拉看着手中的玻璃球说道。

  “对不起,主人,我不想打击你的,我们已经很尽力去尝试了,但我恐怕我们没有法兰肯斯坦博士那么聪明。”德库拉的手下就说道。

  “是的,看来那个博士把生命之匙带入了坟墓,去追捕他们。除了那个拥有恶魔血脉的人之外都给我杀掉他们。”德库拉说完就对着旁边的狼人说道。

  “嗷呜!”狼人听到德库拉的命令后就狼嚎一声,然后向着浅悠凉等人逃离的方向跑去。德库拉还有他的两个新娘则会去真正的住所那里去。

  -------------------------------------------------------我-是-分-割-线----------------------------------------------

  很快浅悠凉就来到了海面,电影中那个科学怪人隐居的地方,那个被城镇村民焚烧过的风车屋,浅悠凉来到风车屋旁边就远远地看到安娜正在对着范海辛大吼大叫。

  “银桩?十字架?你以为我们以前没有试过这些东西吗?我们用枪射过他,插过他,用棒子打过他,用圣水喷过他,刺穿过他的心脏,但他仍然活着!你明白吗?没有人知道怎么样杀死德库拉!浅悠凉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德库拉,你这个懦弱的家伙!”安娜听到范海辛说道浅悠凉就大声地对着吼道。

  “你可以早一点告诉我关于德库拉的这些信息,要不然浅又怎么会帮助我们逃离而牺牲了呢?”范海辛神色铁青的说道,他在怪安娜没有将德库拉的情报说出来,然后走到屋子旁边去看看有什么东西。

  “对不起,你是对的,是我害了浅,而且那个怪物再也不是我的哥哥。”想了一会儿的安娜就深呼吸一口气后就说道。

  “希望你真的知道。”听到安娜的话后范海辛就说道,同时将一瓶随身带着用来提神的苦艾酒拿出来喝了一口。

  “我说你还真的想我死啊,安娜还有范海辛。”就在这个时候浅悠凉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让安娜还有范海辛都吓一跳。

  “浅,你没死!”安娜看到浅悠凉后就神情激动的说道,同时向着浅悠凉快速的跑过去。

  “安娜,等等!”不过安娜还没有跑几步,在他旁边的范海辛就拉住了安娜,同时一脸警惕地看着浅悠凉。

  “你干什么?!”被范海辛拉住的安娜就大声地对着范海辛吼道。

  “我还不确定他是不是浅悠凉,有可能是德库拉假装的。”范海辛就谨慎的说道,同时将安娜拉到自己身后,一脸戒备的看着浅悠凉。

  “别那样看我,我真的是浅悠凉,不是假的。”浅悠凉无语的说道,没想到范海辛会那么的警惕。

  “那你就证明一下自己。”范海辛就大声的说道。

  “我们是在海德医生事件的时候遇上的,还有我是用光明元素箭在你面前杀死海德医生的。”浅悠凉就说出了自己遇见范海辛的事情。

  “你是真的浅。”听到浅悠凉的话,范海辛就点了点头,因为这件事只有罗马教廷还有他知道,就算是内部传消息也不会传的那么快,更何况这里是信息来往贫乏的特兰西瓦尼亚。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安娜一下子就冲到浅悠凉面前将他抱住。

  “我也为自己感到庆幸。”浅悠凉微笑道,同时拍了拍安娜的后背,安抚她的心情。

  “你是怎么逃离德库拉的城堡的?”范海辛没有风情的打破了浅悠凉和安娜的拥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