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 第449章 宋玉瑾x宋玉暖17【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婵儿,婵儿也是担心殿下,也没想那么多。”

    【故乡的百合花,开了。】

    宋玉暖说道:“以后见到这种危险的不要乱跑知道吗?”

    她刚刚伸出手想摸摸金蝉的头,却不想被宋玉瑾一把抓住。

    “丫头,有没有受伤?”他上下打量宋玉暖,在发现玉暖没受伤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是让你寸步不离的跟着哥哥吗?万一受伤了怎么办?”他感觉到地动山摇的时候下意识看向身边,没有看见宋玉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慌了。

    地龙翻身有多可怕他是知道了,上一世死了那么多人,四州百姓几乎无一生还。

    他越想越害怕,心脏似乎都快停止跳动了。

    他无法想象玉暖要是出事了他该怎么办,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个,我就是去上了个茅房。”

    宋玉瑾无言以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宋玉暖打着圆场。

    宋玉瑾瞪着她,不过也的确是没事就好。

    他真的很想抱一抱他的丫头,可是现在不方便。

    这次四州地龙翻身有宋玉瑾在四州根本就很少有伤亡,他们留下来清点之后就回京了,走的时候宋玉暖还带上了金蝉。

    原因无法,金蝉要是单独回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儿。

    丞相这会儿应该已经下狱了,金蝉若是没有人庇佑很有可能会被她的就是随便嫁给一个人。

    在接近京城郊区,夜晚的时候宋玉暖和宋玉瑾都察觉到附近有动静,但是他们都没出手。

    到了京城,宋玉暖对宋玉瑾说:“哥哥,我送婵儿回去。”

    宋玉瑾看了一眼金蝉,金蝉莫名有点害怕。

    “好,哥哥先进宫,你早去早回。”

    宋玉暖点点头,她把人送到金家外面,然后把人拉到一边,给她塞了一个玉佩。

    金蝉不明所以。

    “殿下?”

    宋玉暖说:“你听我说,你父亲出事了,但是你放心他不会有性命之忧,你不用担心。但是你要担心你自己。”

    “你不要问我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反正你听着。”

    金蝉坚信宋玉暖不会害她,于是乖巧的点点头。

    宋玉暖接着说:“这个玉佩可以代表我的身份,你继母要是为难你,你就告诉她,你受玉嘉公主庇佑,知道吗?要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扔一张信纸到墙外。”

    金蝉点点头,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玉暖会知道这些,但是如果父亲出事,继母一定会拿她开刀。

    最后金蝉还是没忍住问道:“殿下,我父亲他出什么事儿了?”

    玉暖并不想告诉金蝉他父亲是因为贪污受贿买卖官员导致下狱的。

    她摇摇头,摸摸金蝉的头顶,说道:“不要害怕,也而不要去管,你父亲那属于朝堂上的事情,你只需要知道你父亲不会有性命之忧就可以了。”

    金蝉知道玉暖不会害她,于是重重的点头。

    玉暖把金蝉送进去之后她就离开了,回到王府她让赵钱拨给她一支暗卫守在丞相府外。

    暗卫只有执行命令,不会询问原因。

    宋玉暖料想的事情也的确发生了,仅仅两天时间暗卫就送过来了信纸。

    宋玉暖捏紧了手,说道:“赵钱,本宫走。”

    宋玉暖带人去丞相府把已经明显憔悴的金蝉带了出来,十分嚣张的告诉她的继母,她看上金蝉了,要金蝉做她的贴身女官。

    金蝉的继母根本不敢和玉暖叫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蝉被带走。

    【宿主,故乡的百合花开了。女主好感度+10,目前80.】

    宋玉暖:“……”不是吧,我把你当姐妹你真的想睡我?

    话是这么说,但是金蝉并没有表现出想搞百合的意思。

    宋玉暖也没心大的把金蝉安置在王府,而是重新买了个小宅子,把人安置在宅院里。

    【宿主,你这像极了养外室。】

    宋玉暖咬牙。

    玉暖叮嘱了金蝉几句就离开了。

    第二天弘元帝把宋玉暖传召入宫,宋玉暖是顶着黑圆圈去的。

    这可把弘元帝心疼坏了。

    宋玉暖当即给弘元帝几张图纸,一张是水泥的制作图纸,一种是优化的造纸术,一种是炸。弹的制作图纸,一个是印刷术,一个就是指南针。

    宋玉暖简直是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都罗列了出来,她是搞了整整一个晚上啊,不然也不会顶着黑眼圈了。

    弘元帝将这些图纸全看了,但是因为太激动晕了。

    宋玉暖彻底懵逼。

    她赶紧把图纸收起来叫来了御医。

    好在御医也说弘元帝没什么大事,所有人才松了口气。

    但是宋玉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没有离开。

    夜晚,弘元帝醒了过来,他第一反应就是那些图纸。

    “玉暖啊,朕是不是在做梦?那些图纸。”

    宋玉暖掏出了那些图纸。

    弘元帝又是大笑起来。

    “宝贝,这真的是大大的宝贝啊。丫头,说吧,你想要什么。”

    弘元帝十分高兴,但是刚刚已经晕了一次,所以这一次他也能稍微思考一下了。

    这小丫头一次性拿了这么多东西出来,肯定是有所求。

    谁料宋玉暖忽然给弘元帝跪了下来。

    “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弘元帝觉得事情不对劲,因为这个不好的预感导致他得到这些宝贝图纸的兴奋都减轻了许多。

    宋玉暖说道:“父皇,儿臣有罪。”

    弘元帝死死的皱着眉,他放下手中的图纸,沉声说道:“何罪之有?说来听听。”

    “父皇……其实儿臣并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弘元帝一愣,立即呵斥道:“胡说!你脖子上的那块玉佩就是朕亲自雕刻的,还有你和你母妃长得相似,怎么就说不是朕的孩子?”

    宋玉暖说道:“其实我是云将军的孩子,算起来应该唤您一声姑父。”

    “当初玉暖的亲生母亲意外身亡,云将军一直在外行军打仗觉得带着孩子不方便,云将军府又没有亲人,于是只有委托母妃把我收养在膝下。”

    弘元帝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

    怪不得长得像云贵妃却和他长得不像,原来根本不是她的孩子。

    “可是,当初你是个婴童,你又何罪之有?”弘元帝是宽厚的,但是被隐瞒还是有点生气,只是这生气怎么能对着孩子呢?

    而且这孩子还给宋陵国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

    “你把这些图纸给了朕,就是想让朕赦免你的罪名?”弘元帝说道。

    他的声音中的确没有了笑,但是也听不出是否生气。

    宋玉暖不说话,弘元帝又问,“你是不是还有知道其他的东西?”

    玉暖点了点头。

    这还真是个宝藏啊。

    宋玉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只要让弘元帝忌惮,忌惮她不被皇室掌控,那样就能留下来。

    果然……

    弘元帝说:“怪你的确是不该怪你,但是朕挺喜欢你的,朕给你两个选择。”

    “朕有两个适婚的皇子,老四和……老八,要么你做朕的儿媳妇,要么你就继续做你的公主,朕就当不知道这事儿。”

    弘元帝根本不放心玉暖脱离皇室。

    宋玉暖小声的说:“其实玉暖前几年才知道这件事的,但是进京城之后就,就喜欢哥哥。”

    弘元帝当然还知道宋玉暖的这个哥哥指的是谁。

    不过听说早几年就知道了,弘元帝心里也没那么大的膈应。

    最重要的是,玉暖只能被皇室掌控。

    玉暖知道这一点,所以其实她也在算计弘元帝。

    “那老八他知道这件事吗?”

    玉暖摇摇头,“玉暖没敢告诉哥哥。如果哥哥不愿意的话,玉暖愿意终身不嫁,一直呆在宫里。”

    弘元帝闻言,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那朕帮你问问他。”

    弘元帝说道。

    玉暖点点头。

    “你母妃也想你了,去看看她吧。”

    玉暖离开之后弘元帝把图纸收起来,然后让童简去把宋玉瑾传召过来。

    宋玉瑾过来之后,弘元帝也是开门见山的说:“玉暖不是你亲妹妹,此事你可知道?”

    宋玉瑾装作很诧异的样子,说道:“父皇这怎么可能?儿臣检查过,玉暖后颈的确有个一模一样的胎记,而且她还有玉佩。”

    弘元帝抬手,说道:“这是玉暖亲口说的。”

    宋玉瑾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

    弘元帝说道:“玉暖是个奇才,你看看这个。”

    他把十。字。弩的图纸递给宋玉瑾。

    宋玉瑾是他最满意的孩子,让他看看图纸也不碍事。

    宋玉瑾一看,彻底呆住了。

    “这武器,很厉害啊!”宋玉瑾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武器,如果有这个武器的话,宋陵国的军事应该会大大提升。

    弘元帝说道:“所以玉暖不能脱离皇室掌控,明白吗?”

    宋玉瑾点点头。

    “父皇打算怎么做?”

    弘元帝说道:“朕给了玉暖两个选择,一个继续做公主,朕既往不咎,第二个嘛,那就是做朕的儿媳妇,你和老四不都是还没有正妃吗?”

    宋玉瑾表现出“你说这话就很荒唐”的表情。

    “父皇,玉暖是儿臣亲妹子。”

    “可是那孩子就选了你,要不你委屈一下?”弘元帝很认真的和宋玉瑾打着商量。

    “父皇,您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宋玉瑾很无语的说。

    他表现的有些抗拒。

    弘元帝挑了挑眉说道:“玉暖才刚刚被认回来,回头重新颁布个诏书就好。”

    宋玉瑾嘴角抽搐。

    他良久没有说话。

    “真的没有其他选择吗?”宋玉瑾问道。

    弘元帝从台阶上走下来,说道:“其实让丫头做一辈子的公主,朕并不是很放心,而且要是以后她夫君对她不好可怎么办?你小时候不是说了吗?要一辈子保护你妹妹的。”

    宋玉瑾嘴角抽搐。

    “那儿臣就试试吧。”

    弘元帝立即就笑开了。

    至少这小子不反感玉暖,就有很大的希望。

    第二天弘元帝就颁布了一个诏书,说玉暖其实并不是陛下的亲生女儿,但是胜似亲生女儿,此事陛下早就知道,所以陛下把她赐婚给晋王殿下宋玉瑾。

    宋玉瑾收到圣旨的时候嘴角抽搐。

    说好的试一试呢?

    虽然都在计划之中,可是父皇你这样有点过分啊。

    “丫头,你本事不小哦。”宋玉瑾看向玉暖。

    宋玉暖扑过来抱住宋玉瑾,大胆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说道:“那必须的,作为我们晋王殿下的未婚妻,那必然是要有本事的。”

    第二年,宋玉暖和宋玉瑾成亲,结为秦晋之好。

    第十年,弘元帝退位,宋玉瑾称帝,同时册封玉暖为皇后,空置后宫,帝后琴瑟和鸣,育有一儿一女,幸福美满。

    而金蝉也的确做了女官,并且成为玉暖身边的第一女官。

    她终身未嫁,一直守在玉暖的身边。

    最终百合花只有她一个人开了。

    而谢南初这是做了一辈子的逍遥世子,因为玉暖解开了他原本的灭族之祸,故而谢南初也没黑化。

    番外完

    希望你们喜欢~其实还想撒糖的,但是没时间了,今天写了两万八千字,累死狗了。

    谢南初的故事也不写了,谢南初的就看正文吧。

    新书《快穿:我给气运子送温暖》

    我不是好人,但是只要你在身边,我愿意为你装成好人。

    我在等着你们,希望我们又一轮新的邂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