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也是,反正我很快就能够嫁来彦国了。”许世怜月笑道。

    很久以后,她的却嫁来了彦国,只是嫁的那个人,不是彦斌流,送的那个人,也不是许世灵华。

    云欢不禁感觉到心中十分的厌烦,这一路上,许世怜月已经说了这句话第四次了!

    实在是刺耳的很!

    她正想着怎么回话,一个丫鬟便跑了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许世怜月疑惑地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听见,只见面上的不耐逐渐缓和了过来,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云欢竟然笑了一下?

    然而可能是错觉,毕竟云欢面上如此悲伤。

    “郡主,我姐姐方才摔倒了,我过去看看。小白,你在这儿陪着郡主走走。”云欢说完,不等许世怜月反应的机会便急匆匆地走了。

    许世怜月只能干干地看着她的背影道,“那你去吧……”

    她回头看着自己身旁的小丫鬟道:“喜侧妃倒是可怜,才染了风寒如今又摔了一跤。”

    小白皱眉嘀咕着:“又给小姐惹麻烦。”

    “嗯?你说什么?”许世怜月听不太清楚,疑惑地看着她。

    小白只好心虚地连连摇头道:“没事。”

    云欢离开了许世怜月之后,面上再也抑制不住的笑容满面,随即对身旁的丫鬟道:“你在这儿看着他们,别让许世怜月去了前院那儿。”

    “是。”丫鬟应着,便在角落里躲起来,偷偷监视着不远处许世怜月的动作。

    而此时暗九听到这儿,便懂得这是彦斌流回来了,他望着还在那儿垂首嗅着桂花的许世怜月,心中倒是放松了些。

    没见到倒是也好,也省得许世怜月为了彦斌流用那海棠给的什子药。

    另一面,彦斌流却是欢喜地,直直朝着这边大步流星地走来,不到片刻便与云欢遇上了。

    她笑容满面地上前行礼道:“欢儿见过太子殿下。”

    彦斌流朝她走去,云欢面上一喜,身子端得更加端正了,正以为彦斌流要扶她,便听得耳边道:“免礼。”

    便见那双鞋子径直从自己身边跨了过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