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昨夜我遇见了杨成哥哥,今早就不能赎回手镯了。那个当铺的掌柜,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这般的奸诈,我当手镯之时,只给了我十两银子,我去赎回却生生涨了三倍的价,要我三十两银子!”

    许世怜月气愤地痛饮一杯酒,却是被呛到了,咳嗽着憋红了一张小脸。

    “你向杨成借了银子?”暗九终于开口。杨成便是暗城少主,城主独子。

    没想到昨日他们二人相遇了,按理杨成也会将许世怜月带去城主府的才对。

    “我不知晓这算不算是借。”许世怜月欣喜道,却又有些懊恼与疑惑,“昨夜杨成哥哥与我说他曾经找我借了一百两银子,便给了我一百两当做是还我的。只是我着实不记得我何时借了他这些钱。”

    她面上有些羞涩的模样,暗九却明白了十之八九,大抵是杨成要给她钱却不想让许世怜月还而随意编的借口而已。

    他只点了头,看着许世怜月又作势要斟酒的模样,夺过她的酒壶道:“少喝些酒,暗城的酒烈,女孩子喝不得。”

    “这有什么喝不得的,想当初我在灵国之时,喝了三大罐的酒都照样与姐妹们没什么两样。”许世怜月得意地道,然大概是因为暗九的神色太冷,她偷瞄了一眼之后便垂首不再吭声。

    终于得了安静,暗九看着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焉的许世怜月,心中暗自认可她,倒是还知道听话。

    只是不到一会儿,她便又忍不住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凶,我才是主子!”

    “吃饱了,小二结账!”暗九将筷子拍在桌上起身道,此时已经拿了剑,没等小二过来已经拍了一块银子在桌上,朝着门外走去。

    许世怜月吓了一跳,心疼地拿起银子道:“做什么浪费银子,哪里需要这么多……”

    她目瞪口呆地盯着桌子,也不知晓暗九那是什么做的手,竟然硬生生用银子在桌上拍了一个洞,眼看着也只差一点,就要穿孔了!

    “姑娘……”此时店小二已经走到桌旁看着她,“请结账。”

    酒楼平日鱼龙混杂,店小二原本也有些惊愕的神情随即淡然了。

    “好,好的。”许世怜月指尖微抖地将银子轻轻放在桌上,也并没有拿稳,“哐当”的一声,在桌面滚了两下,又滚进了刚刚拍的洞里。

    “找您……”

    “……不用了不用找了。”许世怜月连连道,随即匆匆走出酒楼,此时暗九已经上了马,面上依旧是那副冰冷的面具,一副蔑视苍天的模样,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许世怜月莫名感觉心中升了寒冷,暗九挡住了她的阳光,他的影子,冷得渗人。

    “上来。”暗九朝她伸出手道。

    “我的马呢?”许世怜月疑惑道,却还是握住了他的手,顺势翻到暗九的身前。

    “没有。”话未说完,已经驾着马疾驰而去。

    “我们要去哪儿?”许世怜月想起刚才的那个桌子,还心有余悸。

    “送你回灵国。”

    “回灵国……等等!我没让你送我回去,我们去彦国,现在就去!”许世怜月连忙说道,想当初,她可不就是为了要去找太子哥哥问个清楚才出来的嘛。

    太子哥哥退掉他们二人的婚约之时,并未来到灵国,只是派使者过来传话而已。

    他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要当面找太子哥哥问清楚。

    “嗯。”暗九应道。

    暗城的街道并不小,此时也并非赶集之日,街道上行人疏散。

    一匹红马迎面朝着二人过来,马上是一穿着劲装的红衣女子,然而红马却是横冲直撞地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疯了。

    马上红衣女子紧紧地抱着马脖子,扯着马鬃,几乎从马背上甩下来。

    行人纷纷避让,红衣女子惊恐地望着前方嘶声裂肺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许世怜月好奇地朝前看,一边嘟囔着:“怎么不会骑马还乱跑到街上?”

    暗九对此,几乎是视而不见,骑着马儿径自错开了那匹疯马。

    “你快去帮忙啊!”许世怜月回头一面用手肘顶了顶暗九的胸口一边担忧道。

    街道上均是寻常百姓,哪里有人能够去治得那匹疯马,再不制服的话,那红衣女子若是从马背上摔下来,虽不至于致命,但也会造成重伤。

    暗九微微皱眉,却也将缰绳递给了许世怜月之后便从马上腾飞而起。

    许世怜月都看呆了,惊叹道:“绝世高手,这定然是绝世高手!”

    想她在灵国之时,只见过那些戏子跳舞之时会飞起,却不曾想暗九竟然也会,难不成他以前也学过舞吗?

    只见英姿飒爽的暗九,凌空微步点着行人的头顶飞到了红马背上,抱着惊慌失措的红衣女子,手猛地拉着缰绳,马前蹄腾空而起,便乖顺地安分了下来。

    暗九自是抱着红衣女子落到了一旁的地上。

    红衣女子从暗九怀中退出,尚且惊魂未定地抬头看了眼,笑道:“多谢公子相救。”

    暗九只淡漠地点点头,将缰绳递给红衣女子之后,便转身朝着许世怜月走去。

    “真棒!”许世怜月欣喜而自豪地朝着他笑道。

    然而暗九一点都没有救了人的喜悦,依旧一张冷冰冰的木头脸。

    “公子,”红衣女子一边叫唤着,一边跑到暗九的身前,她紧张而又又激动地盯着暗九面上的面具道:“我是三天前刚刚进入暗门的寒小小,你便是三千前辈吗?”

    暗九垂眸看着眼前娇羞的女子,心中却是不知晓,看着这般瘦弱又无能的女子是如何进入暗门的。

    “往后练好马术,别给暗门丢了脸。”

    他只留下一句话,便朝着许世怜月走去。

    “是,三千前辈!”寒小小笑得欢喜,一直目送着暗九上了马背这才牵着红马离开。

    许世怜月回头看着那傻笑的女子疑惑道:“你们刚才说了什么,她怎么那么开心?”

    “小事而已。”

    “你们认识?”

    “不认识。”

    许世怜月狐疑地回头看着暗九,偏生他面上几乎除了那冷冰冰的神情就再有其他,他似乎天生就是木头做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