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怜月正当疑惑着,却已经听到了那一面鬼哭狼嚎之声,转头看去,却是那五兄弟误伤了自己人,此时正抱着手摔在地上嗷嗷喊着。

    “你瞧,这不就是了吗?”店家抬手一指笑道。

    不多时,暗九便已经将五个大汉一一打退到一旁,许世怜月大为震惊,她瞧着暗九也不过是比她壮一些的身子,确实想不到能够有这么大的能耐。

    “滚!”暗九冷眸将剑收起,径自越过他们五人去到许世怜月身旁,此时瘸腿小二已经拎了酒过来,他便接过一壶仰头便潇洒地倾倒喝着,却是撒了一大片从嘴角一直流至下巴。

    看着洒脱得不行。

    此时五兄弟已经相互搀扶了起来,那熊叁抬手擦去自己嘴角的血迹道:“我们早晚为民除害!”

    “三哥,我腿疼……”熊伍是五位中较为清秀的一个,此时拉着熊叁的裤腿,哀嚎着。

    “废物!”熊肆皱眉唾弃一声,同熊叁一起将熊伍扶起。

    熊贰无奈地掩面哀叹。

    “我望你们五人能够心服口服。”暗九将酒重重放在桌上道,“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下次,我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你若是真有本事杀我们为何屡次放过我们?”熊大笑道,抬着自己的狼牙棒朝着暗九一指道:“你不过是没能力杀我们兄弟五人罢了,江湖上均传你“三千”无人能敌,我瞧着,也不过如此!”

    “三千?”许世怜月微微愣住,看向暗九便见他一转手掌已经将桌上那半罐子酒朝着熊大掷去。

    熊大见此抬着狼牙棒上前挡住,已是酒罐子“锒铛”破碎了一地,酒也均撒到他的狼牙棒之上。

    “兄弟们,我们走!”熊大冷哼一声道。

    便带着一群人浩浩荡地离去。

    “姑娘,对三千兄弟,你还不放心吗?”这时店家笑了,为自己径自倒了一碗酒一干而尽。

    暗九拿出一袋银子递给店家,便持剑离去。

    “就知道你出现我就会有笔大买卖!”店对此显然是习以为常,笑嘻嘻地将银袋子收好。

    许世怜月则是沉浸在“三千”的震惊之中。

    三千???他就是三千!!!

    “姑娘,该走了。”瘸腿小二无奈地笑着推了推许世怜月的肩膀,随即低声道:“往后这些,你可是习惯了就好,不必被惊吓着。暗九可是厉害着呢!”

    “嗯。”许世怜月心事沉沉地应着,抬头已经看见暗九走到马桩旁已经坐在了马上。

    便紧跟过去也连忙解了马儿翻身上马跟在暗九的身后。

    暗九对此一言不发。

    许世怜月也不知晓,他究竟是天生的冷漠还是故意的不想搭理她,也不想与她解释。

    走了一段路,许世怜月终究是忍不住了,抬头道:“你难道就不与我解释解释吗?”

    “解释什么?”暗九无所谓。

    “就解释你为什么是三千,我父王为什么让你来保护我啊!”许世怜月越想越觉得可怕,自己竟然就这么跟在三千身后走了一早上。

    他可是大魔头啊,那个杀人狂魔!

    “我就是三千,至于保护你,那只是我的任务罢了,从始至终我都没说过是你父皇派我来保护你的。”暗九冷淡道,听着身后没了马蹄声便回头看去。许世怜月此时已经停了下来,即警惕又惊恐地看着他。

    “是谁派你来杀我的!”她看着简直是要被吓哭了的模样。

    简直好笑!暗九嘴角勾出一道弧线,冷嘲地道;“我若是杀你,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我哪儿知道你又想出了什么折磨人的法子!你是个杀人魔头,怎么会来保护我!分明都是骗我的!”许世怜月鼓足了气将这些话一口说尽,她气得发抖,或者是害怕的,此时连忙扯着缰绳便驾着马儿朝着一旁跑去。

    暗九无奈。

    十分的无奈。

    他是杀人魔头,可那只是他的任务,如今他最后一个任务是保护她,怎么就说骗人了?

    他也没着急着去追她,而是就下了马找了棵树靠着。

    许世怜月这个大小姐大概是不知道的,这暗城与明城之间的这一片树林是万万不能乱走的,这片树林除了官道附近,越往深的地方迷雾就越大。

    到时候便会迷失方向,很快就回到原地了。

    听闻当初是成立暗门的那第一代门主在这儿布的阵法,他只需在这儿等着,许世怜月很快就会自己回来了。

    因此,暗九逍遥地靠在树上,闭目养神。

    另一面的许世怜月已经骑着小马驹去到迷雾之中。

    她看着周围越来越大的迷雾疑惑地挥着袖子道:“怎么回事?怎么这雾还越来越大了?”

    她回头看去,身后原本清明的一片此时也均是白茫茫的,眼下已经看不见远处的地方。

    “且走一步看一步吧……”许世怜月叹了口气,“我就不信这迷雾不会散去。”

    便带着小马驹继续往前走去,只是无论她如何走都是白雾茫茫的一大片,似乎都看不见尽头。

    这抬头不见太阳,低头不见马蹄的,许世怜月越走越迷茫,便也停了下来,寻了一棵树靠着叹气道:“就在这儿等雾散去了再寻出路好了。”

    “这个真是倒了大霉了!”没想到她堂堂许世怜月第一次出走江湖方才逃过了杀人狂魔三千,这竟然又落入了迷雾之中被困于此。

    倒是身下的马儿淡定得很,似乎就是个傻的。

    许世怜月抬手安慰一般地拍了拍小马驹的头道:“很快,我就带你出去了,莫要着急。”

    “我且就在这儿,睡上一觉为好。”许世怜月打了个哈欠道,才微微闭上了眼睛却是听见耳边有“嘶嘶”的声音。

    这安静的林之中,这“嘶嘶”之声被无限放大,许世怜月心中疑惑而又恐惧地侧头看去,依然见着一条巨大的蟒蛇正睁着青亮的眼睛看着她。

    “啊!!!”许世怜月惊恐尖叫道,便已经撒腿就跑,前方迷茫一片,好在她莽莽撞撞好也没有撞到树木。

    然而身后之蛇爬行的声音却是也如此之快,很快,许世怜月就被一道软绵的东西绊倒在地,才要起身着,却已经见着那一双青眼正看着她,缓缓地顺着她的腿攀爬而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