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啊!!!”

    寂静的林中此时传出一声惊叫,倚靠在树上闭目的暗九此时蓦然睁开幽暗双眸,下一刻已经朝着声源飞奔而去。

    穿过白雾过去已经见着一条大腿粗的蛇扒拉在地上,脑门之上还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此时正蠕动着垂死挣扎,在地上翻滚。

    “你没事吧?”那边传来声响。

    暗九循着声音过去便见方才街上所见的红衣女子寒小小此时正扶着已经吓得腿软的许世灵华靠在树上。

    “没事。”许世灵华苍白着脸道,才方抬起头却见到了不远处的暗九,面色便更加的白了。

    寒小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是眼前一亮,连忙朝着暗九跑过去道:“三千前辈!”

    然而暗九只是冷淡地颔首一刻便朝着许世怜月走过去道:“既然已经无事便同我出去。”

    “你个大魔头!离我远点!”许世怜月拍开他的手惊恐地后退道,如今见着了暗九她倒是更加愿意被那条巨蟒卷走。

    若是落到了暗九的手中,她还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有多少种死法呢!

    暗九十分无奈地看着她,道:“在迷雾林之中,没有我带出去,你且永远在这里困着。”

    其实原本算着时间许世怜月是早就该出去了才对,只是大概她在林中绕来绕去才会许久都找不到出口。

    “姑娘,三千前辈是不会害你的。”此时寒小小也上前道,心中只是十分心疼暗九的遭遇。

    “他杀人无数,怎么不会害我?”许世怜月不信道。

    “你若是想永远困在这里,就别跟着我。”暗九冷声道,他向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怎么受得了许世怜月这样诬陷他。

    说罢,便已经转身不停地离去。

    “三千前辈……”寒小小为难地看着他们二人,偏生此时的暗九已经逐渐消失在迷雾之中,她连忙回头朝许世怜月道:“姑娘,你且放心随我们出去吧,三千前辈向来是正人君子,既已经说了不会害你便定然不会伤你一分一毫的。”

    “可是……”许世怜月简直想哭,“这三年内我在灵国之时已经不曾一次听到三千魔头的事情了,他杀人无数,手段残忍,连手无寸铁的老人与孩子都不放过……”

    “这都是子虚乌有之事!”寒小小无奈又气愤地道,“定然是暗门里有心之人,觎觑又嫉妒三千前辈的地位,才会故意向外散播谣言,暗门内人人都知晓三千前辈的秉性。三千前辈是不屑与他们计较才没有追究与向世人坦白。”

    许世怜月听此皱眉,垂首踌躇着。

    寒小小望着暗九的身影已经愈来愈模糊,心中已然着急,连忙拉着许世怜月道:“这些事情,我们出去后再说,如今离开这里为重。”

    她一面说着,已经抱着许世怜月在林间跳跃,许世怜月目瞪口呆,吓得连忙紧紧抱着她。不一会儿二人便已经跟到了暗九的身后。

    一路朝前不停地走,迷雾才终于逐渐淡去。许世怜月被寒小小放下之后才发现她又回到了方才逃离暗九的地方,此时暗九的马儿正拴在一棵树上,正悠闲地低着马头在吃草。

    暗九解开马看向许世怜月道:“如今你丢了马,要不要同我走,由你自己决定。”

    他翻身上马,居高临下地看着许世怜月。

    眼中是无尽的蔑视,不过且认真想,若是许世怜月不是废物,又怎会用得他来保护呢?

    想至此,他心中释然了许多,看着许世怜月的眼神也不再那般伶俐。

    “你姑娘一人行走江湖,又不会武功,你就且随着我们一同走吧。江湖鱼龙混杂,若是有人想害你,可是防不胜防的。”寒小小拉着许世怜月的手语重心长地道。

    “可是……”她咬唇小心地看着暗九,传言三千魔头十步杀一人,她已经同暗九走了那么久了……

    “若是他真的想杀你,你还能走到现在吗?”寒小小无奈地道,又置与她鼓励,“你且放心,有我在,他若是想害你,我定然带你跑到天涯海角,离他远远的。”

    “你又何必与她说这么多,她想跟就跟着,不想跟,我也顶多是一回任务没完成罢了!”暗九冷言道。

    师父也是与他说了,保护多久,完全是他的事情,他就算随时撒手不管,也无责于他。

    他拉着缰绳便带着马转了头,慢悠悠地走着。

    许世怜月看着心中此时也着急了,这回才懂了害怕,她才不过离了暗九一会儿便差点入了蛇腹,这林中还有迷雾重重,危险无处不在,她怎敢一人留在此。

    便连忙说道:“我同你走!”

    寒小小满面愁容终于散了,笑道:“你能够想通是最好的了。只是你与三千前辈男女有别,便与我共乘一匹马好了。”

    “好。”许世怜月放心地笑了,如今她可没了今早的胆儿坐在暗九的身前,只是可怜她那小马驹,进了迷雾林之中还不晓得能不能自己走出来。

    若是有人路过能带走它也总比流落山林好。

    她叹了口气,索性马儿只是吃草,落在野外也是能够活下来的。

    寒小小吹了道狭长的口哨,便见一匹黑马踏着淡尘飞奔过来。

    见着许世怜月疑惑道目光,寒小小笑道:“这是我养了三年的马儿,只是我不太会骑马,今早那匹红马是我方才买的。虽然我不会骑马,但毕竟旋风是我养了许久的,与我生了感情,懂我意思。”

    “原来如此。”许世怜月恍然道,便与寒小小均上了黑马,在暗九之后跟着。

    “姑娘,我该怎么称呼你?”寒小小问道。

    “你喊我怜月便好,我姓许世。”

    “原来是许世王府的怜月郡主,我是寒小小。你唤我小小便好。”寒小小笑道。

    “小小……真是个怪异的名字。”许世怜月笑道,寒小小比她高一个头这么多,看着已然是长腿细腰的妖娆模样,实在不知是如何小法。

    “这是我娘给我取的名字,怪是怪了点,却也是我娘的一番心意。”许世怜月笑道。对此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她看着前方人高马大的暗九,他在听到她姓名之时,不知心中可曾有怜月这般一丁点的反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