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那林子便很快到了明城,三人选了一间客栈住下。

    “若是你着急,我今日下午便可带你上路。”暗九看向桌子对面的许世怜月说道。

    明城的饭菜大概是不太符合许世怜月的胃口,她只扒拉了几口便放下筷子不吃了。

    她听此抬头漫不经心地道:“不必了,明日再走也不迟。”

    今日遭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已然有些吃不消。

    “怜月去彦国是因为何事?”寒小小好奇问道。

    “我被退婚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我自然是要去与太子哥哥问清楚,他若是不说出个合适的理由,我怎么也得把他赖回来。”许世怜月笑道,又抬眸瞅了眼暗九,心中腹诽,只是不知,那人究竟是来害我还是护我的。

    此刻暗九抬眸与她撞了目光道:“我也并非定要保护你不可,你若是不放心我,大可自己一人去彦国。”

    “三千前辈,怜月没有这个意思,你误会了,有你保护着,我们都可放心。”寒小小连忙说道,又暗扯着许世怜月的衣角,“怜月,有三千前辈保护着你,你大可放心,他向来是正人君子,明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均是小人所为,江湖之上的传言,你大可不听,如今他人就在你面前,是人是神,你慧眼识珠,定然能够瞧个明白的。”

    “我……”许世怜月心中却是噎着了,也不晓得如何开口,只是仍然十分的不放心。

    “你且放一百个心,即便他不护着你,我也会保你毫发无损地见到彦国太子!”寒小小立掌发誓道。

    暗九其实看她是十分的不顺眼的,虽然还是帮了他搞定了许世怜月这个疑心又胆小的大小姐,只是如今暗门的人都如此闲暇吗?

    “如今暗门里任务正多,你为何有空来随我们乱逛。”暗九自斟了一杯酒,边喝着边狐疑看着她。

    “我已经接了任务的,便是在彦国。”寒小小笑道,“能有幸与三千前辈顺路,是小小祖宗十八代修来的福分。”

    一旁的许世怜月听此倒是笑了,“我且听得平民百姓有幸见到皇上才是这祖宗十八代的福分,怎的他一个江湖人士也这般令人佩服吗?”

    “这可不同,三千前辈是侠士,以武以德服人,与那坐在龙椅之上一手遮天的皇帝可不一样。”寒小小说至此带了嘲讽的意味,“三千前辈岂是一个皇帝能够比得的?”

    暗九终是深深地看着寒小小,也不知她究竟是真心这么觉得,还是只是为了奉承他才说了这些话。

    只是他垂首喝了那一杯酒,心中还暗自欢喜了一刻。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更何况,寒小小说的是事实!

    “这话可说不得!”许世怜月连忙抬手堵住寒小小滔滔不绝的嘴,环顾四周,好在没人注意到他们这里,她才松了口气道:“虽然如今我们所在的明城非各国管辖,可是隔墙有耳,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寒小小听此淡笑,不再说什么。

    暗九则是嘴角勾出一道无声的冷笑。

    用过午饭,许世怜月便迫不及待地与寒小小去买了一身新衣裳,她依旧是粉色一身,在人群致中和蹦蹦跳跳像一个蝴蝶。

    暗九则是悠闲地跟在她们身后,虽说面上带着个面具十分容易被人认出来,可他也懒得遮遮掩掩。

    所以,才不到一会儿,就已经有一批人在他身后不远处偷偷跟着了。

    暗九侧头看去,那几人鬼鬼祟祟地,目光与他对视之后便连忙转头看向一旁。

    他冷嗤,没点自知之明!

    寒小小自然也发现了那些尾随者,便故意拉着许世怜月进了一旁的胭脂铺里,一面道:“我许久没有买胭脂了,你同我去看看。”

    暗九则是引着他们,去到了小胡同里,他才转身,便已经见着那一行人都走了进来。

    “你们是来送死的,还是陪我热身?”

    此时那群人中走出一少年,他提枪指着暗九道:“你可还记得我?”

    少年穿着一身白衣,面上却是桀骜不羁的模样,其中带着悲痛……

    暗九一直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那一块长命锁,心中这才了然,“那长命锁,还是我为你挂上的。”

    当年他刺杀明门掌门之后,在柜子里发现了这个少年,才见着他,少年便吓得手中的长命锁都拿不稳了,落在地上,暗九便为他戴了回去。

    “那是我娘给我的遗物!”少年愤怒道,“若不是,若不是……我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如今,时隔两年,你的胆子倒是大了。”暗九颇为欣慰地道。

    少年气得拿枪的手都颤抖了,愤怒地道:“暗九,我要让你明白,当初没有杀了我,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说着,一挥手道:“都给我上!”

    他便同一群侍从蜂拥而上。

    暗九勾唇冷笑,却是连剑都尚未出鞘,便与他们打作一团,借着敌人的白刃,倒是杀了不少人。

    须臾之间,只剩暗九还站在原地,他看向从地上匍匐着要去摸一旁枪的少年,无奈地蹲下与少年对视道:“这是你的第一次,这一回我放过你,希望下次,你能够耐打一些。”

    说着,他便已经从少年与那枪之间走出去,留下少年咬牙切齿。

    回到胭脂铺之时,许世怜月与寒小小已经在等他了。

    远远看着,便见许世怜月站在门口四处张望,见着他那,才淡定下来,却也不吭声,只看向一旁装作不在意的模样。

    “前辈,你脸上有东西。”寒小小说道,便上前抬起葱白的细指。

    暗九已经后退了两步,抬手一抹才发觉自己面上染了两滴鲜血。

    这一刻,许世怜月木头一般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

    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又杀了人吗?

    “没事。”暗九说道。他还以为,许世怜月是在关心他。

    “你既是来保护我的,便与我的侍卫无差别,那便也是我的仆从,别给我惹事情。”许世怜月严肃道。

    其实她如今不过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她向来是个怕死之人,她可不想自己某日睡着就见不着第二天的太阳了。

    “区区几个废物,奈何不了我,你无须担心。”暗九心中一暖。

    “你……”许世怜月惊愕失色地瞪着他,心中“砰砰砰”地着急地跳动着。

    他果真……又是去杀人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