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起码没有浑身是刺_撩夫成瘾:将军大人,温柔点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直到这一刻,她才有种真实的感觉。

  眼前这个犹如天神一般伟岸的男人,终于是她的了……

  “王爷,我看您脸色不太好,需要休息吗?”南庭羽扬贴心的问。

  欧阳伏农顺口气,睁着眼睛看她一眼,声音有些漂浮,“没事,羽扬你不用担心本王。”

  “肯定是近日您为了父亲的寿辰奔波累坏了!不如您就在这里歇息,明日回府?”

  欧阳伏农闭了下眼睛,手掌一挥,挥散了她的想法,“本王没事,不用如此麻烦。你去看看楚楚好些没,若是好些了,本王送她回去。”

  南庭羽扬闻言微微一怔,随后又释然,“是,羽扬马上去。”

  欧阳伏农点了点头。

  半晌,她马上离开。

  南庭丞相今日无比高兴,一连打了几个哈哈大笑,一手满意的拍了拍欧阳伏农的肩,“贤侄。不,以后就是老夫的半个儿子了!”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马上改口。

  “丞相啊,五皇子可是朕的得力助手,以后你可要享福了!伏农,人家丞相都已经改口了,你作为晚辈还不有所表示表示?”南诏王这些日子气色好了很多,略带责备的语气道。

  欧阳伏农面色平静,剑眉轻拧起,“父皇,儿臣还是应该按着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来办事,等到了成婚那天,自然是要改口的。”他委婉的拒绝,找出的借口没有任何一丝纰漏。

  倒是南庭丞相笑了笑,掩饰眼底的尴尬,“哎!就数这些年轻人有思想,老夫真是自愧不暇啊!”

  “是啊,众多英年才俊之中,五王爷是最有思想,本侯甚是喜欢啊!”东方裕森在一旁接过他的话。

  欧阳伏农不喜欢这种虚伪场合的应交,除了必要的问题,他几乎不做任何回答。

  半晌,南庭羽扬踏着细碎的步子来到他的身边,“王爷,羽扬过去的时候房间已经没人了,估计是他们一同回去了。”

  欧阳伏农眸光略微低沉,喉结滚动,“那就算了,羽扬,你可以回去休息。”

  南庭羽扬摇头,“不,我想与王爷您在一起。”她鼓起勇气道。说完这句话的那一刻,红透的脸颊顿时深深地埋下去。

  欧阳伏农眼底划过一抹沉重,看了眼羞涩的女子,滚动的喉结并没有再说什么。

  太和城最热闹的夜市——

  “真是想不到如此尊贵的你也会来这种地方啊!”凌楚楚新奇的环视四周,黑暗中的星眸闪烁。

  “我虽然尊贵,却也是凡夫俗子,作为人类来这世上走一遭,如何能不来这种地方呢!”欧阳清瑞找到熟悉的摊位坐下,吩咐下人将这里最特色的菜上上来。

  她见那个老板对他并无其他神情,忍不住靠近他小声问:“这里的人知道你的身份吗?”

  欧阳清瑞漾起一抹神秘的笑意,“你猜呢?”

  凌楚楚皱巴着脸想了想,摇头,“不知道。”

  他怎么觉得带着微醉的凌楚楚比平常可爱多了,起码没有浑身是刺,“我是化作平民来这种地方的。你想想看,若是被人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岂不是有机可乘了?”

  凌楚楚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双手捧着下巴,看着面前的人思索了下,“其实你偶尔也挺可爱的!”

  此话一出,正在喝茶的女人顿时喷口而出,满地狼藉。

  “你……你……说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爱?

  他一个大男人岂可用女人的名词来形容他?

  凌楚楚嫌弃的鄙视他一眼,“我说你可爱呀!”

  欧阳清瑞喉结滚动,咽了口口水,“楚楚,你果然是醉了。”

  “才没有,我很清醒!”凌楚楚不满的反驳道。

  她有一点的醉意,但是已经微不足道的感觉。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欧阳清瑞一脸的宠溺,纵容的问。

  他怎么会问如此奇怪的问题?还真当她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吧!

  “欧阳清瑞你幼不幼稚!请你不要再测试本姑娘的智商了好吗?”

  “果然,你的智商不够高。”某人幽幽的说道。

  下一秒,某只愤怒的小野猫顿时炸毛,“欧阳清瑞,你才是弱智!”

  “……”

  这里的饭菜虽然粗糙,的确是美味的,与山珍海味不同的感觉。

  她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在现代的日子,几个人围绕在江边的夜市里,吃着烤肉配啤酒,与朋友谈心聊天,生活如此的惬意……

  想着想着,她的内心顿时被一股悲伤笼罩,一股挥散不去的阴霾萦绕在她的心头。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下,她的情绪格外的脆弱……

  吃着吃着,忍不住吸了吸发酸的鼻头,无意识的哽咽一声。

  “怎么样?我带你来的地方如何?”欧阳清瑞欣赏着纷飞大雪的视线收回,只见对面的女子早已经泪流满面。

  “楚楚?你怎么了?”他眉头一皱,眼底划过一抹心疼。

  “没什么,眼泪抽风了,它自己就不由自主的落下来了!”凌楚楚哭丧着脸强挤出一抹笑容,脸上的泪痕显得格外的滑稽。

  “哭出来吧,也许眼泪释放出来以后就会好的。”他眸色一深,紧盯着她苦涩的脸一本正经道。

  凌楚楚奇怪的抬起头望了眼他,“我为什么要哭?”

  “……”欧阳清瑞闻言低下头一阵扶额,脸上划过一排排黑线。搞了半天,感情这丫头是发酒疯呢!

  他还以为她是因为他们今日宣定婚姻而伤心!

  显然,两个人的思想并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她只是回想起了家乡的那些事,一时间情绪激动而已……再加上欧阳伏农的事情对她也有不少的打击,一时间小心脏突然爆发。

  “欧阳伏农,你想什么呢?”看他那表情,肯定就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说什么?”

  “呃……没什么!口误而已……”

  “……”欧阳清瑞微微起身,握着手帕的手朝着她伸过去,在她诧异的目光下,他轻轻的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痕。

  “……你……”凌楚楚一惊,心头一紧。

  他……他怎么……

  “别想了,就是看你脏得跟小花猫似的帮你擦一下而已。”欧阳清瑞道,想了想,他挑起眉,饶有兴趣的问:“为何说本王可爱?”

  “反正比平时可爱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