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宫中选妃_鬼医郡王妃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center>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ter>

  云染领着枇杷柚子走出老王妃的茗玉院后,看到了前面脚步缓缓的云紫啸,一看就知道云紫啸在等她,云染紧走几步上去唤了一声:“父王。”

  云紫啸周身拢着不畅快,抬眉望向云染的时候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染儿,你回头去和那宁神医说说,替你祖母治治吧。”

  虽然不喜欢阮家人,也不喜欢这样的母亲,可倒底还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他做不到那般狠心。

  云染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你别担心。”

  云染说完关心的问起云紫啸和阮心雨的事情。

  “父王打算娶那个阮心雨吗?我看着她端庄大方,人也不错。”

  云染试探的望着云紫啸,云紫啸的眉毛紧蹙了起来,满脸的火气:“我不喜欢阮家人,娶了一个阮心兰已经够了,我不会再娶阮家的女人做我云王府的王妃的。”

  云染点头,想起了当初阮心兰和她说的话,她的母亲喜欢的人是先帝爷,并不是云紫啸,父王真是可怜啊。

  云紫啸看云染一脸心疼的样子,不知道云染心中所想的事情,不由得伸手揉了揉云染的脑袋:“怎么了,一脸伤秋悲月的,小小年纪还是活泼些好。”

  云染不想提到过去的事情,以免惹起云紫啸的伤心,所以笑望向云紫啸:“父王,这一次你要是再娶女人的话,一定要娶一个自己喜欢,那女人也喜欢你的,无关于金钱,无关于地位,这样人活一世死也有所值了。”

  云紫啸诧异的望着云染,女儿的这番言论还真是新奇,他倒是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而且他眼下并没有娶正妃的意思。

  “染儿,父王的事情你别管了,总之我现在还不想娶。”

  云染望着云紫啸,四十多岁的年纪,但看上去很年轻,好像三十多岁一般,成熟有魅力,他未来的人生之路还很长,若是没有一个女人陪着,晚年会多么的凄惨啊,所以云染真心希望云紫啸能找到一个喜欢他的女人陪着他走一辈子。

  “父王,若是遇到了那个令你心动的女子,你一定要牢牢的抓住,然后娶她,千万不要错过了,有时候错过这么一个人一辈子再也遇不到了。”

  云染说完笑眯眯领着两个丫头离开,身后的云紫啸望着她的背影,忍不住低喃,错过这么一个人,一辈子再也遇不到了,是啊,他一辈子再也没有遇到一个让他心动的人。

  云染回茹香院后,看到宁景也在,便和宁景提到让他救老王妃的事情。

  宁景立刻跳脚:“我不给她医,那个老妖婆死了才好呢,欺负云姐姐,她是个坏东西,所以让她去死吧。”

  枇杷和柚子等人一脸的黑线条,这诺大的王府里,大概只有这位宁公子敢骂老王妃老妖婆。

  偏还没人敢说他分毫,因为老王妃的病还指着他去救呢?

  “宁景啊,她好歹是我的祖母,你就费费心救救她吧。”

  云染才没有这样好心,她是觉得眼下老王妃要是有事儿,谁管这王府啊,若是她死了,这王府一大摊子事就落到她的头上了,她才不屑管这些琐事呢,她有她的事情要做。

  所以这个老女人死不得。

  不过宁景坚决不给老王妃治,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嘴里还大叫着。

  “我不治,我不给坏心黑心的人治病,让她去死好了,早死早超生,早死就没人欺负云姐姐了。”

  云染笑眯眯的望着宁景:“治是要治的,不过怎么治,你云姐姐我肯定不过问,只有一个,别把她治死了就行,你看怎么样?”

  宁景一听这别有深意的话,立刻眼睛亮了一下,盯着云染。

  “那甭管我用什么手段,什么法子你都不许恼火生气。”

  宁景眉眼闪烁起来,唇角是不怀好意的笑,枇杷和柚子二人一看这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怎么她们感觉这宁景有很多地方都神似于自家的郡主呢。

  “行,不过不许给我把人治死了。”

  “好啊,这下我有玩具了,”宁景欢呼起来,一刻也不待了,高兴无比的说道:“那我过去玩我的玩具了。”

  云染在后面叮咛他:“玩归玩,别给我玩死了,知道吗?”

  外面的宁景脆生生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他不玩死她总行了吧,但是肯定要让她生不如死,敢欺负他师傅的人,他一个也不放过。

  花厅里,枇杷和柚子两人一脸惊悚的望着云染。

  “郡主,宁公子这是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他至多就是熬些蝎子毒蛇等十全大毒膏让祖母喝喝。”

  “啊,”两个丫鬟脸黑了,枇杷拍着心口说道:“那老王妃还能活吗?”

  “能活啊,就是死去活来的那种。”云染笑着打了一个哈欠,今儿个起来得早,现在有些累了,去休息了。

  “我去睡会儿啊,你们别让人打扰我。”

  云染走出去,枇杷和柚子两个人一脸白的跟着主子走了出去,想到老王妃要喝那蝎子毒蛇熬成的十全大毒膏,两个人生生的抖簌了一下,太可怕了,那宁公子以后可不能得罪。

  云染进房间去睡觉,这一睡直到晚上才醒过来,还是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的,只听得枇杷不满的声音响起来。

  “唐大人你这是干什么,我们郡主在睡觉呢,你一个外男闯进女人的闺房,这不太合适吧。”

  唐子骞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来:“那你快去唤她起来,我有事找她。”

  枇杷怎么会理他,先前郡主可是叮咛她不要打扰她睡觉的,她可不敢招惹自家的这位郡主,别看郡主笑眯眯的,可是恼火起来谁都吃受不起。

  “唐大人这不是为难奴婢吗?郡主先前吩咐了,她休息不准人打扰,唐大人回去吧,等郡主醒了我告诉她一声。”

  “不行,今儿个我一定要见到云染。”

  唐子骞坚决要见云染,枇杷和柚子两人拦着,唐子骞虽然会武功,但也不好直接的闯进云染的闺房,若是云染和他翻脸,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在外面大叫:“云染,云染。”

  云染被惊醒了,睁开眼睛望着外面,看到天色已晚了,慢吞吞的坐起来,外面枇杷的声音传进来:“唐大人,你别叫了,若是吵醒了我们家的郡主,郡主一定要生气发火的,你快别叫了。”

  不过唐子骞依旧在外面大叫:“云染。”

  云染在里面穿好衣服走出来,一脸冷色:“唐子骞,你发什么神经啊,跑到这里来大吵大闹的,别忘了,你是护国将军府的公子,皇上的大舅子,能不能沉稳一些啊,还有以后别动不动就往我的茹香院跑。”

  云染蹙眉,想着这些个家伙经常往茹香院跑,看来她要在茹香院四周设个阵法,让这些家伙想进来都进不来,云染打定了主意后望向唐子骞。

  “说吧,究竟什么事啊?”

  其实云染心知肚明,唐子骞过来,肯定和云香怡那个女人脱不了干系,不过不知道云香怡是如何和他说的,她倒是挺好奇的。

  “我有事和你说。”

  唐子骞冲过来,拉住云染的手便往茹香院的花厅走去,云染一把甩开这家伙的手,冷冷的警告他:“以后别碰我,否则我不保证你会不会有事。”

  唐子骞不理会云染的警告,在前面一路直奔花厅而去,待到走进了花厅,人还没有坐下来,他便迫不急待的望向云染:“为什么,为什么要让香怡进宫参选,她虽然住在云家,但是云家也不该牺牲她的幸福。”

  “她的事情与你何干啊?”云染走到一边坐下,倒了茶来喝,唐子骞走过来,眼神热切的说道:“云染,我和香怡是青梅竹马,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会娶她的,所以她不能进宫,你别让她进宫了。”

  云染放下手中的茶杯望着唐子骞:“她是如何和你说这件事的?”

  “她是为了报答你们云家的恩情,你们从小养大了她,既然你们让她进宫,她不得不进宫,所以她让我另择良妻。”

  唐子骞说到最后,懊恼的抬首摸着头,火大不已。

  云染有些无语了,云香怡这女人太不要脸了,明明自己想进宫,偏还要装得这么大义,什么叫为了报答王府的恩情啊,她从头到尾就没说过她有心上人,有喜欢的人,若是她说了,相信父王一定会让她嫁给唐子骞的。

  可是呢,她一边要进宫,一边还装圣洁,真是让人鄙视,更让人无语的是这个男人完全的相信她。

  云染有些同情唐子骞了:“唐子骞,她若是不想进宫谁会强迫她啊。”

  “她只是想报答云王府一直以来对她的照顾,她一向善良,只要你们提出来,她就不会拒绝的。”

  唐子骞一脸心疼的开口,完全的信任云香怡,一点怀疑也没有,连云染说的话,他也没有多想。

  云染无语的开口:“唐子骞,她若是不想嫁,没人会逼她嫁,你去问她一句,她若是说不进宫,我想父王不会让她进宫的。”

  “问题是她想报答你们的恩情啊,怎么可能说不进宫。”

  唐子骞郁闷烦燥的开口,盯着云染:“云染,你去和老王妃说说,让别人进宫吧,不要让香怡进宫了,只要你们开口,她就不会进宫了。”

  云染瞪了唐子骞一眼:“这事我可懒得管,若是你想娶云香怡,你就让她自个去和老王妃说,说她不想进宫,对了,或者和我父王说也一样,父王保证不会让她进宫的,不过她若是想进宫就另当别论了。”

  云染最后一句话,直接的让唐子骞暴跳如雷:“云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她想进宫,香怡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她不是爱慕虚荣的女子,她心地善良,温婉柔和,处处替别人着想,从来不会让别人为难。”

  云染一脸的黑线条,这男人被骗得真彻底啊,看来她要想纠正他脑海中的思想是不可能了,她若是再说多了,只怕这家伙当她是仇人了,这是人家的事情,她犯不着惹人嫌。

  云染想着没好气的开口:“好了,这事是祖母定的,不干我的事情,你若不想她进宫参选,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是让她自己说不想进宫,第二是你去找祖母或者父王,又不是我让她进宫参选的。”

  “云染,你帮我去和老王妃或者你父王说吧,不要让香怡进宫了。”

  云染狠瞪着唐子骞:“唐子骞,你真让我无语,你说我去说我祖母会不会以为我想进宫参选啊,这是我该说的事吗?你想娶她,自然要你去说,如若你想娶云香怡,是不是该让我祖母和父王知道啊,你可以说清楚你们两个人的情况,顺便求亲,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云染话一落,唐子骞动容了,认真的想了想,没错,就这么干了,若是老王妃知道他和香怡两情相悦,一定不会让香怡进宫的,唐子骞烦燥的心一下子安定了,笑望向云染。

  “好,我去说。”

  他说完一刻也不停,迫不及待的奔了出去。

  花厅里的,枇杷和柚子两个人望着离开的唐子骞,忍不住开口道:“郡主,二小姐既然和唐大人两情相悦,为什么还要进宫参选啊。”

  “那是人家眼界高呗,进宫为妃和做一个大臣的妻子这可是天差地别的。”

  枇杷和柚子二人心中了然,不由得同情这位唐大人,人家不想嫁他,他还一头热,真正是可怜啊。

  不过接下来并没有任何唐子骞要娶云香怡的消息传出来,很显然的唐子骞被云香怡给拦了,这个女人果然好手段,云染不得不佩服这样的女人。

  茹香院里,云染一步也没有出云王府,净顾着在茹香院摆弄阵法了。

  宁景也没有过多的过来烦她,因为他忙着玩自个的玩具。

  整个云王府里,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老王妃的茗玉院,每天传出杀猪似的尖叫声,宁景每天都要用针扎一遍老王妃,还让老太太喝那黑糊糊的让人生不如死的药,活下去吐,吐了再喝,这一番折腾下来,老王妃整个人瘦了,不过头确实没之前那么昏了,也不那么疼了,人也精神了一些,正因为如此,即便痛苦,老王妃也没办法,只能承受着,到最后整个王府里的人都淡定了,一听到那杀猪似的吼叫声,就知道宁神医在给老王妃治病呢,理也不理。

  三日后,宫中选妃的日子。

  本来选妃的日子没有这么快,但是皇后娴良淑德,认为皇室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皇子,所以选妃是迫在眉睫的大事,立刻下了一道旨意,给皇帝选妃。

  皇后的这一举动,给她赢来了一大片的赞美声。

  人人都赞当今皇后娴良美德,不亏为当朝的国母。

  一大早云香怡便起来梳妆打扮,本就生得温婉秀丽,再精心装扮一回,真正是柔媚俏丽,动人至极。

  她端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鸾镜之中的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一笑百媚生。

  只要她进宫参选,就会被皇上留下来,因为云王府的女儿进宫参选,不用说也会被留下的,以后就靠她的努力了,她一定要拉拢住皇上的心,对于这一点,云香怡不担心,她到现在不是一直牢牢的拉拢着唐子骞的心吗,只要她愿意,她就可以做到,云香怡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回首看着自已的房间。

  只要进了宫,以后她就是荣宠一生的宫中后妃了,云挽雪云挽霜看到她还敢小瞧她吗,从前她们可没有少说她名不正言不顺的事情,可现在进宫的是她,不是她们。

  云香怡唇角笑意更浓了,眼神微微的黝暗,外面绿草走了进来,飞快的禀报:“小姐,宫中有太监过来了?”

  云香怡眼神亮了,笑着问道:“是不是来接我进宫的。”

  绿草望了云香怡一眼,小声的说道:“太监往郡主所住的茹香院去了,没有往小姐这边来。”

  云香怡错愕,随之眼神暗了,心里不淡定了,手指紧握着梳妆台前的一枚金簪,急切的吩咐绿草:“去,看看是什么事?”

  “是,小姐。”

  绿草走了出去,房间里的云香怡,脸色微微有些白,下意识的不安起来,宫里不会来人让云染进宫吧,虽然云染被退婚了,可她是花王啊,历来花王都是要进宫为后的,云染虽然不能为后,说不定皇上会纳她为妃,如果是这样,她怎么办,她不是成了笑话吗?云香怡只觉得五内俱焚,焦急如坐针毡,不时的起来坐下,坐下又起来。

  茹香院里,云染睡得正香,丝毫不知道此刻云香怡的折磨。

  房间外面,枇杷急急的推门进来,拉她起来:“郡主,宫中来人宣皇上口谕了。”

  云染睡得有些迷糊:“什么口谕啊。”

  “奴婢哪里知道啊,你还是快点起来吧,”枇杷去拖云染起来,偏偏这家伙还赖床:“不行,让我再睡会儿。”

  “郡主,你忘了今儿个可是皇上选妃的日子啊,”枇杷提醒云染,云染依旧往床上倒:“他选他的妃,关我什么事啊?”

  枇杷一脸黑线条,我的好郡主,你这是睡糊涂了吧。

  “郡主,你说皇上让太监来,是不是宣你进宫参选啊?”

  枇杷话一落,云染陡的一激灵,清醒了过来,一把抓住枇杷的手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枇杷飞快的禀道:“今儿个是皇上选妃的日子,偏在这时候有太监过来宣皇上的口谕,你说会不会是让郡主你进宫参选啊,你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枇杷话一落,云染眼神深黝了,十分的不好看,看来真有这种可能。

  楚逸祺竟然想让她进宫为妃,他也不怕他那脏病传染给她。

  这男人可不是什么好胚子,她上次可是看得明明白白的,这男人可是风流多情的,对淮南王府的舞阳郡主有兴趣,对于西平的兰陵郡主也有兴趣,江阳王府的栖仪郡主也很有兴趣,这样的男人,她如何会嫁啊。

  不过现在他让她进宫参选,她该如何拒绝呢,云染一边想一边穿衣起床,待到起床后,脑子里便有了一个主意,立刻吩咐龙一立刻给她去办这件事。

  龙一领命而去,云染领了小丫鬟出去往花厅走去。

  这次来宣口谕的乃是楚逸祺身边的当红太监许安,许安一看到云染,恭敬的施礼:“杂家见过长平郡主。”

  这女人进宫位份不可能低,所以他还是小心些。

  许安在宫中厮混,十分的精明,云染笑着示意许安起来,吩咐人给许安上茶,待到坐定了,才问许安。

  “不知道许公公有什么口谕。”

  “皇上有旨,让杂家接长平郡主前往储秀宫,今日乃是宫中选妃之日,皇上的意思,长平郡主也要进宫参选。”

  “喔,我都被燕郡王退了婚,皇上还让我进宫参选,这不是给皇上脸上抹黑吗,这样真的好吗?”

  云染一脸的若有所思,许安愣了一下,倒是有些意外,因为他以为长平郡主应该高兴的,以她花王的身份,若是进了宫,至少是四妃之一的位置,若是她生下了儿子,肯定是皇后之下的皇贵妃之位,可是郡主似乎压根不想进宫。

  许安困惑了,不解了。

  “这是皇上的意思,请长平郡主随杂家进宫一趟吧,至于别的,不是杂家可以考虑的事情。”

  云染点头:“好,那我们进宫吧。”

  许安再愣了一下,望向云染,看云染身上穿着素雅的衣服,虽说看上去婉约动人,灵动娟秀,可是是不是太素净了,今日进宫的人莫不是精心打扮的,个个都是天姿国色,再加上淮南王府的舞阳郡主和西平王府的兰陵郡主等美人,长平郡主这样的素容,只怕要被淹没在其中了。

  “郡主不用收拾一下吗?”

  云染摇头:“收拾什么啊,这样挺好的。”

  云染不甚在意的挥手,临了还吩咐枇杷用绢帕包几块点心带着,她早上没吃东西,待会儿进宫的路上吃些东西。

  许安在花厅观看着,只见这位长平郡主举手投足的仪容,实在是让人无法小瞧,周身的自信更是像一道光一般的吸引人,他在宫中走多了,什么样的女人没看过,但很少看到这样自信的女人,她的自信超脱了她的容貌,使得她十分的与众不同,许安不由得暗赞,若是此女进宫,必然是一个人物,再想想她的花王身份,日后未必不是皇后。

  如此一想,越发的恭敬而小心。

  枇杷依云染的言,准备了一些吃食,一行人出了茹香院进宫去了。

  云香怡得到这个消息时,整张精致的脸都龟裂了,在房里摔了好一通的东西,她一早上就起来梳妆打扮了,没想到最后皇上竟然接了云染进宫,她的进宫梦这么快就泡汤了,她不甘心,实在是不甘心。

  宫中的马车,云染歪靠在软榻之上,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想着让龙一去办的事情,千万不要办错了,她可不想进宫。

  正想得入神,龙二的声音响起来:“郡主,有人过来了。”

  一声落,来人已到了马车之外,袍袖一抬飘进了马车,一伸手点了马车里两个丫鬟的昏睡穴,一袭白色的绣玉兰花的锦袍,大朵的玉兰徐徐而开,马车之中一片清幽之香,来人瞳眸暗沉而潋滟,薄唇紧抿的望着云染。

  云染一看到这家伙,便挑高了眉,前几天明明看到他很生气很火大,她还以为他恼火一辈子不和她交集呢,这会子怎么又出现了?

  “燕郡王,我还以为你上回在莲湖山恼了呢,一辈子不理我呢,这会子怎么又来了?”

  云染一开口,燕祁一抬手,一道劲风凝成一道光波,隔绝了内里的说话声,他是不想让外面驾车的太监听到他们说话声。

  燕祁完美的面容上拢着冷霜,阴鸷的说道:“虽然你无情,本郡王却不是无义之人,你救了本郡王,本郡王是不会不管你的。”

  云染眼神暗了暗,嘴角抿了抿,这家伙说得多高端大气啊,可问题是总不能因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就对她管东管西的吧,这是不是太过份了。

  “燕郡王,其实我很愿意与你和平共处,真的,不过你是你,我是我,所以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了。”

  “难道让本郡王眼睁睁的看着你陷入魔爪?”

  燕祁斜睨着云染,虽然说好不管这家伙的,可是今儿个一听到皇上有意迎她入宫为妃,他立马坐不住了,她这样的心性如何进宫,皇帝可是个多情的男人,进宫的女人未必幸福,所以他赶了过来。

  云染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她一笑,燕祁脸上的神容也软化了,看到她笑,他只觉得心就软化了,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燕祁笑了起来,之前的冷漠不在,精致完美的五官上拢着的是温润的光华,眸光潋滟,好似蒙着一层薄雾,让人看不清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却又只觉得这双眼睛生得极美。

  云染笑望向燕祁:“燕祁,你说得太夸张了,他们怎么就成了魔了。”

  “差不多,不比魔好多少,所以你还是不要与他们接近的好。”

  云染无语,说着说着又绕回来了,她就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非要阻止她做事,真正是无语至极。

  “燕祁,我和谁接近是我的事情吧,你不觉得你这样过份吗?”

  云染试图和这家伙讲道理,至少这家伙看上去是关心她的,当她是救命恩人,又当她是妹子的,她总不能太冷清,所以还是说通的好。

  可是燕祁丝毫不买云染的帐,很真的说道:“这有什么过份的,那两个家伙,一个冷酷凶残,一个阴险狡诈,你若是和他们接近多了,保不准会受到伤害,你说你是本郡王的救命恩人,本郡王明知道他们两个不是好人,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罪。”

  云染脸暗了,有些无力。

  “燕大郡王,他们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但是请相信我,我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算计到的。”

  除了吃你的亏,别人的亏我还没吃过呢,云染在心里冷哼。

  不过燕祁不认同,执着于自已的理念。

  “等你被算计的时候,已经晚了,本郡王既然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就要防患于未然,不能让你吃亏。”

  “你?”

  云染冷睨着燕祁,这货就不能好好的和他说话,属于天生欠抽型的,你和他说人话,他听不懂。

  燕祁一看云染脸色难看的要发火,立刻转换话题:“今儿个本郡王之所以过来,是因为皇帝有意迎你入宫为妃,你不会打算入宫吧?”

  云染看了看燕祁,心里本来有些来火,一听他的问话,立刻点头:“没错,我是打算入宫为妃的,以后我可是皇帝的妃子了,所以你离得我远点,还有你不会管到皇上妃子头上吧。”

  燕祁一听云染的话,俊美的面容龟裂了,深邃迷蒙的瞳眸摒射出一道幽光,直盯着云染。

  “你疯了,进宫有什么好的啊?皇帝可是多情花心的,你若是进宫可有得罪受。”

  “我是花王,理应进宫,以前的花王不是都贵为皇后吗?我即便不是皇后,至少也要混个皇贵妃当当,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云染看燕祁神色幽暗,说得越发的起劲,燕祁的眸子慢慢的眯了起来,盯着云染,最后唇角勾出笑来。

  “你在骗本郡王,你压根不想进宫。”

  云染瞪他一眼:“你没毛病吧,我怎么不想进宫,我之前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进宫吗,这一次我和别人可是不一样的,皇上亲自命许安来接我进宫,这是摆明了要迎我进宫的,你说我何乐而不为啊。”

  燕祁的眸子又暗了,遍布阴霾:“宫中的女人那么多,你确信这是你要的,整日待在宫中与别人勾心斗角,就为了争得皇上的那么一点恩宠,而且你的性子又冷又傲,吃不得半点的亏,你说皇上开始能容忍你,后面还能容忍你吗?”

  燕祁神容气恼,真想敲开这女人的脑子看看,进宫为妃有那么好吗?那么多的女人待在一起,整天勾心斗角的,他是光用想都觉得恐怖了,所以他不能让她就这么进宫。

  云染心知肚明这家伙说的没错,她这样的个性进宫那是肯定要吃亏的,皇帝开始容忍她,后面还能容忍她吗,何况那楚逸祺根本就是个心胸狭窄的人,等他容不下云王府的时候,恐怕连她一锅端了,所以她是不会进宫的,不过偏不想让燕祁如了心意,所以云染依旧淡定的说道。

  “你以为我斗不过那些女人吗?你以为我怕她们吗?”

  燕祁想了一下这女人的能力,确实不怕任何女人,可问题是你若是给那些女人下毒收拾她们,被皇帝发现了肯定要处罚你啊。

  “云染,本郡王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火坑里跳的。”

  “不跳又怎么样,皇上可是下了旨意接我进宫的,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我是肯定要进宫为妃的。”

  云染笑眯眯的说道,看燕祁郁闷,她心情倒是挺好的。

  燕祁望着她,忽尔古怪的一笑,眉眼少了往日的温润,竟然多了一抹妖治的气息来,周身妖魅,仿似坠入人间的妖精。

  云染一看不由得头皮发麻,这家伙如此笑,分明是有古怪啊。

  “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既然长平一心想入宫,那本郡王也别无他法,那本郡王在此祝长平荣登宫中的后妃吧。”

  燕祁说完笑容绝艳的望着云染,云染看他眉眼妖治邪魅的样子,透着说不出的诡异,赶紧的后退:“你。”

  “我走了,”燕祁一收笑容,抬手收了四周的劲气,袍袖一挥,飘然而出,那袍袖轻拂过过云染的面颊,雪莲一般清凉的幽香浮起,再看燕祁竟然就这么走了。

  马车里的云染不禁错愕,不过想起地上的枇杷和柚子两个人,可是被他点了昏睡穴的。

  她刚想叫,马车地板上的两个人动了动,原来燕祁临离去的时候,顺手解掉了枇杷和柚子的穴道,两个丫头慢慢的爬起来,一边揉头一边说道:“我们怎么睡到地板上了。”

  云染却满脸的若有所思,为什么她觉得白莲花最后的笑容有些古怪呢,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云染把马车里检查了一遍,确认没什么毛病,带着一肚子的疑惑进宫去了。

  马车还没有到储秀宫,便被人拦住了,长春宫皇后身边的太监派人拦住了云染的马车。

  “奴才见过长平郡主。”

  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小太监恭敬的给云染施礼,云染点头示意他起来:“有什么事吗?”

  “皇后娘娘宣长平郡主。”

  小太监恭敬的说道,云染立刻挑起眉,她这还没有到储秀宫呢,皇后便派人过来传唤她是什么意思啊?皇后这是打算给她一个下马威吗?云染眼神中闪过冷芒,不过皇后召见她不能不见,她倒也想看看这位唐家的二小姐唐茵,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好,你头前带路吧。”

  “是,长平郡主,”小太监在前面带路,马车一路往长春宫驶去。

  长春宫是皇后的宫殿,后宫的主殿,建得很华丽。

  大殿门前,云染刚从马车上下来,迎面看到阳光下一道修长俊逸的身影徐徐的走了过来,身着蓝色的太监服,却愣是穿出不一样的味道来,完全没有宫中太监的女人气,整个人显得飘逸又俊雅,一点也不像太监。

  不过待到他走到近前,一抬首,云染便道了一声可惜,因为此人的半边脸上竟然布着一道狰狞的疤痕,生生的破坏了这份飘逸,不过疤痕虽然狰狞,但是此人的举手投足却带着一份儒雅之气,这样的人怎么会进宫当太监呢?

  云染深思,微微眯眼多看了此人一眼,那人抬首望过来,云染只觉得这人有些熟悉,不过一时又想不起来,倒是这太监,一抬首的空档,整个人好似石化了一般,呆呆的看着云染,直到许安的声音响起来。

  “章林,你别吓着长平郡主,皇后不是要见长平郡主吗?”

  许安说完,望向长平郡主说道:“郡主,这是长春宫这边的太监总管章林,你别被他吓着。”

  云染摇头,她没被吓着,她只是可惜,替这个男人可惜。

  章林已经恢复如常的恭身请了云染内入:“皇后娘娘宣长平郡主入殿。”

  云染点了一下头,领着两个小丫鬟一路进了长春宫的大殿。

  身后的章林瞳眸带着痛楚的望向那道曼妙走进大殿的身影,手指下意识的捂住心口,只觉得心跳加快了许多,为什么,老天为什么如此待他啊,在他净身入宫之后,竟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为什么?章林的身子忍不住轻颤了起来,最后极力的刻制住。

  大殿上。

  云染给上首的皇后娘娘请安:“长平见过皇后娘娘。”

  “起来吧,”上首的人并没有为难云染,清婉的声音很快响起来,云染应声起身,抬首打量皇后娘娘,只见大宣的这位新后长得十分的清丽,一身的书香气,好像从书中走出来的人儿,眉眼带着淡淡的高雅,身为皇后,并没有穿皇后该穿的凤袍,只是穿一袭清雅的长裙,她这样的衣着,倒是和云染身上的相得益彰,云染心中不由得对这位皇后升出几份好感来。

  皇后这份气度不是伪装得出来的,那是在书中多年浸淫出来的,这样一个从书中走出来的女子,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想到她将和那么多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云染不禁替她可惜了一声。

  这样的女子值得一个好男人。

  上首的唐茵仔细的打量着云染,慢慢地起身走到云染的面前,伸手拉着云染,温婉的说道:“本宫之所以召你过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进宫的打算?”

  云染抬眸望着皇后,皇后拉着她到一边坐下来,见云染没有回答,皇后笑道:“你别担心,本宫找你过来没有为难你的意思,皇上有意迎娶你入宫,若是你愿意进宫,本宫会好好待你的。”

  云染一听便听出这个女人所说的话是真心实意的,不过她是怎么做到这样大度的。

  云染有些无法想像,不过她可没有进宫的打算。

  “回娘娘的话,染儿没有进宫的打算。”

  唐茵轻笑:“本宫最近待在家里,一直听哥哥说到你的事情,本宫猜测着如果哥哥说的是真的,你这样的心性,恐怕是不愿意进宫的,看来本宫猜对了。”

  皇后温婉的望着云染,她瞳眸中的光芒是善意的,眼里不自觉的袭上一层轻辉。

  “可是若皇上坚持要迎你入宫,你可有什么办法?”

  皇后关心的问,不等云染开口,她说道:“或许本宫可以帮助你向皇上求一道旨意,免了你的入宫。”

  云染看皇后对她不错,不想害她,因为若是皇后向皇上求旨意,先不说拿得到拿不到旨意,只怕皇上会恼火,搞不好还要让皇后落得一个善妒的名声,而且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需要皇后再出手了。

  云染笑着摇头:“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用皇后娘娘向皇上求旨意了。”

  “那就好,”皇后点头,望了望外面的天色说道:“那你去储秀宫吧,选秀差不多该开始了。”

  云染起身向皇后告安,往大殿外走去,走到殿门口的时候,回首望向皇后,只见那一道素雅的身影融于华丽的宫殿之中,显得格格不入,云染对于皇后的善意,满脸的困惑,领着丫鬟出了大殿。

  殿外许安已有些着急了,储秀宫那边的选秀马上就开始了,他还没有把长平郡主接过去,皇上只怕要大发雷霆之怒。

  许安赶紧的催促着云染上马车前往储秀宫,后面那个俊逸修长的身影满目痛楚的望着那驶远了的马车,好久没有动一动。

  储秀宫,历代后妃选秀的地方。

  此时储秀宫内,花团锦簇,流光溢彩,满殿都是美人,所有参选的女子今日都过来了。

  云染看到好几张熟悉的面孔,蓝筱凌,夏雪颖,江袭月。

  夏雪颖和蓝筱凌两个人一看到云染进来,便迎了过来,夏雪颖满脸浓装艳抹,高谈阔论,十分的没有规矩,蓝筱凌妆容精致,显得十分的紧张,很少说话,一走到云染的身边,蓝筱凌便紧张的开口。

  “云染,我好紧张啊,要是我被选中了怎么办?”

  蓝筱凌身为奉国将军府的嫡女,从小习武,不喜欢约束,可是现在偏面临着进宫的命运。本来她不想进,可是蓝家除了她一个嫡女,再没有别的嫡女了,所以不出意外她是肯定要进宫的。

  蓝筱凌一想到这个就紧张,可却无法改变进宫的命运,先前她甚至于想出了装病的办法,但母亲说了,除非她死了,否则就进宫去,最后只得进宫参选。

  云染伸手拉着她,飞快的动脑筋盘算着如何帮助蓝筱凌摆脱这种困境,做为朋友,她还是想帮助蓝筱凌的。

  云染正想办法,不想站在她对面的夏雪颖的脸色忽的变了,指着云染的脸,惊恐的叫起来:“云染,你的脸。”

  夏雪颖的一声叫,引起了储秀宫大殿上不少人的视线,个个朝这边望过来,然后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云染还有些莫名其妙,她的脸怎么了?

  她伸手往脸上的摸,粘糊糊的似乎有脓液之类的东西,同时她闻到了鼻端间有一股腥臭味。

  云染的念头一落,满殿的佳丽全都捂住了鼻子后退,个个脸色不好看,不少人嘀咕起来。

  “好臭啊。”

  “真臭啊。”

  “长平郡主这是怎么了?”

  云染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阴鸷无比的咬牙,她已经想到了自已的脸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燕祁那个贱人给她搞出来的事情,他不想她进宫,所以给她脸上施了药,这药看来有些名堂,她竟然没有发现。

  云染此时周身的怒火,真想对天咆哮一句,燕祁,老娘和你没完。

  偏在这时,大殿外,响起了太监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殿内,众佳丽捂住鼻子,飞快的跪地行礼:“臣女等恭迎皇上,皇后娘娘,太后娘娘。”

  ------题外话------

  燕大郡王又惹事了,不过他这是给云染下的什么呢?

  妹纸们摸摸兜,看看还有票没,有的话别浪费了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