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竹院后山山洞。

    现在离炎宇练成一品丹药静息丹时已过去了几个时辰,正至火辣的太阳渐渐落下山头,天上的另一边,皎洁的月亮渐渐显现出来。

    月光虽然很淡,却出奇的照在了天竹院的后山山洞口处。不过照在洞口处,洞里却一片漆黑。山洞里的尘渊则从袍袖里拿出几个明月石,洒落在洞里四处,几息后,洞里渐渐明亮了起来。照耀着洞里一鬼、一人、一兽。

    小寒嘟了嘟嘴,中午炎宇哥哥给它三个羊肉腿,还不够它塞牙缝,它现在可是肚子里叫呢,卖萌地盘坐着看着炎宇哥哥,希望他快点醒来给它肉肉吃,不然它真的饿死了。

    躺在洞里地上的战炎宇渐渐睁开了眼眸,难受地摸了摸头,然后起来个半身,苦笑道,“第一次炼药,还真累啊!“

    炎宇扫视了四周,发现小寒正呆萌的看着自已,耳里传来阵阵微声,好像是肚子响的声音。炎宇顿时想明白了,笑了笑,从手镯里拿出十个羊肉腿,取火加热着。

    上次买的羊肉腿早就被小寒吃饭了,只不过昨天陪韵儿去街市的时候,顺便买了三十个羊肉腿,那可是几十个金币啊,顶了炎宇几个月的零花钱。不过还有上次拍卖紫荆魔蛇的妖兽丹得到的金币,那些钱也自然不值得一提。

    “小寒,快了,很快就能吃到肉肉了哦。”炎宇轻声道。

    “嗯”小寒高兴地点了点头。

    而在一旁的尘渊就不高兴了,喃喃道:“难道师父在你心里的地位比一只小骇兽的地位低吗?”

    尽管尘渊说的很小声,却依然被炎宇给听到了,炎宇面向师父,笑道:“师父您也有份!不过你老人家是灵魂状态,吃一个羊肉腿就好了啊”

    闻言,尘渊上一秒笑了笑,下一秒就拉直了脸,轻视师父就说嘛,搞什么灵魂状态少吃些。算了,说的也是有些道理,他一个灵魂状态的人,本来就不需要吃东西。

    五分钟过后,山洞里弥漫着阵阵肉香味,炎宇拿着七个烤熟的羊肉腿分给了小寒,剩下的三个,尘渊一个,炎宇两个。

    小寒分到七个羊肉腿后,双眼闪着光,一头扎进羊肉堆里。炎宇尘渊两人则吃着羊肉腿聊些话语,主要是些炼药师的心得,因为炎宇刚入门,有太多的东西要学了,不然他会被人一步一步地追上,毕竟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不知说了多久,尘渊放下了手里的羊肉腿,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庄重道,:“宇儿,我突然现在有个疯狂的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

    炎宇愣了愣,你每次严肃说的事情哪有一件事情不疯狂?炎宇笑了笑,示意请说。

    “你还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吗?黑门黑夜东身上的蓝蝎魂铠是雷鸣之塔的炼锻师打造的。”

    炎宇点了点头,“我当然记得”,就在这时,炎宇突然怔了怔,大声道,“难道师父您是要我.......”

    炎宇把话说到一半时被尘渊给打断了。

    “没错,大陆上除了有修炼者和炼药师两大职业,还要一个万众瞩目的职业,那就是炼锻师!炼锻师受到当到的待遇甚至比炼药师还要好,当然,炼锻师也不是想做就做的,入学炼锻师时比入学炼药师还要难上加难,难度几乎是炼药师的三倍左右,炼锻师需要强大的骇气强度支持还要强大的精神力和源体达到紫级。”

    “源体就是所谓的灵魂力量,等级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级七个级别,紫级后面就是巅峰、中期、前期三个等级。但是你现在的灵魂力量还处在萌芽的状态,不处于任何等级上。你只有炼药时,带给你的领悟,你只有体会了其中的奥秘,才会使你的灵魂力量等级提升。所以炼药师和炼锻师是息息相关的。但也有另外一种提升灵魂力量的等级,那就是提升修为,利用修为去提升灵魂力量的等级,但你的修为就会倒退,换来的则是灵魂力量的提升。只有不是炼药师的人才会这样坐,你,就不需要了。”

    “所以现在为师的疯狂想法就是,把你变成三职业师,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强者。”

    炎宇大惊失色,这似乎就是炎宇听到有史以来,师父说的最疯狂的话,师父要把他变成三职业师,岂不是,师父是个炼锻师?炎宇吞了吞口水,慢道:“难不成师父您是个炼锻师,是个三职业师?”

    尘渊摇了摇头,:“不是,因为炼锻师不只是靠我刚才说的三样东西,还有一样东西,就是天赋。你现在已经具备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我的另外一个徒弟去学炼锻师,也就是你的师哥。因为他是位炼锻师,当初他拜我为师时,就是想让我叫他成为炼药师,不过他的先天资不足,只能勉强达到二品炼药师,我们好多年没见了,估计他生活在一个小镇里过着平静的生活吧。抱歉,我现在才告诉你,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怎么样,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找到他的位置,让他来教你,成为一位炼锻师,成为一个三职业师!考虑好了吗?”

    闻言,炎宇陷入了低思。他现在刚入门炼药师,就感觉自已已经压力山大了,身心有点疲惫,现在让他学炼锻师的话,他多少有点把持不住了。暂且不说这一点,既然他的师哥在一个小镇里安静的生活,那何必去打扰他那平静的生活,炎宇想出口拒绝师父的话,但又怕师父失望,一时下不了这个口,想逃避这个艰难的抉择。

    尘渊看出了炎宇的为难,自已也身心考虑了一下,确实有点为难炎宇了,他现在刚入学炼药师,现在就叫他去学炼锻师,这显然是换谁也一时做不出了决定。尘渊微微一笑,轻声走过炎宇旁,抚摸炎宇的黑发,笑道:“好了,不为难你了,等到你的实力变强再说吧。”

    闻言,炎宇抬了抬头,呼了口气,对师父笑了笑。这时小寒也吃完了羊肉腿,炎宇把小寒放到手镯里,尘渊也消失在空中,炎宇独自走出山洞时,天上已截然变黑。临走前,炎宇还特意加热了一个羊肉腿,给那个高冷小子吃。

    十分钟后,炎宇回到了宿舍,下意识扫视了唐崖的床上,果不其然,唐崖现在闭着眼,盘坐在床上用心修炼呢。

    炎宇走到其旁,从手镯拿出加热后羊肉腿,放到了唐崖的鼻子边。唐崖下意识嗅了嗅,睁开眼眸,抬头用冰冷的脸色看向炎宇。

    炎宇笑了笑,“没吃饭吧,给,拿着。”炎宇急忙塞给了唐崖,自已回到了床上,便睡了,睡前还故意把嗓门提高几分,“早吃早睡,明天还要接受天音泽老师出的入门炼药师试炼呢。”

    闻言,唐崖嘴角泛起一条小小的弧线,整个人躺到了床上,左手贴着枕头拖着头,右手则拿着羊肉腿,一边吃着。吃的过程中,唐崖微微点了点头,“这小子把羊肉腿加热地刚刚好啊,修为不错,火焰掌控能力也如此不错。”

    明天,炼药师试炼开启,我炎宇,发誓必将要入选,得到老师的肯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