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岚打开了炼丹房的大门,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慢慢的翻着那本书,左看右看那几张纸,他看不出哪里有问题,但是也太顺利过头了。我下一步要干什么,真的要炼药嘛,他们想干什么,陆岚的心里一直重复着这几句话,他迷茫了,沉思之际,一股异香淡淡传来,陆岚并未感觉到,以为是月色已深身体疲倦,缓缓睡去 ,忘记了自己还身处危险困境之中。

    还是那场梦,还是一样的情景,陆岚默默的看着,总感觉有些不一样,是的,这次的时间更加长久,他看到了那个金发青年被以天地混沌为载器化作了一个罐子,然后被镇压在一个世界的海底,那个金发青年被关起来之前似乎又活了过来,转过来仿佛看到了陆岚,惨兮兮贱兮兮的笑着说:哥,你回来啦。

    陆岚瞬间惊醒,看到了自己正在趴在这个从皇宫拿回来的罐子上,这绝对不是梦,这个罐子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突然发现哈巴不见了,猛地神识探出,惨然一笑。出事了,这次真的栽了。

    哈巴正在借助护院大阵幻化九个身外化身,法相天地一般的黑白巨狮迎战各个方向企图侵入的高手,最低也是玄王高阶的存在,数不清的喽啰散兵绵绵不断的攻击着防护大阵,这足矣是全大陆最顶尖的战力居然在围攻这偏安一隅,而且被一只狮子狗看门狗拦住进不来,可笑可笑。但是陆岚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哈巴过度用力硬抗来自多方面的攻击,浑身筋脉爆裂,浴血撑在阵眼维持着。飞身来到哈巴旁边,左手抓起一把丹药扔进哈巴嘴中,以气运入扶平经脉,右手掐印下压,防御大阵光芒激增,震开了附近的喽啰,空中几位强者也迅速后撤,身外化身回归哈巴体内滋补丹田。

    “陆某不才,不知何事惊动了在座的仙人们,正值如此窘境,陆某也插翅难逃不如背水一战,但可否让陆某死个明白”陆岚压着心中火气,脚底起势生风,道袍淡淡飘起,黑白二气萦绕身边。

    “陆公子可是贵人多忘事呢,连自己身份都忘了嘛”一个女人的声音飘柔而出,空灵在这片山林,扰人神识,陆岚稳住心神,灵力肆虐,定睛看到了声音来源,却赫然惊愕,心头血涌上嗓子又压了回去,竟是那个所谓的“月儿公主”,陆岚感觉自己深处梦魇之中,锁链一条接着一条锁在了他身上,动弹不得半分。

    “你究竟是什么人。”

    “公子刚刚临幸了人家就忘了人家,可真是薄情呀”

    “我昏睡是你当时下的手段?”

    “人人都闻陆公子不仅俊还聪明,果真如此, 不错,是奴家下的,奴家也不是什么皇室的月儿公主,公子可以叫我尧月殿下,公子也是好手段,奴家倾尽心血所做的迷神香竟然被这么快解掉了,要知道常人直接在睡梦中死去呢”

    尧月殿下?三清教圣女尧月?陆岚听说过,此女善伪装魅惑和下毒,而陆岚擅长解毒,江湖人戏言二人可以比试用毒解毒一二,但是陆岚知道这个是不可能的,何人都知道当今这个皇室只不过是个傀儡,是后面的三清教暗中掌权,而三清教,正是灭了九阴宗九阳宗自己父母那一脉的罪魁祸首,借妖言迷惑芸芸众生,假借正道追查灭门,而留下自己是父母那一脉承认自己罪过的条件,三清教做到了,给世人留下了高洁怜悯形象,但是也废了当时只有几岁却天赋凛然的自己经脉,可他们万万没想到陆岚竟摸索到万古机遇,探索到古墓恢复身体的方法并摸索到天下仅见的阴阳十八道玄力,双九之数天下谨见,陆岚恢复身体之后修炼突飞猛进,踏寻大陆寻机缘也寻真相,十年左右的时间陆岚终于寻到了三清教的黑暗本性,他们意图操控帝唐入侵整个大陆,屠掠百姓增加血气,三清三位教主意图成仙,觉悟唯有世界几近大动荡和破灭,升仙之门才会打开,那个罐子也就是他们杀戮百姓,屠遍百城激得海退所露之物,虽然打不开这个罐子,他们却探查到这个非本世界之物,使他们更加确定屠杀血气的战略,国内假情假意,“国泰民安”,国外满天血气,血流成河。

    自己的父母曾暗中率领各个宗门反抗三清,但是被三清发现,其他小宗门直接灭门,九阴九阳是大宗,只灭了父母一脉,九阴九阳现在的也是傀儡宗派,陆岚并不承认自己属于九阴宗或者九阳宗,而是只承认自己是原来的九阴九阳圣子圣女之子,现在的宗门不配自己归属,所以当他看到那个陆天鑫老祖并没有兴奋,而是思索这个老祖是三清教的傀儡还是自己父母那一脉的人。虽然一直看似在帮自己,但仍不能信任。

    自己活跃于世间并且调查三清教,联合各个小宗门,肯定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但是自己压制修为一直没有显现出自己的真实实力,以示弱求性命,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个跳蚤一般不予理睬。但是今天这架势,看来是暴露了,之前一系列的升仙机遇果真如陆天鑫所说都是演给自己看的。

    “看来是没得谈了,至于吗,我一个小小宗师值得各位玄王玄皇出手,这是三清教最顶尖战力了吧”

    “公子可别谦虚了,宗师之境能无声无息的通过坑杀低阶玄皇的死阵?”

    “呵”陆岚知道没什么可以保留了,磅礴的玄气喷涌而出,黑白二气席卷天地,背后凝结修罗虚影,翻手玄力化黑白双剑,赫然展现玄皇高阶的所有战力。玄皇巅峰都未必能看破自己的修为,唯有谪仙也就是半步仙人。但自己并未感觉到三清气息,也就是拍卖行见到的陆天鑫陆老祖了,陆老祖的站位已经明了,但是为什么还要跟自己说那段话呢。陆岚很是迷惑,但是已经没有深究的时间了,当务之急是杀出去。

    “知道公子生性多疑,跑的快,我们也是拿出血本吸引你,你那个书和那个罐子都是三清教的不世之宝,不过三清都已看过,根本打不开那个罐子你可以死心了,放心的走吧。”尧月殿下喃笑着,一招手,满天的玄王玄皇开始冲阵,陆岚携着哈巴直接杀了出去,招式尽出,黑白玄力含阴阳裁断,普通修者根本抵挡不住,天空跟下饺子一样掉下数不清的强者。

    但当陆岚杀出重围凌空而立时,却感到了无力,三清教三位教主:玉清圣境元始天尊、上清真境灵宝天尊、混元教主道德天尊三人分别坐镇于东方西方和北方,而南方则是陆天鑫镇守,四方皆堵,上天无法下地无门,世间的四位谪仙同时堵截自己,陆岚苦笑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骄傲,这可是天下独一份享受这个豪华阵容的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