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浅青荷柳薄纱裙,一个简式流云髻,眉如细柳,眼送秋波,抿着红艳欲滴的唇,腋下夹着现代化的文件夹,迈着盈步,越过缩小版的“金水桥”,轻叩冥王办公室的门,萘若茶如往常一样静静站在门口。

    “进来吧。”门内传来一声低沉而浑厚男音。

    萘若茶推门而入,沿着水晶地板走到顼面前,将文件夹放在千年紫檀雕桌上,习惯性开口道:“冥王大人,这是最近的死者。第一列死于车祸,第二列误杀,第三列自杀……”萘若茶如打机关枪般说着,最后喘了口气,脸上满是标准的服务微笑,像平常一样问道:“您打算怎么处理”

    一分钟过去,没有任何动静……两分钟过去,还是没有动静……

    萘若茶维持着笑脸,静静看着对面沙发椅上双眸紧闭的冥王大人,气氛很诡异,空间里似乎连空气都不流动了。

    “小茶,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啊!”顼终于缓缓睁开双眸,如冰般澄澈的眼瞳跃入视线。

    一身浅蓝色长袍的顼站起身,双手撑着桌子,靠近萘若茶,带动了风的流动。他那一头在七彩琉璃吊灯下显得熠熠生辉的银发划过他的脸颊。

    萘若茶平静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冥王大人的脸,笑道:“冥王大人,您闹够了吗”

    “唉,小茶,你还是这么不可爱。”顼笑着摆了摆手,又倚回沙发上,银色发丝垂落在微袒的胸膛上,冰眸微睁,浑身上下散发着名为慵懒的气息。

    “冥他们……在干什么”顼剑眉微皱看着文件夹上密密麻麻的小字。

    “他们吗修前些日子种花时,被铁铲子砸到手,算是工伤,您不是准了他的假吗冥还在数修种了多少朵曼珠沙华。洛的话,去旅游了,据说在幽灵界玩得很嗨皮。舒被冥王大人那繁琐的公事累倒,现在正补眠中,所以……”萘若茶拿起文件夹,摊放在冥王顼的面前。

    “就有劳冥王大人自己处理一下公事吧。这次死亡人数很壮观,大人逍遥快活了许久,也该锻炼锻炼筋骨,免得腹肌萎缩了。“说完萘若茶挑了个眉,眉眼之间露出喜色,腹诽着:万恶的奴役主,你也有今天啊!

    顼的眉头越锁越深,抬头时瞥到萘若茶的一抹笑意,就知道这丫头大约是在那偷乐了。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诡异,嘴角微微扬起,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动几下,脸上又恢复原先的慵懒,带着一丝狐狸似的算计,低沉开口道:“小茶”

    “是的,大人。”萘若茶条件反射地应了声,“有什么吩咐”顺口就接下后面的一句话。

    刚一说完,她就很想抽自己一顿,看来自己果然被毒害太深了,这奴性怎么就去不掉了

    “呵呵,小茶真是乖啊,果然深得我心,既然开了口,我又怎么能不满足你呢”说着将文件夹调了方向,推到萘若茶面前:“这次的任务就全权叫给你吧!”

    “全权”萘若茶苦着张脸,不敢置信地盯着顼,先是偷偷瞄了眼文件夹上那密密麻麻的小字,随即颤抖着指向自己。

    “对啊!”顼看上去特别高兴,一是解决了繁琐公事,二是算计了小茶,这一石二鸟使得果真不错。

    “你怎么可以这样,虽然我是万能秘书,但也不是铁打的啊。而且这么久了也不见你给我加薪水,老娘罢工!”萘若茶豪气万千地一拍桌子,直视顼,眼里火辣辣的“我要涨工资!”五个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小茶”顼温柔地抿起嘴,眼睛笑起来眯成条线,如同刚初乳的小猫般煞是可爱,举起爪子勾了勾。

    萘若茶的魂瞬间不知道飘哪里去了,乖乖地凑近顼。

    看着主动送上门的萘若茶,顼毫不手软地扯住她两颊往外拉,“小茶,你终于爆发了啊,真是可爱呢像只撒欢的小猪。”

    顼点了点她的琼鼻,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我就说我的脾气那么差,哪个受得了嘛,小茶才坚持了一年就爆发了,看样子以后日子又不好过了……”

    萘若茶有些想逃离的冲动,冥王的碎碎念又开始了。

    为了避免被冥王的魔音荼毒,萘若茶大手一挥,立马抓起桌上文件夹,朝冥王顼粲然一笑,“亲爱的冥王大人,小的先去处理这些事情,可以吗”随即又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

    “恩,去吧!”顼看上去心情很愉快,对萘若茶摆了摆手。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顼的右眼略微抬了下,笑容满溢,“能这样斗嘴,真好。”

    他说完后又闭上眼,只是刚闭上的眼突然迅速再次睁开。只见书桌上那半旧的砚台,竟发出微弱的紫色光束。只是,紫色光芒仅仅闪烁一会就消失了,再次恢复如初。

    “一切又要开始了吗这一世是最后一世了吧!”顼叹了口气,看了眼空气上方,再次合上双眼。

    萘若茶离开那个压抑的地方后就跑向了冥宫的空心谷,那里一直是她宣泄情绪的地方。她沿着兰花丛走到常常倚靠的木樨树,身子沿树干缓缓坐下,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正当萘若茶沉醉在谷内兰香中,谷外却迎来了四名男子。

    四名男子缓步走进空心谷,见到萘若茶隐隐约约的身影,其中一个名叫冥的男子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不行,我们都跟顼共事几千万年,怎会不清楚他的性子。他就是只懒猫转世,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推荐他做的冥王”

    看着冥一脸沉思,修不得不打断他,“别想了,不是推荐,是选举,民主选举。”

    “对,那时候正好赶上冥间男女性居民比例失调,女性比例占百分之七十,那些女鬼见了顼,一个个眼睛都看直了,傻兮兮地就选了顼呗!”舒想起什么补充道。

    “难怪啊,我那日在街上招蜂引蝶,居然没一个人理我!大街上那是多么萧瑟的背影啊,简直是我的奇耻大辱!”洛回忆起来时,满脸愤慨,果然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小洛洛,你果然还是这么滴可爱啊!”看着洛那神情,萘若茶忍不住伸出狼爪,掐了下他水嫩嫩的脸颊,一脸享受的表情。

    “萘若茶,赶紧把你的鬼爪从我脸上拿开!”洛有些恼羞成怒,两颊涨得通红。

    “就是不放!”萘若茶哪舍得松手,翘起嘴巴,得意洋洋地挺起胸。

    冥懒得看两人之间的胡闹,干咳两声,“小茶,别闹了,顼怎么说的”

    提到这个,萘若茶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别提了,自作孽不可活啊!他居然全都交给我了!你们评评理,这上司多不负责任啊。”

    “全都”冥他们震惊了,顼那家伙还真舍得啊,这工作哪怕他们四个分工合作,也要花上个把月,现在居然交给小茶一个人

    “嗯,别说了,伙伴们,我现在看到文件夹就头疼,你们帮我处理一部分,我先睡会。”说着直接躺在了草地上,不一会儿就传出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呼噜声。

    “小茶还是老样子啊!”舒宠溺地看了茶一眼。

    “恩。”冥也点了点头。

    “她如果可以永远这样子也不错!”修平淡地说了句,严肃中透出淡淡温柔。

    “不要,这个样子的茶就只会欺负我!”洛一脸委屈,可是看着萘若茶的时候,脸颊又明显泛起红晕。

    “这不是你喜欢的吗”一个熟悉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