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政老公,妻令如山 086 三个耳光,赏你的!(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3年后,a市,机场!

    女人一身惹火的火红色修身短裙,精致的面容,娇俏的模样,第一时间,秒杀了不少旅客!

    性感的嘴唇勾勒出魅惑的弧度,“a市,老娘回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刚出机场,一辆骚包的世爵c8郝然停在外面,男人妖媚的抵在门边上,见她出来,摘下骚包的黑超,嘴里咬着一只腿脚,来来回回的人流不断的将视线停留在两人身上!

    “四哥,我回来了!”女人上前,就是一个拥抱,只是一个轻轻的拥抱,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锦候微微退离了她几步,潋滟的桃花眸在她腿上巡视,锦柠配合的在原地转了几圈,“怎么样”

    锦候伸手,揉揉她的脑袋,“恢复得不错,怎么不多住一阵子再回来!”

    两人上了车,锦柠拿起旁边的杂志瞅了瞅,杂志上的男人,依旧是冷着一张面孔,她撇撇嘴,侧目,对上锦候询问的眼神,勾唇一笑,“心在燃烧!”

    “呵!行,我知道你想去哪了!”锦候随着她笑道,车子七绕八弯,来到jn国际!

    啪!门,狠狠的甩上,她睨了眼高楼,唇边扯起一抹笑意,挽着身边的男人,不顾保安的阻拦,径直往顶楼去!

    电梯里,锦候噙着一抹别人看不通透意味的笑意,侧目询问,“高调出场,四哥我,真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敬请期待!”甜甜一笑,锦柠高扬着下巴,电梯叮的一声,女人已经走出去,锦候却不疾不徐的后面慢慢的跟着!

    汤蜜蜜正在办公桌前处理紧急文件,突然感觉办公室的气氛骤然冷却,原本唧唧咋咋的秘书也静谧得可怕,在她还没来得及抬头的时候,身子被后来的力量抓着往后撞,“啊……”

    众人倒吸一口气,锦柠回头,对着曾经的同事,挥手,“hi,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美妞们,我回来了!”

    是的,她回来了,终于要报仇了,无论的多年前,还是三年前,或者是今天,她都想说,曾经欺她,辱她,悔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锦柠”由于身子被撞击在墙壁上,骨骼疼得像被撞散一般,疼得她龇牙咧嘴,“你想干嘛”

    想干嘛,问这话,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好笑,锦候拉过凳子,坐在旁边,流氓的吹了声口哨,准备看好戏!

    锦柠蹲下身子,拇指与食指掐起她的下颌,凛然的气息凑强强逼近,“刚回国,想来看看,你是不是还好好的存在这个世界上!”

    “松开你的手!”汤蜜蜜怒斥,挣扎着想起身,身子却被锦柠死死的掐住,“不要这么说话嘛,我刚下飞机,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你,难得我这么想你,你怎么忍心这般对我呢,真是让人伤心!”说完,她故作发愁的暗暗摇头!

    扑哧,锦候忍不住先发出笑声,锦柠回眸,凝眉努嘴,似是怪责,食指点着下巴,“四哥,我在说很严肃的话题,不要笑,这样显得你很不尊重我!”

    “好!”锦候隐忍着笑意,端了端身子,视线放在外面的高楼大厦上,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锦柠,你发什么疯,快松开我!”将视线放在其他人身上,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上前救她,汤蜜蜜怒瞪着锦柠,锦柠勾唇妖冶一笑,“别啊,蜜蜜,曾经,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呢,怎么这会儿,上赶着要我离开呢!”

    她说得慢条斯理,却莫名的让汤蜜蜜背脊发凉,她没想到,3年后,会重新在这里见到她,且方式,还如此的高调,锦柠想干嘛,她不知道,可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她恢复记忆了!

    多年前的那场不幸,她已经完全记得了,如此,她带着笑意的赤火眼眸,让她觉得害怕!

    纵使如此,她依旧嚣张跋扈,扬着下巴,“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一定让冷……啊!”

    锐利的巴掌声伴随着她的尖叫,锦柠收回通红的手,微微吹气,“脸皮真厚,打得我手真疼!”

    唇角边上的血丝渗出,汤蜜蜜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颊,双眸怒火闪烁,抬手就想抓起锦柠的头发厮打,却被突然飞过来的圆珠笔伤了手腕,又是一声惨叫!

    锦柠侧目,噙着笑意的话语让人听不出里面的起伏,“四哥,这是我的事,别插手!”

    锦候讪讪的收回手,好吧,是他自作多情了,早已忘记,如今的九妹,再不需要任何人保护!

    众秘书默,怔怔的坐在原位,没人开口说话,也没人要去通知任何人上来帮忙,平时都被汤蜜蜜欺压得太严重了,好不容易有人帮她们出气,谁会那么sb的站出去撞枪口!

    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吗送你们四个字,想太多了!

    就在汤蜜蜜在想要怎么逃脱的时候,锦柠又奇怪的笑了几声,汤蜜蜜刚想问她笑什么的时候,又是狠狠的一记耳光落下,“爽吗”

    爽吗众人被问住了,她们能说,真的很爽么!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报警!”她捂着高肿的脸颊,胆战心惊的将身子往后缩,锦柠啧啧叹道,“干嘛一副受惊吓的模样,我又不是母老虎!”

    随着她的尾音,再是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她的脸颊上,原本精致的面容,肿的老高,让人简直不忍直视!

    她拍拍手起身,“好了,我打够了,也累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众人默,姑娘,你太强了,敢情只是今天打够了,是不是明天还有啊!

    迎上众人期许的目光,锦姑娘掩嘴一笑,“汤蜜蜜,看来你做人,远不如多年前,看看,如果今天这种景象,发生在多年前,肯定有很多人上前,护着你,指责我的不是,可是,今天哪怕是我打了你那么多耳光,依旧没人帮你!”

    被她说中心事,加上脸上挨了那么多耳光,汤蜜蜜心中,犹如炽热的火焰在燃烧,冒着熊熊烈火的眼睛,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撕碎!

    无视她的怒火,锦柠勾唇妩媚一笑,得意嚣张,“第一巴掌,是还给你多年前欠我的,第二巴掌,是3年前你欠我的,而今天这一巴掌,主要是,我看你不爽太久了,你懂的!”

    说完,她打了个响指,转身,挽着锦候的臂弯,脖子一歪,扬起一个可爱的笑容,甜甜说道,“四哥,我累了,咱们回家吧!”

    锦候点头,带着她往电梯走去,汤蜜蜜刚想起身,锦柠却突然顿住脚步,回眸,眉梢微挑,风情万种,“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你还没说出口的冷哥哥,就是翟卫离吧!”

    汤蜜蜜被她的笑颜顿住,揪着心口,不知道她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

    “别害怕!”她故作安抚笑道,“我只是想让你转告他,我回来了!”

    回来得如此高调,想不知道都难好吗!

    直到两人离开许久,众人还没从这场突然而来的闹剧走出来,直到萧穆听到消息,从对面的ks敢过来的时候,众人才恢复了神智!

    出了jn,锦候侧目,“爽吗”

    “爽!”露出一抹真心的笑意,妖冶的紫眸微微闪烁,锦候看着她,试图从里面察觉出一抹什么,却始终看不清楚,亦或者,没有!

    上车后,锦柠翻着杂志,见她一直在首页上面停顿,手指不断的在上面戳着,忍不住失笑,“你戳什么呢”

    “看能不能在上面戳出一个洞来!”她调皮的眨眨眼,手中的动作却从未停止,锦候失笑,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心,语重心长,“九妹,还忘不了他吗”

    “忘”锦柠侧目,挑眉询问,“怎么能叫忘呢,怎么说,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法律上有效的夫妻,这么多关系存在,怎么可能忘呢”

    嘴角边上噙着浓浓的笑意,现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甚是可爱,她的手指改而敲打着窗户,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四哥,送我回锦家吧,好久没见到大哥了!”

    “好!”原本想去送给她的小公寓,锦候笑着转车!

    锦家大院,下车的时候,老管家迎上去,锦柠深吸气,快步进去,在看到大厅那抹雷打不动的身影时,笑了,“大哥,我回来了!”

    锦肃从报章里抬头,千年不变的冷脸有了一抹笑意,深邃的眸子在她身上巡视,沉默了许久,最后,得出结论,“恢复得不错!”

    是真的不错,现在,都能活蹦乱跳了!

    锦柠笑得得意,“那是当然!”

    锦候进来,将钥匙扔在桌上,听见她嚣张跋扈的话,不由失笑,锦柠白了他一眼,扭头看着锦肃,问,“大哥,爷爷呢”

    “在后花园,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他肯定很开心!”

    喔!她点点头,“那我先去看看爷爷,陪他说说话!”

    说完,身影一溜烟的消失在拐角处,锦肃唇边的笑意也顿然消失,“你们刚才去哪了”

    额!锦候噎了一下,“去jn了!”

    “打她了”锦肃的话,平淡得听不出起伏,锦候淡淡的嗯了一声,“她这次回来,很不对劲,上次我给coco电话的时候,她还跟我说,最少要一年才能恢复好!”

    “coco有没有告诉你,她回来得这么急的原因!”锦肃问,锦候摇头,“我问了,她不知道!”

    当天晚上,锦柠吃完晚饭,在客厅没心没肺的跟锦候打闹了一会之后,见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四哥,我出去会!”

    “去哪”锦候挑眉询问,起身,拿起钥匙,却被锦柠拦住,“我只是想去健身馆做会运动,不要大惊笑怪的,我自己去就好!”

    “好,那你路上小心,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知道她绝对不喜欢他们管她管得太紧,锦候也不勉强!

    锦柠摆摆手,她又不是孩子,什么需要人时时刻刻在她身后盯着!

    她出去不过一个小时就回来了,锦候正在大厅看电视,听到声音,“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走到冰箱前抓了瓶矿泉水仰头一饮而尽,疲累的倒在沙发上,懒懒道,“运动完就回来了,国内的花虫真多!”

    听出她的弦外之音,锦候忍俊不禁,伸手揉揉她红扑扑的脸蛋,“谁让我家九妹长得这么迷人!”

    “四哥,你这叫兄妹眼里出西施!”她忍不住翻翻白眼,捶着酸痛的腿,锦候左近她身边,将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细细的揉着,潋滟的桃花眸有过一瞬间的怔愣!

    虽然很快,却还是被锦柠抓住,她勾笑的握住他的手,“四哥,都过去了,以后,会好起来的!”

    “对,会好起来的!”锦候温柔笑道!

    几天后,锦柠接到萧穆的电话,不疾不徐的来到咖啡厅!

    相比起3年前,如今的萧穆,多了份成熟,也许是因为有了家庭的缘故,锦柠总觉得,她沉稳了许多,接到她的注视的视线,萧穆起身,拉开凳子让她入座!

    “萧穆,好久不见!”她笑道,淡淡的噙了口咖啡,“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口味!”

    “这些年,过得还好吗”萧穆问,视线一直在她身上打量着!

    锦柠也不避讳,反倒是询问起他,“这句话,该是我问你,萧穆,这几年过得好吗”

    “很好!”想到家里的两人,唇边的笑意不断加深,锦柠失笑,“看来,过的是真的好呢,祝福你跟七七!”

    “她很想你,如果今天不是画儿的身体不太舒服,她是想跟我出来的!”

    锦柠笑着摊手,“没事,我去看她们也一样,几年不见,怪想她们的!”

    萧穆凝着她,锦柠勾唇问,“萧穆,你这么看着我,很容易让我误会的,幸好七七不在这里,不然,要是吃醋,害我们姐妹翻脸,那你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她笑得没心没肺,萧穆却是炖顿了顿,“柠儿,你,不问问他么”

    “你说冷枭!”她挑眉询问,随即摇头,凝眉深思,“不对,不对,你说的是翟卫离”

    她的反应过于奇怪,萧穆蹙眉,点头!

    锦柠失笑,“想啊,为什么不想,只是我要问他做什么”

    “他找了你3年,从没间断过!”

    “我知道!”她慢条斯理的噙了口咖啡,一如既往的淡淡的香气,沁透心扉!

    “那你……”不可否认,她真的把他绕晕了,虽然来之前,七七就跟家里通过电话,告知萧穆,她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所以他才想,在趁着那个男人还没回来之前,先把她的口风探好!

    “萧穆,你真适合当朋友!”默默的,锦柠对着他竖起大拇指,“当年他那么耍你,如今你还愿意帮着他!”

    “那是因为我知道他是爱你的!”萧穆道!

    锦柠失笑,“爱什么是爱,不可否认,他的确是爱我,可惜……我不爱了!”

    萧穆默默攥拳,为他兄弟的漫长追妻路而感到头疼,锦柠将咖啡喝完,起身,柔声一笑,“萧穆,很感谢你今天约我出来,现在,你该忙什么忙去吧,我想去看看七七和画儿,失陪了!”

    直到锦柠走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萧穆才拿起电话,拨了那个很不想打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却又思量着,该怎么跟他开口解释,才能稳住他,让他继续安心的在那边!

    想想怎么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冷枭开口问他什么事的时候,萧穆果断的转移了话题,“幕后人的事,有头绪了吗”

    “有!”电话那边,冷枭似乎很忙,旁边的唧唧咋咋的机器声在跳跃,他依稀能听到那边说话的嘈杂声,萧穆问,“你很忙吗”

    “忙,你有什么事嘛”冷枭问,萧穆顿了顿,想着他那边的情况也紧急,思量着,还是等他回国了,再将事情告诉他,“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需要帮忙的话,吱一声!”

    “我知道了,忙,挂了!”冷枭的声音,比起当年,冷了几分,萧穆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忍不住叹气,也许,让他回来,自己处理,才是上上策的吧!

    当天晚上,锦柠在健身场所做着瑜伽,出来的时候,又是一极品男跟着,锦柠垂头,叹气,真想拿起挂在脖颈上的毛巾往他那自以为是的脸上拍去,听不懂人话吗这是!

    深吸气,努力敛着自己的隐忍,回头,微笑,“张公子,我想回家了,你是不是还想跟着我回去!”

    闻言,张公子乐了,“如果锦小姐愿意的话,那真真是极好的!”

    极好个毛,锦柠就差没当场发飙,当这是在演甄嬛传吗,她鼻尖一皱,“不好意思,我不愿意!”

    说完,转身就想离开,跟不喜欢的人说话,多说一句,她都觉得浪费脑神经,不的不说,张公子的毅力,真是他人难敌,见她要离开,连忙跟上,“听闻过几日是锦小姐是生辰,锦家准备大办,不知张某可有幸运,能前去参加!”

    “行吧,你要是觉得有空就去吧!”说到这个,锦柠更是头疼了,原本对她放养教育的大哥突然心血来潮要帮她办生日晚宴,偏偏家里几个哥哥还举手赞成,风雨过后,她对这四个哥哥极为依赖,他们说什么,她是不会否定的!

    她想,如果这时候,不答应张公子的请求,他今晚是不打算放她回去了,果不其然,张公子在得到应允后,笑眯眯的帮她开了车门,目送她离开!

    ——

    生日晚宴当天,锦家几个公子都犹如白马王子般,站在楼道边上,迎接他们的小公主下来,虽然如今,他们的小公主已经蜕变成女王,但是在他们心中,她永远都是他们护在手心里长不大的九妹,也是这一点,让锦甜永远都觉得费解,明明只是一个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孤儿,为什么总能轻而易举的夺取原本属于她的光芒,就连失踪已久的方怀……

    她站在旁边愤愤不平的掐着掌心,孩子似乎察觉到她的怒气,伸出小手,拉拉她的袖子,“妈咪,你怎么了!”

    锦家各个男儿听到孩子的声音,纷纷回头,锦甜早已敛去怒气,柔柔笑着问锦肃,“大哥,九妹怎么还没下来!”

    锦肃只是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将头别开,并不回答她的问题,一时间,锦甜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讪笑几声,带着儿子暂时离开!

    不止是她在等着锦柠下来,在场前来参加晚宴的男子,也都纷纷翘首以盼,今晚,表面是生日晚宴,其实说白了,就是锦家在给九小姐办的相亲宴!

    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下,锦柠挽着锦候,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下了楼,一身火红色鱼尾拖地长裙,一如既往勾住众人的第一眼球!

    宴会开始时,纷纷有不同男性上前,邀请她跳今晚的第一支舞,她起身,优雅笑道,“第一支舞,我希望能给我最爱的四哥!”

    她微微弯腰,伸出手,锦候无奈一笑,接过她的手,往舞池中央走去,见两人开始,纷纷有不同的男女下了舞池,轻松的音乐响起!

    两人娴熟的舞步在舞池中央旋转,优雅的舞姿带动长裙飘扬,鼻尖的清香从未间断过,锦候在她耳旁低语,“将四哥往火坑推,你可真舍得!”

    锦柠冷艳一哼,调皮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嘛,趁着我不知道,将我推进火坑的是你们,现在还敢恶人先告状,找死么!”

    闻言,锦候无奈了,“这是爷爷的意思,不管我们的事!”

    锦柠冷哼,“你们要不想,爷爷也没办法,说到底,还是你们的不是!”

    “是是是,我们的不是,可以了吧!”他笑着附和,音乐一转,锦柠刚想离场的时候,侍者上前,伏在她耳旁低语了几声,锦候上前,只见她脸色微变,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仍旧被他抓住!

    ------题外话------

    各种疲累,今天去看了医生,身体严重负荷不了,我已经尽量写了,抱歉,还是没能万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