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府的日子是暂时平静了许多了,赵九重似乎又是恢复了那种痴傻模样,可是,让杜红笺好生着急的便是,赵九重即便再是痴傻,他也终究是将自己保护的很好的,即便是杜红笺如何的想要探查清楚,赵九重是不是就是那个红痣男,终究都是没有得逞的。

    这点,足够让杜红笺更加有理由相信赵九重当真不是傻子的了!

    说来,杜府虽然是暂时平静了,宫中却是平静不下来的,杜长笑被皇上发现了身上带着一个黑玉,新宁公主一口指定了她曾在三皇子的府邸看见过三皇子佩戴过,故而,杜长笑直接被皇上不问来由的打入了冷宫当中。

    用不了两日,宫中又是相传在一个荒诞的小路上发现死了一天的新宁公主。杜红笺在听见这事儿的时候,心中忍不住的是冷笑,现在,即便是不用想,也是能够知道,这要不就是刘恪让人杀的新宁公主,要么,就是宫里的女人实在是容忍不下新宁公主了。

    但是,杜红笺更加相信的是前者。

    说来,杜红笺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也是非常淡然的,新宁公主的死,也是她咎由自取,一个亡国公主,利用着自己的美貌走到了今天,确是是相当的不容易的,可,偏生新宁公主确是不知道分寸,一个男人,容忍女人的限度是有限的,同时,全部女人容忍另一个女人的限度更是有限的。

    可以说,新宁公主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走到今天的,更是靠着自己而毁灭自己的。杜红笺没有再多过问这个问题,听人说起四姨娘马氏这些时日已经是茶饭不思了,她不由的想到了四姨娘算是失去了自己的两个女儿了,说来,人在最为低落,最为颓然的时候,或许,也才是她开始反省自己的开始。杜红笺让风吟给四姨娘送了一些补身体的过去。风吟还好一阵的不愿意,最后,被杜红笺给说服了,无奈之下,也只能送过去。

    这晚,杜红笺去了郭氏房中,和郭氏聊了许久未归,赵九重便是带着人来寻她了,杜红笺见得郭氏别开了脸去,自然也是知道。郭氏多多少少的。还是对着赵九重有着厌恶之情的。索性,她也没有再多做停留,只跟着赵九重走了,路过杜长笑以前的旧院子的时候。只看见好似有人在烧着烛火的,杜红笺的目光顿了顿,不多时,便是听见了一个声音,道,:“主子,原本以为你进了宫中,该是能过上好日子的,可是。没曾想到,终究还是没能得到善终,想起许久之前,你将我解救于人贩子之手,我答应了此生便是为你而活。我帮你整治杜红笺,帮你陷害杜于珊,帮你怂恿杜于珊,帮你加深杜于珊和杜红笺之间的仇恨,后来,在五姨娘那里听了杜于珊的出生之后,更是帮着你将这消息告诉了李氏,看着李氏崩溃的样子,看着你进宫那日的颓然,我的心里是复杂的,我知道,你想要进宫,我更是知道,你想嫁的人从来不是皇上??”

    杜红笺再也听不下去了,此时,她的心中无怨无恨,她觉得新宁公主是咎由自取,那么,同时,她觉得杜长笑更是在自作自受,她当初就是怀疑过她的,后来,她进宫了,一切似乎都是戛然而止了。但,不得不说,这就是报应,杜长笑那般的深于算计人心,这会子,也不知道是被李德妃,还是杨淑妃的人给算计了,她的心里会如何作想

    杜红笺不再多想,径直的离开了,这些事,以前和她是没有关系的,现在,对她更是没有影响。

    这几日,宫中似乎是有些动荡起来了。赵弘殷更是频繁的出没于皇宫和杜府之上,宫中传出了许多谣言,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其中的真实性。

    又是几日,皇上病危,临危受命于郭威。就冲着这事儿,许久没有踏入朝廷当中的老侯爷郭威终于是穿了一身的华服,直接去了皇宫当中。

    但,这番的一去,便是没有回来,杜策坐不住了,心中担心老侯爷,正是要进宫,早有一大批人马过来包围了整个杜府。杜策认得那些人马,可不就是赵弘殷的人马,当下,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正要上前去交涉,赵弘殷远远而来,面上带着大大的漠然,说出的话语正是让杜策的心落入了谷底。

    “皇上临危受命于郭威摄政王,让郭威帮着照顾后汉王朝,早前有人说,杜府私自将皇朝血脉送入麻风村,此番,杜府人等都是嫌疑人,皇上故去的太过于突然,摄政王觉得有必要查收查收杜府。”

    赵弘殷的脸面上还哪儿有半点作为姐夫的自知这种冷峻和严肃让杜策警觉他并不是在做梦,不多时,早有人侍卫一箱一箱的将他府邸上的财务往外拉运了,一时之间,杜府便是别人掏了个空。

    杜氏听说了这事儿,当下就要去见赵弘殷,赵弘殷是没有见到,反倒是等到了柳氏。柳氏以前也不怎生来杜氏房中,故而,她是不无诧异的,当下,只以为柳氏是害怕了,便是劝道,:“放心,应该只是小小的动荡,过阵子便是会好了,弘殷可是我相公,怎生的也不可能会不顾忌着家里的。”

    柳氏的面上只是带着淡淡的笑,从头到尾都是那股子淡然的笑,过了许久都是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的,这不由的人,让杜氏好生的诧异,过了许久之后,终于是听见柳氏笑道,:“看来大姐你还是不了解你的男人,我陪着她睡了这么多年,虽不是夫妻,可,他的小心思,从来没有我猜不中的,赵弘殷是一批烈马,渴望的是一骋疆土,至于家中妻儿老小,对于他而言,都是次之又次了的。”

    也就是这日,杜红笺终是恍然明白,其实,当日,柳氏口中的四哥根本不是锦娘,真正的四哥其实是赵弘殷。因为当初,赵弘殷出生贫穷。家中只有四兄弟,而他,便是在家中排行老四的。

    又是过了几日,杜府上下的人全被郭威一声命下给关在了牢狱当中了,杜红笺蜷缩着身子,赵九重从头到尾却是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的。

    进监狱的第一天,郭威让人将郭氏接了出去了,杜红笺终于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了,她觉得,郭威应该是看在了所谓的兄妹之情上。才会这番的开恩的。但。不管是哪种,郭氏的将来一定不会让她忧愁的。

    进监狱的第二天,赵九重被人叫了出去了,杜红笺的心中存着担心。这种担心竟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让她诧异,她想,这么些个时日以来,她应该是已经习惯了赵九重了的吧,不然,她也不会担心赵九重成这个样子了。

    进监狱的第三天,终于,她看见了一个熟人——金洛!

    杜红笺从不曾想过他们会再见,而当她看到金洛嘴角带上的那股子得意的笑容之后。她的整个神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僵,不得不说,金洛这个人是偏执的可怕的。不过只是因为甘氏的去世,便是强硬的打定了注意是要娶她的。

    金洛让人将她架着出了监狱,她根本就是没有力气挣扎。而更是没有心情去挣扎了。她被人带到了金洛的床上,看的屋中一片的大红色,又是看的金洛缓缓的向着她走来,她的思绪之间闪过了几许不清明。过了许久之后,她的下巴被他缓缓的抬了起来,他的面上有着一抹嘲讽,只笑道,:“如何,最后,还不是进了我的房中”

    “你为什么在这里”杜红笺扭开了脸颊,她明明记得清楚,这里可是郭府,不是国公府!

    金洛笑,:“难道,你不知道,前阵子,郭威找回了她流落在外面的儿子吗”一时之间,杜红笺又是想起了许久许久以前,郭氏冲着她说过的一句话,那说话,心中大惊,原来,郭威找回的儿子就是金洛!

    金洛的手又是不甘心的贴了上来了,这时候,房门忽的一阵巨响,金洛凝着眉,正要开口,一旁早传来了下人的声音,:“大公子,不可以的,你不能这般做。”

    大公子,难不曾是郭衍杜红笺凝眉,屋外没有响动,房门忽的被人踹开了,站在面前的男人,竟然,竟然是赵九重!

    杜红笺只担心赵九重,耳旁,却又是传来了金洛的冷笑声,:“我原本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大哥郭衍啊。”

    杜红笺的心中猝然的又是猛烈的一跳,接着,一阵人影闪动,郭衍已经是到了她的面前了,她伸手将他抱着,直接往外走去。这一刻,他的臂膀是那么的有力,她听见他用最为诚挚的声音贴在她的耳旁道,:“对不起,骗了你。”

    她的心又是猛的跳了一下,这已经是非常明显了,赵九重当真不是傻子!她的心绪很是复杂,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话来了。

    赵九重加快了速度,将她丢进了一个马车当中,又是塞了一封信给她,当下,只强硬的拽着她的手,让她要等他,接下来,便又是摔下了车帘子,和马车外的车夫交涉了几句,便是离开了。

    直道马车已经在前进了他,她方才回神。

    杜红笺想要下车,手上确是被一双熟悉的手给握住了,杜红笺回眸,对上的是郭氏的脸颊,郭氏冲着她摇了摇头,只道,:“这是我都意思。”

    许久之后,杜红笺打开了那封信,信中,第一句话便是赵九重对她的歉疚之语,他说,他本是郭衍,莫名的上了赵九重的生,那日,正好遇见了从外归来的她,从此,他便是明白了,此生,一见钟情并不是笑言了。

    杜红笺以为,她应该不喜欢他的,可,自从离开的那天起,她念着他的心就从来没有消停过,她在想,她应该是想要让他回来给她一个说法的,给了说法,她立马让他滚。

    可是,终于有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个一身素色衣衫的男子之时,她却是笑了,真正的赵九重,不,应该说是真正的郭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ps:

    感谢编编欢欢大人,如果没有欢欢大人,我是没勇气写下去的,我自我感觉还是把要写的写完了,感谢我的作者朋友,感谢你们的鼓励,至于读者大人,哈哈哈,感谢你们的慧眼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