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心将军 第二十七章 天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春心将军最新章节!

    不夜宫三楼上只有两间屋子住人,分别在三楼走廊尽头的东西两间。

    西屋住的是徐妈妈,东屋住着的,就是凤舞。

    徐妈妈急步走到凤舞门口,小心翼翼敲了敲房门:“凤舞,你休息了吗”

    没人回答,只有袅袅的古琴声从门缝中传来。

    徐妈妈几乎要怒火上头,却压抑着依旧好声细语:“凤舞呀,我知道你今夜挂了空牌想休息,不过邢将军来了,在楼下想见你呢。”

    琴声止住了,片刻,门内传来一个不响亮但清脆婉转的声音:“麻烦徐妈妈请他上来吧。”

    “好好好!”

    徐妈妈心里暗哼一声:平日里一副冰清玉洁的模样,没想到也一样会为了男人酥骨头嘛。

    脸上却止不住的笑逐颜开,转头就朝楼下跑去。

    今夜这玉面将军起牌子的大笔银子,算是稳稳的赚到手里了。

    很快,邢姜被徐妈妈殷勤的引到三楼。

    刚到楼梯口,徐妈妈便识趣的退了下去。

    邢姜对这三楼的布局并不陌生,直接走到了凤舞的房间门口,抬手叩门。

    “进来吧。”屋内传来的声音更加婉转。

    邢姜推开房门,踏了进去。

    这间房不大,只隔了内外室两个空间,屋内清清爽爽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只有烟雾般的层层白纱,从房梁处荡下来,随着邢姜推开房门时带起的风轻轻飘荡着,恍若仙境般。

    从那轻纱中,缓步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来。

    这身影,正是不夜宫中的花魁,凤舞。

    “苏白没有提前告诉我你今天要来。”

    凤舞樱唇轻启,望向邢姜,一双美目中含了笑意,莹润的双颊上透着些惊喜的微粉色。

    所有在不夜宫中得见凤舞真人的客人,都会有一瞬间的晃神,不能理解如此仙子般的人物,为何会与那班俗脂艳粉,同出现在这泥淖般的花楼中

    她只有十八,正是最好的芳华。

    邢姜也微笑着看她:“原是没打算来的,可有件开心事,想同你分享。”

    凤舞给他正倒茶水,听见这话,回头冲他粲然一笑:“很少有让你开心的事情了。”

    “我找到了一个人。”邢姜按下凤舞手中的白瓷茶壶,示意她听自己专心说:“是桑家的女儿,桑春。”

    “桑家那个桑家”凤舞睁大双眼,惊讶道。

    邢姜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彩:“是,那个桑家。”

    听到回答,凤舞绝美的面上闪过一丝惊慌。

    邢姜抚慰似得说:“你放心,她隐藏的很好。不知道桑瑞当年是如何保下她们母女两的,她一直隐藏了女孩的身份,在晁府做下人,知道最近我才阴差阳错碰到了她。”

    “母女两她和她娘都还活着”

    邢姜遗憾摇头:“她娘刚离世不久。”

    仿佛支持不住这突来的消息一般,凤舞坐到椅子中,复杂的轻笑一声:“没想到桑家的孩子也活了下来,还进了晁府。你说,要是胡玉甫和张书鄂知道,六年前他们试图毁灭的邢家、桑家和陈家,都留有后人,他们该做何想”

    邢姜眼神冷冽:“总有一日,我要亲口问问他们。”

    “待到了那一日,也算我一个,见他们如今春风得意,我每日都不得安宁。”凤舞垂下眼皮,眼圈微微泛红。

    邢姜叹气:“也总有一日,我要让你彻底从这不夜宫中离开,丢掉这凤舞的名字。你是御史陈家大小姐,不该过这样的生活。”

    “已经是前任御史陈家了。”凤舞悲凉一笑,提醒邢姜:“而且是所谓的罪臣陈家。”

    罪臣邢姜勾起虽薄却坚毅的嘴角,无奈一笑。

    若没有六年前那场灭顶之灾,凤舞就不该是凤舞,而是前任御史陈涛历的女儿陈天娇。

    原本陈家也逃不过被屠满门的圣旨,但当时年仅十二岁的陈天骄,就已经拥有一张惊为天人的面孔。

    这张貌美的脸救了她。去陈家行刑的卫兵首领因着她的貌美,偷偷的从陈府带出了她。

    这张貌美的脸也害了他。那卫兵首领转手开出天价,将陈天骄卖给了京城中最有名的伎乐坊。

    这坊中,均是十几岁出头的女孩,只待几年后学成了舞乐音理,以及魅惑男人的手段,便会输送到个花楼中,终身不得一个清白名声。

    陈天骄本就天资卓然,又有着好出身所带来的天成的高贵感,只在伎乐坊被训练了三年,年方十五便被卖入了这不夜宫。

    从此这世上少了一个陈天骄,多了一个凤舞姑娘。

    就在凤舞陷于绝望中几乎要放弃生存的念头时,邢姜出现在了这不夜宫中。

    那是邢姜刚得到抚北将军的称号后不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邢姜终日同朝堂上各路群臣厮混。

    有一夜,他就被人带入到这不夜宫来。同行的官员为拉近自己同这位少年将军的距离,不断的与他吹捧这不夜宫中的凤舞姑娘:

    “邢将军,这凤舞姑娘可是非高官显贵不得见,除了身份,还得看银子。凤舞姑娘本就难得出牌子,她出牌子当日,还不简单的是价高者得,而是出价前三名的人中,凤舞姑娘挑了自己看入眼的,才愿意叫人起了牌子去,十分难以亲近!”

    为讨好邢姜,同行的官员豪掷千金,成了当夜对凤舞开价最高的客人。

    那夜凤舞站在楼上早已听得邢姜来了此处。她在不夜宫中迎来送往各色人马,早便听说这邢姜是邢家之后,与自己同是六年前的“余孽”。

    当夜,凤舞将邢姜迎入自己的门中,忍不住表明身份。

    她并没有其他的目的,只是一个人带着负重活得太过辛苦,希望有同类可以一舒胸怀。

    却不想邢姜向她提出,与其活得绝望,不如将过去仇怨慢慢清算。

    两人达成共识,结成同盟。

    从此这不夜宫里,凤舞借着自己的身份,成了一个从各级官员处探听消息的情报站。

    而邢姜,也成了凤舞的“常客”。

    此刻屋内烛火一跳,凤舞又担心的问:“那桑家的女儿如今还在晁府你可有办法使她从晁府脱身”

    邢姜一边思索着一边回答:“她暂时在我这里,但我还是需要将她送回晁府一段时间,做一些事情。”

    说罢,邢姜把遇见桑春的前因后果详细的和凤舞说了一番。

    凤舞关切的听着,手搭在椅沿上,听到桑春受伤时,她紧张得指甲在椅子上磕的轻声作响。待邢姜说完这所有细节,她才舒了一口气。

    “桑春出现的意料之外,但却是件能促我们成事的关键。”邢姜下意识的压声音:“凤舞,我们的计划,要提前实施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