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心将军 第三十五章 跟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春心将军最新章节!

    夕阳下斜,将桑春的影子拉的长而细。这影子挪的缓慢,双脚仿佛重的抬不起,脚步贴着地面,抬起的幅度几乎不可察觉。

    如何再面对晁维呢那个温柔明亮的少爷,在自己失去母亲时对自己表明心迹许下诺言的少爷……

    桑春本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有所依靠,直到昨日听了晁维的那番话,她才意识到自己对晁维的想法和期盼,只不过是一个看上去很美的幻想。

    晁维是不会站在他母亲的对立面来拥护她的。纵使有这几年的情谊在,却抵不过最深的骨肉亲情。

    终于走到自己居住的房间门前,桑春细眉轻蹙,深吸了口气,推开屋门。

    “春子!”万顺冲过来,亲热地一拳锤到桑春肩窝里:“你也太没良心了吧少爷说是老爷要给你带出府的,但你怎么也不跟少爷和我说一声就跑了呢”

    桑春看见晁维就站在万顺身后,觉得自己的表情好像都不自然了起来:“你们怎么突然来了,夫人她允许少爷出府吗”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好不好,看看你在这里能不能住的习惯。你的……伤,还好吗”

    晁维也看出了桑春脸部的异常,心下一痛。这脸上的伤,在自己母亲喊她过去之前,还是没有的。

    晁维知道桑春一定是被邢姜胁迫着利用,他也无力去干涉父亲和外祖之间的纷争。他只明白,若桑春继续待在晁府,自己的母亲必然不会放过她。父亲既顾及和春子娘的感情,自然也不会眼看桑春落入危险的境地,将她带来都察院中,可能是最好的安排了。

    桑春避开这个问题,她看见自己屋内的小桌上摆了个食盒,便将话头岔了过去:“这是你们带来的”

    “都察院不比在家里时你能随我同吃,这里吃的喝的都粗糙的很。我带了些饭菜来,我们再一起吃一顿饭吧。”晁维强挤出一丝笑容。

    万顺赶紧打开食盒,从里面端出几碟子菜出来。

    珍珠鸡、花鸭掌、清蒸鲈鱼、焖草菇还有银牙豆腐,将桑春屋里的小桌子铺的满满。

    “春子,你猜猜,还有啥”万顺手摁在食盒最底下一层,笑嘻嘻的问桑春。

    桑春总能被万顺逗笑:“怎么还有这也太多了些。”

    万顺夸张的架着两只胳膊将最后一个碟子从食盒中端出来:“嘿嘿!瞧瞧这个吧!”

    捧到桑春面前的碟子中,整整齐齐码着晶莹透亮的翠仁糕。

    “春子,这是少爷特地去吩咐了后厨,专门做了一份给你带过来的呢!”

    桑春看着这碟糕,心头一时间百感交集。

    这翠仁糕做起来十分麻烦费事,晁府一般只有宴席时才会特意去做。每每得知后厨有做这翠仁糕,晁维都会带着桑春和万顺溜去后厨,主仆三人非得偷摸的先吃了个够才行。

    如今这盘翠仁糕看起来同过往他们三人吃过的那些,并无不同,可吃起来,却又是一番滋味了。

    这顿饭,除了万顺,晁维和桑春两人均是食不知味。

    饭毕,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时候。

    晁维掩饰着不舍,努力表现的轻松:“我和万顺回了,你早些休息。下个月我便要秋试了,这段可能没时间常来看你……”

    “我可以替少爷来看你!”万顺猴急的接过话:“春子,你放心,我一个人也能把少爷照顾好的。你在这都察院里肯定没有在晁府跟着少爷时自由,不过你放心!你若是不好随意外出,我也会定期去帮你祭拜你娘的!”

    “我娘”桑春大惊,她一直记挂着自己娘的尸骨还在黄坡林,却一直没有机会再去到那里。

    万顺语气里有些自责:“春子,你可别怪我,那日我太没用了,竟然能把自己给摔昏了!后来我醒了,却怎么也寻不到你,便只好就地将你娘给埋了,连墓碑也没有,只能找了块树皮刻了几个字……”

    万顺话没说完,春子冲上来,一把抱住了万顺。她对这个一起长大的伙伴讲不出更多感谢的话,只是一直重复着:“谢谢你万顺,谢谢你安葬了我娘……谢谢你……”

    “哎哎哎,春子,你还是损我几句吧,你这样,我好不习惯啊!”万顺哇哇大叫。

    桑春这才推开万顺,将两人送到了都察院门口。

    直到看见他们二人坐着的马车去的远了,桑春才回了院中。

    马车里,万顺憋不住同晁维说:“少爷,你有没有觉得,春子娘没了,春子好像也变了,变得说不上来啥感觉。”

    晁维脸上挂着落寞:“变得沉郁了,而且心事重重。”

    “对对对!他不光难过,好像心里还多了很多事情,以前春子可是什么都会同我们说的呢!这次却好像……好像客套的很,哎呀,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怪怪的。”

    晁维脸上挂着落寞,不再应声。

    马车朝晁府驶去,赶车的人同坐车的人却都没意识到,距离这马车不远处,还另有一辆乌篷小马车,在夜色的掩护下,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直到晁维的马车在晁府的门口停下,这辆乌篷小马车,才方向一拐,朝晁府后门处去了。

    很快,乌篷小马车上下来了一个年轻女子,同晁府后门守卫只是略点了点头,便顺利进去了。

    这年轻女子径直朝府中后院的水榭处去了。

    夜色中,水榭廊内亮着两排灯,光线打在廊下的水面上,煞是好看。

    这水榭处正坐着一个人,手握一卷书册,却没有在看,只是轻轻的左右晃着,仿佛在扇风般。

    “夫人。”

    乌篷小马车上下来的年轻女子向水榭中坐着的人行礼。

    坐着的人不经意的随手将书册朝旁边的石桌上一甩,抬起一双美目来。

    原来这人正是张斯瑶。

    “怎么样”她漫不经心开口询问来人。

    “夫人,那春子人在都察院。”这年轻女子正是张斯瑶身边的贴身丫鬟,毫不敢怠慢张斯瑶的问话:“少爷出府后只去了都察院中,我就在外面一直等着。后来少爷从里面出来,我看的真真儿的,是春子把少爷送到都察院门口的。”

    张斯瑶脸色瞬间阴沉,声音也狠厉了起来:“第一次,呵,这是第一次在晁府中,老爷瞒着我安排了下人的去向。就连维儿!竟也一起瞒我!”

    那丫鬟看张斯瑶脸色不好,赶紧跪下:“夫人息怒!想必老爷是不想让那春子再冲撞了您,才把他带出去的吧!”

    “怕他冲撞我”张斯瑶抬手朝石桌上一拍:“他是怕我同那个贱人的孩子过不去才是真吧!我倒要看看,我张斯瑶不愿留的人,谁能护得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