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重生_总裁是我心上猫[娱乐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孟楚柯死于一场车祸。

  在爆炸轰鸣间,他的身体也承受着剧烈的疼痛,直至最后失去意识。

  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一张柔软而又舒适的大床上,右手则紧握着一个手机。

  孟楚柯疑惑的看了眼四周陌生的环境,不大的卧室内灰尘遍布,厚重的窗帘隔绝了窗外的日光,这个没开灯的房间绝对称得上是昏暗了。

  很显然,这里不是病房,而是一个许久不曾被人打理的房间。

  他垂下头,手中的手机却是自动面容识别解了锁,跳出了一个短信的界面:“孟楚柯,你早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怎么还有脸活着?”

  发信人的备注是刘君涵,一个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孟楚柯有些不明所以,明明他经历了那场大型车祸,怎么还能够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而且竟然还收到了一条如此恶毒的短信。

  他正陷入沉思中,突然如针穿透在脑中的刺痛感让他瞬间皱眉,他挣扎着身子想要摆脱这股疼痛感,但无奈的是他的身子如灌了铅般那样沉重,汗珠也顺着他的额角蜿蜒而下。

  等到这针刺感如潮水一般退去的时候,孟楚柯的脑海之中也多了不少不属于他的记忆。

  毫无疑问,他重生了,并且重生到了一个与他同名的人身上。

  他也不再是前世受尽追捧的当红流量小生,现在的他是另一个世界的十八线小网红。

  孟楚柯拾起床头柜上的镜子,意外发现镜中人的相貌居然和他有几分相似,五官明朗张扬,眉目间暗含丽色,性感而不失气质,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尤物。

  若不是原主的身世,即使光凭着这份美貌也能在娱乐圈里持靓行凶。

  可惜就可惜在了他是个私生子,他的生父刘志勇虽然有钱有势,但这些他都受益不到半分,还要受尽他妻子与儿子的蓄意迫害。

  孟楚柯初进娱乐圈的时候,还是掀起了一阵风浪的,圈子里讨喜的新人长相都是阳光帅气类的,陡然出现一个性感美艳的,让人们顿时眼前一亮,微博上他的写真被人们疯狂转载,似是要向全世界安利世上还有这种美色一般。

  那时,他手中的邀约数不胜数,惹得同行们眼红嫉妒。

  不过还没等他们下手,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便出手了。

  一时间整容脸孟楚柯疑似被金主包养的通稿被各大媒体纷纷转载,网友们原来真情实感的赞美在顷刻间全都转为伤人于无形的利刃。

  “早看出来了,整容脸一个,也不知道你们在吹什么。”

  “看长相就知道不是什么傻白甜,估计要不是有金主捧他也不能红的这么快。”

  “被欺骗感情了,原来只是个整容怪物,还被包养,呕。”

  ……

  在他迅速flop的同时,媒体们又忙不停歇的出了另一个通稿:有钱有颜,娱乐圈贵公子竟是他?

  里面不惜笔墨不留余力的赞美着他的弟弟刘君涵,在他的污名对比之下,倒是显得刘君涵出身高洁,落落大方,坐稳了人生赢家的称号。

  不费吹灰之力间,孟楚柯便从人人赞叹的美人新星沦为了被人唾骂到底的十八线小网红,而刘君涵则踩着他的肩膀,迅速的上位,成功打造出了高富帅公子哥的人设,圈了一大批的粉,挤进了当红流量小生梯队中。

  与此同时,刘君涵还时不时通过短信与电话刺激他侮辱他,就好像唯有把孟楚柯踩进尘埃里他才能获得乐趣一般。

  别看原主长相美艳,性格却是个实打实的软包子,他尝试过在公共平台澄清流言,但自诩公正的键盘侠们早就被营销号们带了节奏,哪里能听进去他的解释。他越表态,网友喷的便越是激烈。到最后,他承受不住铺天盖地的骂名,索性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离开了这个对他满是污言秽语的世界。

  也因此,孟楚柯此刻才能借着他的身体重生。

  他摇了摇头,原主还是太年轻,二十岁正是大好的年纪,仅仅是因为那些莫名的诋毁,便选择了逃避离世。

  这样也不过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不是孟楚柯冷血,而是想混娱乐圈最重要的不是天资如何,而是心态如何。

  天资决定只是一个人的下限,但心态决定的却是上限。

  这个圈子,盛名赞誉要捧得住,毁誉骂名要受得起,但凡有膨胀享乐或低沉放纵的人,都会随着时间慢慢的被清理出众人的视线。

  不过,既然他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体,倒不如把这当成一次新生。即是对他自己,也是对原主。

  孟楚柯看着镜中的自己,张扬而自信的笑了笑,在这里,华国的娱乐文化产业极度发达,这也代表着他有无限的上升空间与可能性。

  上一世,他不靠父母,在演艺圈奋斗多年,最后在众人的赞誉中坐了流量宝座五六年,一直是身价最高也最当红的艺人之一。

  这一次他要重踏偶像之路,成为流量的巅峰。

  而那些唾骂过原主的人,会被打脸的双腮红肿,跪着键盘承认是他们当初有眼无珠。

  眼下最为主要的是,他要先接个通告了,原主低沉颓靡了将近两年,此时的娱乐圈早就更新换代的不止一次。

  倘若他再不有点曝光率,恐怕都没人会记得他了。

  孟楚柯依着脑中的记忆,迅速的找出了手机,如玉般的手指不停的在屏幕间上下滑动,最终锁定在通讯录内的一个名片上。

  他毫不犹豫的点下了确认通话键,人却窝在了被窝里,惬意舒适的享受着着片刻的温存时光,毕竟这通电话打下去,他以后可就有的忙了。

  “小柯,你怎么打来了?”对方声音之中带了些讶然,一副完全意外他会主动打来的样子。

  孟楚柯迅速调整好了语气,“李哥,我想开了,我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我想重新开始。”

  他能感受到听筒那端的李哲呼吸顿时乱了节拍,“你说真的?”

  孟楚柯听着对方患得患失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失笑,“真的。”

  “好,那我给你安排,明天九点,你准时来公司找我。”李哲果断做了决定,甚至不给孟楚柯反悔的机会,匆促之间便挂断了电话。

  其实也不怪李哲会如此激动,毕竟孟楚柯当初签约的公司可是国内的娱乐龙头盛星,不过也正因为公司大的缘故,里面知名的人物数不计其数,小有人气的更是如流水一般比比皆是。有的时候在大公司,反而出头会更难,因为上方的资源虽好,但抵不住狼多肉少。

  李哲虽然有着好几年的经纪人经验,但始终没有带出过一个当红艺人来。有些资质好的觉得他没手段没人脉,早就抱着大腿攀上了其他有名经纪人的高枝。现在他手头也不过只剩了两个艺人,一个是奶狗偶像林小鹿,另一个便是长年休息的孟楚柯了。

  当初李哲签下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会红,光看脸便是惊为天人了,更何况身高腿长,外形条件是绝对难得一遇的好。

  但可惜的是孟楚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还没等他惊艳四座,他便把自己困住,再也没有接过任何工作,形同把自己冷藏起来一般。

  公司内有些高层也不想为了他得罪刘君涵一家,索性对他不管不问,既不公关他的负.面消.息,也不追究他在合约期内的消极怠工行为。虽然没有雪中送炭,但终究也没有落井下石。

  孟楚柯挂了电话后,虽然还留恋着被单上的温度,但心中的野心却在催促着他该有所行动了。

  还没等他规划好自己的雄心壮志,手机便不甘寂寞的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刘君涵三个大字,眼带嘲讽的按下了接听键。

  “孟鸭,今天怎么不回我短信了?我刚才得了华视奖的最佳新人奖,你再看看你呢?仍然是像一只躲在下水沟里永不见天日的臭老鼠,哈哈哈,还真是又恶心又可悲呀。”刘君涵洋洋自得,发出了一连串恶毒的笑声。

  “你是谁?打错了吧。”孟楚柯冷漠的回应着,宛若刘君涵在那边演着拙劣的独角戏一般。

  “少来!要不要我推荐个在琴行扫地的工作给你?正好海因西里今天开业,一定很缺人。”刘君涵说完后,便抑制不住的阴狠着笑了起来,他一直都很满意自己的话语能让孟楚柯处于崩溃的边缘。

  然而刘君涵的笑容还没扩大,电话那端就传出来一阵急促的忙音,这个私生子竟然把他的电话给挂了!

  孟楚柯根本没有在乎他的反应,而是用手机搜索了下海因西里,心中不禁有了盘算。

  如果单纯按照他如今的知名度,他很可能接不到什么通告,因此他还需要帮自己一把。

  他想了想,更换了一件黑衬衫,衬的他的肤色更加白皙光洁,举动间更是显得夺人心魄。

  -

  A市的轻奢购物商圈内,一家画廊式的门店前人流攒动,瑰丽而壮阔的装潢成功吸引住了路人们的视线,透过玻璃橱窗放眼望去,里面排列着一架架造型各异的钢琴,如同艺术品一般静候在店内向众人展示。

  这是海因西里第一次在华国开设琴行,身为一个高端品牌,它在国际间声誉极高,是各大知名音乐厅备受青睐的选择,也是音乐高校培养专业人才的指定教具。而无数钢琴爱好者终其一生都想拥有一架海因西里的私人定制钢琴,但他们也是能是想想,每年海因西里的私人订制服务邀约都只有两架而已,只有在全球内技法超绝享有盛名的钢琴家才能获此资格。

  然而因为海因西里一直醉心于打造质感一流的钢琴,高昂的成本以及让人望而止步的价格使他们的市场渐渐收缩,盈利进入寒冬。到最后,即使高贵如海因西里,也不得不被华国奢侈品行业的巨头明韵收购于旗下。

  这次琴行的开幕是双线联动,品牌方联系了当下最热的汤圆直播,全程放送展示着店内的环境。

  店内中央红毯区上站了位盛星娱乐的二线小花,她负责这次开幕式的主持,为了活跃气氛,她满是笑容的对着围观众人说道:“大家听了我这么多的介绍,一定也很想感受下海因西里所能带给你的超绝体验吧,有没有想上台试一试的观众?”

  围观的群众顿时间面面相觑,他们这些人,大多半不会弹奏钢琴,只是纯粹来凑个热闹的。

  而那些小部分会的人,看到这现场直播的架势,更是胆怯了起来,生怕自己上台是丢人现眼。

  就在主持人想要尴尬圆场的时候,一身黑衣的颀长身影从人群中登上了台。

  孟楚柯熟练的落座在琴凳上,轻抚着那钢琴烤漆细腻光滑的质地,白皙的手指柔和的抬起前键盖,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让人有着赏心悦目的观感。

  画面间,黑白错落的键盘与他身上黑色的丝绸衬衫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交织碰撞间更是有一种错乱的美感。

  负责直播的人员当下就注意到了这一刻,连忙举起手机把镜头对准孟楚柯。

  直播间的弹幕一下子就爆了,大家纷纷刷着“woc美人下凡”、“这届围观群众质量这么高的吗!”、“后悔没去现场偶遇帅哥”

  当然其中也有一小撮人开始质疑起来了“怕不是店家请的托”、“也有可能是个想红的草包花瓶”。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