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把柄_总裁是我心上猫[娱乐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各自回到房间后, 明燃与孟楚柯对视许久,随后轻咳一声, “今天的事......你怎么看?”

  “并不简单。”孟楚柯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

  两人颇为默契地一笑, 今天的事看似突兀, 但实际上又像是蓄谋已久的模样。

  谭越泽不像是那种会激情作案的人,他能选择在今天下手一定是做出慎重的考量的, 只不过明燃救孟楚柯的速度超乎了他的预料。

  或者说......他的本意并不是想让孟楚柯溺水而亡?只是想让他被呛到?

  孟楚柯只觉得这件事越想越乱,脑袋里真是丝毫没有头绪,毕竟他从来没料到有一天谭越泽会对他下手。

  “他说的那些解释你信吗?”明燃按住床上扭着身子的火焰, 把它抱在怀中轻轻揉弄。

  孟楚柯轻微摇了下头,“自然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谭越泽那番话太空太假,虽然表现的十分真挚诚恳, 但多半也是因为他那个可以获得影帝宝座的好演技。

  但孟楚柯今天还是没有深究,倒不是他心慈手软, 也不是他不愿深究,而是他想继续看下去, 谭越泽究竟还能有什么后招。

  今天的事情没有确凿的证据,即使他说谭越泽是有意害他的,谭越泽也会辩解他是无心之失,并把锅扣到他不能容人被害妄想症这个方面上。

  这样搅和下去, 彼此根本辩不出来个什么的。

  倒不如让谭越泽觉得今天多少糊弄过去一些, 这样也能让他觉得自己戒心不重。

  想要使其灭亡, 必先让其猖狂。

  这也算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了。

  与其当时争一时意气让谭越泽心生防备, 倒不如放任他一段时间, 等他露出更大的破绽,再将其一并拿下。

  他相信,谭越泽既然有意想要加害于他,那么便不会只下一次手,在录制节目的几天内他一定会再次找寻适当的机会。

  孟楚柯倒是对此有点期待了,他很想知道与他看起来毫无瓜葛的谭越泽到底为什么要害他。

  “今天,谢谢你。”

  孟楚柯一向深邃而又沉静的双眸中此刻掺杂了数种不知名的情绪,他仍然记得在水下濒临窒息时的感受,那时明燃的出现给了他一个有力的依靠。

  再然后……

  打住!孟楚柯心中理智的小人晃了晃脑袋,那只是一个人工呼吸而已,对,仅仅只是人工呼吸罢了,可千万不要想太多!

  相对的,魔鬼的小人顶着发光的红色尖尖角,十分得意洋洋的在他脑内发言:你就承认吧,明明你也很享受其中啊~

  两个小人在他的脑海中神仙打架争执不休,搞的他也实在是有些混乱。

  最后明燃指节分明的手掌搭在他肩膀上的时候,孟楚柯只觉得一瞬间世界都安静了。

  心里没来由的出现了一个念头,其实他们是彼此依赖的。

  明燃目色温柔的说道:“还好你没出什么事。”......不然他也不知该怎么办了,说不定会当场愤怒的失控。

  自从认识孟楚柯后,他一直波澜不惊不为他人所动的情绪就一直被孟楚柯所牵引了,似有一种魔力般。他丝毫不抗拒这种感受,反而还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恍惚间,明燃想起了TOXIN的团名,感叹着它名字的精准性,孟楚柯对他而言,就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毒啊。

  “咪!”火焰突然炸毛叫了一声,本是有些暧昧的气氛在此刻荡然无存。

  火焰此刻是非常愤怒的,它在两个人类的手上都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小鱼干的味道!但他们手心里竟然空空如也!

  这代表了什么?!他们竟然抛下他这只小猫咪吃独食!

  火焰此刻气鼓鼓的,它真的生气了,用十根小鱼干哄都哄不好的那种!不过若是二十根的话,那它可以勉强原谅他们一下。

  两人当然不知道此刻内心丰富的心理活动,还在研究火焰是怎么了。

  “是不是饿了?”明燃沉着的分析道。

  孟楚柯也觉得有几分道理,“有可能。”

  随即明燃便取出火焰一直爱吃的肉罐,没成想打开后火焰一个扭头,十分有骨气的背对着罐头蹲了起来,

  两人都有些发懵,这肉罐基本上对火焰是有致命吸引力的,平常只要掏出来,还没打开火焰就能一溜小跑飞速出现在人身边。今天怎么打开了还视若无睹呢,难道是吃腻了?

  看火焰那忍不住不断回望的小眼神,期间还蕴有了一丝渴望,便知道也不是吃腻了。分明还是原来那个小馋猫啊。

  火焰这个举动就让他们感觉有些反常了,孟楚柯猜测道:“难不成是又发情了?”

  明燃脸色一变,立马紧盯住火焰观察一番,然后略微放心的回答道:“没有,估计只是在闹什么脾气呢。让它自己冷静一下吧,到时候它就自己吃肉罐了,你越关注它,它反而越不吃。”

  孟楚柯心想也是,索性便没再管它,任由其围着他们来回打转了。

  -

  最后节目组还是决定不耽误时间,速战速决为上。

  相比于延长拍摄时间,倒不如抓紧将剩余的份量都拍完,这样也能减少大家相处的时间,避免节外生枝。

  剩下的拍摄环节其实都是非常轻松的,例如和村民们学着晒鱼技巧,为村民们打扫房屋等,都是走温馨的感情线。一行人也没有什么发生什么事端,除了隔壁组的沫沫总隔三差五的来找孟楚柯以外,一切都非常顺利。

  最后录制前,保镖形色匆匆的找上明燃一次,当时明燃和孟楚柯两人正一起在房间里处理着小鱼干。

  明燃看到保镖站在门外,便先关闭了房间里的摄像头,之后再让保镖进来。

  “怎么了?”明燃一边挑选着小鱼干,一边垂眸问道。

  保镖贸然前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不会平白无故的来打扰他。

  那位保镖看着孟楚柯,话就在嘴边但也开不了口,似是在顾忌着孟楚柯的存在一般。

  “没事,你直接说便是了。”

  保镖非常尽职尽守的叙述了起来,“谭先生好像是有些隐疾......虽然他在房间里的时候我都是在门外候着的,可是我却能听到屋里面有些压抑的呻.吟声,就好像是极力克制但又失败的感觉。”

  明燃略一挑眉:“那他是吧摄像机也关闭了吗?”

  保镖点了点头:“没错,后来我留心观察了一番,谭先生非常谨慎,不仅关闭了摄像头,还在上面罩上了黑色的遮布,收声的部位也被他用棉花团堵住。”

  “看来他这病还很见不得人。”孟楚柯沉思着说道。

  他顿了片刻,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问向那个保镖道:“这些日子你见过谭越泽给他手指上的伤口上药吗?”

  保镖一愣,随即竭力回想着,然后木木的摇了下头,“我是没在他的房间里见过有什么药,不过他手指上的创可贴倒是长换。”

  明燃与孟楚柯对视了一眼,“还有什么你觉得奇怪的地方吗?”

  保镖摇摇头:“其他倒是没什么了,若真说奇怪的事,那便是他有些洁癖还有些敏感,他的私人物品每次用完后都会锁在他的行李箱内。”

  “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明燃颔首示意,那名保镖便垂首离开了。

  等到保镖身影消失不见后,孟楚柯将房门锁上,眼中尽是深思。

  “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明燃唇角微弯,抬起头看向孟楚柯。

  孟楚柯轻点了下头,“那一天......他是故意割伤自己的。”

  他的语气之中没有疑问之意,反而满是果断感。

  明燃毫不意外,目光在孟楚柯身上停留许久,眼中满是欣赏之色。通过保镖的寥寥数语,便能分析出大概的状况,这种程度也只能是眼前的人能办得到吧。

  孟楚柯一向聪明,心思也缜密,但他却并没用这些来当做自己的武器,充其量只是用来当作自己回击时的道具。明燃很喜欢他这一点,倒不如说,他现在已经喜欢孟楚柯的全部。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一开始我就有些怀疑谭越泽怎么会切菜都能割伤到手指,而且伤势还很重。更让我疑惑的是,他受伤之后执意不去看医生,而是要回去休息。”明燃薄唇微抿,语气很是平静的说道。

  孟楚柯微微颔首附和,“现在想来,估计多半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谭越泽不得不割伤自己,不然他苦心掩饰的秘密就会顷刻在众人前在摄像机前暴露出来。那造成的后果可是他无法承受的,所以他宁愿去割伤自己。”

  明燃修长削瘦的手指灵巧的玩弄着指尖的鱼干,挑起一眉道:“不过看来现在他的情况也不好受,伤一直不好,就意味着他想要一直保持着这个伤势,来保持清醒。”

  “的确,时刻清醒可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孟楚柯微微一笑,“不过看来他这个秘密保持的不够好,说不定已经被人抓住把柄并利用了。”

  明燃语气十分温和:“那倒没什么,不过是见招拆招罢了。更何况,现在拥有主动权的可是我们。”

  -

  在最后一个游戏环节录制的时候,身为制作人的赵宏亮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前几天出的事还是让他有些后怕的。他虽然想让节目有些热度,但还是不想让节目嘉宾出现什么意外,不然他可就难辞其咎了。

  谭越泽面色苍白,状态是肉眼可见的不好,陈绒一直关切的问他身体如何,害怕他在这个游戏环节坚持不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