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镜面_总裁是我心上猫[娱乐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舞台导演摸着下巴,思量一番后觉得的确是不太搭,“那你们第二次彩排前能磨合好吗?”

  平头故作无奈:“导演,这磨合的事起码得好几天,就这几个小时的功夫,我们这些人肯定适应不了他。”

  言下之意就是赶紧把孟楚柯从他们伴舞的队伍中剔除掉。

  不然的话,这个舞台直到二次彩排的时候都是不协调的。

  要知道第一次彩排的时候是要务必确认好整个舞台的完成度,第二次彩排只是等到艺人们来的时候再配合他们彩排一遍,与艺人们进行舞台的效果确认。

  如果第二次彩排伴舞方面还有失误的话,那舞台导演也会很难做。

  舞台导演轻咳了下,对孟楚柯比划了一下:“那这样吧,你就先出来,不跟着他们一起排练了。”

  平头一听到这话,脸上洋溢着喜悦之色,藏都藏不住。他眉飞色舞的给身后的伴舞们比了个ok的手势,伴舞们也都笑嘻嘻的挑动着眉眼。

  与其说他们是看不惯孟楚柯这个人,倒不如说是对孟楚柯羡慕嫉妒恨,更不愿让孟楚柯加入他们,谁能心甘情愿当他的陪衬呢?

  孟楚柯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长腿一迈便走到了舞台导演的身侧,丝毫没有什么意见的样子。

  舞台导演近距离的看着孟楚柯,发现他的颜值更经得起推敲,这样的脸就应该出现在特写中。而且他也很欣赏他宠辱不惊的心态,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那些伴舞是在抱团打压他,但他却是毫不在意,完全不把这件事看在眼里。

  这种心性的人,在娱乐圈里是吃不了亏的。

  有句老话叫吃亏是福,虽不至于逆来顺受,但适当的谦让往往让旁人观感极佳。因为有些事情,大家都是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的。尤其是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可以称得上是戏精辈出了,而能讨人喜欢的往往是懂事的清流们。

  舞台导演心中下了定论,“既然你不适合当伴舞,那就正好去饰演镜中的韩锐吧。”

  孟楚柯面露疑惑之色。

  镜中的韩锐?这是什么角色?

  正当孟楚柯有些懵的时候,其他伴舞们可是急了,尤其是那个理着平头的伴舞,这简直就让他无法接受。

  这次韩锐的舞台是采用中世纪欧洲贵族风格,在整个舞台中有个颇为出彩的桥段,就是韩锐与另一个伴舞对峙而立,分别代表着人物内心的正义与阴暗面。

  与韩锐有镜像动作的伴舞要充当的就是阴暗面。

  这个位置可以算是美差了,有特写镜头,而且站位也是十分的靠前。伴舞们私下里早就知道了有这个位置,只是一直没有告诉孟楚柯,都想等着今天被舞台导演挑中,成为这个位置的伴舞。

  结果,竟然让孟楚柯给空降了。

  平头顿时有些不忿,但又不敢和舞台导演叫板,只能强颜欢笑的说道:“孟楚柯资历还是少了点,不如换我们之中的一人吧,肯定能比他强。”

  舞台导演摇了摇头:“你们刚才的舞蹈水平我都看在眼里,这之中他是最为出色的。”

  紧接着他不再理会伴舞们反应,而是直接将孟楚柯拉到一旁,细细叮嘱他多了哪些走位,其中有什么要点。

  不过这个决定不止是伴舞们不满意。

  韩锐到了现场准备二排的时候,愕然的发现站在他对面的竟然是孟楚柯。

  孟楚柯的位置竟然是镜中的他?

  金色的碎发错落有致的别在孟楚柯的耳后,此时他的站姿像一个古老而优雅的贵族骑士,他的左手负在身后,右手则顺势放于胸前,姿态优雅而华丽。

  该死!

  他明明都让造型设计师助理给他弄成金发了,本来会以为看到他无比非主流的一面,没想到却硬是凸显了他雍容华贵的气质。

  “我不同意。”韩锐一脸不屑的对舞台导演说道。

  舞台导演微微皱眉,想要试图知道原因,“为什么?他是这些伴舞中最优秀的,到时候舞台效果肯定不错。”

  韩锐一听到优秀两个字,更触碰到了他心中不可说之处,语气有些急躁的说道:“我可不觉得他优秀,也就只有脸能看看,而且他满头金发的样子怎么演我的阴暗面?”

  孟楚柯闻言笑了笑,眼眸微弯如新月也如沁了寒霜的刀刃,瞳孔暗不见底仿佛能湮没一切般,赤绯色的双唇勾起,就如同下一刻便会说出淬了毒一般的话语。

  韩锐被他这么一看,顿时身子发毛,“你这是什么眼神!果然暴露出本性了吧,之前还装的人模人样的,明明就是个被包养的,少装什么白莲花!”

  他望向舞台导演,企图寻求一声附和,却发现舞台导演此时双眼中只有孟楚柯一人。

  “好好好!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阴暗面就该是这样的,没想到你跳舞不错演技更是好啊!”舞台导演此时处于一个非常亢奋的状态中,他甚至能想象到这期的舞台一定会有不少的话题度。

  韩锐看着舞台导演这样的表现,不得不哑火了。

  这个导演一看就是极为相中孟楚柯的,此时他要是再说什么就是自讨没趣了。他现在也只是个偶像歌手,腕还没大到可以无视节目制作方的安排,毕竟他以后还是想和多维视频有长久合作的。

  孟楚柯收敛了眉眼,将表情重新调换成人畜无害的温和模样,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没想到你当真了,我只是给你看一下效果,你刚才说的那些……是对我的真实想法吗?我还以为身为同期的我们关系已经很亲密了。”

  如果说刚才的表演只是他一时兴起想捉弄一下韩锐,那么他现在的话便是对韩锐小小的回击了。

  其实他也蛮好奇韩锐的脑回路的,口口声声的说他整容和被人包养,就好像证据确凿一样,就好像这些成真了,他就能比自己高一等似的。

  舞台导演刚才一时激动,没注意韩锐都说了些什么,此刻被孟楚柯这么一提,他也有些回过味来了。

  “这里是录制现场,我不想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既然这次是你的打歌舞台,伴舞好对你也是有益处的,你好好想想。”舞台导演虽然心下不愉,但面上还是给足了韩锐的脸面。

  韩锐虽然一向是暴脾气,但也一直是看人下菜的。而且现在魏秋也不在他身边,没有依仗的情况下,他还是尽可能的想与导演搞好关系。

  “刚才是我一时口不择言,就当我什么都没说,现在还是彩排比较重要。”韩锐有些讨好的看着舞台导演,但暗地里却是狠狠的瞪了孟楚柯一眼。

  孟楚柯耸了耸肩,温和的笑容中却没什么温度。

  韩锐本来打着孟楚柯其实跳舞不太好的念头,存心想要在彩排上给他个下马威。

  因此音乐一响,他便熟练的跳出他练了许久的舞,眼神中满是自在和轻视。这支舞他可是练了足足有一个月,其中有些地方虽然不难完成,但是想要跳的好看帅气就特别考验人的功底与经验了。好在有舞蹈老师的帮助下,他已经成功的消化了整支舞,他敢说从身体的记忆上,他已经完全掌握了这支舞。

  然后他一抬头,便看到了孟楚柯近乎于融入灵魂的舞蹈。

  恍惚中,韩锐好似真的能感应到他是被自己分离出来的阴暗面,他不甘而又寂寞的咆哮着,冷漠而又疏离的通过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

  慢慢的,韩锐的舞蹈动作已经是完全循从着身体的记忆了,他甚至已经分不出注意力来投入到自己舞蹈中,此时他好像陷入进孟楚柯的舞蹈中。

  主宾颠倒。

  孟楚柯跳完这一曲感受其实还好,这首歌曲的音源其实很不错,很有渲染力,他想象着自己如果是一个被分离出来的阴暗人格会是怎样,不知不觉间配合着音乐竟然融入进了这诡谲的气氛中。

  被抛弃的阴暗面会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征服并俯瞰着那正义的一面,看他卑微的臣服于自己脚下,面容中满是恐惧的模样。

  舞台导演凑到了孟楚柯的身旁:“完美!我心目中的这个舞台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孟楚柯和煦的笑了笑,一改之前跳舞时的狠戾模样,态度谦和的看着舞台导演:“这个舞台也是我心中的舞台,灯光背景一切都是恰到好处。”

  舞台导演赞赏的看了眼他,随即又有些疑惑的看向脸色有些苍白的韩锐,“韩锐,你怎么了,感觉你好像有点不在状态,是出了什么事吗?”

  韩锐僵硬的摇了摇头,咬紧了牙根。

  孟楚柯什么时候跳舞跳的这么好了?他竟然完全不知道!

  这个舞台如果正式录制的话,他绝对比不过孟楚柯的,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

  他刚想开口换伴舞,但看到导演看向孟楚柯那万般欣赏的目光,才意识到现在即使他开了口,很可能也改变不了什么。

  “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再过一个小时,录制可就要开始了。”舞台导演有些担忧的看着韩锐,生怕他突然出了什么状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