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包场_总裁是我心上猫[娱乐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焰餍足的眯起双眸, 红润的小舌忍不住轻舔着嘴角,就如同得到了什么珍宝一般。

  孟楚柯顺势揉了揉他的头,掰弄着它的小爪爪说道:“以后可不能这么调皮了, 万一你jio滑了点了个赞, 我就得背锅了。到时候我要说你按的,估计网友们都会说我在编什么童话故事呢。”

  火焰的长尾巴甩了又甩, 一副心情十分好的模样,仰着一张小脸认真的听着孟楚柯的说教。

  孟楚柯从床头柜里掏出一个小鱼干, 然后将它小心的撕碎, 选了一小块喂给火焰。

  火焰就着孟楚柯的手指就吃了起来, 舌尖在卷起小鱼干片的时候, 还触碰到了他温凉的指尖。

  孟楚柯看它食欲不错,吃的正欢, 也不自觉的双眼含笑呈新月状。

  他掰起一个大块,然后咬上一口, 酥脆鲜香的口感随即在舌尖上绽放存在,口腔中充斥着咸淡适宜的鱼香气。果然这家小鱼干的味道还是这么好吃,的确它的口感足以征服挑食的火焰。

  火焰如玻璃蓝的眼珠此时目不转睛的盯着孟楚柯刚从唇边轻咬过的小鱼干,他轻轻夹在两指之间, 力道适中的轻捏着。

  火焰的目光实在是太过于□□裸,孟楚柯看着他眼中满是渴望的望着小鱼干,就又耐心的为它撕了一长条, 递到它的嘴边。

  这次的火焰根本就理都不理。

  孟楚柯最开始还以为是他吃够了, 但是火焰的小眼神却仍是一直紧紧跟随着他手里的小鱼干。

  这就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了, 明明递到它嘴边它不吃,却又一直盯着他手中的小鱼干,真是搞不清有时候火焰的想法。

  孟楚柯在这边疑惑着,火焰在另一边焦急的看着不上道的孟楚柯。

  它都眼神疯狂明示的这么明显了,孟楚柯竟然什么都看不出来,真是气死猫了!

  它要吃小鱼干!它要吃孟楚柯手里的那块小鱼干!它要吃被孟楚柯咬过的现在夹在手指里的那块小鱼干!

  火焰的眼神炽热而明亮,此刻就如光源一般,满是赤诚的紧盯着孟楚柯手里的小鱼干。

  “不会是又挑食了吧?”孟楚柯揉了一下火焰的下巴,顿时忧心忡忡的说道。

  当时火焰挑食的时候可是让他愁了好久,最后反复试验之后才发现小鱼干是最适合火焰的,如果火焰要是对小鱼干也厌倦了,那他还真要头疼了,毕竟重新寻找火焰愿意接受的食物还是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的,以及的确是很有难度的。

  火焰最后还是按耐不住,一个飞扑就稳准狠的咬住了孟楚柯手中的那块小鱼干,速度堪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它几乎是三下五除二的就将那块小鱼干吞咽下肚了,吃相是前所未有的香。

  火焰吃饭还熟练的用粉嫩小舌舔舐了一下肉垫,心满意足的继续瘫在孟楚柯的身边。

  四舍五入一下,它吃了孟楚柯咬过的小鱼干,也算是间接接吻了吧。

  火焰想到此,开心的打了个滚,喉咙里因为开心而生理性发出的小呼噜声更是完全压抑不住。

  孟楚柯只当它之前拒绝小鱼干是在欲擒故纵罢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瞬间落了地,只要火焰还愿意吃小鱼干,那就一切都有的商量,他也不必再困难无比的寻找火焰会喜欢的食物了。

  他把火焰往怀里一捞,直接让它毛绒绒的小脑袋抵在自己的胸口处,双眼也微阖起来,准备陷入到梦乡之中。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火焰早就不在他的怀里了。

  孟楚柯看着此时正绕着自己尾巴团团转的火焰,顿时失声笑了出来。晚上的火焰虽然是个撩人又任性的小妖精,可白天的火焰就是个超级正统的傻白甜了,有点好玩的都能玩上一天。

  孟楚柯拿起手机准备看眼时间,却发现通知栏内有一条微信信息。

  他点了进去,发现在好友申请的页面中赫然有一个最新申请,来自明燃。

  孟楚柯顿时间有点不懂明燃这是什么操作了,他当初在微博的私信是未读状态,现在却转眼就加了他的微信。

  他手指按在了同意键上,瞬间这则请求状态转变成已添加。

  那边就好像一直在盯着手机一般,孟楚柯刚点了同意,加上好友的瞬间明燃就发来了一个招呼,“早上好,我是明燃。

  这个招呼实在是称得上官方语气言简意赅了,和明燃高冷的画风也有些相配。

  正当孟楚柯以为这句话是他之前加好友时候的那句打招呼时,明燃又紧接着发来了一条消息,“你今天有空吗?”

  孟楚柯仔细想了一下,今天的他没通告在身上,不过也是难得的休息日,想要好好在家窝在床上,于是便回了一句,“怎么了?”。

  以问为答,以进当退。

  “我最近对钢琴有一些兴趣,想买一架钢琴,但我对此一点都不了解,想请你陪我一起选一架钢琴。”明燃飞快的回道。

  发完这段文字后,还加了一只猫猫卖萌的表情。

  孟楚柯看到钢琴两字眸色一动,最后还是回复了他:“好的,那你准备约在几点,之后在哪碰面。”

  孟楚柯最喜欢的便是钢琴了,请他一起挑钢琴简直是戳中了他的软肋,而且明燃之前也诸多维护了他,这一次陪他就当是还一个人情吧。

  “海因西里琴行,十点见。”那边飞速传来地址和时间,就好像慢一些他就会反悔一般。

  孟楚柯娴熟的打着字回道:“好的。”

  -

  海因西里离孟楚柯的家并不远,而且他上次也去过,算得上是一回生二回熟了。

  他走到海因西里的门口处,便看见了站在琴行靠窗位置旁的明燃了。

  明燃的身材挺拔,衣领间显露出的脖颈十分白皙,就如同经久不见日光一般。他身穿着黑色的衬衫,时不时的瞄了一眼手腕上的百达翡丽,好似心思全用在了关注时间上一般。

  他漆光的皮鞋轻踩着明亮的地砖,整个人十分迫不及待的样子,偏偏透过玻璃橱窗的日光温暖的照耀下来,将他整个人又衬的英俊沉稳,高不可攀。

  就在孟楚柯犹豫要怎么和明燃打招呼的时候,明燃早就抬起头注意到他了,“你来了。”

  “不好意思,来的有些晚,让你久等了。”孟楚柯微笑着说道。

  虽然距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10分钟,但他根本没有想到以明燃的身份会提前这么久到约定的时间地点,他本来还抱着早到等明燃的心态,结果事实恰恰与他想的相反。

  圈中之前一直都盛传明燃十分高冷,可是他接触下来却觉得明燃如同温暖的火光,既体贴又温柔,像是冬日里靠在橱窗火炉旁烤火一般,使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是我早到了,你不用觉得抱歉。”明燃十分专注的看着孟楚柯,眼中暗有几分喜色。

  明燃转身走到钢琴旁,“我一直想要学琴,但却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钢琴当做入门琴,还好有你在,我还可以向你请教一下。”

  “请教可严重了,我本身也只是个钢琴爱好者罢了。”孟楚柯唇角微勾的自谦道。

  他在琴行里走了几步,发现奇怪的是,今天海因西里琴行竟然格外的空旷冷清,诺大的琴行里此刻竟然空无一人。若是本有什么客人倒也能理解,但连琴师都一个不在……

  孟楚柯还记得他初次进入海因西里琴行的时候,外面人头攒动,内部更是热火朝天。怎么短短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变得这么冷清了?

  不对,这更像是有人清了场,以海因西里的名声,绝不会出现有员工懈怠偷懒的情况。

  明燃似是看出了孟楚柯的困惑一般,深邃的眸子中划过了些许得意的神采:“今天这里只属于我们,不会有任何人来干涉。”

  孟楚柯思考了片刻,“你包场了?”

  不过买一架钢琴而已,又不是吃晚餐看电影,包场什么的没必要吧。

  “没有。”

  孟楚柯轻呼一口气,看来明燃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任性。

  “我只是给这家店放了个假,让员工今天都不用来上班而已。”明燃微笑着打了响指,“这家店是明韵旗下的产业,让它停一天工没什么的。”

  孟楚柯觉得自己错了,还是大错特错,明燃不是任性,而是万恶的资本.主义邪恶.势力。

  明燃怕不是生来就躺在了钱堆上,一点也不晓得民间疾苦。

  孟楚柯微怔,想到了一点后随即问道:“既然海因西里是你家的,你怎么不询问海因西里的高层如何选琴学琴?你来找我岂不是舍近求远吗?”

  明燃一脸淡定的说道:“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学琴,不然他们肯定一直缠着我,还不如和你学轻松呢……而且你毕竟是现在照顾火焰的人,我多和你接触一些也是应该的。”

  孟楚勉强接受了明燃的这个答复,毕竟他身在那样的高位上,想要阿谀奉承的实在是大有人在,很有可能明燃本来是学琴的初衷,最后却变成了各位高层之间讨好技能的比拼了。

  如果想要安安分分的学琴,找上他的确是一个相对不错的选择。

  而且他们两人之间还有着火焰充作桥梁,其实一想明燃找他也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

  “如果说你刚入门的话,其实大部分的钢琴都能满足你的需求,海因西里的rebirth系列就很适合你,而且这个系列也是各大知名音乐学院的教学用具,非常适合钢琴初学者与进阶者。”孟楚柯坐在琴凳上,一边试了下音,一边与明燃说着。

  明燃挑了下眉:“我还以为越名贵的钢琴越能带动新手,原来新人也有适合的琴。”

  孟楚柯十指娴熟的在黑白琴键间划过,悦耳的琴声瞬时间在琴行的大厅里悠然响起,“越是名贵的琴对弹琴者的技术要求越高,倘若不自量力的去试,到最后不是人在弹琴,而是琴在操纵桎梏着人。”

  明燃手指在琴键上按了一下,突兀的琴音宛如一个休止符般,让孟楚柯的即兴弹奏停了下来。

  “rebirth对于你现在的水平来说,是完全够用的,如果你信我的话,不妨买来一试。”

  孟楚柯说完就后悔了,他又忘了海因西里已经是明韵旗下的了,明燃根本都不用买,或许只要勾勾手指,就有无数人把海因西里的各色旗舰琴送到明燃的手上。

  明燃闻言笑了下:“你的确是解决了我一个难题,不如作为回报,我请你吃个午餐如何?”

  孟楚柯总觉得明燃醉翁之意不在酒,说好的挑琴选琴,结果整个过程没超过十分钟。还因为他的一个推荐就一锤定音了,根本没有任何挑和选的过程啊。

  “可以是可以,就是别再包场了。”不然这一顿饭也吃的太奢侈了。

  明燃双目一亮,“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不便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样吧,不如我们去有套房或者隔断性比较好的酒店吃饭吧。”

  孟楚柯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吃个饭而已,有必要去酒店的套房吗?

  而且他觉得明燃能看得上眼并且能踏足进入的酒店,私密性肯定做的非常好,估计寻常人连进都进不去。不至于要在套房里吃饭吧,这样一想实在是太尴尬了。

  两个男人一起开.房,结果只是友好的吃了顿饭,光是想想孟楚柯就觉得好笑。

  再说了,依着孟楚柯的性向,他也不会选择和明燃做一起开.房吃饭的这种傻事,美色当头的情况下,他可不能保证自己到时候会做出什么来。毕竟明燃长得实在是过于好看了,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孟楚柯看了都觉得是可以成为他未来寻找理想型伴侣的参考。

  “还是去私密性较强,有隔断的酒店吃吧。”孟楚柯说道。

  明燃的表情有些遗憾,但还是爽快利落的答应了,然后掏出手机,迅速的拨出了一个电话:“是豪庭酒店吗?我是明燃,中午让你们的法国大厨飞来吧,我今天给他十倍的薪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