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铁板_总裁是我心上猫[娱乐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多维视频的爱乐榜在周末的八点如约而至。

  它官网的首页宣传栏上挂着的都是爱乐榜的横幅—第59期榜单:当红艺人针锋相对, 旗鼓相当谁是你心头所爱?

  在图片的两端则分别是韩锐与珠儿,两人的形象都是身着打歌服的,视觉观感上一动一静, 感觉两个人的气场不相上下。底下还有双方的粉丝值, 明显可以看出韩锐所在的蓝方是持弱势现象,准确的来说, 应该是被红方数值条给碾压了,21%对上79%, 数据还真是过于真实。

  珠儿毕竟是宅男女神, 泛人气基础还是在的。相比之下韩锐的定位就很尴尬了, 每次回归的时候风格都会变一个样, 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准自己的风格定位,再加上歌也不算朗朗上口没有大爆过, 舞台也一直没有震撼力舞蹈动作还十分简单没有很高的技术含量。总体而言,韩锐的数据若是能比珠儿好那才让人奇怪呢。

  至于这期打歌舞台的其他小艺人, 名气根本不是能与这两位相提并论的,官网也懒得再用他们的名字当做宣传噱头,即使加上他们的名字也引不来多少流量,也就省事不加在封面图片之中。

  吴梦文准时的打开网站首页, 发现爱乐榜已经更新了,顿时间备好可乐和薯片,手机上的微博也实时打开, 准备好好观看爱豆舞台的同时也为他艹数据。

  当然, 其实她此刻也有些小心思的, 她还记得那个之前在多维视频楼下提醒她们不要傻等的那个青年。按理说他应该是爱乐榜舞台的伴舞,不知道能不能在视频中看到他,她还有点想要知道青年伴舞时的模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开场照旧是阳光少年的俗套对话,吴梦文不由得按着键盘就快进了,有那个时间听他们两个在那里对话她都能看两遍她爱豆的舞台了。

  直到看到珠儿的舞台后,吴梦文才没有继续快进,而是喝起可乐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珠儿的舞台质量一直是过关的,有的时候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珠儿的这首歌本来就轻缓悦耳,再搭上如深海迷雾一般的舞台背景实在是更加分了。而且珠儿的脸一如往常那般纯真无暇,让人看着就想要怜惜疼爱,配合着优美动人的歌声,仿佛真是在水晶宫殿栖息的人鱼公主一般。

  吴梦文享受的听着珠儿的吟唱,顿时觉得珠儿的发挥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稳定,她家的小爱豆这期遇上她和韩锐估计是与一位无缘了,也只能往前三努努力了。

  珠儿的舞台完毕后,吴梦文便移动着鼠标拖动着进度条,随后直接跳到了她爱豆的演出舞台上。

  与珠儿的舞台相比起来,她爱豆的舞台实在是有点不够看了,不过她是颜粉,也不看什么唱功和舞蹈实力,看舞台舔颜就对了,管那么多做什么。

  在她转发完粉圈大佬的微博后,她才有些意犹未尽的托腮看着电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再看一些其他的舞台。

  韩锐……也是一个小火的艺人,看看他这次的新歌舞台怎么样吧……

  吴梦文跳到了韩锐舞台的时间点,然后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脑屏幕,她不觉得韩锐的舞台能给她带来多少惊喜,毕竟韩锐的舞台在众人评论中一直都是一个无功也无过的状态。

  韩锐的舞台设计的极为巧妙,在灯光骤现前是寂暗一片,人影都被黑暗吞噬的严严实实的。

  正当观众们习惯眼前的黑暗后,一声微弱却在此刻显得无比清晰的口哨声从舞台处传来,紧接着灯光瞬间亮起,全部对焦在一个人的身上。韩锐抚摸着在他对面巨大而又古老的镜框,窥视着在镜子另一端的人物。

  吴梦文也顺着他的目光往另一端看去,这一看,便是一愣。

  青年有着一头璀璨夺目的金发,白丝缎的衬衫紧贴着他的腰身,扣子一路紧系直至脖颈,被外面硬挺的外套所遮盖,只能看到微微敞开的领口。他穿着一条漆黑紧绷的裤子,裤子边缘处用金线绞着,最后没入到那直筒的长靴之中。

  他漫不经心的瞧着镜头,墨色的眼睛中泛着的不止是阴郁更多的是即将掌控一切的野心。他的五官精致极了,但却根本没有一丝脆弱的感觉。他的山根挺拔,双唇翘起一个漂亮的弧度,肤色则是经久不见天日那般的白皙。

  吴梦文连连感叹青年的样貌犹如神赐,之前在多维视频楼下已是惊鸿一瞥了,没想到换了造型后更是如锦上添花一般,将他的气质又重塑了起来。

  再然后,青年动了,他对着镜面另一方的韩锐做出了一个动作,右手在空中比了一个优美的弧线。

  韩锐也霍地动作起来,动作虽然也堪称优美,但笑容却是缺乏了些温度。就好像此刻舞台上的控场者并不是他一般,他连游刃有余的表象其实都表现不太出来,仿佛他是镜中人的傀儡,一举一动都根据孟楚柯的牵引而完成。

  色授魂与……不过如此。

  吴梦文只觉得此刻灵魂分割成两个小人,天使的那方斥责着她怎么可以见一个就心动一个,爬墙爬的这么快。小恶魔的那方则是摊着双手无奈摇头说,这可不是别人,这人换谁看见谁都要心动一下的。

  而且就连镜头也是极为偏爱孟楚柯,往常伴舞顶多只有五六个镜头罢了,可如今镜头就仿佛被孟楚柯蛊惑住了一般,不仅有他的全身镜头竟然还有好几个脸部大特写镜头。

  她紧紧盯着孟楚柯,不愿意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甚至还想要疯狂截图保存留念。可能是因为她本身就观察的极为细心的缘故,恍惚之间她总觉得韩锐有一个动作很突兀,而孟楚柯却反应很快的跟上了他这个动作。

  吴梦文觉得有可能是自己双眼滤镜太重才会看出这种效果来,但当她心存疑虑的在微博上搜了一下韩锐舞台这四个字,就发现这件事已经变成了一件罗生门,从那种角度解读都是可以的。

  刨除掉韩锐的原生粉丝和孟楚柯的新晋颜粉发的舞台小视频,有一个热度很高的微博直接在搜索项的第一页上。

  @寒生有锐:这个伴舞有点不敬业啊……动作明显忘拍了,差点没跟上我锐的动作。@爱乐榜下一次能请一个比较专业点的伴舞吗?这可是我锐新歌的首发舞台!

  她的微博上带着舞台中那一段的截取动图,韩锐摆动的手臂甚至都被她用红框给标了出来,这样一来两人那微弱的差异更是变得瞩目起来。只要眼睛没有问题,都能看出韩锐在做了动作后孟楚柯过了半秒后才抬起手臂,而不是实时的。两人既然跳的是镜面舞,那动作就得非常对称甚至到了一模一样的地步,现在有了不一样的地方,虽然不至于影响到舞台效果,但还是为人诟病的。

  孟楚柯的粉丝们也看到了这条微博,虽然心中有些不平,但还是都非常温柔小天使的在这条微博下评论道:“两位都是非常棒的艺人,孟小鸭能为韩锐新歌伴舞也是一件荣幸的事情,祝愿韩锐的新歌打榜越来越好!”

  韩锐的粉丝们却是不买账,誓要捍卫自己的净土一般,言辞都颇为激烈的评论着:

  【孟楚柯的粉丝还真是倒贴,明明只配当个伴舞罢了,还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了?还两位艺人,孟楚柯不配合我锐同时提名,靴靴。】

  【伴舞终究是伴舞,如果不是你们粉丝提大名,我还真不知道孟楚柯是谁。有那个时间来控评,还不如让你们家正主好好提高一下业务水平吧,不然以后连伴舞都没得接。】

  【估计他是TX的预备成员之耻吧,难以置信他是怎么被入选的,怀疑其中是不是有什么py交易。】

  ……

  【楼上的都有些过分了吧……好歹他入选TX男团还是经过直播的,当时我看了,很优秀,没必要因为一个小动作就黑成了这样吧。】

  【而且也不一定是那个伴舞失误了吧……有可能是韩锐自己忘动作了?】

  终于有路人看不过去,在微博评论里留了言。

  没成想,却激起粉丝们更大的不满。

  【粉装路够了吧,现在竟然还来踩前辈了,来这里阴阳怪气的也拯救不了你们家的糊。】

  【气的我都笑出声来,我锐每次对舞台效果都是极为重视的,根本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想拉踩碰瓷也要按照基本.法吧,少来蹭我家热度。】

  吴梦文指尖在屏幕上不住地划动,即使她一目十行也无法将评论全浏览完,很显然,这件事闹大了。

  她心中情不自禁的为孟楚柯担心起来,韩锐算个二三线的歌手,若是两家撕起来,孟楚柯的粉丝肯定是撕不过韩锐的。而且单凭韩锐粉丝放的动图来看,目前他家是有理的,一个搞不好孟楚柯就会被安上业务能力不精和不敬业的帽子。

  -

  明泽待在明燃的办公室里,盘腿坐在沙发上,一手捧着西瓜汁一手捧着手机刷着微博。

  “哥,还是待在你这里自在,我要是还在家里待着,肯定又要被爷爷碎碎念了。”

  明燃正处理着一则合同,根本没有时间与精力分心理会他,索性就没有接明泽的话。

  明泽自讨没趣,咧了一下嘴,随后目光又投回到手机上,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顿时一挑眉,两只眼睛忍不住偷瞄着明燃。

  “你心上人好像又有些小风波了。”明泽语调上扬,一副想看明燃是什么表现的模样。

  明燃眉心微皱,手上翻弄文件的动作却没停,他极为克制的说道:“我相信他自己有能力处理好这些小事的。”

  他的心上人能力远远要比他想象中的高,这样的人不是温室中的花朵,过多的维护反而会使他不快。

  明泽眼中满是诧异:“哥,这一点也不像你啊,要是往常的你肯定立马就要帮他摆平的。”

  明燃用笔抵住太阳穴揉弄了一下,不让自己心中的焦躁显露的太明显:“具体是什么风波?”

  “好像是他在伴舞时与韩锐的一个动作有些出入,粉丝就开始撕了起来,这事你管不管?”

  明燃十指用力的握了一下笔,最后还是减缓了自己劲道,“不管了,你找微博有关人员压一下这件事的热度就好。然后再找那个叫韩锐的艺人,让他不要发表相关的言论,这件事久而久之也就过去了。”

  “哥,你就打算这样轻描淡写的就处理了?你以前可从来不会这样的。”明泽疑惑不已的说道。

  按照他哥的性格,若是有人敢欺负他在意的人,他肯定要让那人后悔一生。结果现在粉丝都闹成这样了,他却什么恼火的表现都没有,难不成因为长期变猫,所以让他的暴躁老哥脾气变好了?

  其实明燃现在就很暴躁了,不过碍于之前孟楚柯的话,他决定还是不要太干涉孟楚柯的职业生活了。但是心中的偏执却是想为孟楚柯扫平道路上的一切,为他清除掉所有的障碍。于是两个念头就在他的脑海之中神仙打架,到最后他根本无心关注于合同上的事情了,满心都是压抑住自己想帮孟楚柯的冲动。

  韩锐的微博恰好在此刻更新了起来:

  @歌手韩锐:虽然《对峙》在爱乐榜的首演小有遗憾,但还好没有影响到舞台整体效果,惜败没有获得一位,以后会再接再厉,争取在之后的打歌舞台上获得一位!

  【我锐最棒!心疼这次错失一位,不过下个打榜舞台一定可以一位的!我们下个舞台见~】

  【讲真,我觉得这次的舞台创意相当不错了,甚至要比珠儿的好上不少,毕竟她就翻来覆去那几样东西,看都看腻了。】

  【楼上的锐粉注意不要拉踩哦~】

  【这次没有得到一位肯定是因为那个伴舞失误的影响!如果这次舞台没有遗憾的话,肯定就是一位了!】

  【没错,这个伴舞的位置其实很重要,没想到竟然还能失误,服了。】

  【论有一个好伴舞的重要性,下次我锐不如学珠儿那样,干脆让伴舞直接都待在最后排得了。】

  即使一开始的评论风向是正常的,在有心人故意带节奏的情况下,讨论的话题渐渐偏离了舞台本身,更多的粉丝偏激的将没有得一位的缘由归于孟楚柯的失误,而不承认韩锐的舞台吸引力的确是不如珠儿的。

  明泽翻阅着微博幸灾乐祸的说道,“即使你有心想放他一马,可偏偏某些人就是不识好歹啊。”

  明燃冷冽的眸子顿时一凝,语气之中隐含着几丝凶意道:“谁做了什么?”

  “韩锐下场了,发的微博有点像是在内涵孟楚柯,说自己的这次舞台有些遗憾,没得到一位bacombacom。他的粉丝们现在都在吵一定是因为孟楚柯的失误所以韩锐才会得不到一位的,我感觉评论画风转变的有些奇怪,搞不好其中有很多水军。”

  虽然韩锐本人下场发了微博,但这个微博发的极为巧妙。

  只是说这次舞台有些遗憾,但并没有说清楚是什么遗憾,之后的几句话有关联到了一位之上,让人看起来实在是意味深长,但实际上却又挑不出他什么的错来。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示什么,只有粉丝在评论底下瞎起哄罢了。

  即使到最后翻了车,他还可以说这些都是粉丝误会了,然后再随便的编出来一个莫须有的遗憾,这件事就会这么过去,而他依然是一个清清白白片叶不沾身的艺人。

  “这件事应该是魏秋的手笔。”明燃将笔仍在桌面上,眸子里满是一片冰寒。

  明泽在沙发上歪坐着:“你就这么确定?”

  “魏秋是韩锐的经纪人,自然是要帮衬着他炒热度的。这种发博风格,我不觉得是以韩锐的智商能考虑到的。而水军运作,更是魏秋熟悉的方向,过不久,估计就会有几家营销号纷纷口风一致的发通稿了。”明燃笃定的说道。

  -

  韩锐此刻坐在魏秋的办公室中,神色之间满是奉承,“魏姐,我们这样做没什么风险吧。”

  此刻的魏秋红唇微启,举止之间满是成熟女性的妩媚撩人,“当然不会有,除非你像林小鹿那个傻子一样上赶着在微博上跳脚。”

  韩锐一听到林小鹿三个字心里一紧,毕竟上一个针对孟楚柯的人就是林小鹿,现在林小鹿还处于被拘留的状态呢,他可不想步林小鹿的后尘。虽然他是对孟楚柯心存嫉妒,见不得他好,但前提是在不影响他自身的情况下。相比于孟楚柯过得怎么样,还是他自己的星途更为重要些,他费力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了些知名度,可不想被一朝打回原形。

  “这次爱乐榜播放的时机简直刚刚好,前不久林小鹿事件后孟楚柯也算是有了些热度,这对你更是有利了,倘若这次我们能够踩着他往上爬,你准二线的地位应该是稳了。”魏秋的眼神之中满是自信,她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就好像刚才做了一件兵不血刃的事情般。

  韩锐一听到准二线三个字心里都乐开了花,虽然这两年里他没少炒作博上位,但因为热度本身就不高,即使有点什么绯闻吃瓜群众们也不太热情。而且他也没有什么脍炙人口的代表作,风格更是没有定性下来,因此他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二三线状态。他渴望攀升,但却迟迟找不到一个突破口,而此刻魏秋这番话就是在明摆着告诉他,孟楚柯就是那个突破口。

  他不禁又想起了刘君涵,之前只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罢了,结果硬是靠踩着孟楚柯上了位,甚至现在已经是一线当红小生了,前不久竟然还获得了华视奖的最佳新人奖。他可不觉得刘君涵是靠实力获得的,不过是家里有钱舍得花钱营销炒作赚口碑风评罢了。

  现在一个大好的炒作机会摆在他眼前了,他想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

  孟楚柯呀孟楚柯,你还真是一块有用的垫脚石。

  既然刘君涵能踩着你成功上位,现在倒不如也借我一踩?

  韩锐愉悦的眯起眸子,眼中满是兴奋之色,要怪就怪孟楚柯命不好吧,天生一副垫脚石的命,他现在只不过是人尽其用罢了。即使他现在不踩着孟楚柯上位,以后也总会有人踩,还不如同公司之间利益互通了。

  魏秋切换了一个隐蔽的邮箱号,然后轻按了下鼠标,一封邮件就被群发出去了。

  没过二十分钟,有几家营销号就纷纷发表了噱头十足的稿件:“想在娱乐圈生存下去,需要多少心机?”

  里面的内容没有指名道姓,纯粹以捕风捉影的八卦形式来撰写的:今天我们来把扒扒某个风口浪尖的男艺人小c,虽然小c没什么作品,但架不住是非多啊。而且这位小c也的确是自负美貌傍上不少大腿,前不久某个知名小奶狗就没干过他,最后锒铛入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拘留期满。不过以上都不是今天的重点,今天我要讲的是这位小c不光脸蛋漂亮手段也十分漂亮,最近他去给h艺人当伴舞,知道节目播出后一定会有热度话题,而且他看这位h艺人也是非常的不爽,毕竟这位在他当年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过。小c知道h艺人这次新歌一直想拿一位,于是在伴舞的过程中故意失误,这样既能影响h艺人的发挥,又能在节目播出后制造话题,简直就是一箭双雕,这等心机我扒某人实在是佩服!

  这个稿件一出,韩锐的粉丝们再次躁动起来,孟楚柯业务水平不精失误是一回事,故意跳错连累韩锐又是另一回事。

  于是她们几乎是抱团开始发微博@孟楚柯和@爱乐榜了,要求他们对这次的舞台失误给出一个说法来。

  @寒生有锐:@孟楚柯请解释一下有关于你在爱乐榜这期的伴舞失误,到底是你水平不行还是有意害人,说出来让我了解一下!

  @锐角三角形:@爱乐榜,打歌舞台一位的获得应该看个人表现,而不是掺杂了有伴舞的整体舞台,毕竟不是所有伴舞都配称之为伴舞的。

  -

  这件事闹到现在,孟楚柯当然是已经了解大致情况的。

  李哲在他的身旁心急的想要找公关,孟楚柯却是手指搭上了他的肩,微微用力阻止了他的行动:“现在找公关一时半会也不会平息事态,反而会使两拨水军狗咬狗一嘴毛,平白无故的给对方增添了不少热度,不值当。”

  李哲懵了:“那要怎么办?就任由对方这么叫嚣下去?”

  孟楚柯唇角微翘,认真的说道:“当然不是,只是有更为直接的方法,我们何必要舍近求远呢?”

  “啊?”李哲只觉得自己实在是跟不上孟楚柯的思路,他实在是没想出来还有什么是更直接的办法。

  “你有爱乐榜舞台导演的联系方式吗?”孟楚柯垂眸说道。

  李哲点了点头,有这些导演的联系方式是他们做经纪人的基本职业素养。

  “那就好办了,你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要给他打上一通电话。”孟楚柯狭长的眸子暗含笑意,但这笑意却显然没透过眼底。

  李哲好像有些懂了孟楚柯要做什么,不由得抚掌大笑道:“你简直太聪明了,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既然要锤,我们就要锤死他!”

  随后,孟楚柯又想到了什么一般,在微信中点开与明燃的对话框,然后果断发了一句:不许帮我。

  虽然他和明燃是有一些交情,依明燃的身份地位收拾一个韩锐实在是绰绰有余的事情,甚至不用他开口明说,盛星娱乐的人就会殷勤的先把韩锐封杀掉,然后将结果递到明燃那边去邀功。

  但如果明燃真这样做的话,他的名字在圈子里就彻底的与明燃绑在了一起,甚至染上了明燃的烙印。

  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的青睐与不敢挑衅,人们面上会对他和颜悦色,背后里会是风言风语搭上一双嫉妒红了的眼。

  即使他以后稍有成就,人们也会不咸不淡的说一句,孟楚柯有了今日啊,全亏了明燃。

  他不想让别人用一句话就抹煞掉他所有的努力,他重活一次更是要靠着自己来一步步重新攀上巅峰,而不是成为躲在参天大树中生活的林中雀。

  -

  爱乐榜的舞台导演知道出了这回事后,心中的气可不比旁人少。

  更别说他在接到孟楚柯满是歉意的电话后,顿时间更是火冒三丈了:“小柯,你什么都不用说,这年头就没用自己失误跳错后还赖伴舞和节目组的!我看这韩锐和他的粉丝简直是病的不轻,该好好去治治病了,竟然想连我们制作组的瓷叶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位舞台导演李正明一向就是个暴脾气,虽然他从业资历较短,但是眼光却是狠辣老道。爱乐榜能成为国内第一个打歌节目,具有开创者的意义,这其中也离不开李正明的功劳与奉献。也因此,他在爱乐榜节目制作组中有绝对的指挥权,孟楚柯能在这期节目中有这么多的镜头也是他叮嘱剪辑的,他能感觉出来就凭着孟楚柯的颜和表现力就能为这期节目增添不少话题度。

  可是他怎么想都没想到最后的话题度竟然是到了他们节目组自己的头上。

  韩锐错失一位的原因竟然归结于节目组聘用了业务不熟练的伴舞,紧接着竟然还有人质疑爱乐榜的评分合理性,说起爱乐榜评选一位有失偏颇。

  他干了爱乐榜舞台导演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明星的粉丝敢骑在他的头上作威作福,而且还是用着无中生有的事情在叫嚣,这让他怎能不火冒三丈!

  或许他这两年不怎么发脾气了就有人真以为他是只病猫可以任由拿捏的。

  炒热度炒到爱乐榜的节目风评上来了,还真是胆大包天!爱乐榜再怎么说,也是多维视频旗下的王牌综艺,岂能任由人胡说八道!

  李正明顿时就出了办公室,对工位上的剪辑师说道:“你去把《对峙》的第二次彩排录像完整剪辑出来,然后交到打理官微的人手上,让她当做花絮发出去。”

  那位剪辑师一愣:“我们可从未有过发彩排视频的先例啊……”

  李正明冷笑一声:“那我就为这个韩锐破次例了,什么玩意儿,真以为我不会放出录像视频?他当时现场跳那个动作时我就觉得不对劲,看他没有影响舞台效果我才没叫停,我看这就是他蓄意的一次自炒!好,他不是想要炒一把吗?那我就再给他添上一把火!”

  没过几分,爱乐榜的官微就发布了一则微博故事短视频,其中恰好是韩锐与孟楚柯在正式录制之前的彩排现场。而有意思的是,在彩排之前舞台导演通知韩锐孟楚柯扮演他阴暗面的对话也被剪了出来。

  韩锐的那句“你这是什么眼神!果然暴露出本性了吧,之前还装的人模人样的,明明就是个被包养的,少装什么白莲花!”也一声不落的被录了进去。

  许多韩锐的粉丝听到这句话,就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在她们心中韩锐虽然是一个直性子,那也从来不会如此阴阳怪气的嘲讽人的。而在视频里,孟楚柯只是扮演了一下舞台上的形象,就被韩锐这么说……

  即使韩锐再口不择言,一般脱口而出的话也都是心中所想,粉丝们渐渐地好像都明白了一些事情。

  而接下来的彩排舞蹈视频看的更是让她们心寒,因为韩锐摆臂的那个动作在彩排之中是完全没有的,两个人的动作是完全一模一样的,而韩锐的气场完全被孟楚柯掩盖住,整个人下了舞台后面色都是苍白的……

  这个视频明显的表示了做错动作的不是孟楚柯,而是韩锐。

  而且要不是孟楚柯反应快,及时按照韩锐的动作更改过来的话,区别明显一定会非常大。倘若孟楚柯心态不好,那整个舞蹈动作更是会乱成一团糟,韩锐的打歌现场更是会毁了。

  之前那些信誓旦旦觉得韩锐绝不可能会做错动作的粉丝们都感觉到脸红肿发烫,就如同有人扇了她们一个火辣响亮的耳光一般。

  而有些粉丝们仍然不相信韩锐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说这个视频一定是节目组合成伪造的,原来怎么从来都不放幕后彩排,偏偏今天就放了,这肯定都是有预谋的!

  然而即使这一小撮脑残粉再怎么不相信,再怎么叫嚣,大多数的韩锐粉丝都选择了闭麦。

  因为伪造照片的技术含量倒是不高,伪造视频却需要极高的技术含量了,更何况这视频还是1080超清视频,一看就是摄像专用机拍的。而且两个人对跳舞蹈动作是伪造不出来的,在现场更不会有人能逼迫韩锐跳错误的动作去彩排。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是爱乐榜官方发出来的视频,除非是爱乐榜不想继续录制下去了,不然它根本不会担着风险去放一个假视频。造假传谣,可是会受到盛星娱乐律师函警告的。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爱乐榜不可能会这么做。

  而就在人们被这个视频转移关注度后,一则微博又悄无声息的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我就是个打杂的:附上我的员工证,当然姓名我要打码处理,不想暴露身份。当时孟楚柯本来只是想接个普通通告,公司也安排的是一档小综艺的采访人物,结果被韩锐及其经纪人一手遮天,直接将这个通告换成了爱乐榜的伴舞。可以说,是韩锐主动想要孟楚柯给他来伴舞的。而且在录制现场完全是孟楚柯表现太好,所以舞台导演才会提拔他扮演镜中阴暗面那个角色,结果韩锐与他一对比就相形见绌了,中间态度一直都特别不好,我估计他现场根本就不是失误,而是故意要让孟楚柯跟不让他的动作,给孟楚柯一个难堪。

  而另一边,一个不起眼的微博账号也发了一条微博:

  @造型师助理-苏柔:看到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当时韩锐拿着我的职业前途来威胁我,让我听他的吩咐给孟楚柯染金发,因为普通人染金发都会影响颜值,韩锐不想让孟楚柯的造型太好看。于是我昧着良心给孟楚柯染了金发,没想到的是,结果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他简直就是金发的宠儿!我只是一名造型师助理,摊上了这样的事情也很无奈,我一直对自己当初的妥协自责不满,因此我在这里将之前的事情都说出来……

  锤如闪电之势一个接一个,说若前一个是匿名的可能是有人编出来的,那后一个可是实打实的实名现身说法了。

  为韩锐发声的粉丝越来越少,反而是一直善心解释想要两家和平共处的孟楚柯粉丝们一瞬间就炸了!

  【还我们蹭韩锐的热度,原来从始至终都是有人想要栽赃陷害我们孟小鸭!强行改通稿内容,威胁造型师,当面嘲讽孟小鸭,最后自己失误还要碰瓷是孟小鸭存心害他,还真是一朵不要脸的奇葩白莲花!】

  【真的,我觉得韩锐的粉丝们都应该背一遍爱莲说,好好爱护他们世界上最清清白白的韩白莲!】

  面对鸭货们如浪潮般的反击,韩锐的粉丝们直觉的羞恼难忍。

  没想到她们为他而战到最后,锤出来的竟然是如此不堪的真相,更令她们心寒难耐的是,她们的偶像从始至终没有再站出来过发表声明,根本没有一个作为艺人的担当。

  李哲目瞪口呆的看着急速转变的事态,不由得对一旁坐在沙发上悠然撸猫的孟楚柯比了个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仅仅透过他要了三个人的联系方式并且逐一通过电话联系,就能将局势轻松反转,不费吹灰之力间就让韩锐那方自行垮台,这手段真是令他赞叹不已。

  孟楚柯却没有什么激动的表现,手指只是捋顺着火焰蓬松的猫毛,口中淡然的说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自己做的,到现在这个局面,也只能说他是自食恶果罢了。”

  李哲却不像孟楚柯那样淡然,韩锐这一手段肯定对不止一个人用过了,却偏偏孟楚柯能做到这样大翻盘的局面。

  而且是在完全没有借助盛星娱乐公关部门的情况下,仅凭借三个电话就四两拨千斤的改变局势,这心性就不是常人能拥有的。

  李哲在心中更是对孟楚柯刮目相看了起来。

  -

  魏秋正卖力的帮着韩锐发着通稿时,公司却给她发了一封邮件,让她暂时不要管理艺人的事务了,手下的艺人全部移到另一位金牌经纪人的手中。并且公司给她的权限级别也从S降为了A,这分明就是在慢慢架空她!

  魏秋心中气得肝火旺盛,收到邮件后便连忙动身去找公司相关的高管,并积极联系自己在公司的人脉,甚至求了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向公司施压给她说一下情。但即使她如此活跃关系,她认识的高管们都是面露难色,一脸为难的说这回她是踢到铁板了,如果他们帮了她,那他们也会自身难保。

  她也不是什么愚钝的人,自然知道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她又想起明燃之前那警告的眼神,身体轻颤了一下,兀自开始埋头懊恼着。

  早知道她就及时收手好了,明明知道孟楚柯是明燃的朋友,但她依然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不甘心。

  现在好了,她连最引以为傲的事业都折损掉了。

  -

  夜已深。

  明·布偶·燃微眯着湛蓝的双眸满是享受的躺在孟楚柯怀中,兴奋的舔了下嘴角。

  说好了不帮忙,那他就不帮忙。

  不过即使不帮忙,他也可以泄私愤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