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演奏_总裁是我心上猫[娱乐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焰对你比心, 跳章投喂的话,要过几天才能看哦

  “嗯, 请问你是?”孟楚柯语调和煦,如同早春的微风轻拂而过一般。

  “嗯……我, 我是微博上那个钢琴少女冯吱吱, 不知道你对我有没有印象?”冯吱吱羞涩的垂下头,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即使她在撰写乐评的时候是多么的一针见血,此刻她也难以显露出她颇为犀利的态度。

  没办法,在这样美好的人物面前,谁不愿意表现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呢?

  冯吱吱有些期待, 又有些踌躇, 她不确定孟楚柯会不会知道自己, 当时她发微博的时候, 孟楚柯可还没有注册账号呢。

  想着想着她就有些心灰意冷,毕竟她也只是惊鸿一瞥的瞬间手疾眼快传了个视频, 孟楚柯说不定根本就没有看到过她拍的视频。

  下一瞬,悦耳的声音便在她耳畔响起:“我记得你, 是你在微博上发了我弹琴时的视频。”

  冯吱吱眼带惊讶,面上有着不可自抑的喜色,“没错!就是我!”

  随后她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垂了下头:“当时冒昧的将你的视频发到了网上, 希望你不要介意。”

  孟楚柯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会介意,甚至我还要感谢你呢, 那可是我两年以来最大的热度了。”

  冯吱吱更是喜出望外, 紧接着她左右回望了一下, 确定周围都没有人之后,才神秘兮兮的用手掩住嘴,小声说道:“刚才明神来看录制现场了,不过后来急匆匆的便走了。”

  “明神?”孟楚柯没反应过来。

  冯吱吱满是诧异:“你不会不知道明神是谁吧?不能啊,谁能不知道明燃这尊大神啊?!”

  他还真不知道……仅仅是对这个名字有点眼熟,好像之前在微博上见到过。

  不过孟楚柯不会傻到当着别人面说不认识明燃,于是礼貌性的答道:“知道的,只是刚才有些诧异他怎么会来。”

  等他回家后,一定要做个功课,看看明燃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好像是专程来看你的。”冯吱吱在掩人耳目的动作下又放出了一个重磅的料。

  不过这个重磅的料显然没有击晕孟楚柯,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早就受宠若惊振臂高呼了,偏偏孟楚柯完全不知道冯吱吱口中的明燃是谁。

  他甚至试图搜寻原主的记忆,看看能否找到只言片语的记忆,然而也是徒劳的。

  原主在签约盛星之前完全就是一个穷学生,平时对八卦娱乐根本就不关注,满脑子都是拼命学习好赢得奖学金。等到他入圈后,迅速的被抹黑让他心态抑郁,更想远离娱乐圈的是非新闻了。因此在原主的记忆中,竟然是根本没有明燃这个名字的。

  这就很尴尬了。

  冯吱吱很快就觉察出少许不对劲来:“你为什么一点也不惊讶呀?”

  还没等孟楚柯临时编完理由,冯吱吱便双眼放光如同饿狼见肉一般:“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明神会来?!”

  其实冯吱吱认为她这个推断是及其合理的,毕竟任谁听到明神来过都应该是激动无比的,孟楚柯却如此的淡定自若,就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一般。

  孟楚柯连忙摆了几下手,尽可能的避免冯吱吱继续误会下去:“没有没有,只是我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很少会吃惊罢了。”

  冯吱吱勉强接受了孟楚柯的回答。

  最后孟楚柯是在门外粉丝们的应援欢呼声中坐上保姆车回了家,那些粉丝们都记着孟楚柯对她们的提点,要不是有他,她们怕不是还傻乎乎的在外面挨冷受冻的一直等呢。

  幸亏孟楚柯当时和她们说节目彩排时间变更了,她们才能完全放松的在附近的商场里吃喝玩乐,躲过了刺骨的寒冷。

  也因此,她们在送完自己心中的偶像后,颇有默契的驻足在了多维视频的楼下,默默的等着那颀长的身影,想用欢呼声来表示她们由衷的谢意。

  最后在孟楚柯不断的叮嘱下,她们才不舍的散开离去。

  因为录制延期的关系,等他坐上车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还好公司安排比较人性化,没有将车上的伴舞们都送回公司,而是依次的将他们送回了家,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孟楚柯。

  孟楚柯到家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和火焰打招呼,而是飞快的打开了电脑,在搜索引擎的输入框中输入了明燃两个字。

  偷瞄到电脑屏幕的火焰神情一愣,不过很快的就借着软萌的撒娇动作上了电脑桌,趴在了孟楚柯的右手旁,认真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内容。

  很快,电脑上就显示出了一连串让它满意的内容。

  三金影帝、钻石唱片拥有者、家族企业占据国内奢侈品半壁江山……

  一连串的头衔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火焰扭过头,准备欣赏孟楚柯眼中赞叹折服的目光,结果看到的却是孟楚柯平静如水的关掉网页的动作。

  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

  倒是孟楚柯看出了它的异动,笑着打趣说道:“你怎么这么兴奋?”

  火焰执着的望着他,就好像要艰难的从他眼中找寻出什么一般。

  “难不成你喜欢那个明燃?”孟楚柯揉了一下火焰动来动去的小耳朵。

  火焰听到这句话后,疯狂的点头,就如同吸了传说中的猫薄荷一般。

  “的确,他是挺优秀的。”

  火焰情绪高昂,恨不得来个托马斯全旋以表心中的兴奋之情。

  “就是看上去蛮性冷淡的。”孟楚柯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火焰湛蓝色的眸子瞬间怔愣住,本来欣喜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整只猫如同霜打过的茄子一般面壁自闭。

  不是它挑人的颜值如何,而是它有着众多的限制,即使颜值超高的人,在不适合的情况下换了金发,颜值也会跌上几分的。

  在西方神话中,金发往往是高贵的神祗们所拥有的发色,而在日本动画中,往往一些王子也都是有着一头耀眼而璀璨的金发。可以说,在人们的心目中,金发往往是高贵而又梦幻的象征。

  可是当想象触碰到了现实时,可就没有那么美好了。

  金色是很挑肤色的一个颜色,肤色首先就要白皙,如果肤色过深则会被浅淡的金发衬的更黑。而且也相当考验人的气质,如果气质不够好,分分钟就会沦落为满是村土气息的发廊杀马特小哥。

  除了极少数人能驾驭外,很多艺人都以为自己是个例外,但都被金色所打败,最后乖乖染回别的颜色。

  但无论如何,金色总是最为显眼的发色。

  染它的人,要么好看的显眼,要么丑的显眼,没有第三种。

  苏柔久久没等到孟楚柯的答复,不由得紧握着手中的染发.漂色药水。

  孟楚柯看了那个药水,牌子还不错,也丝毫没有开封过的痕迹,便颔了下首:“可以。”

  苏柔偷偷长抒一口气,这才把药水放进量碗中进行调和。

  她将调和好的药水抹在了刷子上,站在孟楚柯的身后开始细心而又轻巧的将药水在他发丝间涂匀。

  虽然她不想分心,但从她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少年羊绒开衫毛衣间纤白的脖颈,他发梢间淡淡的香气也随着她的呼吸渐渐扩散进入肺腑,在她的鼻息间萦绕不散。

  一个恍惚,她便不小心将药水抹在了孟楚柯的一块头皮上。

  这种漂洗的药水可不比一般的染发膏,它的刺痛感极强,有的女生在漂色的阶段还曾疼哭过。尤其是这种把药水涂到客户头皮上的失误,是尤为低级的失误。

  “对不起!我马上用清水给你冲一下。”苏柔胆颤心惊的看向孟楚柯,生怕他会对她突然发难。

  孟楚柯却很是平静的说道:“没事,继续吧。”

  她目光中有些感激,手中的动作立马跟上,这个艺人的脾气还真好,尤其与他身旁的伴舞们对比起来,那些人出口成脏,他确是优雅温和的。

  等到反复漂洗了几次后,头发才算是染完了,苏柔晃动着手中的吹风机,将他湿漉漉的头发缓缓吹干。

  她一直注视着手中金色耀眼的头发,等到抬头看向镜子的时候便怔愣住了。

  这绝对是她见过染金发最好看的人!

  金发与少年昳丽的面容结合在一起,反而是他精致绝伦的五官更为夺目,她光是瞧上一眼便沉醉他的笑容中,仿若看到书中所描绘的精灵。他的唇瓣红润,此刻微微抿起,就如同桀骜的王子正等待着受封王冠一般。

  原来黑发所带给他的禁欲气息完全蜕变为肆意,那一双眸子炙热而又戏谑,就如同这天下间的所有也不过是他掌中的玩物罢了。

  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打扮,都会美的不可方物。

  苏柔看着自己的双手,无力的蜷缩了下手指。身为一个造型师助理,她竟然因为被别人威逼利诱,就妄图掩盖掉别人的光彩,明明她的职责是要发掘出别人的闪光点啊……

  “很适合我,谢谢你。”

  听到少年清脆的声音,苏柔不禁有些错愕的抬起了头,恍然间便对上他澄透干净的眼眸,在灯光照耀下,显得他的眼神灿烂而又柔和。

  苏柔从失神的状态中渐渐恢复过来,皱了皱眉,最后还是下了决心,小声嗫嚅着说道:“其实……是有人吩咐我,让我给你染成金色的头发,我没想到你和金发竟然这么契合。”

  孟楚柯双唇微启,淡笑答道:“过程如何已经并不要紧了,结果是好的才是重要的。那么你之后还会听从那人的吩咐吗?”

  他的语气之中是带着笃定的,既然苏蓉选择了坦诚,那就代表着她心中早就做出了决断。

  “不会,我不想拿我的职业生涯开玩笑,而且我也已经完成任务了。只是……你还能信任我,让我给你做造型吗?”苏柔有些犹豫的问道。

  孟楚柯笑着用手指比了一下头发,“我的头发都交给你弄了,其他的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紧接的化妆过程中,苏柔不禁在心中惊叹着他的肤质细腻光洁,触感柔软上妆也很服帖。她没有给少年化太浓的妆,少年的素颜已经是有些妖冶的,倘若再画夸张的舞台浓妆,可能在美感上会攻击性太强。

  而伴舞服装她也从衣橱中挑出了她最为满意的一件。

  上个世纪西方贵族所盛行的装束此刻妥帖的被孟楚柯穿在身上,金色的柳钉排扣在他的腰间收尾。而在漆黑的皮带间,点缀着几串正闪着寒光的银链。一双澄亮反光的漆皮马丁靴,更衬得他的腿愈发的笔直修长,整个人就好像从古欧的王朝中踱步而出般。

  此刻的他,有着绝不容被忽视的光彩。

  苏柔虽然也经手过一些艺人,但大多都是一些十八线的边缘小艺人,但她跟着她的师傅,也算是见识到了不少二三线的明星。

  但此刻,她只觉得眼前的人才她见过最为夺目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一颗被遗漏的明珠。

  能够为他设计造型,这对她本身也是一件有所提升的事。

  “你想知道是谁要故意为难你吗?”苏柔又迟疑的补了一句。

  孟楚柯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你觉得,他与我比起来,如何?”

  “不怎么样。”苏柔回想起那个韩锐,语速飞快的答道。

  “那你觉得我过了今天有必要在意他是谁吗?”他双眼含笑,凤目半眯,目光就好像看透了一切。

  苏柔讶异的看着他,最后还是沉默的摇了摇头。

  韩锐与他相比,实在是太不够看了。

  无论是颜值气质,还是心思城府。

  回想起韩锐是如何威胁她的,她就觉得有些好笑,大不了她以后就不参与韩锐相关的造型活动了,反正都是工作,她为什么不让自己干的开心一些呢?

  而更令她佩服的是,从孟楚柯刚才的回答就能听出来,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是谁谋划的了。

  过了今晚录制,孟楚柯的确是没有必要在意韩锐了。

  苏柔有一种预感,这个舞台放出去,孟楚柯会红。

  等待了许久之后,伴舞们才被艺人统筹安排进入录影棚内。

  多维视频的录影棚非常的空旷宽敞,此时各处早就有人员纷纷就位了,他们忙碌而争执着,尽可能确保舞台效果在每一瞬间都是无误的。也因为他们的辛勤,才会有多维视频多档王牌综艺节目的诞生。

  舞台灯光瞬间打开的时候,交织而纷乱,但犹如极光一般瑰丽绚烂。

  孟楚柯抬头仰望,竟觉得这光有种让他熟悉的温暖,他终于又重回到了舞台上,他又可以尽情的享受在舞台上的每分每秒了。

  舞台导演此刻正扯着嗓子安排伴舞们先上台跟着音乐彩排一遍,回头间便看到了孟楚柯此时仰望着灯光的画面,本是粗犷的喊声也不由自主的安静了下来。

  他再三确认了少年的服装,才肯相信这样的人竟然只是来当个伴舞。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这颜可不能浪费,等会儿正式录制的时候一定要多给他分一些镜头,收视率肯定能上来。

  舞台导演的心情极佳,直到伴舞开始彩排后。

  “停停停!怎么连个队形都对不齐,彩排的时候竟然还能出这种错,你们怎么练习的啊!”舞台导演眼带怒火,如果不是时间紧迫,他真想把这些伴舞都给换掉。

  当然那个少年除外,毕竟在台上的时候,少年的爆发力极强,每个动作都近乎完美,其他伴舞的水平都远逊于他。

  理着平头的伴舞摊了下手:“这可不怪我们。”

  舞台导演顿时火冒三丈:“不怪你们那怪谁?”

  平头登时便指向了孟楚柯:“当然都怪他,本来我们几个伴舞总一起上台演出,已经磨合的非常好了,他现在突然加入,弄得我们也很不适应,而且他的动作完全和我们不合拍。”

  这话就有点无理搅三分了。

  不过孟楚柯的舞看起来的确是与他们几个不太搭,毕竟孟楚柯每一个动作都力度恰好,不像他们那般随意应付几下就完事了。

  以前他们当伴舞的时候也是这么一直应付过来的,一个伴舞,镜头也不多,只是为了衬托打歌的明星罢了。因此节目制作组对他们的舞蹈质量一直都没有较高的要求,只让他们动作连贯到位的跳完整首即可。

  也因此,跳的格外用心的孟楚柯混在他们之间,当然是显得非常格格不入了。

  他们几个也是一愣,根本没想到现在这个时间练习室竟然会有人,口中的闲聊也渐渐收了起来。

  带头的那位剃了一个平头,面色不善的看着他,过了片刻后才吹了口哨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网上那位舞蹈小天才吗,都说你跳舞跳的特别好,不如给我们露一手?”

  孟楚柯拿着毛巾胡乱的擦了下额头上的汗,“你们是谁?”

  那个男生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来,脱了外套往角落一丢:“我们和你一样,是伴舞啊。”

  他后面的几个人哄笑着说道:“我们还是第一次和这种玩高雅艺术的钢琴爱好者一起伴舞呢。”

  孟楚柯看出他们没有什么善意,也不准备再理会他们了。

  倒是那位平头直接走到了他的眼前,阻止他想要继续练习的动作:“怎么?还怯场了不成?我看视频里你弹钢琴的时候挺潇洒的啊,怎么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还是你只能讨讨女人的欢心,在我们的眼前就露了怯?”

  剩下的人更是捧腹笑了起来,如同听到了什么超好笑的笑话一般。

  其实他们本就是公司里被淘汰的练习生,因为生活所迫,才会选择留在盛星里当艺人的固定伴舞。因此在他们知道孟楚柯也要和他们一起来当伴舞的时候,他们的心态就是幸灾乐祸的,毕竟他们可没和已经小火过的人一起当过伴舞。

  但是当他们看到网上都在称赞孟楚柯跳舞也一定很好的言论后,他们从当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看戏心态转变为嫉恨。明明都只是个伴舞罢了,凭什么他就能被网上的人夸得天花乱坠,甚至舞蹈实力风评竟然都要比韩锐高,这简直就不公平。他们跳了这么多年的舞,隐姓埋名的出没在各个舞台上,到最后竟然还敌不过一个刚刚来伴舞的人,这让他们怎能不气。

  孟楚柯绕过了他,完全无视了平头男生,就好似刚才他那番话只是空气一般。

  平头男挑衅不成,心里更是觉得孟楚柯在瞧不起他,肝火大盛下他直接拽住了孟楚柯的手腕:“你拽什么?大家都是一样的,给我们跳个舞又怎么了?你这手是弹钢琴的手吧,要是你以后还想弹钢琴,就乖乖听我的话,不然有你好受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手上用了几分力道,想借此来威胁孟楚柯,让他知难而退,好好的听从他们的话。

  他们可见不得孟楚柯在他们眼前摆什么明星架子。

  孟楚柯却是反手扣住了他的手指,轻轻一个借力,直接让平头男失去了控制,甚至身子因为力的作用而打了个趔趄。

  那些围观的伴舞们眼睛也瞪大了,他们没想到看起来有些斯文的孟楚柯竟然能把痞里痞气的平头男制服了,这简直打破了他们心中的固有印象。

  平头男此刻更是丢脸,但为了保持颜面才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能偷袭呢?我好心好意没用上几分力,没想到你这么阴险。”

  孟楚柯直视着他:“你用了几分力,自己心里应该清楚。你对上我有几分胜算,你心里这回也应该清楚了,倘若你还是要这么一直纠缠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更丢脸的。”

  平头男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不禁轻打了个寒颤。

  其实刚才他的确是用了很大的力道,没想到这孟楚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却能四两拨千斤的把他那些力道都反馈了回来。

  因此,即使他想要强撑脸面,他也不敢再次挑衅了,只是嘴上不饶人的说道:“我才没心情同你练这些花招。”

  伴舞们见本来的好戏迅速收场,纷纷都露出了略微失望的表情。也都脱了外套开始按部就班的练起舞来。

  外面的走廊拐角处,此时也有一群人缓缓地接近着练习室。

  盛星的艺人总监格外殷勤的引着明燃来到练习室所在的楼层,只因为这位大佬之前说了句想看一眼孟楚柯。

  公司上下立马开始打探此时的孟楚柯到底在哪,董事长们恨不得要在孟楚柯身上装个定位仪,好能让他们迅速的定位到他的位置。

  幸好他们及时的联系到了李哲,从他口中了解到此时的孟楚柯正在练习室练舞,他们才算长抒一口气,能给明燃一个交代。

  隔着练习室的门玻璃,能看见诺大的练习室内此刻正有人三三两两的练着舞,明燃一眼便认出了孟楚柯的背影。

  不过他还是第一次以明燃的身份见到孟楚柯,感受竟然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甚至他在脑海中还能回想出孟楚柯围着浴巾半.裸上身的模样。

  明燃摇了摇头,克制自己不要再细想下去,眼神却仍然是锁定了那个正挥洒汗水的身影。

  艺人总监察言观色道:“明总,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明燃摇了下头,迈着步子转身离开,“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见面。”

  这一次,还是太仓促了些,他与他的第一次见面,决不能这般的草率。

  -

  直到将近深夜的时候,孟楚柯才练完舞回了家,他只觉得浑身都酸软无力,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孟楚柯看着窝在床上慵懒的伸展着四肢的火焰,有一种他在外忙碌奔波挣钱养家,火焰则是在家貌美如花岁月静好的错觉。

  他顺手揉了下火焰软绵绵的小肚子:“今天在家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想我?”

  火焰迅速翻滚了下身子,将肚子藏在被子里,好像这里是什么禁区一般,不让孟楚柯继续抚摸。

  孟楚柯有些疑惑,之前他看网友说一般猫被这样撸是会很舒服的,怎么到了火焰身上就是各种闪躲了。

  他心中突然想起了一个可能性,“火焰,你是不是想你原来的主人了?”

  火焰神情一滞,但很快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它这种欲盖弥彰的表现在孟楚柯的眼中分明就是偷偷想念主人的样子,但是令他有些无奈的是,即使他到处张贴告示,在微博上发了火焰的照片,至今都没有联系他来领回火焰。

  估计有很大的可能,火焰以后要和他一直生活下去了。

  既然如此,他还是想让火焰尽快适应他一些的,“以后就让我一直陪着你吧,好不好?”

  孟楚柯执起火焰白雪一般的小爪子,轻捏了几下粉嫩的肉垫,眼中满是和煦的温柔。

  火焰用爪子轻轻蹭了下他的手腕,就好像默许了他口中说的话一般。

  孟楚柯十分欣慰的看着它,一边用手指按压小猫爪,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盛星竟然在官博上给我发了公关声明,真是让我意外。”

  火焰眸色一动,很是得意的仰起了头,小爪子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就好像在求表扬一般。

  孟楚柯却没有注意到他此时的情绪,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没想到李哲还真能说动公关部,也不知道他昨天是怎么找上门去理论的,我还真想看看那一幕。”

  火焰眼中满是诧异与疑惑,默默的把爪子从孟楚柯手心中抽走,直接背过身子团成了一个毛球不理孟楚柯了。

  孟楚柯只当它在耍性子,“我今天可是为你买了一堆猫粮,你确定不理我?”

  火焰一点反应都没有。

  诱惑失败的孟楚柯最后还是心甘情愿的拆开了一罐猫罐头,顿时间鱼腥味遍充斥了屋内,虽不至于刺鼻,但还是对人的嗅觉有很大的负担。

  其实孟楚柯本身是不怎么喜欢鱼的,对它的味道也是退避三舍的,不过既然网友们都推荐了这个猫罐头,为了主子,他也得硬撑着买下来喂猫主子。

  这,就是他身为一个猫奴的职业素养,孟楚柯忍不住在心中自夸起来。

  他把猫罐头倒入猫粮碗中,放到火焰的眼前,心中满是火焰吃的欢冲他撒娇的模样。

  但现实却是不光摧毁了他的想象,还极为无情的打击了他。

  火焰皱着一张小脸,纵身一跃,飞快的逃到浴室内,好像想要赶快避开空气中这股鱼腥味一般。

  最后只留那盛满罐头的碗孤单寂寞冷的留在床上。

  孟楚柯心如止水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这也不对劲啊,他为什么在火焰的神态中看出了浓浓的嫌弃二字?

  哪有猫会嫌弃鱼的味道?

  这也太魔幻了吧,难不成火焰还有厌鱼症?对鱼有什么心理阴影?

  孟楚柯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猫这种生物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此刻只觉得猫咪心,如海底捞月。

  此时的他,根本就忽略了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撩.骚的话语。

  毕竟对方是只超绝可爱的小猫咪,调戏调戏对方又不会出什么事。

  很久之后的孟楚柯被某人一把按在床上的时候,才知道现在他的想法真是活生生的一个大FcomG。

  不过现在的他显然预料不到以后的事情发展,脱了衣服便走进了浴室,丝毫没有感受到他身后的目光顿时间炯炯有神起来。

  正当孟楚柯在花洒下擦沐浴露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些许悉悉索索的声音,他一回头,发现了一只白嫩圆润的小爪子此时正卖力的偷偷扒开门缝。

  孟楚柯:……

  火焰听到水声停下,扒门的动作立马停下,小爪子迅速收起,紧接着步速飞快的跑回到床上去。

  孟楚柯推开浴室的门,探头一看,发现火焰正乖巧蹲坐在床上,一双圆溜溜的蓝眼睛满是懵懂的看着他,就好像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现在猫装无辜都可以装的这么楚楚可怜目光盈盈的吗?

  孟楚柯觉得自己收养的不是一只布偶猫,而是一只小戏精。

  他将身上的泡沫用花洒缓缓冲净,紧接着在腰下围了一条纯白的浴巾便出了浴室。

  他看着火焰清澈见底的双眸,轻叹了口气:“不能这么淘气,知道吗?”

  火焰对他的话没什么反应,湛蓝色的瞳孔微微竖起,就如同看到什么令它血脉贲张的东西般,它一直注视着孟楚柯,就好像要观察遍他浑身上下的每个角落,最后目光停留在那条碍事的浴巾上。

  嘶……

  火焰舔舐了下他的嘴角,瞳孔之中露出了异样的期待。

  孟楚柯被看的感觉怪怪的,总觉得火焰此时的目光不是那么的单纯,就好比他是一盘鲜美可口的肉片般,令火焰蠢蠢欲动。

  这个比喻让孟楚柯不禁失笑起来,难以想象他竟然能做出这么天马行空的比喻,真是忙的脑子都不好了。

  不过这也让他想起一件事来,他没有为火焰准备猫粮,就连早饭它也是用生鱼片来应付过去的。

  火焰之所以会这么热切的看着他,很有可能是因为饿了的缘故,现在出去买猫粮肯定是来不及的,只能明天去宠物店再买,看来还是要用生鱼片再对付一晚了。

  孟楚柯将生鱼片切成适宜火焰吃的大小,放进碗中,端到了火焰的眼前。

  没成想火焰却是一脸嫌弃的看着那碗生鱼片,扭头便窝进了被子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