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加价_总裁是我心上猫[娱乐圈]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慈善晚宴的舞台所采用的都是最高规格的灯光与道具, 而在此时,灯光师极为配合的将所有灯光都缓缓调暗,

  因为骤然变暗失去光线的原因,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惊慌失措。

  不是所有人都得知他们刚才发生的争执, 而且他们本来还在享用着自己桌前的美食,完全没有料到此时会发生这种事情,

  倒是那个年长的老年人站起身来, 举杯对众人说道:“不好意思诸位, 我们在这里要临时拍卖一样事物,相信大家不会介意的吧。”

  有些人本来还想抱怨怎么突然没有灯光了,一看到出声的人是谁,顿时就偃旗息鼓, 安静的咀嚼着口中的牛排了。

  这位年长的老年人正是英国最为知名的金融大亨伯纳德·查普曼。

  今年的慈善晚宴也是轮到他来筹办的。

  人家东道主都这么发话了,他们又有什么提出抗议的权利呢?

  于是乎, 所有人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虚与委蛇,也都举起了酒杯,垂下了高昂的头颅表示赞同。

  也因此,他们对伯纳德口中那临时要拍卖的食物更多了几分关注。

  能被伯纳德这样特意提起来的食物肯定不是什么凡品,他们可得好好留意下, 说不定还真是个宝贝呢。

  只是他们左右打量,都没有发现那个经验颇多的拍卖师站在舞台上, 反而是一个样貌极好的青年端坐在钢琴前……

  难不成, 临时要拍卖的是琴?

  不能吧……虽然这琴也是极为名贵的, 可用来拍卖也未免有些太拿不出手了吧。

  倒是杰罗尔德轻声嗤笑着为众人解了心中的困惑:“舞台上的那位华国艺人可是想要拍卖他一个小时的演奏时间, 我倒是想要听听他到底值多少钱。”

  其他桌席上的宾客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个有些诧异的神情。

  竟然还有人拍卖演奏时间的?他们可都是有些闻所未闻……既然能敢于说出这种话来,那么代表着青年的琴技一定是非常高超的。

  可是他们平时也算是频繁出入各大音乐会了,却从来没有见到过青年,难不成青年是哪位大师手下潜心学习的弟子?

  但若要是弟子的话,怎么还会成为华国的艺人呢?艺人和钢琴家这两者完全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行业,他们并不觉得有谁能游刃有余的在这两者之间游走着。

  数倍的聚光灯从舞台顶棚上方倾泻下来,将钢琴的位置处照的明亮而又温暖。姿态端艳的青年手指轻放在琴键上,手指在琴键上无比优雅的划出一连串的试音。得到的反馈自然是悦耳无比的,这架钢琴的线条造型极为流畅,做工也是实为考究,即使是钢琴家们见到此琴也会不由得开口称赞的。

  不愧是顶尖的慈善晚宴,连道具的品质都会选择最为高端的,以防不时之需。

  因为孟楚柯刚才的试音动作,场下众人的目光都不由得聚焦在他的身上。在见识到青年的容貌后,他们对杰罗尔德的话更是稍信了半分。眼前这青年,不做个艺人都可惜了,他的气质本就出众,再搭上他那撩拨人心的容貌实在是犯规至极,光是他一个眼波横生就让人回味无穷。

  人们对美人总是十分宽容的,当下,就有好多人在心里暗暗决定了,即使这位青年弹得不好听也没什么,反正到时候他们的心思估计都在看着青年的脸,至于琴声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又有谁会在意呢?

  而在这其中,有一个胡子花白的中年人却是皱紧了眉头。

  卢克和其他人不一样,他被人受邀而来不是因为他有多富有,而是因为他是英国顶尖音乐杂志《盛宴》的主编。

  这些名流贵族们平时里最爱结在高雅艺术领域内德高望重的人物,就好像这样就能代表他们也是一个品味高雅的人了一般。卢克对这种想法不敢苟同,但是每逢接到邀请函的时候他又不得不去。毕竟这是隶属于社会应酬范畴内的,有些贵族富豪他还是要结交并保持良好关系的。要知道他曾经做过几个珍藏乐器的专栏,都是逐一去那些贵族家拍摄并试用的,在关键时刻,这些贵族们还是极为讲义气的。

  不过当他听到了舞台上的青年人要拍卖自己的演奏时间时,他的目光便满是不认可。怎么会有人主动将自己的演奏与金钱挂钩呢?而且他说这话也实在是太狂了!

  要知道现在国际间杰出的青年钢琴演奏家可从未有一位敢说这种话,就连肖邦国际奖的得主们也未曾有过这种言论。而且,这个青年的长相他从未在任何国际赛事上见过,这样的人竟然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来?不愧是个艺人,将哗众取宠这个词诠释的淋漓尽致。

  卢克神态满是拒人千里的样子,对着刚才透露消息的杰罗尔德发问道:“请问这位青年的名字是?”

  他之所以这样问,是为了确认这个青年是不是哪个大师的关门弟子,也是有那种性格古怪的学生的,不爱参加国际赛事,只想专心练琴好好磨砺自己。

  杰罗尔德轻飘飘的说道:“他啊,好像叫孟楚柯。”

  “孟楚柯……”卢克在脑海中思索了一番,到头来也没想出到底有哪位大师的弟子叫这个名字,看来这个青年实在是是个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小艺人。

  卢克甚至心中想好了,等到宴会结束后,他便借由这个现象来撰写批判许多人不务实只想获得名气的浮躁现象。

  安吉洛看着卢克明显有些哑火的神情,不由得噘着嘴小声嘟囔了一句:“真是个没品位的人。”

  他这句话可恰好说进了明燃的心坎里,他连那些人满是怀疑的目光都没有看,从桌子上拿了颗糖就塞到了安吉洛的小手里:“你这句话可算是说对了,有些人可真是没品位,不过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明燃这句话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恰巧是周围人能正好听到的音量。

  众人只当明燃这次看走了脸,甚至有些平时爱阿谀奉承的人都没选有选择符合明燃。

  毕竟明燃看走了眼可不影响明燃的身份地位,他只要不说什么出格的言论,大家照样还是追捧他的。到时候少年的表现不尽人意的话,那嘲的可就是跟着明燃一起吹捧少年的人了。

  孟楚柯即使台下都是业界大佬的情况下心态依旧如常,他放眼看了下台下的人们,果然大家的目光并不是准备享受音乐的目光,更像是想要看上一出好戏的目光。而他正打算按下琴键开始演奏的时候,两个人目光炯炯的样子却进了他的视线,让他的嘴角不停的上扬。

  明燃和安吉洛一大一小好像就是他最忠实的粉丝一样,两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就好像不愿错过他分秒的演出一般。

  独自在舞台上的孟楚柯心中顿生一股暖意,他唇畔的笑容弧度也不由变得更为上扬。下一瞬,孟楚柯便按下了琴键,很快,无比轻柔动人的音乐便从他的手指下潺潺流出。

  那乐声仿佛是森林里清爽的微风,配合着钢琴唯美柔和的音色,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闭上双目沉浸其中。而在场有些通乐理的人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有着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即在相互的目光中确认了青年所弹的曲子。

  这个旋律绝对是音乐人常用练习曲之一的幻想曲。

  这首曲子几乎是每个学习过音乐的人都耳熟能详的一首练习曲,几乎是十个学音乐的有九个都联练习过此曲。这是因为此曲曲调柔美训练情感的同时演奏技巧还不算复杂,而且适用于多种乐器的联系。

  据说创造出这个幻想曲的人是一位极为落魄的作曲家,他一生谱写了很多曲子却都没有被演奏家们所采用的。因此,他穷困潦倒的同时也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妻子最后也选择离开了他。这首幻想曲就是这位作曲家当初写来用于挽回妻子的,但最后他仍然失去了他的挚爱,最后在极为窄小的陋室里买醉过完了余生。

  讽刺的是,在他死后几年,才有演奏家无意间得到了梦幻曲的手稿。他发现这首曲子不但有很强的共情感,还极适合改编成用于练习的练习曲。就这样,本该是挽回爱情的曲子在多年后却成为钢琴演奏者们平时练习的曲子。

  说实话,这首曲子许多演奏者就是闭着眼睛都能弹出来。

  但是台下的众人表情都是极为错愕的,原因很显然,青年对这首幻想曲做出了极大的改编。

  青年在这首练习曲里大幅度的增加了和弦与轮指的衔接,将全曲的曲调变得更加的缱绻柔和,而难度却是大幅度提高。

  而台下有过学钢琴经历的人都不由得对青年另眼相看了起来,这种改编无异于是大刀阔斧的,而且还极为有新意,若不是正在演奏的途中,他们真想站起来为这个大胆的青年叫一声好。

  青年的手实在是稳极了,被无数人认为是技术难点的部分在他的手下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赋闲的完成了。P的和弦演奏一定要非常轻盈利落,F的和弦演奏则要有金属的质感,声音一定要扎实稳重有磁性,不能给人以轻飘飘的感觉。而这两点完全不同的要求青年却是丝毫不差的同时达到了,甚至他这些音的和弦演绎下来都是无比整齐的,完全没有前后的差错。

  本是一首极为简单的练习曲,在青年绚丽的指法下,织就出了更会璀璨和变幻莫测的乐章。浓重的和声色彩将整首乐曲的色调对比鲜明到了极致,九和弦及其派生和弦层次分明,全音音阶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至于琶音的部分更是不用说,各种变形模式实在是缤纷至极。而音阶之广,更是让在场学过钢琴的人感到自愧不如。

  对于没有乐理知识的人而言,他们心中便没有那么多的考量了。

  他们唯一的判别标准不是技巧有多高超,而是演奏者能将乐曲演绎到何种境地。

  舞台上,眉眼精致的青年微垂着头,行云流水的弹奏着曲子,他就好像用着手下的琴键在娓娓动人的讲述着一个故事,给人以听觉上无比的享受,让人沉浸在瑰丽而又梦幻的空想中。

  就犹如雨后的清晨一般,劳累的旅人沿着草丛和溪流穿梭进入了一片灌木丛中,不远处的少女身穿着白裙坐在高高的树枝上,在上面轻快的唱着歌谣,阳光透过树荫照耀在她光洁的面庞上,她注视着旅人眸子里满是笑意。

  这一瞬间,旅人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已爱上了这个姑娘。

  浮生若梦,不过如此。

  他们原以为他们听过那些音乐会的钢琴家演奏水平已经是很有造诣的了,虽然让他们颇为享受,但却未曾惊艳到他们。而如今青年的演绎却一度让他们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只能任由音乐色彩的轻重缓急来摆布他们的情感。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台下终于有人忍不住出声说道。

  而出声赞叹的人意识到自己不由自主的发声后,立马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若是影响其他人听乐曲,那可就是极大的罪过了。

  果不其然,与他座位相邻的人怒瞪了他几眼后,立马又将目光重新投回到少年的身上。

  杰罗尔德竟然说这个少年只是华国艺人?要么是他傻了,要么就是华国的艺人们水平太高了……

  这种水平,怎会是艺人的水平?估计放到国际大赛上,青年也绝对有碾压众人的实力吧。

  等到一曲弹毕,在座众人的表情仍然是如梦如幻的,大多数人都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紧接着,安吉洛大力的鼓起掌来,手心因为过于用力的关系而被拍的通红,但他丝毫都不在意,一张小脸上满是激动与兴奋,他恨不得想向全世界的人都宣告台上的人是他最亲密的老师及哥哥!

  而与此同时,一个野心的种子也在安吉洛的心里生根发芽,他也想要如孟楚柯这般厉害,用实力让所有人都闭嘴。

  在场的众人们听到了安吉洛的掌声后才如同颓然惊醒一般,随即轰鸣的掌声在内场处不断响起,而在二楼的围栏旁观处早就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

  舞台上的黑发青年骨子里用着多数音乐家都有的傲骨,他感受到了台下观众们的喜欢,谦逊的向各个方向都鞠了一躬,却唯独没有向杰罗尔德的方向鞠躬。

  台下的观众们看到少年如此赏心悦目的动作后,掌声更是更加热烈了起来,甚至大有不会停歇的趋势。

  本来满脸严肃的卢克此刻满眼都是喜欢的看着孟楚柯,最终不断高喊着安可。

  安可意味着再来一首,一般是音乐人为了回馈台下热情的粉丝而选择再表演一首曲子的行为举动。而在这个慈善晚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安可的局面。

  观众们听到了卢克的呼喊后,随即也纷纷加入到了呐喊的队伍之中,都整齐划一有规律的高喊着安可两字。

  而这次慈善晚宴的筹划人伯纳德则是笑吟吟的站起身来,举起酒杯敬向孟楚柯说道:“真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演绎,我突然理解当时你的为什么会这么有自信的提出了这个拍卖条件。”

  在场的人有些疑惑,有些地位与伯纳德旗鼓相当的人替众人问出了疑惑:“之前你曾说过有一件临时的拍卖品,可是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拍卖品究竟是什么啊。”

  伯纳德表情更加高深莫测了起来:“这份临时新增的拍卖品就是孟楚柯一小时的演奏时间,最后的得主可以尽情享受孟楚柯时长达到一小时的钢琴演奏。”

  台下众人惊呼一片,不过这个惊呼的成分多为欢喜,毕竟孟楚柯的演奏实在是极为动人,如果他能够独自为他们进行演奏,那简直就是至尊级别的待遇了。

  而且台下有些贵公子们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心里早就心猿意马了。他们的性取向基本都是双,对美人更是喜爱非常,更何况是孟楚柯这种才华横溢的美人。如果能拍得到他的演奏时间,那就代表着他们和他能有进一步的发展机会,而且说不定到时候就能以学琴的名义与孟楚柯有更多的接触,实在是放长线钓大鱼了。

  当然,每一个人都以为学琴这种妙招是他们独想的,实际上此刻他们不约而同脑回路都是一样的。而他们的前辈明燃与安吉洛当初也是这么想的。

  伯纳德缓缓走到舞台上,而礼仪小姐则是上前递给了他拍卖用的桌子和小锤子,“既然这样,拍卖会就趁此机会正式开始吧,不知各位介不介意我充当这个首个拍卖品的拍卖师。”

  台下顿时传来一阵笑声,人们纷纷拍手摇头表示着自己并不在意的想法。

  伯纳德这才笑眯眯的对另一旁的孟楚柯说道:“不知道你的低价是多少呢?”

  这句话问的可谓是辛辣无比又老道至极,如果青年贸然抱出了一个高价或者低价,那丢人的可是他自己了。

  人们都屏息凝神的等待着孟楚柯的回答,却只见他从善如流的笑答道:“音乐本是无价的,但若非要定一个价格的话,那就低价一英镑好了。”

  话音刚落,台下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青年的回答实在是巧妙至极,既避免了定价的难堪,没有失去自己的面子,简直就是完美的应对。

  显然伯纳德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的目光中暗含了些许的赞赏。随后他便看向众人,青年的曲子实在是弹得非常好,甚至已经达到了有些大师的水准,因此他并不担心会遭遇到冷场的问题,他仍是面上带笑的说道:“诸位都挺好了,低价一英镑,那么现在就开始了。”

  内场沉寂了一会儿,不是没人想要买,而是各自都在打探着对手的想法进行着心理战。毕竟大多数人是不愿意第一个报价的,尤其还是在低价一英镑的情况下。如果报高了,那价格会只升不减,如果报少了,免不得被其他人嘲笑。

  最后,还是有个人耐不住性子,直接喊道:“两万英镑!”

  这个价格对于一小时来说实在是有些高昂了,但是在场的诸位都是非富即贵,而且本来来这里也是计划出适量的金额用来做慈善的。拍得到可心的物品自然是最好的,拍不到那就当自己纯粹的做了番慈善。

  孟楚柯的琴声实在是缓解人的心情,在座的各位之前的疲惫经过那首曲子后都好像被涤荡清空一般,这种超绝的享受如果能用钱买到,这些富人们是绝不会吝啬的,毕竟平日里他们处理事务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安吉洛听到了两万英镑的字眼,有些洋洋自得的对杰罗尔德说道:“开场价就是两万英镑,好像价值已经超过了你那颗两克拉的蓝钻了,你要不要回去重新换一件拍卖品来?”

  杰罗尔德因为克兰家族衰落的缘故,拿出来拍卖的东西本就是已经比别人逊色很多了,本来他还想他的蓝钻总比孟楚柯什么都没有要强上几百倍,谁料到孟楚柯竟然有一手这么好的琴艺。

  在座的各位都是身缠万贯的,对于蓝钻之类的东西其实家里要多少有多少,金钱方面上的需求他们基本很少有难以满足的部分。而孟楚柯这种涉及到精神追求的高雅艺术,便是在场众人不轻易能拥有的,也因此他们的兴致高昂,目光中满是势在必得。

  克莱门特将安吉洛抱在了怀里,然后目光中满是戏谑的说道:“小孩子乱说话的,你可别同他一般计较。”

  这番话说得,饶是杰罗尔德原先想要以大人的身为训斥几句现在都得打碎了牙往肚子了咽了。毕竟在康华里家族面前,克兰家族早就形如瘦削的骆驼,不知道最后一根稻草何时会压下来。

  而与此同时,叫价声此起彼伏,就如同吵得不可开交一般。

  其中最主要的竞争者一共有三人,分别是第一个叫价的贵公子,和一个名媛以及一个银行产业家。

  这三人的叫价分别紧咬着对方,甚至达到了旗鼓相当的地步。

  从最初的两万英镑现在已一路飙升到了十万英镑了,这都相当于一个国际赛事的金奖奖金了!

  而兼任拍卖师的伯纳德此时目光中充斥着兴奋之情,这是他第一次充当拍卖师,没想到角逐就这么激烈,他在台上隔岸观火也不由得激动了一把。

  虽然这肯定不是当日慈善晚会的最高交易额,后面还有很多奇珍异宝没有出来,但这也是实打实的开门红了。

  而名媛最后直接开口说道:“十万一千英镑。”

  “十万五千英镑!”贵公子狠瞪了一眼那个名媛,面目稍微狰狞的报出了一个更高的价格。虽然只加了四千英镑,不过他每月的零花钱本就不是特别多,十几万对他而言已经是极限了,能少出一些就是一些。

  而且,他看向名媛的目光也不是纯粹拍卖对手的目光,而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目光。他们对彼此之间那点小心思称得上心知肚明,他们想要的何止是孟楚柯的演奏时间,而是孟楚柯这个人。

  一直默默跟价的银行产业家脸色稍有不愉,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跟价。

  他与另外两人不同,他是纯粹的想再多听听孟楚柯弹得曲子。不过他也不傻,也能看出另外的两人完全就是杠上了,看着他们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银行家便也不准备继续跟价了,索性让他们两个去竞争。至于演奏,大不了他以后询问克莱门特有关于这个青年的信息,他实在想听的时候再去登门拜访吧,反正也不急于一时。

  就在这时,名媛更是不服气的扬声说道:“十万六千英镑!”

  贵公子没想到名媛竟然还在追价,于是轻咳一声,向着对面的名媛说道:“我是赫尔曼家族的兰斯,还请姑娘看在赫尔曼家族的面子上不夺人所爱。”

  在场众人哗然一片,竟然连赫尔曼家族都抬了出来,看来这个贵公子可是动了真格的。

  赫尔曼家族的祖先与王室曾有密切的关系,现在他们的家族继承者都享有着爵位待遇,在众多家族中可谓是地位颇高了。

  名媛冷哼一声,面不改色的说道:“那我还是科波菲尔家族的大小姐呢,不知道你这位赫尔曼家族的能否卖我一个面子?”

  两人顿时针锋相对了起来。

  而吃瓜的众人们则默默感慨道,怎么好好的一个拍卖会突然就拼起家世了。

  其实也是贵公子兰斯的运气不好,若是遇到一个单纯经商背景的人,说不定就卖他一个面子了。偏偏这位名媛的家族也是能继承爵位的那种,这下子场面就瞬间尴尬了起来。

  伯纳德拿起拍卖锤在桌子上轻敲了几下,“与拍卖无关的信息就不要讨论了,只谈价格,不谈其他。”

  贵公子这才满是不甘的说道:“十万七千英镑。”

  他只加了一千英镑的价格,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名媛是要和他争到底了,但是他摸不清名媛的可支配余额到底有多少,反正他的是有些岌岌可危了。因此他只敢这么一点点加反复试探了。

  就在此时,一直半阖着双眼的明燃在台下风轻云淡的报了个价格:“二十万英镑。”

  会场内的众人听到这个价格后均是惊诧不已,甚至不少人都转过头看向明燃,这挥挥手就出了二十万英镑,直接将拍卖价格往上翻了一番,用财大气粗都不足以来形容明燃了。

  这分明是穷的只剩钱!

  贵公子与名媛的脸双双都黑了,本来他们还有些不爽的想要看看这个新竞争者是谁,结果一看到是明燃,他们就怂了,顿时也不再加价了。

  事实上他们的银行卡零花余额也不允许他们再加价了。

  贵公子有些咬牙不甘的对旁边的朋友说道:“可恶!明燃怎么会突然想要参与拍卖?而且这家伙还该死的有钱!”

  另一旁的朋友也有些纳闷:“对呀,孟楚柯不是克莱门特和明燃带来的吗?怎么还要拍演奏时长?按理说关系好的话,根本不用拍演奏时长的啊,随随便便就能给他演奏了吧。我现在都有些搞不懂了。”

  贵公子颓然的靠在椅背上,“只能等到宴会结束后再找他要联系方式了。”

  而对面的名媛则是双手握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现在明燃随意的开价都远超出了她的极限价格,这意味着她只能放弃了。

  在明燃报出这个价格后,全场出除了短暂爆发后的惊呼与哗然声,此刻仅剩下了些微的喘息声。

  伯纳德似是也对明燃的叫价行为感到不解,而一旁的孟楚柯听到二十万英镑的叫价后更是皱着眉头,想要看看明燃到底有没有喝醉。

  这可是二十万英镑啊……

  伯纳德挥着小锤子,敲击着说道:“二十万第一次——”

  全场寂静一片。

  伯纳德再次敲击了一声:“二十万第二次——”

  还是无人应声。

  伯纳德伸出手指着明燃的方向说道:“二十万,成交!恭喜你拍到了孟楚柯先生的一小时钢琴演奏时间。”

  明燃抬眸满是笑意的与孟楚柯对视,他看到了孟楚柯眼中的疑惑与不解,却依然满是笑意。

  紧接着,他就觉得膝盖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到了,低头一看正是安吉洛的小脚丫。当他再抬头的时候,安吉洛有些故作老成的说道:“你真可怜。”

  明燃好笑的看着他:“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可怜了?”

  “我听孟楚柯哥哥弹奏钢琴都是不用花钱的,你竟然还需要花二十万英镑,当然可怜了。”

  明燃有一种看小孩子的目光注视着安吉洛,“你果然还是个小屁孩,你好好想想,要是我今天不在场的话,孟楚柯的演奏时间被别的小朋友拍到了,你会怎么办。”

  安吉洛的神情立马从开玩笑的状态中转变为惊天霹雳一般,随后立即斩钉截铁的说道:“那我肯定也要参与拍卖,不能让其他小朋友得到!”

  说完这句话后,安吉洛就好像明白了什么。

  明燃在一旁意味深长的说道:“有的时候,本就拥有和占有欲完全就是两种感觉,即使拥有的足够多,但要是分出了丝毫你也会觉得不满足。”

  安吉洛在一旁心有戚戚的连忙点头,刚才他光是想想孟楚柯也会一脸温柔的教别的小朋友弹钢琴,他就难过的不行了。

  还好孟楚柯目前只有他这一个徒弟,安吉洛有些庆幸的想到。

  而明燃看了眼自己的腕表,指针已经走向了20:30分,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要陷入昏睡的时间了。经过之前在机场的那次昏厥后,他的变身时间就如同倒时差一般,时间转变为英国时间21:00了。

  他本来想等到拍卖价格更高一些再开出价格一锤定音的,谁能想到那贵公子和名媛加价竟然是一千英镑一千英镑那样网上追加的,进展被这两个人拖得十分的缓慢。

  而他也着急脱身离去,还有半个小时就是他变身为火焰的时候了,他总不能在晚宴当场昏厥过去,因此他索性直接喊了二十万这个价格,想要尽快拍下,然后尽早脱身。

  他对一旁的克莱门特打了个招呼,并开了一张支票,让他等一下替他转交给伯纳德先生后便不引人注目的悄悄离开了现场。

  于是乎,等到孟楚柯步履为快的下了台后,却发现败家的明燃早就不在了,孟楚柯一连串的疑问此刻都变成了哑火。

  他问向克莱门特:“怎么不见明燃呢?”

  安吉洛直接投入孟楚柯的怀抱,小脑袋在他的怀里蹭来蹭去,随即漫不经心的张口替克莱门特答道:“可能他吃坏肚子了,就着急忙忙的回家了。”

  克莱门特发现自家的孩子真是越来越皮了,有些无奈的说道:“明燃和我说他有些事情要去紧急处理一下,至于支票他让我代为转交给伯纳德先生。”

  孟楚柯一听到支票这词,心里的小人更是想不住地摇晃着明燃,想让他清醒一些,并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二十万英镑买一个小时的演奏时间,这也太魔幻了吧。

  他要是想听钢琴曲他随时都能给他弹得呀,也不至于参与这个拍卖吧……

  孟楚柯表示很是不解。

  而原先有些嚣张的杰罗尔德·克兰此刻早已就是安静如鸡了,恨不得之前所有的事都没发生过。他垂头不语,就连刀叉都不敢动,生怕发出声响后别人会更注意到他。随后更是偷偷与人换了位置,因此也不和他们共处在一个桌上了。

  而拍卖会因为这个前期的小高·潮,气氛节奏都烘托的差不多了,随之开始了正式的慈善拍卖。

  -

  孟楚柯回到家的时候,早已接近深夜了。

  而他进入酒店套间的时候,大厅的灯已经关了,看来徐欢好和季双成都睡了,他也得早些休息了,毕竟之后还是有日程的。

  他刚一进屋,就看到浑身蓬松的火焰此刻正抱着小鱼干,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而门推开的声音显然吓了火焰一跳,他身上的毛发因为生理的关系迅速炸开了,怀中的小鱼干也迅速跌落在地。火焰有心想掩饰自己午夜贪吃的行为,但被撕开的塑料袋却是铁证如山。

  其实明燃本来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没想到今天他变成火焰后只觉得肚中饥肠辘辘,就好像白天没怎么吃饱饭一般。如果他不找东西吃的话,可能要忍受这种状态到一整夜,处于无奈之下,明布偶只好四处翻找着吃食,最后终于在抽屉里翻到了一塑料袋的小鱼干。

  结果刚吃没几口,孟楚柯就回来了,还被他目睹到这一刻,场面瞬间就尴尬起来了。

  这实在是太丢猫了!

  孟楚柯倒也没怎么在意,只是一把捞起火焰,随后捡起地上的小鱼干,修长的手指夹起小鱼干放在了火焰的嘴边。

  火焰则是伸出粉嫩的小舌舔舐了起来,最后再将鱼干一口口的吃掉。

  “我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你在屋子里无忧无虑的,真好,如果是我,我也想变成一只猫。”孟楚柯感叹的说道。

  明燃:……

  这话可不能乱说,毕竟还真有人能够变成猫,他眼前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只不过目前他还不知道罢了。

  孟楚柯躺在床上,手指惬意的抚弄着火焰的肚皮,随后神色有些纠结的说道:“明燃今天竟然花了二十万英镑买下了我的演奏时长。”

  火焰骄傲的扬了扬尾巴,一双圆眼眨啊眨的,就好像想要听到后续表扬一般。

  看着火焰这幅样子,孟楚柯揉了下它的头,“你呀,每次一提到明燃就这么兴奋,看来你对他感情也很深。”

  火焰不为所动,目光中充满了渴望,想要知道孟楚柯对他这个举动到底有什么表态。

  没过多久,孟楚柯便叹了口气,“你要是能变成人就好了……”

  明布偶:?

  孟楚柯捏了捏它的小爪子:“劝劝你主人,可别这么乱花钱了,实在是太败家了。这次是捐献给慈善基金会还好,就当是一笔善款了,要是在别的拍卖会上也一掷千金那可真是败家了。”

  “不过他开价直接翻番的习惯也要改改了……”

  明布偶:嘤

  这也不怪他,要怪就怪那位贵公子和那位名媛,拍卖会上加价加的那么慢,时间都被他们给浪费掉了。最后他也只想干净利落的结束掉才叫价二十万的。

  如果不是变猫时间快到了,他肯定能再多等一会儿才叫价的。

  当然,也就那么一会儿时间吧,最多不超过三分钟。

  如果有什么尴尬不能解决的,那就以猫的姿态卖个萌,火焰眼神迷离的打了个哈欠,随后双眼睁的更大了,一双水汪汪的湛蓝大眼就这么紧盯着孟楚柯,好像温柔的瀚海一般盛载着星辰。

  与它对视后,孟楚柯看这双眸子也看的有些出神。

  然后他开口说道:“我最近认识了个小朋友,他的眼睛和你的像极了,不过明燃不让他来看你,不然你们两个相遇的话我一定要好好拍张照。”

  明布偶:突然感觉日子没法过.JPG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