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番外之浮生39_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_迷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zjzkj.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由于延成帝对太子的不舍,浮生对九皇子的不舍,导致出宫的时间生生从春天拖到了夏末。

  正式出宫那天,九皇子哭的稀里哗啦,抱着哥哥大腿生离死别一样说:“太子哥哥,你千万不要忘了我啊,我在这深宫大院里等着你呐,我会天天现在雀台上盼着你哒,你不要让我等成石头啊啊啊”

  浮生眼泪汪汪,搂着弟弟,说:“毛毛啊,你等着啊,等我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就接了你去享福啊啊”

  “哥哥啊啊啊”

  “毛毛啊啊啊”

  兄弟两个抱头大哭,周边宫人退避三舍。

  延成帝都在旁边被“感动”得双眼泛红,面孔扭曲。

  “闭嘴!”夜九揉着突突跳着的太阳穴,淡淡呵斥了一声,“再不结束,往后太子殿下三日回一次东宫。”

  兄弟两同时扭头看夜九,惊恐脸:“……”小夜子太可怕了太没人性了。

  “太子哥哥,我知道出宫好玩你高兴,但你没必要高兴成这样啊。”九皇子瞬间收泪,笑的糯米团子一样可软人心了,“以后我一个人待这么大的东宫多好啊,父王也特别疼我,你到时候不要嫉妒啊,哈哈。”

  “什么话啊,哈哈,毛毛啊等着哥哥给你带粘牙糖,甜不辣回来,哎呀今天的天气怎么这么好,真是个适合出宫的日子,我怎么就这么高兴呢哈哈哈哈”太子笑的弥勒佛似的。

  众人:“…”你们两兄弟还要点节操么?

  “出了宫就别再天天这么懒了,六部那边孤也不指望你全给管到了,你先去挑一个你喜欢的管着玩,往后每年新加一个,十年内总要把六部管明白了。”延成帝轻飘飘地说。

  浮生眼圈又红了:“父王,六部我管明白了,你要做什么呢?”

  其实原话应该是还要你做什么呢?

  延成帝勾起嘴角冷冷一笑:“监督你。”

  浮生完败,夹着尾巴让人抬着出宫去了。

  夜九随着太子车马前头开路去了,海宜就就在后头看着人带好东西跟上。

  九皇子第一次这么依赖他父王,靠在他肥肥的父王腿边就跟只小奶狗似的,一只小手紧紧圈着他父王比他整个人壮两倍的大腿,差点没圈住,红着眼呆呆看着一大群人忙忙碌碌,来来往往,最终全都涌向十几道宫墙外的宫门口,仿佛逃脱了一道道牢笼闸门,奔向未知的广阔的天地,延成帝心有所感,忍不住蹲下来搂了搂小儿子,跟他一块看着远处的天地。

  海宜清点完所有东西,也准备启程出宫时,九皇子一下子松开了他父王,跑过去,拉着海宜腰间垂下环佩,依恋地说:“海宜,你以后会回来看我吗?还会给我弹琴教我画画吗?”

  海宜愣了愣,转身握着小孩子软软的小手,蹲下来给他整理蹭乱的头发,温和地说:“小殿下放心,太子殿下一定会时常接你出宫玩的,奴就在太子府,到时候殿下还记得奴就来找奴,奴给您弹琴,教您画画,也给你煮你喜欢的甜汤,好不好?”

  九皇子忍不住撇撇嘴,哼哼唧唧说:“你不能跟太子哥哥回来吗?像小夜子那样?”

  海宜举头看向了远方再没有宫墙楼宇遮盖的天地,感觉这一生才第一次看到那样美丽的天空,那样自由的天地,从出生到入宫,他都是从一个不好的笼子去到另一个不好的笼子,头破血流找不到的出路,委曲求全寻不到的温柔以待,曾以为一生都得不到的自由,如今近在咫尺,纵使心里再舍不得九皇子,也还是再不想回来了。

  他这一生,从小就处境艰难,如履薄冰,机关算尽不想做他人的玩物,不想舍弃作为人作为男人的尊严,可惜看到光明之前还是出卖了自己的身体,不过他不后悔,只要能出了宫,太子殿下器重给予自由,他相信他总能找到拜托延成帝的法子,实在不行,说不好听,太子还年轻,大不了他熬死那个肥猪老皇帝辅佐太子上位就是了,必要时熬不死那肥猪老皇帝直接弄死也可以啊。

  以上是海宜自以为的,也是一直这么对自己说的打算的,但他没有察觉到他急切渴望离开皇宫再不回来的情绪里,更多的夹杂了他对延成帝的恐惧,还有雌伏他人身下的自我厌弃,究其根本可能最后能不能干掉延成帝并不是他最在意的,他只是不想再回这里面对不堪的自己,如果可以,一辈子不回来最好了。

  “海宜…”九皇子看海宜一直看着远方发呆,忍不住喊了一声。

  不远处的延成帝顺着海宜视线看了一眼,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想起来近段时间这只狡猾的小兔子可能也察觉到他的想法了,就变着花样得忙这忙那,绕着太子跟九皇子,实在不行也要跟一群宫人在一处,轻易不会落单,延成帝拨弄了一下腰间的盘扣,舌头舔了舔嘴角,冷笑了一声,低声问了旁边老太监一句:“这回躲了几天了?”

  老太监回道:“有三天了。”

  “三天了啊,孤说呢,感觉有些时候没人伺候了。”

  延成帝就在老太监一脑袋“完了,陛下要宠幸那个海宜第一百零一次,找遍如今的后宫都找不到受宠如此多次数的娘娘,可怕”的官司下,摇摇摆摆去了海宜跟前,对九皇子说:

  “毛毛舍不得这个宫人出宫?要不就给毛毛留下?”

  九皇子点头,又连忙摇头,他可是记得太子哥哥说过,海宜必须出宫,如果不出宫就要被杀或者阉了,哪样他都不要海宜有,所以海宜要出宫的。

  延成帝:…本来孤想顺势把这只狡猾的兔子留下的,这只狡猾的兔子已经引起孤的注意了,连太子那边都不打算让他做间谍,让他直接做孤的男宠享受荣华富贵了,结果儿子说不要了,怎么能这么善变呢?

  “既如此,九皇儿也不必拦着,毕竟伺候太子的,你想常见他,那孤给他下旨,让他可随时进宫,你想什么时候召唤他都可以,怎么样?”延成帝看到回过神来一脸懵逼然后愤怒的海宜,心情好好,弯腰竟然把也跟着笑逐颜开的小儿子抱起来。

  “真的可以吗?”九皇子一个劲地确认,“太子哥哥说他,他不是太监,不能,不能随便进宫的。”

  “他来东宫,又不去后宫,没事的,有父王的旨意,不会有问题的。”

  “父王你太厉害了,太好了。”可怜的小孩子还以为他父王真的多爱他才下的旨,完全不知道他父王为的是自己的私心。

  海宜气的脸都白了,说好的让自己让间谍,随时给宫里传递太子消息,作为间谍肯定不能随便进宫引起太子猜忌,只要把讯息做个小纸条让人捎回宫就可以了的呢?不带这么善变这么打击人的。

  海宜壮着胆子,颤抖着声音说:“陛下,奴是完整之身,只怕,只怕不便。”

  延成帝眼神从海宜因为跪趴地上而显出来曲线的后脖颈一路看到了下面,就变得有些沉郁了。

  “看来你对孤的旨意有意见啊。”延成帝放下九皇子,对一脸担忧的小孩子道,“毛毛先去歇会儿吧,父王好好跟这个宫人说说话,别担心,父王答应你不杀他也不阉他,正好父王还要叮嘱他一些关于你太子哥哥的事。”

  九皇子是不敢反驳他父王的,一步三回头地跟着别的宫人走了。

  延成帝背着手转身大踏步走到了东宫一处无人的偏殿,海宜被两个小太监直接架着拖了进去,拖进去后两个小太监又迅速出门关门,跟门口的老太监一块退远了一段距离守着。

  殿里海宜贴在门上,抗拒地看着靠近的延成帝,没反应过来他单独面对陛下时早已没了初时的卑躬屈膝战战兢兢。

  延成帝掐着海宜下巴:“躲着孤?”

  “奴不敢。”

  “那怎么不肯再进宫?”

  “奴怕太子不悦。”

  “当真?”

  “奴不敢欺瞒,夜九对于太子殿下一应事务都分外警惕,在东宫时奴主要伺候小殿下,他尚且容忍,等到了太子府,奴的主子只有太子殿下一位后,只怕他便要针对奴了。”

  延成帝垂眸看着比自己瘦弱许多的青年,还是那副坚韧模样,只是面对自己时多少已经有了圆滑,也不再一位害怕,都能开始盘算哄骗了。

  当他不知道夜九早半年前就开始为太子谋划梅家的财了,出了宫六部的权力更是算计重心,太子府里总要有个其他靠谱的人做管家,这个人暂时除了海宜,换个别人只怕夜九都不放心。

  如今倒冠冕堂皇的一套套做借口哄他来了。

  “依你。”延成帝如愿看到青年震惊又欣喜的眼睛,“毛毛是个懂事的,不会常喊你的。”

  “谢陛下。”海宜知道这已经是让步了,所以延成帝特野得搂着他滚了整个偏殿地面,滚塌了偏殿唯一一张竹榻,再次把他后背咬得破破烂烂也都忍了,只要能自由,哪怕短暂的,他愿意付出一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