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嚣张妃 第五百九十九章 奇怪的女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神医嫡女嚣张妃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九章 奇怪的女人

    有钱就不能计较?这是什么逻辑?

    沐小婉的表情一僵,眼眶都红了,“夫人,不知小婉做错了什么?”

    琳琅懒的帮别人教孩子,不对,人家都是成年人,还这么不懂事。

    “你的眼光不错,对珠宝的价值了如指掌,说吧,到底哪家的?”

    沐小婉的脸色变了,又惊又怒,支支吾吾的道,“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独孤烨疑心重,不耐烦的喝道,“拖下去打,打到招为止。”

    最近他特别紧张,生怕又被人钻了空子。

    凡是有问题的人,统统处理掉。

    沐小婉吓的脸色惨白,气极败坏的大叫,“你怎么能乱用私刑,就不怕官府吗?”

    独孤烨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官府都听我的。”

    沐小婉咬了咬嘴唇,怒红了脸颊,“你以为你是谁呀?吹牛也不打草稿,这位公子,你都是用这一招女孩子注意的吗?”

    琳琅的眼睛猛的瞪大,我靠,有意思!

    好久没见到这么不一样的妖艳货了!

    独孤烨打量了一眼,冷笑一声,“你?应该不是女孩子了。”

    “你说什么?”沐小婉呆若木鸡,紧张的捏着衣袖。

    独孤烨的耐性耗尽了,大声喝道,“你心里很清楚,来人,拖下去,打死。”

    他已经有了上位者的凛然气度,一言一行都有了王者风范。

    沐小婉吓的魂飞魄散,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不不,不要,太子,你不能动我。”

    这话一出,琳琅的眉头皱了起来,“原来你认识我们。”

    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敢情是一场戏,专门等着他们呢。

    独孤烨也有些意外,“说吧,什么目的?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

    在他眼里,这个女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阴险人物。

    沐小婉又怕又气,她知道被怀疑了,只要一句答错,就死定了。

    “什么行踪?我不知道,钱丢了是真的,我发誓,至于你……我以前远远的见过你,刚才认出了你,所以才想两位求助。”

    独孤烨抚着下巴,意味深长的道,“ 听上去很有逻辑,但是,太巧了。”

    沐小婉一心想取信他,只求保住性命,“无巧不成书嘛。”

    独孤烨忽然眼神一凛,如刀剑般犀利,“太多的巧合,只能是人为的。”

    沐小婉欲哭无泪,“太子,你太多心了,我……”

    她不管怎么说,都没有人相信。

    琳琅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吃着可口的点心,“你到底是谁?别告诉我,沐小婉是你的真名。”

    沐小婉迫不及待的翻出路引,双手呈给独孤烨看,“我有路引,真的叫沐小婉。”

    独孤烨并不接,只是扫了一眼,“这种路引我能做无数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沐小婉快要哭了,怎么会这么难缠?

    怎么办?怎么脱身?

    一道凉凉的声音响起,“纪小姐,或者叫你睿王侧妃?”

    镇南将军纪无敌的小女儿,也是嫁入睿王府的那个。

    沐小婉浑身一震,如见鬼般瞪大眼晴,愣愣的看着苏琳琅,“你怎么知道?”

    传说中聪明近妖的女子,真的太可怕了。

    琳琅把玩着手指,随口说道,“猜的。”

    纪小婉直勾勾的看着她,“怎么猜出来的?”

    “这个嘛……”琳琅微微一笑,卖了个关子,“不告诉你。”

    “……”纪小婉想吐血了,这对男女一个比一个难缠。

    琳琅眼珠滴溜溜的转,“堂堂睿王侧妃不告而入,还装成未出阁少女,来个偶遇,这是想勾引太子,然后告他一个抢臣妻妾的罪名?”

    这话一出,室内的气氛变了,独孤烨的脸黑了。

    纪小婉郁闷的想尖叫,“不不,你乱说。”

    她一定跟京城犯冲,没有一样是顺利的。

    独孤烨闪到琳琅身边,一本正经的表白,“老婆,她勾引不了我 ,我只喜欢你一个,她又丑又爱装。”

    没有一个女人能跟琳琅比,在他眼里,她最美!

    纪小婉郁闷的不行,“我哪里丑了?”

    是个女人都不能忍!眼光有毛病!

    ”丑而不自知,才是最可怕的。“独孤烨一点脸面都不给,“是纪家派你来的?还是睿王?有什么不轨的想法?”

    “都不是,我自己来的。”纪小婉心慌意乱,拼命摆手,“只是想……来京城治病。”

    “呵呵。”独孤烨甩给她两个字,冷若冰霜,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纪小婉紧张的大叫起来,“是真的,我身体不好,但边远地区没有好大夫,我也是没办法才回来的,因为这是犯忌讳的,所以不敢回家里住。”

    这话处处是破绽,怎么听都不对劲。

    独孤烨咄咄逼人的质问,“明知犯忌讳还要回来?看来你眼里没有皇室!没有王法!”

    纪小婉急的直跳脚,眼眶都红了,“我是逼于无奈,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的。”

    独孤烨高冷的轻嘲,“你确实有病。”

    “我是有病。”纪小婉又气又羞,泪珠在眼眶打转。

    独孤烨特别烦她,一个嫁了人的女人满世界乱跑,还是独自一个人,有些不守妇道。

    “自以为是的毛病,总以为自己很重要,大家都要围着你转,都要迁就你,你永远不会有错,错的是别人, 是别人不谅解你,你是最可怜最无辜的。”

    纪小婉幽幽的话响起,“我不能生孩子。”

    “呃?”独孤烨卡住了。

    琳琅嘴角直抽抽,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不出她所料,纪小婉奔了过来,对着她流眼泪,“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难道错了吗?太子妃,你是最出色的医者,求你帮帮我吧。”

    她低声下气的哀求,可怜兮兮的。

    琳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手伸出来。”

    纪小婉呆住了,许多恳求的话噎在喉咙口,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太子妃不仅是医者,也是那个女人的表妹!

    苏琳琅默默的把脉,诊了左手,又诊了右手,表情凝重严肃。

    纪小婉的心提了起来,额头全是冷汗,声音轻颤,“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以前的大夫都说没毛病,可我不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