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嚣张妃 第八百零二章 顾念亲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神医嫡女嚣张妃最新章节!

    第八百零二章 顾念亲情

    大公主委屈的红了眼眶,“父皇,她这么欺负您的女儿,您可要主持公道啊。”

    这话说的太有意思了,好像就她是皇上的女儿。

    她非常的狼狈,却没有急着收拾自己,一心想博得同情。

    但是,她却不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没有同情心,比如帝王。

    皇上一直觉得这个大女儿懂事,但此时才发现,她全是装出来的。

    她还没有一个孩子懂事。

    “紫衣侯,你怎么说?”

    紫衣侯表情严肃,“公主落水我非常的担心,但有心无力,不会水硬是跳下去,只能枉送性命,还会耽搁大公主的性命,所以这位侍卫小哥英勇的挺身而出,不顾危险跳下水救起公主。”

    他泛泛的表了关心,也表明了心迹,不想跟公主扯上关系。

    被他如此嫌弃,皇上的心很不痛快,不管怎么的,这是他的女儿,只有嫌弃别人的份。

    大公主怒气冲冲的喝道,“不是他,是你!”

    闭着眼晴说瞎话的本事,也是让人醉了。

    在场就大公主和那个侍卫的衣服是湿的,还怎么狡辩?

    那侍卫很心塞,他也不想救的,好吗?

    紫衣侯的眼神更冷了,“大公主,信口开河不是好习惯,会伤害到很多人。”

    他拒人于千里之外,态度很鲜明了。

    大公主不肯放过这一次机会,拼命咬住他不放,“父皇,真的是紫衣侯救了我,我要报恩,我要嫁给他。”

    一口一声报恩,却做着恩将仇报的事。

    她真以为嫁给紫衣侯,对方就要感激涕零?

    皇上的眉头微蹙,在考虑着,要不要顺势将女儿嫁出去。

    大公主再不好,也是他的女儿。

    “紫衣侯……”

    紫衣侯不等他说完,撩起衣袖跪下,“皇上,请允许微臣辞官归隐山林,不问世事,采菊东篱下。”

    他神情肃穆,不是说说而已。

    大公主眼前一阵阵发黑,快要气哭了。

    她是公主啊,他怎么敢这样?

    皇上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为了不娶大公主,都要辞官了?

    “紫衣侯啊,小女就让你这么不能接受?宁愿辞官也不肯娶她?”

    紫衣侯神情坚定,绝不妥协,“以诚为怀,以信为本,以诚待人,至诚通天,诚信为君子之道也。人生在世,总要坚守一些道义。”

    这全是大道理,就算帝王也找不到反驳的话。

    “罢了,朕不勉强你。”

    紫衣侯深深的拜下去,“皇上圣明。”

    大公主怎么会甘心?嫁给紫衣侯,是她最好的出路。

    “父皇,不可以的,我的身体已经被他摸过了,我已经不清白了,必须嫁给他,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了,求父皇怜惜女儿吧。”

    她眼泪直流,打死都不肯放过紫衣侯。

    霁月的脸色一变,大声惊呼,“糟糕。”

    忽然冒出来的话,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紫衣侯看着她,有些担心,“怎么了?”

    霁月愁眉苦脸的,“我刚才碰到她了,她不会缠着我让我负责吧。”

    众人嘴角直抽,这么说真的好吗?

    紫衣侯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是女的,再恨嫁,也不会缠到你头上。”

    霁月长长吐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那我放心了,大公主,你这么恨嫁,那就嫁给这位侍卫小哥吧,你们已经肌肤相亲过了。”

    大公主气的嘴巴都歪了,恨的咬牙切齿,“闭嘴,你这害人精,你将我推下水,这一笔账好好算一算,父皇,您一定要帮我……”

    她打定了主意,成不了事,她就撒泼。

    什么辞官回家,没有那么容易。

    君王的旨意比父母双亲的话都管用!

    霁月凉凉的吐槽,“帮你胡搅蛮缠?还是帮你为祸后宫啊?”

    大公主眼泪汪汪的看着皇上,楚楚可怜,“父皇,母后已经死了,您也不疼我们姐弟了吗?就任由别人欺负?”

    霁月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人呀,不要脸无敌,“被谁欺负了?把话说清楚。”

    “就是你。”大公主气势汹汹。

    霁月烦死她了,刚才就不该出手,让她去死吧。“我发誓,你下次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管了。”

    大公主气坏了,居然敢咒她,好可恨,“你才会死。”

    霁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恩将仇报的人,下场都不怎么好。”

    大公主最忌讳听到这话,两眼充血,“沐霁月,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相比她的气极败坏,霁月就淡定多了,“你就会学我说话吗?大公主,你的智商不够用啊。”

    “你……”大公主气的想抽她了。

    两人撕逼了半天,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紫衣侯想了想,上前几步,“皇上,我亲眼目睹了全过程,不知该不该讲?”

    “说。”皇上的神情很不快。

    紫衣侯只作不见,徐徐的说道,“大公主一上来就对着四公主又推又骂,还狠下毒手要将四公主推下水,四公主人小力气小,不过手脚很灵活,蹲了下去避开了攻击,大公主一时惯例停不下来。”

    他没有添油加醋,陈述事实而已。

    但是,大公主彻底被激怒了,歇斯底里的大叫,“紫衣侯,你为什么要帮着她说话?为什么?”

    紫衣侯没有理会她,而是看着皇上,“大公主的命也是她救的,算是以德报怨了,四公主年纪虽小,但恩怨分明,顾念亲情。”

    皇上心里一动,下意识的看向霁月。

    霁月气鼓鼓的站在一边,小嘴微嘟,很不高兴的样子,却没有说什么。

    整一个不会哭的孩子,也不会告状,怪不得不招人喜欢。

    皇上脑海里闪过一个片段,一股复杂的情绪在心底翻滚。

    大公主都快气炸了,“顾念亲情?你在说笑话吗?她害死了我母后。”

    紫衣侯淡淡的说道,“皇后可不是四公主的亲人。”

    可不是嘛,没有半点血缘关系,而且也没有抚养关系,有的是杀母之仇。

    “你……”大公主的眼眶通红,嫉妒又生气。

    她想不通,紫衣侯为什么要为沐霁月说话?

    紫衣侯语重心长的说道,“大公主,做人不能这么自私,受人点滴,当涌泉相报,四公主救了你,你不但不感激,反而各种诋毁,各种伤害,真让人失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