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官庙大门中这时出现了一行女将!她们是由楚琬为首,她身后则是缝穷婆、孙虔婆、卖花婆、飞虹、和春、夏、秋、冬四香,急步飞奔出来。

    楚琬一直走到上官老夫人面前,双膝一屈,叫道:“干娘,女儿在这给你老人家磕头。”

    缝穷婆等三人也一齐走出,和王牙婆、刘媒婆叙起旧来。

    上官老夫人蔼然笑道:“琬儿,起来,这些时候委屈你了。”

    楚琬盈盈站起,沈雪姑拉着她的手,含笑道:“琬妹,你太性急了,再迟一会,把管玲玲擒来,不是大功一件吗?”

    楚琬一怔,忙道:“待我去把她擒来……”

    “不用了。”

    上官老夫人含笑道:“你以为管玲玲好对付的?她是魔教教主夫人门下大弟子,练成一身魔功,你哪是她的对手?回来了,就站在娘身旁,看热闹好了。”

    沈雪姑低笑道:“你看,干娘有多疼你!”

    说话之时,三官庙中又有人出来了!

    那是十六名身穿绿色劲装,身材婀娜的少女,腰插双剑,手提绿纱灯笼,这时已是大白天,纱灯里面点燃着绿阴阴的灯焰。

    这一情形,使人登时想起教主夫人手下八名使女提的宫灯,把余五天活活给烧死——天魔灯,由此可见这十六名侍女手中提的分明也是“天魔灯”无疑!

    十六名侍女后面是一个身穿蓝布衣裤,灰白头发的瘦高老婆子,一张狭长脸上,双颧突出,腰背挺直,看去就像男人一般。

    她,就是戚嫂嫂!

    稍后走出来的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风流英俊,目光顾盼自如,正是新任副总管成为管玲玲面首的侯元,他面貌依然扮的是南宫靖。

    女的年约二十八、九,身穿浅绿衣裙,秀发如云,长长地披在肩头,一张白里透红的桃花脸,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称得上婀娜多姿,有着十足的女人味。她就是一直乔装上官老夫人的管玲玲,今天却以她的本来面貌出现!

    她才走到阶上站定,勾人的眼波一转,发现唐纪中率领的神武队和宓飞虹率领的黑衣卫一起站在左首。

    出乎她意外的是,右边居然会是三师弟束化龙及四师弟万成章率领了铁甲武士赶来支援,一时顿觉心头放下了一块沉铅,心想:对方人手虽众,自己这边也同样高手如云!

    这一想,不觉柳眉一挑,冷冷的道:“我当是什么人,敢来三官庙撒野,原来就是你们一帮人,碧落山庄没把你们炸死,已是叨天之幸,居然还敢冲着白衣圣教来叫阵,这样也好,今天就叫你们来得去不得……”

    她话声未落,突听管巧巧叫道:“姐姐,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执迷不悟?你也不看看……”

    管玲玲听得一怔,目光抬处,才发现自己妹妹站在上官老夫人身边。没待她说完,赶紧说道:“巧巧,你怎么会落在他们的手里?哼!你们以为掳了我妹妹当人质,我管玲玲就会屈服了吗?”

    话声一落,右手一挥,娇喝道:“唐领队,你要神武队的人上!”

    沈雪姑一把拉着管巧巧的手,说道:“妹子,她陷溺已深,无可救药,你不用和她多说了。”

    上官靖冷冷地道:“所有神武队的人,都是各大门派中人,他们中了魔教的‘迷迭散’迷失神志,才被魔教利用,如今他们已经服了解药,神志恢复清明,未必还会再听在下指挥。”

    管玲玲一怔,怒声道:“唐纪中,你说他们都服了解药?是什么人给了他们解药的?”

    上官靖笑道:“自然是在下了。”

    管玲玲又是一怔,厉声道:“你……反了!好哇,姓唐的,你父子两人体内的剧毒,非我莫解,你是嫌命长了?”

    上官靖微笑道:“在下并不姓唐。”

    伸手缓缓从脸上揭下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来!

    管玲玲目光一注,不觉一呆,说道:“你是上官靖!”

    丁瑶也在此时揭下面具,冷笑道:“管玲玲,我也不是霍如玉。”

    “会是丁瑶?”

    管玲玲又是一怔,哼了声道:“你居然吃里扒外,叛离本教,还敢和本教作对!”

    她感到事态严重,急忙向宓飞虹喝道:“宓副总管,你要黑衣卫武士过来。”

    过来,就是集中人手。

    宓飞虹眼看着自己女儿己跟楚琬过去,心中已无顾忌,这就大不刺刺的道:“宓某奉秦总管之命,要我约束所属,不得妄动,宓某只是副总管,自然听总管的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